第67章 完结_悄悄热恋
顶点小说 > 悄悄热恋 > 第67章 完结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67章 完结

  谢皎小朋友总是盼着自己能快点到六岁,因为六岁就能上小学,能和哥哥同校啦。

  她的生日在八月底,生日的前几天,谢皎看中个价格不菲的粉色书包,她的心思向来瞒不住谢迢,于是干脆直接找哥哥商量,怎么才能骗爸妈送书包给她。

  谢迢看到五位数的价格,抿了抿唇,直言道:“有点难。”

  路珂和席少琛平日里将两个小孩照顾的很精贵,大到对学校环境的挑选,小到日常的饮食起居,全部配备最好的。

  但是他们大方的同时又很有底线,比如玩具娃娃,小孩子喜新厌旧,所以买多不买贵,再比如衣服包包这些穿着打扮的,不刻意追求奢侈品牌,只需要漂亮舒服。

  谢迢听母亲讲过以前带小舅的经历,能吃得高级餐厅,也能坐在路边摊,她觉得孩子如果从小娇惯,把握不住度,长大后容易养成骄奢的性子。

  很显然,五位数的书包对现在的皎皎小朋友来说,是过度了。

  谢皎见哥哥这样说,当即摇摇小脑袋:“那就算啦,等我再大两岁,妈妈爸爸就会送我的。”

  谢迢伸手落在她的头顶,安抚般轻拍两下,“哥哥帮你想办法。”

  谢皎弯唇甜甜的笑起来,没有再把这件事放心上,只道:“哥哥记得给我买生日礼物哦。”

  “好。”

  谢迢想了两天,觉得利用爸妈性格互相坑他们然后开口要钱的方法行不通,不管自己在中间起到多大的作用,一旦听见要五位数的零花钱,估计都得变脸。

  所以最后,谢迢决定动之以情,晓之以理,直接告诉爸爸妈妈实情:“妹妹马上过生日,想要个粉色书包,价格一万二。”

  路珂和席少琛没有接话,看他的眼神略带诧异。

  谢迢神色不变,继续道:“妹妹现在还小,用上万元的书包确实消费过度,可以先当做我的生日礼物,等十月我生日时就不要礼物了。”

  路珂和席少琛依旧只是用古怪的眼神看着他,等谢迢又准备开口时,才慢悠悠的道了一句:“你只比皎皎大三岁。”

  什么妹妹年龄还小,可以先当做我的礼物,不知道的还以为他已经老大不小了!

  席少琛从上至下的打量儿子,大大的眼睛,稚嫩的小脸,短短的小腿,不高的身量嘁,九岁的小屁孩。

  路珂不可置信的拽拽他衣角,问道:“老公,迢迢真的只比皎皎大三岁吗,我是哪年生的他啊?”

  为什么她会生出儿子把女儿当闺女养的错觉呢?

  路珂又仔细地盯着谢迢瞧,青涩白皙的脸面无表情,双手负在后面,硬生生憋出些许从容不迫的感觉,明明只有九岁却仿佛能够运筹帷幄指点江山,活生生的小大人。

  她盯的久了,忍不住噗嗤笑出声来,掩着唇道:“难怪姑姑总说迢迢很像你,现在看是挺像的。”

  第一次在宴会上见到席少琛时,他就是这副正儿八经的模样。

  更准确来说,他是在人前都这样。

  席少琛瞅了眼儿子,略带嫌弃的反驳:“胡说,我小时候哪有这样?”

  骗妹妹,坑爸妈,小小年龄鬼精灵的。

  路珂用力揪他的肉,恶狠狠道:“你嫌弃谁呢?”

  “嘶,疼疼疼。”席少琛放软声音求饶:“我嫌弃自己,我小时候特别讨厌。”

  “你现在也讨厌。”

  谢迢见他们你一言我一语的打情骂俏,把先前的话题给扯开了,不由得加重语气喊:“爸,妈。”

  路珂收回打席少琛的小拳头,视线落在他露出几分焦急的脸上,憋住想要嘲笑他假正经的欲望,漫声道:“你先回去吧。”

  “那妹妹想要的书包”

  “皎皎的礼物,没有理由拿你的来抵。”路珂摆摆手,示意他出去。

  谢迢听到这句话,估摸着这件事多半成不了,有些失落的转身离开房间。

  房门刚刚合上,路珂脸上就浮起得意的笑,自夸道:“不愧是我教出来的儿子,真不错!”

