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 滴血结拜

滴血结拜

  宋秋风看着麦穗将那一大盘的糖醋排骨吃完,中途问过他一句:“你不吃吗?”

  “你吃吧,我不爱吃。”

  麦穗之后,便没有和他有任何的交谈。

  再次交谈是光盘后。

  “我去洗碗。”宋秋风说道。

  正在收拾碗筷的麦穗看了一眼宋秋风,点了点头说道:“洗碗巾在那边。”

  麦穗指了指洗碗巾所在的方向说道。

  “好。”

  宋秋风便将碗筷一一拿道洗碗池旁边。

  麦穗则去冰箱旁边拿阿风的狗粮,给阿风倒了狗粮后,便再次窝在之前的沙发上,继续拿着习题看着。

  等宋秋风过来的时候,看到她屁股下垫着个垫子坐在地上,手机放在茶几上,一边在草稿纸上写着什么,一边看着手机,说着些什么。

  等宋秋风走近后,才看到麦穗正和万辰通话。

  “我用了你刚刚说的公式重新算了,还是不行。”

  “不可能啊,那样算是没有问题的。”

  “把你刚刚算的算法发过来,我看看。”

  “好,你等一下。”

  麦穗将手机拿过来,打开照相机将草稿本上刚刚打的草稿拍下来,发给万辰。

  之后就是万辰没有声音了,麦穗则一直盯着自己草稿看着。

  宋秋风本来想问麦穗,下午要不要出去玩,看麦穗一副认真的模样,似乎现在想着去玩的自己就是个渣渣。

  要不是因为想和麦穗一个班,他可能这段时间连书都不会看一点。

  没想到麦穗学习这么自觉。

  他刚醒来的时候,麦穗就在做题,现在吃完饭了,麦穗还在做题。

  还有万辰。

  两个学霸的探讨,让他这个学渣插不上任何的话。

  而且现在麦穗所有的注意力都在那道一直在解不开的题上,连他坐在她身后的沙发上,都不知道。

  “我知道问题出在哪里了?”

  麦穗突然兴奋地站起来,说道。

  “哪里?”万辰急忙问道。

  “就是这个地方。”

  麦穗拿起草稿本将问题出处指给万辰看。

  万辰接着再次动笔去算。

  麦穗松了一口气,便自然地往身后的沙发上跳着坐过去。

  宋秋风正在无聊的在沙发上打着游戏,麦穗这突如其来的一跳,不仅手机飞出去了,还有麦穗全身的体重砸在肚子的那一瞬间,他感觉自己午餐吃的那些东西,经过这来自外界的冲击,还一点吐了出来。

  麦穗也是一脸惊恐,本能地对着身后的人就是一耳光打过去。

  宋秋风也不记得这是这个月第几个巴掌的了,只知道除了脸上传来火辣辣的疼痛外,胃里的翻江倒海,让他很是难受。

  在快要吐出来的时候,他连忙跑去洗手间。

  这时,万辰的声音从手里传过来:“你那边怎么了?”

  麦穗还有些惊魂未定。

  当你全身心投入一件事的时候,会自动屏蔽外界的一切。

  所以当她从跳起到坐下的那一过程中,身心因为解决了一道难题而放松,却没想到在落下的那一刻,屁股下的东西不是习惯已久的沙发,而是来自一个人,活生生的人。

  被骆一从小锻炼出来的警觉性,本能地告诉她:得好好保护自己。

  那一巴掌扇过去,干脆利落。

  “麦穗,麦穗,麦穗......”

  万辰的声音,将麦穗的思维慢慢拉了回来。

  “刚刚吓死我了。”

  “刚刚发生什么是了?”

  “宋秋风那个扑街,居然坐在我身后的沙发上,我差点没有压死他。”

  “啊?你们现在发展这么快的?”

  “什么?他昨天晚上喝醉了,被我和昊宣带回来了。”

  “他又在苏昊宣家过夜的?你也是?”

  “嗯。”

  “我昨天就好奇,苏昊宣家里怎么有你的衣服,还有你单独的房间,你到底和苏昊宣是什么关系?”

  “他是我哥啊。”

  “表哥还是堂哥?”

  “滴血结拜的哥哥。”

  “啊?”

  “嗯。”

  “不是,现在是什么年代了,还搞滴血结拜?你们也真是朵奇葩。”

  “是不是羡慕嫉妒恨?”

  “这有什么可羡慕嫉妒恨的,只觉得你们脑子是抽了!”

  “其实滴血这事吧,说来话长,你想听吗?”

  “不想。”

  万辰果断拒绝道。

  “那你还好奇我为什么住他家?”

  “就是好奇啊,觉得你们关系不一样。”

  “骆一要是在家的,他也会住我家,我家还有他和他哥的衣柜呢。”

  “你爸也和他哥结拜了吗?”

  “他们不需要结拜的。”

  “那这可以让他哥住你家?”

