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 打人者

打人者

  “你的脸怎么了?”

  李可一进教学楼就看到麦穗鼻青脸肿的脸。

  “疼不疼?”李可关切地问道。

  当李可伸手准备碰她伤口的时候,麦穗松开抓着宋秋风的手,去拦住李可。

  李可见麦穗拦着,知道麦穗的伤人真的疼,收回手,问道:“是谁把你弄成这样的?”

  麦穗摇了摇头。

  “不知道是谁?”

  “走着走着,球就飞过来了。”

  “球?”

  “好像是足球。”

  “难道是足球队的那群人报复?”

  宋秋风走进麦穗一步,希望麦穗再次拉着他,但麦穗依旧没有任何反应。

  李可这才留意到,宋秋风手上和衣服上都沾着红色的东西,像是血!

  “你手上沾的什么?”李可问道。

  麦穗的视线冲着宋秋风的手看过去。

  “你为什么打他?”麦穗问宋秋风。

  宋秋风看着麦穗脸上的伤,回答道:“是那个黄毛打的你。”

  “他?他为什么打我?你又怎么知道是他打的我?”

  “林念念说她看到了。”

  “念念?”

  “现在伤口还疼吗?”

  “不是很疼了。”

  “我会让那家伙付出代价的。”

  “付出什么代价?”

  “你想要怎么惩罚他?”

  “我和他无冤无仇为什么要惩罚他?”

  “他用球砸伤了你。”

  “你知道他为什么用球砸我吗?”

  “不知道。”

  “不知道,你就打他?”

  “谁敢欺负你,我就打谁。”

  麦穗无奈地摇了摇,轻轻拍了拍宋秋风的肩膀说道:“年轻人,做事不要那么冲动。”

  说完麦穗朝楼梯口走去。

  “你去哪里?”

  “回教室,要上课了。”

  宋秋风看了看大厅里的时钟,这时万辰出现,铃声响起。

  宋秋风连忙紧跟麦穗其后,刚到教学楼的万辰见大厅地板上有血迹,还没来得及多想,一个箭步上楼,比麦穗和李可先一步进教室。

  “诶,麦穗你的脸怎么了?又被人打了?”

  万辰一边坐回自己的位置上,一边看着麦穗。

  “什么叫又?”

  “不是上次也被某个人打了吗?这次又因为什么?宋秋风?”

  李可将书包放下后,对万辰说道:“少说风凉话。”

  万辰见班主任进教室,不再说什么,乖乖拿出课本。

  “麦穗,来办公室一趟?”

  全班人的目光集中在麦穗身上。

  所有人看着麦穗脸上的伤,这伤又是哪个人打的。

  麦穗在众人的目光注视下,走出教室,在去办公室的路上看到宋秋风也从教室里出来。

  “你也被叫去办公室吗?”宋秋风问道。

  “是。”

  “人是我打的,错是我犯的,与你无关。”

  啊?

  宋秋风大步流星往前走,留麦穗一个人慢慢在走廊上走着。

  麦穗有些懵看着宋秋风的背影,心想着:“这家伙又在抽什么风?”

  等麦穗到办公室后,办公室除了宋秋风和他的班主任外,还有那个黄毛及一个戴着厚重眼睛的男老师。

  训导主任则坐在最边上的空位置上看着他们。

  “说说今天早上的事,是怎么回事?”

  班主任张悦和其他两人班主任看着眼前的三位同学说道。

  麦穗转过身看了看那个黄头发的男同学,他脸上的甚至比她的还严重,她最多受伤比较重的地方就是鼻子,而他是整张脸都肿了,都不能想象他之前到底是什么模样。

  “你们谁先说?”张悦再次问道。

  “我。”

  宋秋风举手说道。

  “他人是我打。”

  宋秋风说完这句话后,四周鸦雀无声。

  寂静了一会儿,张悦再次问道:“还有呢?”

  “没有了。”

  “没有了?”

  “嗯。”

  张悦再看向黄头发的男同学说道:“曾斌,是宋秋风把你打成这样的吗?”

  曾斌看了一眼宋秋风,又看了一眼麦穗,回答道:“不是。”

  “不是?”张悦疑惑地看着宋秋风。“你打的人是谁?”

  “就是他。”宋秋风看着曾斌说道。

  “那麦穗,你脸上的伤是谁弄的?”

  “不知道。”

  “麦穗的伤是他弄的。”

  宋秋风插了一句话。

  “麦穗说不知道,你怎么知道是他?”

  “有人看到是他打的麦穗,我不满就找他算账。”宋秋风看着曾斌。“但是我也想到下手这么重!”

  “谁看到他打了麦穗?”

  “这个不方便说,以免这家伙打击报复。”

  张悦看着曾斌,问道:“宋秋风都承认他打了你,你为什么要否认你的伤不是他打的?”

  “我自己走路不小心摔倒的,和他无关。”

  “走路还能摔成这样?我记得高二教学楼楼下的大厅好像地板没有什么障碍物,怎么可能让你留这多血。还有宋秋风身上的血,又是哪里来的?”