  席少琛也点点头:“嗯,确实像我。”

  路珂没好气的瞥过去,“你三分钟前还很嫌弃他。”

  “我没有。”席少琛极快的否认,转而又露出点无奈的神色:“你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

  “我知道,可怕孩子不知道。”路珂轻声说:“你平时里稍微收着点,不要对皎皎和迢迢的差别太大,迢迢宠妹妹,不计较是他懂事,我们不能仗着他懂事胡来。”

  女儿粉粉嫩嫩的一团,年龄小又可爱,相比懂事的儿子,他确实比较宠爱些,但也没有偏心到无可救药的地步。

  席少琛深刻反思,重重点头。

  晚上入睡前,反思结束的席少琛端着盘水果,敲门进谢迢的卧室,他开着台灯,正捧着本书在看。

  嗯,很有他当年的风范。

  “迢迢。”

  “爸。”谢迢叫了声,继续低头看书。

  被忽视掉的席少琛:“”

  他把水果盘推过去,谢迢看向里面的葡萄,第一句话便是:“爸爸给皎皎送了吗,她喜欢吃葡萄。”

  席少琛一愣,然后脱口而出:“送了。”

  谢迢这才放下书,拿起葡萄慢慢的吃起来,板着张脸,心情不太高兴的样子。

  “怎么不高兴?”席少琛看他桌上的书本,准备在儿子面前大显身手:“作业太难,还是书看不懂?”

  “不是。”谢迢漆黑的眼眸直直地看着他,“我在想皎皎的粉色书包。”

  他还能愉快的给予儿子父爱吗?

  席少琛忍不住道:“你都不想自己的事吗?”

  成天像个老父亲般操心妹妹,席少琛怀疑如果自己跟路珂父亲一样搞个商业联姻,这臭小子能当场弑父让他血溅三尺。

  “我没事。”谢迢平静道:“作业很简单,书也能看懂。”

  席少琛喉咙哽住,心里默念十遍“臭小子是亲生的”,缓了缓又问:“那你没有什么想要的吗?”

  谢迢懵然的反问:“我生在这么有钱的家庭,还要什么?”

  含着金钥匙出生,保姆阿姨细心照顾,衣食住行从来不缺,数一数二的贵族学校读书,爸妈恩爱,妹妹可爱,家庭和睦,他还缺什么?

  席少琛竟然觉得非常有道理,毕竟老婆当年给他的定位就是能继承美貌和百亿财富的幸运儿。

  他摇摇脑袋丢掉自恋的想法,接着道:“那照你这样说,皎皎也不该要东西?”

  谢迢露出宠溺的笑来:“妹妹自然不同,她要什么都可以。”

  好家伙,什么双标的三观?准备当宠女儿狂魔的席少琛都自愧不如。

  谢迢见他神色复杂,猜出了来意:“是下午的谈话后,爸爸怕我心理不平衡,所以才被妈妈赶过来的嘛?”

  席少琛清清嗓子,正色道:“我是自愿过来的。”

  谢迢反客为主,劝说着他:“爸爸不用觉得亏待我,我早出生三年,已经多享受了你们三年的爱。爸爸的时间可以留给妈妈,你和妈妈恩爱,我和妹妹就会高兴。”

  他张了张嘴,想夸赞又不知道夸赞什么,想反驳又不知道如何开口,最后在纠结中被儿子赶出房间。

  席少琛想到老婆之前的问题,儿子真的只有九岁吗?九岁的时候能懂这么多吗?

