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章 坑娘_悄悄热恋
顶点小说 > 悄悄热恋 > 第66章 坑娘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66章 坑娘

  路珂数着小日子,终于盼来谢皎小朋友的暑假。

  放假第一天,路珂声称要带女儿逛街放松,把席少琛赶到公司处理业务,然后盛装打扮出门。

  她开车到荣珊家,欢欢喜喜的把谢皎托付给荣珊的女儿暖暖,让阿姨照看她们。

  然后闺蜜俩像是两匹脱缰的野马,浓妆艳抹,吊带短裙,踩着高跟鞋直奔最近新开的清吧。

  “好久没有出来玩了。”路珂下车后,看着前面清吧的名字,叹息一声:“我可太怀念以前在house的小日子了。”

  帅哥环绕,跳舞撩弟,岂不美哉?

  “谁不是呢,现在工作那么忙,家里又”

  说到家里,她们默契般相视一眼。

  男人的醋劲,懂得都懂。

  “唉。”

  “唉。”

  路珂连连摆手:“好不容易出来,别提他们,不要扫兴。”

  “是是是,不提他们扫兴,我们赶紧进去。”荣珊信誓旦旦的保证:“我打听过了,里面有不少新鲜小白菜。”

  路珂眉梢微挑,非常感兴趣,加快步伐冲进清吧,视线不偏不倚与门口坐在沙发上的男人撞上。

  男人手肘搁在扶手上托着脑袋,眼皮微掀,一副闲散慵懒的模样。

  新鲜小白菜席少琛?

  sorry,打扰了。

  路珂不动声色的后退,听见前面传来幽幽的声音:“夫人是觉得我眼睛瞎了吗?”

  她闻言转身就准备跑,席少琛轻轻啊了一声,善意的提醒:“上次夫人这样跑掉,是什么后果呢?”

  路珂回想起先前的经历,腿迈不动了,路不想走了,甚至感觉它们在酸痛打颤,下不来床走不动路的滋味谁能受的住啊。

  呜呜呜为什么!为什么她出来玩也能被逮住!这保密工作是怎么做的?

  路珂哀怨的瞪闺蜜一眼,荣珊这会儿没有空理会她,正在小心翼翼的观察自家老公有没有来,看一圈都不见人影后微微松口气。

  必定是她们倒霉才凑巧遇见的。

  “妹夫啊,你怎么会在这里?”

  荣珊语气里带着几分讨好意味,只要席少琛不告诉沈岁晏,他就不会知道自己跑出来玩。

  席少琛瞥了眼过去,不紧不慢道:“沈小少爷告诉我,他的夫人要约我夫人来清吧逛街,我觉得挺稀奇的,特意赶过来看看。”

  “”

  行吧,各回各家,各自哄老公。

  路珂在公司乖乖待了七天,以示悔改之意。

  一周后,荣珊发来全新作战计划,女儿不能放家里,谁家都不行,容易暴露。

  她们细细商量过后,路珂再次找借口带谢皎小朋友出门,直接送去商场的涂鸦班玩,让阿姨看着她和暖暖。

  “这次不会被捉住了吧?”路珂用怀疑的眼神盯闺蜜。

  荣珊拍胸口:“你放心,我做的方案没有问题。”

  “真的?”

  “相信我,不会错。”

  于是,姐妹俩又提起好心情,高高兴兴满怀期待的开车到那家清吧门口。

  “咳!”荣珊清清嗓子,郑重其事道:“从这个门进去,请忘记我已婚少女的身份。”

  “当然。”路珂立马附和:“从这个门进去,我就只是包养过无数年轻帅气弟弟的单身小富婆。”

  “好。”

  她们给予彼此肯定,抬脚往前。

  刚走两步就被人像拎小鸡崽一样的拎住,路珂感受到身后的熟悉气息,悄悄咽口水。

  好家伙,这次连跑的机会都没有。

  “四哥”她回头软着语气唤他。

  席少琛嘴角勾起弧度,微笑道:“不如直接改叫四弟吧,小富婆?”

  行,又完蛋了。

  席少琛把人带回家,直接扔床上教训。

  “包养过无数弟弟?”