  “我说了没人打我,我自己摔的,无他人无关。”

  宋秋风不解为什么曾斌不将他打他的事情说出来,还找这样的借口。

  “好,那我们说说麦穗的事。”

  张悦看了一眼麦穗,再次对曾斌说道:“麦穗脸上的伤是你用足球砸的吗?”

  “是。”

  “为什么砸她?”

  “看她不爽呗。”

  “她哪里让你看得不爽了?”

  “经常逃课老师不说也就算了,连逃个考也只是给广播个警告,我呢?我就染个头发,打了个耳洞,天天被你们这群老师逼着去剪头发,不剪还不让上课。都是厦丘三中的学生,为什么你们要差别对待?”

  “这就是你用球砸我的原因?”

  “是。”

  麦穗有些无语地笑了笑。

  “你笑什么?”

  “笑你傻。”

  “你.....”

  曾斌正想动手打麦穗的时候,站在两人中间的宋秋风,立马瞪过去。

  曾斌对宋秋风早自习前的毒打还是记忆犹新的,对宋秋风还是有些畏惧的,收回想动手的双手。

  训导主任见曾斌还想对麦穗动手,便起身朝他们走过来,对曾斌说道:

  “你怎么知道麦穗除了警告外,没有其它的处罚?”

  “全校都是这么传的。”

  “全校?传什么?”

  “传麦穗因为家世原因,才会被偏袒。”

  “因为她的家世?”训导主任看着麦穗。“你是什么家世?世界首富的女儿,还是官二代?”

  麦穗目无表情的看着训导主任。

  “同学,作为长辈我给你一个建议,在不了解一个人之前,千万不要随意猜测,这会让你先入为主,后续会吃大亏的。”

  “我没有随意猜测,你们都护着她,这是所有人都知道的。”曾斌说道。

  训导主任看向宋秋风,问道:“你知道吗?”

  宋秋风摇了摇头。

  “他也是厦丘三中的一员,他怎么不知道?”

  “我怎么知道。”

  “那你刚刚还说这是所有人都知道的事情,为什么在麦穗隔壁班上的宋秋风不知道?”

  曾斌不知道怎么回答,用沉默代替。

  训导主任再次看向麦穗,说道:“麦穗,我让你好好上课,好好学习,你不听,这不遭到其他人的不满了嘛。”

  麦穗用表情说着:我能怎么办?

  训导主任再次对麦穗宋秋风和曾斌三人说道:“你们说今天早上发生的两件事,应该怎么处置?”

  “不是一件事吗?”曾斌问道。

  “一件你打麦穗的是,另一件宋秋风打你的事。”

  “我说了宋秋风没有打我。”

  “我打了,不信,你们可以去看监控录像。”

  “反正不会承认第二件事的。”

  “你是还想被......”

  你是还想被打第二次,这句话宋秋风还没有说完,嘴巴就被麦穗堵上。

  “少说几句。”麦穗用只有宋秋风知道的声音在宋秋风背后说道。

  宋秋风立马变乖巧。

  麦穗松开宋秋风后,朝曾斌走过去,鞠躬道歉道:“对不起,给你造成了误会是我的错。”

  曾斌没想到麦穗居然会向他道歉,之前都听闻麦穗是个不良少女,做过比他染发还要严重的事情。而且她天不怕地不怕,连老师们都招架不住她的校园破坏力,上次还在威逼利诱下让一群同学大中午不睡觉在学校捡垃圾。

  性格极差的她,居然会向他道歉。

  “道歉要是有用的话,就不会有今天一大早的事情发生了。”

  麦穗看着曾斌,似乎曾斌是有意在攻击她的,但是她不记得自己有得罪过他,更不记得和他有什么接触。

  她对曾斌的第一印象是那一头金黄色的头发,第一看到的时候,还挺惊讶的。

  染着金黄色头发在一群乌黑亮丽的人群中,自然成了一道靓丽的风景线。

  难道就因为我在人群中多看了他一眼就被记恨上了?

  这人到底是多无聊?

  还是说他气量太小?

  麦穗想不通。

  最后的结果是麦穗是无辜受害者,可以返回教室。

  宋秋风是打人者,虽然曾斌一直不肯说宋秋风就是打他的人,但老师们还是认为宋秋风的暴力行为是不被提倡的,要求他去阅览室抄写校训一百份,抄完才能放学回家。

  曾斌也是一样,因为也是打人者,也必须受到相应的惩罚。

  麦穗回答教室,正是下课的时间。

  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

  122222222222222222222222222222

  hkshfskhfsfhsfhkshshgshgskghs分手可华塑控股华塑控股和上官好伤口和客户伤口敷好伤口缝好伤口哈萨克哈萨克供货商后方可双料喉风散客户方烧开后放烧开后和是客户vkxhvkxhvxkhvkxhvkxvhxkvhkhkh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ddxsss.com。顶点小说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ddxss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