  “无所谓,反正都是一家人。”

  “啊?”

  万辰有些不太明白了。

  本来还想接着问的,宋秋风从洗手间里出来,问道:“你和苏昊宣滴血结拜是怎么回事?”

  万辰听到宋秋风的声音后,便没有说话,而是看着屏幕。

  麦穗现在正站着,只能看到她的屁股。

  麦穗看到宋秋风从洗手间里出来后,立马迎上前,消失在镜头前。

  “伤哪里了吗?”麦穗关切地问道。

  “没有,就刚刚胃有点不舒服。”宋秋风摸了摸自己的胃。

  “我去给你倒点温水,暖暖胃。”

  宋秋风还没有来得及开口,麦穗便去饮水机旁边给他打了一杯半温的水过来。

  “去沙发那边坐着吧。”

  “嗯。”

  等宋秋风坐下后,麦穗有些不好不好意思地道歉道:“刚刚我不是故意的,我不知道后面有人,对不起。”

  “没事,你不用在意。”

  “可是,你的脸......好像肿了。”

  宋秋风左脸上印着麦穗刚刚打过来那一巴掌的巴掌印。

  宋秋风刚刚只在洗手间里吐了,并没有注意脸上,现在伸手摸了摸,发现确实是比另外一半边脸要肿一些。

  麦穗连忙去冰箱里拿冰块过来,给宋秋风让其敷在脸上。

  “不好意思。”

  “你怎么条件反射那么快?不是将人摔出去,就是给人一巴掌来着。”

  麦穗有些不好意思地坐在宋秋风旁边的位置。

  “这个应该是老骆教我擒拿的时候,锻炼出来的吧。”

  “你爸居然会擒拿?”

  “我爸什么都会。”

  “那你那招过肩摔也是你爸教的?”

  “嗯。”

  “你一个女孩子家家的,他教你这些,不怕你变成男人婆没人要吗?”

  “那我和你说我会散打、跆拳道、泰拳、柔术、咏春这些,你是不是就要和我分手?”麦穗反问道。

  宋秋风一脸震惊,自动屏蔽了麦穗的后半句,再次问道:“你爸怎么教你这么多?你担心你被人欺负吗?”

  “嗯,他说过他不能时时刻刻陪在我身边,所以我要学会自己保护好自己。”

  “可你不是正在练钢琴吗?学这些不会对你手有什么影响吧?”

  麦穗看了看自己的手,说道:“现在弹钢琴对于我来说是主业,武术什么的都是防身必备的技能而已。要是真正和对方对抗的时候,我一个女孩子要是遇到一个人高马大的,力量拼不过,最好的办法是跑。虽然学那些都会用到手,但骆一和勺子叔叔教我更多的都是怎么用腿,对练琴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影响。”

  “勺子叔叔又是谁?”

  “骆一的以前警校的同学,毕业后,并没有选择从事相关职业,而是去开了一家武馆,离糖屋没有多远,走路大概十几分钟就到了。一般周末苓姑姑开店的话,我上午一般先去店里帮忙,下午就会去勺子叔叔的武馆帮忙。”

  “去武馆帮什么忙?”

  “我在那边也算半个教练,要是你感兴趣的话,下次我可以带你去,昊宣也经常回去那边练拳放松放松压力来着。”

  宋秋风听到麦穗又听到苏昊宣,由内而发的醋意,再次窜上头。

  “你说你和苏昊宣是滴血结拜,可以说说吗?”

  “你真要听?”

  “能说吗?如果不能说的话,我也不是非要你说的。”

  “能是能说,不过你听完不要觉得我们太傻逼就行。”

  “怎么个傻逼法?”

  麦穗叹了口气,想了想,便对宋秋风说道:

  “这事得从昊宣小学毕业说起。那年暑假,老骆和苏昊宇两个带着我和苏昊宣两个去避暑山庄度假。当时因为我们两个觉得那个避暑山庄并没有什么好玩的,除了农家乐就是一些悠闲的茶饭生活,两人便趁着老骆和苏昊宇没有注意的时候,溜进山里去玩。”

  麦穗准备拿茶几上的糖吃,宋秋风连忙将糖拿到自己的身边,不肯给。

  麦穗只好接着说:“结果我们两个越走越远,还上坡的时候我不小心滑了一跤,差点摔下坡。当时是昊宣拉着我,我才爬起来的。当时两个人知不知道什么时候划破了手指,都没有留意。拿出水瓶来喝的时候,才看到水瓶沾着的血。看着水瓶上的血,本来我们还是挺害怕的,结果不知道当时是为什么笑,我们两个就笑得特别大声,声音都在山谷里回荡。回荡了没有多久,便听到山谷里传来老骆和苏昊宇的声音,他们在喊我们。”

  “知道他们回来找自己,我们两个便待在原地。但水瓶里的水只够喝的,不够清洗伤口。当时我们两个人就想着,要不要就”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ddxsss.com。顶点小说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ddxss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