  “单身小富婆?”

  “你挺能耐啊。”

  路珂嘤嘤呜呜的认错求饶,席少琛很快消气了,本以为这事就此皆过,谁料等凌晨困意来袭时,忽然被他的小动作弄醒。

  席少琛的声音低低响在耳畔,很轻很缓:“夫人累了?”

  “嗯”

  “累了就睡,我自己来。”

  路珂:“?”

  这样还睡个屁啊!

  路珂求饶不成功,试图博取同情:“我明天要上班。”

  “我帮你上。”

  “我要送迢迢去兴趣班。”

  “从来都是我送的。”

  话已至此,她知道这事行不通,马上改要求:“我明天要下床。”

  他嗯了声:“这个简单。”

  嘴上答应的快,力道倒是丝毫不减,浪潮不断袭来,气的路珂大叫他名字。

  夹杂着喘气的声音又慢悠悠传来:“可我不想答应啊夫人。”

  路珂狠狠地咬他肩膀一口。

  尔本帅哥,奈何做狗!

  又过去几天,路珂和荣珊吸取经验教训,开始策划第三次行动,并下死决心,不喝到新清吧的鸡尾酒绝不放弃。

  晚上她们正在欢快的商谈具体时间,对面突然没有回复了,路珂询问的话都没有来得及发出去,腰身被人从后面轻搂住。

  席少琛的下巴搁在她肩膀上,问道:“在聊天?”

  “是啊。”她极快的退出聊天窗口,摆出淡定从容的模样。

  动作这么快应该没有被瞧见吧?

  席少琛贴着耳朵,随口问:“又在商讨怎么用女儿打掩护?”

  他的语气就像是在说“今天天气真不错”,听不出任何情绪,路珂干笑两声,否认:“没有啊,我怎么会做这种事。”

  “所以前两次都是误会?”

  “周末要带女儿出门是误会?”

  “说要把我派到外地出差也是误会?”

  靠啊,果然又被看见了!

  “夫人你不长记性啊。”席少琛在惊呼声中把她抱起来,笑道:“不过这次倒是方便。”

  他拎着人,扔到后面的床上。

  隔天荣珊跑来哭唧唧:“昨晚我的手机被沈狗抢走了,呜呜呜我们的计划全被知道了。”

  躺在床上不想动的路珂:“”

  事后,路珂越想越觉得不对劲,非常不对劲。

  怎么可能每次都准确无误的被捉住呢?她到现在都没有在新清吧里面喝一杯酒,看见一颗新鲜小白菜!

  路珂找来宝贝女儿,轻声问:“皎皎啊,你跟妈妈出门的时候,爸爸有没有问过什么?”

  谢皎小朋友诚实的点头:“有呀。”

  路珂接着问:“爸爸都问过你什么?你是怎么回答的?”

  “爸爸问我在哪里,妈妈在哪里,我说自己和暖暖姐在一起,妈妈不在身边。”

  “”

  破案了,是宝贝女儿坑娘。

  路珂深呼吸,重新扬起笑脸:“是爸爸提前叮嘱你,让你如实汇报妈妈的行踪吗?”

  “不是呀。”谢皎乌黑的眼睛又圆又亮,老老实实的回答:“是哥哥说,不能对爸爸撒谎。”

  靠,臭小子也是帮凶!

  路珂眨着和女儿同样漂亮的眼眸,好言好语道:“妈妈给你和迢迢买吃的,买玩的,以后爸爸再问你,你都说和妈妈在一起,好不好?”

  谢皎答应的特别爽快:“好呀。”

  晚上,谢迢带着妹妹看动画片时,席少琛鬼鬼祟祟的从健身房出来,轻手轻脚的下楼,蹲在他们面前问:“皎皎,妈妈有没有拿娃娃来贿赂你?”

  谢皎看向哥哥,谢迢摇头,她收回视线回答:“没有!”

  席少琛:“”

  当他是瞎的吗?

  “不管妈妈许诺给你买多少个娃娃,多少好吃的,爸爸都给你买双倍。”席少琛和宝贝女儿商量着:“以后还是要对爸爸说实话,好不好?”

  谢皎又看哥哥,谢迢点头,她扬声应道:“好!”