  他回到卧室告诉路珂父子俩的对话,不可思议的感慨着:“我九岁的时候,都讲不出来这些话来。”

  路珂瞥他一眼,淡定道:“你又不是我生的,当然讲不出来啊。”

  她眼底明晃晃写着“谁让你没有继承我的优良基因”,席少琛不免觉得好笑:“迢迢也有我一半的基因。”

  “啧,你刚不是还说自己九岁时讲不出来这些话吗。”路珂理直气壮道:“那他聪明早熟的基因必定是继承我的啊。”

  席少琛无奈又宠溺的接话:“是是是,迢迢继承了夫人的美貌和智慧。”

  儿子今晚讲的这些话,知足又乐观,确实很像夫人。

  路珂眉间全是得意之色,而后又瞥向他,有几分担忧道:“你可别把不要脸和狗性的基因传给迢迢了。”

  谢迢小时候的做派就这么像席少琛,长大后岂不是会更像?

  路珂越想越觉得有这个可能性,正打算和他商量个办法防患于未然时,被男人扑到在床上。

  “你干嘛?”

  席少琛咬牙切齿道:“狗性大发!”

  “”

  谢皎小朋友六岁生日那天是星期六,高兴的晚上翻来覆去睡不着,直到凌晨才迷迷糊糊的入睡,梦中又是在小学的愉快生活,整晚嘴角都是扬着的。

  隔天早晨醒来,谢皎迫不及待的穿鞋子下床,开门小跑出去,发现客厅里空无一人,大家都没有起床。

  她心里瞬间空落落的,低着脑袋回到卧室,重新躺在床上。

  爸爸妈妈哥哥不会不记得了叭?

  现在十点钟,可能只是在睡觉。

  但平日里这个时间应该起床了啊。

  反正哥哥是肯定不会忘记的!

  谢皎小朋友正胡思乱想着,门口忽然传来动静,她立马闭上眼睛。

  “生日都要睡懒觉。”

  耳畔响起谢迢熟悉的温柔声音,谢皎差点咧开嘴笑出来,她拼命憋住,感觉到哥哥走在床边,把什么东西给放在床头柜上了。

  谢迢在床边站了一会儿,又轻手轻脚的退出去,关上房门。

  谢皎听见关门声,立马坐起来,转头看见床头柜上的粉色书包,又惊又喜,扬起笑脸拿过书包,兴奋的不得了。

  她正抱着粉色书包傻笑时,房门重新被推开,谢迢走进来说:“就知道你是在装睡。”

  “哥哥怎么看出来的?”

  “谁睡觉会笑成那样。”谢迢抚着她的头顶,轻声道:“生日快乐。”

  谢皎嘿嘿的笑:“谢谢哥哥,哥哥好厉害哦,居然真的说动爸妈给我买书包。”

  谢迢原本以为爸妈是不同意的,都在看其他生日礼物了,谁料两天前他们把自己喊去卧室,突然说:“你暑假在兴趣班得了第一名。”

  “嗯。”

  “我奖励你两万块钱,怎么花你自己来决定。”

  谢迢眼睛微亮,他们又笑道:“给皎皎买书包,或者其他生日礼物都可以,是你送给她的礼物,不是我们。”

  他明白爸妈的意思,拿到钱后毫不犹豫给妹妹买书包。

  “哥哥,爸妈是还没有起床嘛?”谢皎抱着书包不肯放手,下床往外面走。

  刚到门口,就听见楼下吵吵闹闹的声音。

  “你做的那么丑,肯定不好吃,皎皎不会喜欢的。”

  “你竟然质疑我的厨艺?”

  “嚯,怎么,你的厨艺质疑不得?当初是谁害我吃吐了?”

  “陈年往事你还提。”

  “”

  直到谢迢和谢皎下楼,席少琛和路珂的争论声才停住,她笑意盈盈的望向女儿:“爸妈给你做的蛋糕,看看喜不喜欢?”

  席少琛提起手中的袋子,“你最爱的披萨店买来的,尝一尝吧小寿星?”

  谢皎直点小脑袋:“嗯嗯嗯!”

