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0章第230章_乖乖小夫郎
顶点小说 > 乖乖小夫郎 > 第230章第230章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230章第230章

  夏末比之前凉快些,风徐徐吹来,柿子树上挂了绿色的小圆果,等到秋时就熟了。

  陆谷坐在院里带灵哥儿一起剥柴豆,这是去年的陈粮,他前两天又晒了一遍,剥出来夜里泡一晚,明天好给他们灵哥儿煮豆子饭吃。

  回来时他顺便在米铺买了红豆,花生豆子有之前剥好的,明天一块儿煮,更香甜呢。

  沈玄青骑马回老家报喜了,铺子那边暂且让老杨头看着,严氏和老杨头已经知道他有身孕的事,老两口都很高兴。

  见灵哥儿要喂狗吃柴豆,他笑着拦下孩子的手,说:“这个乖仔不吃,丢碗里,明天咱们煮着吃。”

  他隔三差五会喂乖仔吃花生,灵哥儿有时也喂,还以为豆子一类的东西狗都能吃。

  灵哥儿把手里几颗小柴豆放进碗里,奶声奶气学大人说话:“好,咱们吃。”

  陆谷笑眯眯点头:“嗯,咱们吃。”

  还没到晌午,严氏炖了汤用罐子提过来,小老太太高兴,走路都利索起来,过来给他和灵哥儿都舀了一碗,自己坐在旁边笑得一脸慈祥,看着他俩喝汤吃肉。

  灵哥儿小嘴巴甜,见了严氏和老杨头,阿奶阿爷喊个不停,老两口那叫一个心疼稀罕。

  今天杨显媳妇不忙,在家带孩子,严氏就留下和他多说了一会儿话。

  夏天白天长,两人正在哄不愿睡觉的灵哥儿上床睡会儿,就听见院子里狗叫,接着便是沈玄青和卫兰香的声音。

  陆谷连忙出来,一看果真是卫兰香来了。

  “哎呦快歇着,别乱动。”卫兰香胳膊上挎了个大竹篮,脚下匆匆忙忙。

  沈玄青把车上的鸡鸭笼子卸下来,笑道:“我去后门,把骡车赶到后院,马留在家里,没骑过来。”

  “好。”陆谷点点头,就给卫兰香倒茶去了。

  “这几只是老鸡老鸭子,找阿金奶买的,炖汤好呢,这是家里的菜还有山上的笋子,竹荪是你大哥嫂子找的,晒了一些,原本说要卖的,一听二小子说又有了,还卖什么,让拿来给你补补,烧汤好,炖肉也好呢。”

  卫兰香喜得合不拢嘴,坐下就唠叨起来,知道严氏是来看陆谷的,她拉着严氏的手,说:“别看晒干后不多,回去泡发了不少呢,你和他师父也补补。”

  山上采的东西又不花钱,严氏和老杨头也不是别人,没什么舍不得的。

  堂屋里几人说笑,沈玄青把鸡鸭挪到后院,也一脸笑意走进来,坐在陆谷旁边说:“坟都上了,跟爹和娘都说了。”

  陆谷点点头,这样的大事肯定得上坟告知。

  不用睡觉的灵均也高兴,跑到院里和乖仔玩耍,笑声不断。

  日子一晃而过,今年过年家里人都在,肚子里还有个未出世的孩子,家里人丁兴旺,卫兰香很高兴,精神头都足了。

  过完年后,没几天就是沈雁出嫁的日子。

  顾承越骑着高头大马来接,一路吹吹打打好不热闹,一进清溪村,大人小孩都出来看。

  沈雁被沈尧青背出来上了花轿,迎亲的队伍吹打奏乐就往回走,顾承越骑着马,他本就是个俊秀书生,红冠红袍衬得越发精神。

  乡下姑娘和双儿嫁人,嫁妆一般是不多的,不过卫兰香心疼幺女,又有沈尧青沈玄青帮着置办,什么妆匣闷户橱,还有樟木箱子,都是好木料打的,还有各种小件,抬了有不少,算不上什么十里红妆,可也是他们精心备下的。