  席少琛带着几分妒意的瞥了谢迢一眼,臭小子是不是给妹妹下蛊了,怎么能哄的她这么听话?

  等下次抓到臭小子把柄,找他单独聊聊。

  席少琛又叮嘱两句后,上楼继续锻炼,谢皎一脸困惑的问哥哥:“如果爸爸问我,我应该怎么回答呢。”

  谢迢想了想,教妹妹:“先回答和妈妈在一起,然后告诉爸爸你在哪里,让他过来接你。”

  “啊,为什么呀?”

  “这样既履行了对妈妈的承诺,又没有欺骗爸爸。”谢迢的语气十分笃定:“而且你能拿到三份零食和娃娃。”

  谢皎懵懵的点小脑袋:“好。”

  路珂第三次被当场捕获时,已经感觉生无可恋了。

  为什么,谁能告诉她这是为什么?

  她回家问女儿,皎皎小朋友谨遵哥哥的教导,老实巴交的回答:“我说和妈妈在一起,爸爸就跑过来接我们,然后看见妈妈不在,又走了。”

  “他居然不好好处理业务,从公司跑出来!”路珂把买的零食和娃娃全塞她怀里,气哄哄的走向书房。

  席少琛正悠哉的翻着文件,见到老婆进来,气定神闲道:“坐。”

  “我坐个屁。”路珂气势汹汹的质问:“公司业务处理好了吗?地拿到了吗?合作谈下来了吗?”

  成天不务正业的从公司溜出来抓她,像不像样?像不像样?!

  他慢条斯理的拿出合同,推到她手边,淡淡道:“这是和天行集团的合作合同,全都谈好了。”

  路珂:“”

  狗男人们联手了!要命!

  第二天,谢皎小朋友又获得爸爸双倍的零食和娃娃,她喜滋滋的捧到谢迢面前:“哥哥,你好厉害哦,爸爸妈妈真的都给我买东西了,你快看看有没有喜欢的?”

  “你自己留着吃。”谢迢挪开面前的书,从容不迫道:“我想要的,都能赚来。”

  小女孩满脸崇拜:“哥哥最聪明啦!”

  谢迢扬唇笑起来。

  在暑假结束前,路珂收到荣珊的消息,牵着谢皎到她家找暖暖玩。

  推门迈进去,荣珊和干女儿没有瞧见,倒是看见客厅里乌压压一群穿着五花八门衣服的男人,都是当年跟在她身后惹事生非的弟弟们,如今大多成为家里企业的执行董事,其他不听安排的,也在别的领域小有成就。

  他们当中最小的已经二十五,最大的过了而立之年,都早已不在路珂喜欢的年龄范围内,但是这么多年联系从未断过,来往依旧密切。

  路珂先前思考过这个问题,怀疑自己可能只是喜欢这群弟弟,而不是年轻的弟弟。

  后来,荣珊带着她在高中校园门口溜达一圈,路珂就顿悟了。

  女人至死是少女,少女至死爱弟弟!

  屋里的弟弟们听到声音,齐刷刷的转头望过来,然后欢天喜地的叫唤——

  “别玩了别玩了,皎皎来啦。”

  “皎皎又长漂亮啦,快点来叔叔这里。”

  “阿珂姐圈内颜值巅峰的宝座要被女儿抢走了。”

  “皎皎长得好像阿珂姐小时候啊。”

  “说得好像你见过阿珂姐小时候一样。”

  “我见过照片不行吗?”

  “”

  一群大男人七嘴八舌的吵着,等路珂牵着谢皎走近他们才闭嘴,同时露出期待的目光,眼神里透着“来我这里,来我这里”的意思。

  这是小跟班们见过谢皎后,定下来的攀比游戏,每次见面皎皎先往谁哪里去,谁就赢了。

  他们使出全身解数,纷纷拿起手里提前准备好的娃娃,零食,饰品还有拿着一叠红钞票晃手的,画面莫名的诡异又好笑。

  路珂无奈的松开手,谢皎见到这幕熟悉的场景,很是淡定,迈着小短腿走向红钞票。

  妈妈爸爸说的,钱在哪里,爱在哪里。

  路以勋见状,唰的一下掏出口袋里的银行卡。

  亲外甥女不选自己传出去他脸往哪搁啊,不能输!绝对不能输!