  他们围着桌子坐下,吃披萨,吹蜡烛,给家里的小公主庆生。

  等快吃完时,席少琛摘掉脖间的玉坠,倾身给谢皎戴上,笑着揉揉头发,缓缓道:“这是很多年前你妈妈送我的,代表把她的好运都给我,现在爸爸转送给你,把我们两个人的好运都给你。生日快乐,皎皎小公主。”

  谢皎摸摸玉坠,弯着眼眸笑起来:“谢谢爸。”

  路珂先前做蛋糕时和席少琛有争论,现在还记恨着,见状气哼道:“把别人送的东西当生日礼物,没有诚意。”

  席少琛挑眉反击:“夫人不是一样吗?”

  谢迢六岁的时候,她把自己送的那块手表转送给儿子了,还理直气壮说百达翡丽就是用来传给下一代的。

  他当时反驳说那是他们的定情信物之一,路珂却眨眨眼回了一句,我们的定情信物不都是房子吗,把他气个半死。

  “行啊,我也再给皎皎一样东西。”路珂闻言就去摘手上的红宝石戒指。

  席少琛又被吓个半死,连忙伸手上去,神色紧张:“夫人冷静!”

  路珂冷哼一声,抽出手来,转而从包包里面拿出文件袋,放在谢皎手边,“盛塘和伦敦的房子是你爸送的,我转给你他又要叨叨半天,这是妈妈在江清路的房子,送给你了。生日快乐,皎皎小朋友。”

  最后三个字咬的极重,故意与席少琛作对似的。

  她的女儿才不要当小公主,像自己这样当女皇不香吗?

  路珂送完后又对谢迢道:“你的手表也能换一套房子,以后没钱花了就卖掉。”

  这次冷哼的成了席少琛,他儿子才不会眼界这么短。

  谢皎笑眯眯地看着爸妈打情骂俏,为“缓和”他们的关系,主动开口问:“妈妈六岁的时候在干什么呀?”

  “我六岁的时候啊。”路珂拉长语调,露出悠远的神情。

  席少琛好奇的望过去,听见她轻笑出声,语言带着莫名的骄傲:“都会拆小舅的书房了。”

  书房里通常放的全是书和文件,他们家书房里就是彦弘集团和有家公司的私密文件、签约合同等等,都特别重要。

  他脱口问出:“你怎么拆的?”

  她轻描淡写道:“我把文件夹的纸章合同倒出来,弄混再放回去。”

  席少琛想象出那个画面,不由倒吸一口气,代入感太强,仿佛已经看见自己坐在椅子上,面前堆着几摞乱七八糟的文件夹,忍住怒气清理的模样。

  “快,迢迢。”他吩咐:“把皎皎的耳朵给捂住!”

  谢迢自然是没有动作的,谢皎坐直身子叉腰道:“爸爸你什么意思!觉得我会像妈妈一样爱捣乱嘛。”

  “啧,这破孩子怎么说话的?”路珂语气不满:“说得好像你见过我捣乱似的。”

  “我见过。”席少琛悠悠接过话:“很多次。”

  路珂想到刚回国那段时间的事情,忍不住弯唇笑起来了,侧头和席少琛相视一眼,目露笑意。

  看在狗男人多年来护短的份上,今天的事就算了吧。

  谢皎的生日过后,就到了开学的日子。

  路珂和席少琛开学当天都是要亲自去送的,九月一号早晨,两个人准时准点起床,收拾打扮。

  屋外阴雨缠绵,天空很暗,飘着几朵乌云,显得格外沉闷,雨声淅淅沥沥,水滴飘洒在玻璃窗上,缓缓滑落。

  “真不甘心啊,夏天又过去了。”路珂轻叹着。

  席少琛系好领带,闻言偏头看向她,穿着红色长裙,坐在沙发上,小手支着下巴望窗外。

  他走过去,从后面抱住路珂,轻声在耳畔道:“过去就过去吧。”

  反正那位一身红衣笑容明艳的少女,终归是他的了。

  作者有话要说:主角的就到这里啦,其实我还挺想写个平行番外的,在钢琴教室遇见,少年少女的心动,有时间就写了免费发微博,小剧场也是。

  配角先写姑姑和舅舅。

  请收藏本站:https://www.ddxsss.com。顶点小说手机版:https://m.ddxsss.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