  陆谷因肚子显了怀,在家陪卫兰香。

  沈玄青带了灵哥儿去顾家,等吃过酒席就一起回来了。

  村里几个阿嬷婶子帮忙收拾,他不干活,就给众人倒茶水喝。

  卫兰香这两天抹了好几回眼泪,这会儿闺女一走,房里的东西也带走了,一时觉得空落,大喜的日子不愿意多掉眼泪,就和几个年纪相仿的说笑拾掇。

  “谷子,过几天走时,把这些肉给你和二青带上,多了家里吃不完,记得给你师娘提一些。”她进了厨房清点各种米面肉粮。

  “知道了娘。”陆谷答应着,给苗大娘倒了水后坐下来歇息。

  他看看周围,随后在心底轻叹一声,明明他这两年多在镇上住,可沈雁今天一出门,也觉得家里少个人,比平时都要安静。

  没多久,卫兰香又在厨房里喊:“这里还有些面果子,你俩也带去,给花婆子吃些,她若愿意,让她给她家里也拿些,咱们这可是喜事上的面果子。”

  “好。”陆谷再次答应。

  去镇上坐骡车,又不用人拿,带些吃食也没什么,至于花婆子,是过年后沈玄青雇的婆子。

  他肚子大了,还要带灵哥儿,有时做饭扫洒不方便,沈玄青干脆托人打听,相看了好几个会做饭的婆子,见花婆子老实寡言又爱干净,就雇了花婆子。

  做饭扫洒洗衣,这些都是家常活儿,按吉兴镇的价钱,一个月给花婆子二钱,吃住都在家里,一年还给一身夏衣一身冬服,这对小户人家的婆子丫鬟来说,已算很不错。

  因花婆子人好,陆谷有时闲了绣的手帕,也给她几条去使,老家种的花生柴豆什么的,有时也会给她一些让拿回去给家里人吃。

  忙过沈雁成亲这几天,也该回吉兴镇了。

  陆谷和灵哥儿坐在轿厢里,沈玄青在外面赶车,骡子走得比较慢,而沈尧青赶着另一辆拉着禽畜和乖仔的骡车先走了。

  “这回姑姑也在镇上了,你要是想姑姑,走几步路就能看见。”他笑眯眯对灵哥儿说。

  “嗯。”灵哥儿点点小脑袋,又把小手放在他肚子上,末了抬头问道:“阿姆,妹妹呢?”

  陆谷笑出了声,说:“妹妹睡觉呢,等她醒来我喊你。”

  头先胎动,他让灵哥儿来摸,孩子一下就记住了,每天都要摸摸。

  他和沈玄青问过灵哥儿,想要弟弟还是妹妹,灵哥儿在弟弟和妹妹中好一番纠结,最后在街上瞧见个粉雕玉琢的漂亮小姑娘,就吵着让阿姆给他生妹妹。

  “坐好,前面路颠。”沈玄青对车里的一大一小叮嘱道。

  乡下土路就这样,没那么平坦。

  等他们到镇上,沈尧青已经在宅子里喝了好一会儿茶。

  陆谷一进门,乖仔就跑过来,他们家狗都聪明,自打他有了身孕后,尾巴摇的再欢实都不会人立起来扑他肚子。

  “阿婆阿婆,这是我阿奶给你拿的面果子,可好吃了。”

  灵哥儿脆生生开口,让平时不大笑的花婆子腼腆笑了下,她对灵均好,别看孩子年纪这么小,但也能分辨一些事。

  陆谷和花婆子拾掇整理从家带回来的东西,分出一些肉菜和面果子,让沈玄青给罗标拿去。

  说起来罗标的好事也将近了。

  镇郊不算远,沈玄青拎上东西走着就过去了,到的时候罗标正在吃饭,他安顿下来后,家里有锅有灶,外面吃饭到底花钱,就自己学着做饭,做的不算好吃,但能填饱肚子。

  “沈二哥,快进来,吃过没,没吃锅里还有。”他接过东西放在桌上,还十分热情地招呼。

  “不了,吃过饭才从老家走,这会儿不饿,你吃你的。”沈玄青说着,看了一眼他的饭,无论菜还是饭,都有糊焦的部分。

  罗标挠了挠头,他知道自己手艺不好,笑道:“能吃饱就行了,不瞒你说,别看烧黑了,滋味还不错,比我之前做的好。”