  他眼睛亮亮的,举的高高的。

  路珂无语的抿唇,她好像有段时间没有教训弟弟了,都敢这样当众胡来了?

  转而她又想到如果这事放席少琛身上,估计他为了获得青睐能抱起装满银行卡和房产证的保险箱。

  啧,男人的面子。

  路以勋全然忽视掉阿姐嫌弃的眼神,兴奋的晃着银行卡,眼底写着“pickme”。

  “靠,当谁没有似的!”

  不知是谁不服气的大吼一声,在座的各位全都开始掏口袋,翻现金和银行卡。

  路珂嘴角抽搐一下,现在哄小孩都这么内卷了吗?

  谢皎歪着小脑袋想想,最后转弯,走向坐在旁边看戏,两手空空的沈岁晏面前。

  “hello?有事吗?”

  “走错了吧,皎皎是走错了吧?”

  “我不相信,阿晏竟然能空手套皎皎?”

  “不!皎皎你快回来。”

  “理由,给我一个理由让我死心。”

  谢皎坐在沈岁晏旁边,弯着眼眸道:“因为岁晏叔叔长得帅呀。”

  众人齐齐变脸,搞什么啊,自己难道不是玉树临风英俊潇洒风流倜傥吗?

  “叔叔们都长得很帅。”谢皎小朋友先端平水,然后解释:“但妈妈说,如果能选择的对象都有钱,那就挑长得最帅的。”

  哦,原来是这样。

  不过好像还是在说他们长得没有沈岁晏帅???

  客厅里顿时发出一片“嘁”声。

  路珂闻言转头仔细打量沈岁晏,笑起来依旧会露出两颗小虎牙,但褪去了以往的青涩,如今他是天行集团的掌权人,有经历和岁月的沉淀,举手投足间带着些许高位者的气势。

  沈家人确实长得好看,无论是当初被席洛华暴打的渣男,还是定居在国外的沈寄言。

  “阿珊和暖暖呢?”她收起思绪问道。

  沈岁晏指指楼上,“在换衣服。”

  嚯,搞得这么隆重?

  “我去找暖暖姐玩。”谢皎说着就要起身,被路以勋拽住衣角,委屈巴巴地道:“皎皎,都说外甥女像舅,我们长得这么像,你怎么能不选我呢。”

  谢皎和路珂异口同声:“胡说!”

  虽然谢经清五官长相没得说,但他太古板,太严肃,她这么一个鲜活明艳的美少女,才不像小舅。

  谢皎心里想的差不多,叉着小腰,扬起小下巴反驳:“小舅你可别乱讲,我长得才不像你呢,我明明最像妈妈。”

  她看过妈妈小时候的照片,大眼睛,高鼻子,小圆脸,要多漂亮有多漂亮,她堂堂谢家小公主怎么能像男的呢,亲小舅也不可以。

  路以勋难过的捂住胸口,一脸痛心的看着外甥女,哭诉着:“你你你,你以貌取人呜呜呜。”

  “对啊。”谢皎小朋友承认的干干脆脆,底气十足道:“为什么不能以貌取人呢,妈妈说她当初就是这样挑到爸爸的呀。”

  哦豁?

  大家同时意味深长的看向路珂,原来这就是阿珂姐当初结婚的原因啊,幸亏席总有张能看的脸。

  路珂猛地咳嗽起来,这倒霉孩子!

  为谢皎继续瞎爆料,她拍拍肩膀,催促着:“快上去找你暖暖姐玩。”

  “嗯嗯。”

  谢皎在路以勋幽怨的眼神中蹬着小短腿上楼,走到半路又返回来,补充回答先前的问题:“舅舅,我会选岁晏叔叔,其实还有一个原因。”

  路以勋眼巴巴问:“什么?”

  “妈妈说,如果同样有钱,同样长得帅,就选年龄最小的。”谢皎笑着炫耀自己的记忆力:“我记得岁晏叔叔比舅舅小半岁。”

  沈岁晏忍不住“噗嗤”笑出声,路以勋难以置信,他竟然输在大半岁上面?

