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6章 缠人的他_快穿的每一天都在被自己美哭
顶点小说 > 快穿的每一天都在被自己美哭 > 第246章 缠人的他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246章 缠人的他

  “我总不能理所当然的接受你的帮助,我总该还是要说声谢谢的。”

  方祈一声轻笑,“那白姑娘现在可算是休息好了?”

  她点头,“嗯,我不困了。”

  “那便好。”

  衣袂翩飞之声传来,她的身后一空。

  白茶看过去,他已经回到了自己的那匹马的马背上。

  方祈慢条斯理的整理着自己的衣襟,也不知道她是靠了多久,他的衣服上都被她压出了折痕。

  注意到了看自己的目光,方祈微微抬眸。

  与他那带着笑意的视线相撞,白茶赶紧收回了目光,她抬起手扶额,越发觉得尴尬。

  走了好一阵之后,午间的阳光越来越热。

  白茶道:“方公子,我们暂且休息一下?”

  他点头,“好。”

  把马牵在树荫下,绑好绳子,白茶拿出了自己准备的干粮递给了他,“我看到了那边有水,我去打点水。”

  拿着水囊,她跑到了不远处的溪边,虽说喝生水对身体不好,可是他们现在也没有其他更好的条件。

  白茶在水边蹲下,一眼就注意到了头上多出来了一抹艳色。

  她一开始还以为是自己眼花了,再矮了矮身子,偏过头来,水面上倒映出来的姑娘,那发间上别着一朵粉色小花。

  开的鲜艳,但并不艳俗。

  她伸出手,碰了碰头上的花。

  身后有声音传来,“这是月见草,我见这花开的好,正适合白姑娘。”

  白茶回过头,眼底里还有奇怪。

  方祈道:“一路走来,我见其他姑娘的头上都多有饰物点缀。”

  言外之意,便是她太素了。

  白丞相在事业上野心勃勃,但对白茶这个女儿并不差,她的首饰盒光是放在一个梳妆台上都摆不完,现在居然都沦落到了让一个男人来同情她了。

  她心底里一时间欲哭无泪。

  方祈见她表情不好,也未有什么情绪波动,只斯文有礼的道:“白姑娘若是不喜欢,丢了便是。”

  “不不不,我很喜欢。”白茶又看向水面上映出来的自己,喃喃自语,“说不定我以后都能省下一笔买头饰的钱了。”

  女孩子都是爱美的,她自然也不例外。

  即使他们一路上都没有耽误多少时间,但在夜幕降临时,他们也没有看到下一个镇子,只能临时找了个废弃的猎人小屋当做落脚点。

  推开门进去,便满是灰尘。

  白茶被呛得咳嗽了好几下,但这也没办法,他们又不是来旅行的,荒郊野外的,不让他们以天为被,以地为床都算好的了。

  将一堆柴草堆在角落里,又在上面铺了层破布,白茶坐下去试了试感觉,觉得还不错,于是,她抬起头来,伸手一指,说道:“我睡在这一边,你睡在这一边。”

  她要的是那个靠角落的位置。

  方祈倒是颇感意外,“原来还有我的位置吗?”

  一进来起,她便忙活了起来,他只是静静地看着她在忙活些什么,后来见她大概是在铺“床”,就算条件有限,她也把“床”要铺得平平整整。

  说她随遇而安吧,但该有的享受还是不能少。

  白茶奇怪的问他,“你不睡屋子里,难道还打算睡树上吗?”

  出乎她意料的是,他点了头。

  白茶惊了,“你就不怕外面有蛇虫鼠蚁吗?”

  “它们咬不死我。”

  “可是你会疼的呀。”

  方祈眨了一下眼,没接话。

  白茶又道:“没关系的,我铺的地方够大,我睡觉很老实的,只要你睡觉也不打滚,那就没问题,还有,你要是觉得男女授受不亲的话,那就这样……”

  她四处张望一下,起身捡了一根树枝回来,把树枝放在地铺的最中央,她说:“我们都不可以越过这条线。”

  他看着那一根小小的树枝,不懂这么脆弱的东西,究竟是哪里来的魅力,能够让她产生如此的信任。

  白茶见他不说话,她不确定的说:“这样不好吗?”

  方祈的目光落在了她的脸上,“白姑娘就不怕这件事传出去,对你名声有碍吗?”

  江湖女子大多豪爽直接,也不拘小节,做这样的事情倒是不怎么夸张。

  可白茶分明与那些江湖人不同,她出身良好,只怕在被绑之前,还是个被娇养在闺阁里的千金小姐。

  “这里只有我和你,我不说,你不说,那天底下就不会有其他人知道了。”

  “白姑娘又如何能断定,我不会说出去?”

  “因为方公子是个守约的人。”白茶想了想,又补了一句:“而且至今为止,你并没有伤害过我。”

  方祈慢悠悠的道:“现在不会,不代表以后不会。”

  人心可是多变的。

  白茶已经舒服的躺了下去,她悠哉悠哉的,没有一点儿紧张感的说道:“如果方公子真的要对我做什么,那也是因为我看错了你,这是我的错,我会自己负责,你就不用操心那么多了。”

  她的心态当真是好,不只是心态好,胆子也够大。

  方祈想起了与她第一次见面时的场景。

  她那时被绑,神情慌张,眼里的光却很亮。

  在巷子里的那一次也是如此。

  面对那好色之徒,她也是保持着冷静的姿态,给以反击。

  所以方祈并不怀疑,她说的是真话。

  不管怎么说,他也是个男人,若是他真的对她做了什么,估计她也只会当做是给狗咬了一口,然后等到时机成熟的时候,在背后捅他一刀。

  她的这种好心态,或许也可以说是破罐子破摔。

  白茶以前都是好好的被人护在相府,很少出门,更何况这几天又是逃命,又是赶路,她是真的累得不行。

  昏昏欲睡的时候,她隐隐感受到另一边躺下了一个人。

  时间慢慢流逝,在白茶要睡着了的时候,旁边传来了声音。

  “白姑娘,我睡不着。”

  她眼睛都没睁开,懒懒的回了一声:“你不说话就能睡得着了。”

  又过了许久。

  “白姑娘,我还是睡不着。”

  白茶捂着耳朵,侧过了身,她现在只想睡觉。

  又过了很久很久。

  “白姑娘,我想对你做点什么,怎么办?”

  这声音离她太近了。

  白茶睁开了眼,顺着声音看了过去。

  只见青衣公子慵懒的坐在她的身边,一双黑润的眼眸直勾勾的盯着她,他的手里,还无聊的拿着那根树枝转来转去。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