  沈玄青笑一声,说:“等婉云过门就好了,有人给做饭。”

  说起李婉云,罗标嘿嘿笑一声,端起碗边吃边说:“可不是,我都跟她说了,等她过来,见天儿给她买肉吃。”

  他和李婉云的事,也是后来壮了胆,才托沈玄青去和陆谷说,让陆谷问问李婉云的意思,他那会儿没想着能成,破罐子破摔,问一句不成就算了,顶多是没脸,若成了,以后就不再是孤家寡人。

  他从前在青楼当过打手,在旁人眼里不是正经人,一般姑娘是不愿嫁的,连他自己也知道,要么娶个寡妇,要么就是找个家里穷的。

  无论怎样,都得先问着试试。

  李婉云原本不愿再嫁,可随着她在娘家待的越久,村里嚼舌根的多了,她又织布养蚕挣钱,叫一些人眼红。

  几经波折,最后她和罗标定了亲。

  经过张家那些糟心事,嫁给罗标最大的好处是没有公婆,正因如此,她才敢点头,如今只等成亲吉日那一天了。

  沈玄青和罗标关系好,见他日子慢慢起来,有家有媳妇了,自然替他感到高兴。

  灵均一天天长大,然而一心盼望的妹妹没有来。

  陆谷生孩子这天,因房里有叫喊声,还有血水端出来,乱糟糟的,花婆子带他到隔壁去玩耍。

  一直到生出来后,他才得以进房来看阿姆,得知襁褓里的小团子是个小汉子,他瘪了嘴不高兴,不过摸了摸弟弟脸蛋后,又露出笑脸。

  沈玄青给孩子起了名,叫沈文勉,随了昭儿的名字。

  陆谷睡醒后,得知取了这个名儿,沈玄青还写给他看,听着就是识字念书的,十分高兴。

  睡在他旁边的孩子小小一团,而另一边,灵哥儿也爬上床,横着躺在床里,伸过来的小脚丫搭在他被子上,嘴里喊着阿姆,问他什么时候出门玩儿,生弟弟一点也不好玩。

  孩子稚气的话让他俩都笑了。

  勉儿出生的头一个夜里,陆谷原本睡着了,但还是像往常一样,半夜下意识去摸灵哥儿身上的被子。

  他轻轻给孩子盖好,勉儿又哼唧起来。

  沈玄青醒了,连眼睛都没睁,轻轻拍了拍睡在他俩中间的奶娃娃,觉察到陆谷的动静,便开口:“快睡吧,要是哭了,有我在呢。”

  “嗯。”陆谷答应一声,一想到床上睡了两个娃娃,拢共四个人呢,他心中越发满足。

  几年之前,还在陆家的时候,他从来就没想过,自己会有两个娃娃,还是和沈玄青生的。

  从前的各种折磨苛待,对他来说已经渐渐远去,纵然有时会感到不甘伤心,可那些都过去了,那些人也都过去了,何苦念着不放,沈玄青待他好,这就足够了。

  窗外半圆的明月挂在天上,向人间洒下光辉。

  半夜的小镇安安静静,但院子里,再没有那个无依无靠,只能望着明月想娘的人。

  四年后。

  街上人来人往,珍珠巷子里,陆谷在门口把七岁的灵均往马背上抱,已经坐上去的沈玄青接住儿子。

  “记得慢些,别玩太野了。”他叮嘱父子俩。

  “知道了阿姆。”灵均眉眼活跃,眼睛亮亮的,眉心红痕像是画上去的花钿,越长越漂亮。

  就是这么漂亮的小双儿,沈玄青非要教拳脚,连骑马射箭都教,卫兰香见了总要骂几句二儿子,可她拦不住。

  沈玄青背着自己的长弓,马上还挂了灵哥儿的小弓箭,说道:“晌午就回来,记得给我俩留饭,今天不在外面吃。”

  “好。”陆谷答应一声,枣红大马就小跑出了巷子。

  他转身回去,院里花婆子正在洗衣裳,歪戴虎头帽的勉儿气鼓鼓在玩水,胖嘟嘟的脸颊鼓着,陆谷走过来后,他还挪了挪,用小屁股对着阿姆。

  “哎呦,谁家的小老虎生气啦?”