  “那,那姐夫的年龄?”

  “所以说,爸爸可太幸运了,妈妈说如果不是形势所迫,以她当年的品味唔唔唔。”

  路珂现在听见“妈妈说”就害怕,赶紧捂住女儿的嘴巴,客厅里的众人全都好奇心爆棚:“会怎么样会怎么样?”

  谢皎:“唔唔唔唔唔”

  路珂亲自带女儿上楼,身后是弟弟们的挽留声:“别走啊,说说嘛。”

  “对啊,说出来我好告诉四哥。”

  她没好气地回:“会从你们中挑个小倒霉蛋结婚。”

  弟弟们全都缩缩脖子,这个可不敢告诉席少琛。

  路珂到楼上找荣珊和暖暖,推开房门,连个人影都没有瞧见。

  她正想返回去问沈岁晏,忽然听见一道很轻很轻的声音,喊着:“阿珂。”

  路珂侧头,看到荣珊仿佛做贼似的躲在墙后面,只露出个小脑袋,又用气声喊:“阿珂,快过来。”

  她不自觉的放轻手脚走过去,问道:“你在干什么?”

  “嘘,小点声。”荣珊朝下面看了眼,拉着她又往里面走两步,语气很兴奋:“我们待会儿从后面的窗户翻下去,怎么样?”

  路珂望了望窗户,面无表情:“不怎么样。”

  “哎呀,你不要挑啦,这是我好不容易想到的办法,让弟弟们拖住岁晏和妹夫,我俩逃出去,哦对,他们还能照看皎皎和暖暖。”

  荣珊拍着她的手背,“你放心,我这次的计划连你都没有说,必定没有问题。”

  不是,这个计划是重点吗?

  路珂的视线落在窗户上,荣珊又道:“我提前在下面放了桌子,而且已经试过一遍,翻下去不费力,绝对可行。”

  真是辛苦了。

  荣珊让暖暖带皎皎去卧室里面玩,她挑眉示意路珂看好示范,扒着窗户翻过去,踩着桌子,然后跳到草坪上。

  “哎哟。”她轻叫一声,趴到了地上。

  路珂忍不住摇头,堂堂荣家大小姐,天行集团少夫人,有家公司副总裁,没脸看没脸看啊。

  荣珊从地上爬起来,笑盈盈的挥手:“阿珂,快下来。”

  路珂小时候经常捣蛋翻窗户翻墙,但她现在可是有圈内第一美女的包袱,万一失误趴地上了,这样狼狈的画面,绝不能让人看见。

  她小声道:“你先出去,免得我俩弄得动静太大。”

  “好,那我在外面等你。”荣珊扶着墙,小心翼翼的往前走,拐弯出花园。

  等她的身影消失,路珂手脚麻利的翻过窗户,跳下去,平稳落地。

  不错,没有生疏。

  她露出“不愧是我”的自我欣赏之感,拍拍双手,还未转过身就听见熟悉的声音:“妈妈?”

  路珂身体僵住,慢吞吞的转过脑袋,见到一大一小的身影。

  席少琛抬手鼓掌,笑着夸奖:“夫人好身手啊。”

  路珂干笑着往后退步:“哈哈哈,好巧啊,你们来的这么早。”

  谢迢一本正经的回答:“因为爸爸收到小舅的消息,问妈妈当年是不是因为长相才选中他的。”

  这小兔崽子!

  席少琛神色不变,问道:“夫人现在是要去找同样有钱,同样长得帅,但是最小的弟弟吗。”

  路珂睁大眼睛望向谢迢,他淡定解释:“小叔叔们说的。”

  小叔叔们?

  好家伙,一屋子的叛徒?

  “那你们是怎么找过来的?”

  谢迢又说:“是妹妹给我发消息,说妈妈在爬窗户。”

  “”

  作者有话要说:路珂:呜呜呜我被汉奸环绕了。

  荣珊:你当我死了?

  路珂:你的用处是?

  荣珊:滚滚滚。

  请收藏本站:https://www.ddxsss.com。顶点小说手机版:https://m.ddxsss.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