  陆谷笑着哄儿子,勉儿太小,才四岁,哪能出去骑马学射猎,方才哭闹了一阵。

  “不是谷子家的。”

  小崽儿的奶音还带着怒气,听得陆谷和花婆子一下就笑出声。

  他在旁边蹲下,轻拍勉儿屁股,笑道:“不是谷子家的啊,那我要出门买好吃的,不是谷子家的就不能吃。”

  这几年勉儿和灵哥儿长大了,出去别人问他俩是谁家的小孩,花婆子说过一次,他俩就都记住了。

  “是谷子家的。”勉儿一下子就改了口风。

  陆谷给孩子戴好歪了的小帽,笑着说:“又是啦,那好,阿姆带你去买好吃的,再过去找姑姑和霖儿玩,好不好?”

  “好。”勉儿高兴地拍了拍小肉手。

  沈雁和顾承越前年生了个大胖小子,取名顾景霖,才两岁,比勉儿小。

  另一边,沈玄青带着孩子骑马,有阿爹在,灵哥儿一点都不怕,骑在大马上比别人都高,让他很是兴奋,还和沈玄青一起去握缰绳。

  他这么小就敢骑大马,在同龄的小双儿里已是顶胆大的。

  人多的地方,马儿慢下来往前走,一大一小如此显眼,不注意到都不行。

  对面有几顶小轿陆续走来,沈玄青见儿子高兴,满脸都是笑意,压根儿没有注意到有人掀开轿子小帘看了他几眼。

  人流擦肩而过,马儿走远了。

  带着面纱的陆文攥紧手中帕子,最前头的轿子是李老太太的,今天带他和罗红绸还有两个孩子去大庙上香。

  藏在面纱下的脸有没好全的淤青,李鸣山前几天喝醉了,对他又打又骂,连孩子,早几年都被李老太太带到主院,不让他管,老太太自己带。

  他怀身孕时见过红,孩子体弱,这么小就常常吃药,根本不能和马背上那样灵动壮实的孩子相比。

  然而更让他悔恨的,是当年识人不清,竟信了李鸣山的花言巧语。

  如今孩子和他生分,李鸣山对他也不好,动辄打骂,出门在外还算光鲜,可实际日子并没有那么好过,杜荷花和陆大祥又扒着他要钱粮,月钱就那么点,还得贴补他俩,日子诸多不顺。

  可世上哪有后悔药吃,他再不甘怨恨也无济于事。

  陆谷带着孩子上街玩耍,买糖人的时候听见有人喊他,转头一看是李婉云带着她家雯儿去打油。

  雯儿三岁了,头上扎了个小揪揪,罗标得了闺女后,成天闺女长闺女短的,他五大三粗,对着闺女嗓门就大不起来了。

  两人都抱着孩子,说笑了几句才各自去忙。

  等他从顾家回来,正抱着勉儿往家里走呢,忽然听见身后灵哥儿喊他。

  “阿姆阿姆!”孩子兴奋到声音都尖了。

  他回头,眼睛里笑意璀璨,落进马背上的人眼中。

  到陆谷跟前后,灵均两只手抓起挂在马上的兔子,两眼亮的似是放光,说:“阿姆你看,我和阿爹打的。”

  “这么厉害!”陆谷很捧场。

  沈玄青下马,让灵哥儿抓好缰绳,见勉儿吵着要骑大马,就把儿子放上去,让灵均抱好弟弟,自己牵了马和陆谷一起往前走。

  他边走边压低声音说:“上次遇到慧通和尚,还说要去庙里烧香,我看,过几天送他俩回家去,娘也想孙子,我带你出去两天,游山玩水,在寺庙里住一晚,还能吃素斋。”

  闻言,陆谷笑了下,笑他们家二青不敢让两个孩子听见他俩要出门玩,但还是笑眯眯点头,同样低声说:“好。”

  人来人往,他俩相视一笑,藏着独属于他俩的小秘密。

  ——全文完——w,请牢记:,免费最快更新无防盗无防盗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