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大明最后一个狠人 > 第444章 户役制度

第444章 户役制度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征收商税的消息传出后,整个江南再次炸了锅。

  乾清宫中,李岩半座在绣墩上,有些担忧道:“殿下如此做,只怕江南这些官员都要跳脚。”

  自从凤阳府相见后,李岩没用几天就搞定了关在牢房的红娘子,二人还在朱慈烺的准许下成亲了。

  红娘子这个婆娘疯的很,嫁人后也一点都不消停,竟然请求朱慈烺让她加入锦衣卫,去反贪打黑。

  朱慈烺理解她痛恨贪官污吏的心情,饶有兴趣的答应了她,不过他没让红娘子接触情报部门,任何官员家属不准进情报部,这是朱慈烺定下的规矩。

  即便是李廷表的长子李护,也仅仅在朱慈烺身边当个贴身亲卫,不掌权,不外放。

  朱慈烺品了一口茶,淡淡道:“那就让他们跳一跳,本宫倒想看看,这群跳梁小丑能将作出什么出格之事。”

  李岩一时无语,皇太子的强势世人皆知,生逢乱世还好,能持利剑开天辟地,要是在太平时期还是如此就不妙了。

  不过他也清楚,现在朝廷最缺的就是银子,从皇太子还未实行的新政预算来看,最起码还得要几千万两银子。

  皇太子没把负担家在百姓身上已经是大善了,摊丁入亩和收取商税也是目前增加财政收入最佳的手段,只是这搂银子的手段太过刚烈了......

  沉默了片刻,李岩道:“殿下,臣有一言,可安抚善后,亦可断了官绅勾结的根基。”

  朱慈烺微微惊讶,道:“说来听听。”

  李岩道:“殿下可以废除户役制度,允许职业自由,如果安抚商人,也可提高商人的地位,比如取消对其衣着等方面的限制。”

  朱慈烺点点头,封建社会中,人们在身份、地位、权利和义务等方面都是不平等的,这种不平等的关系也反映在户籍制度中。

  中国从战国时期开始就逐渐建立了士、农、工、商四民等级体系,“士”是四民之首,历代的官吏主要是从这个阶层选拔出来的,享受减免赋役的优待。

  “农”是从事耕作的,当时被视为本业,其地位仅次于“士”,工、商则被看为是从末业,地位又更低一些。

  大明的户役制度,将户籍分为若干类别,其中主要是民户,还有军户、匠户、灶户(煮盐户)等几十类,并严格禁止更换户别。

  比如匠户,全是手工业者,他们没有话语权,社会地位低下,没有话语权,被主流社会所排挤,凡被编入匠籍的工匠,世代不得脱籍,仅比贱籍高一些,除非皇帝特旨批准方可。

  直到嘉靖四十一年起,朝廷才制定了适应商品经济发展的以银代役法,以银雇工使得轮班匠实际名存实亡,身隶匠籍者可自由从事工商业,人身束缚大为削弱,促进了民间手工业生产和商业的发展。

  李岩道:“江南从事手工业的匠户极多,与商人们关系紧密,此番征收商税,对他们的触动无疑也是极大的,如果殿下能废除匠户制度,无疑起到了极好的安抚作用。”

  朱慈烺认真道:“本宫在数年前就有这种想法了,一直苦于没有能力实行,现在倒可一试。”

  李岩讶然,暗道太子真乃奇才,不过要是自己计止于此,也不会厚着脸皮来辅助皇太子了。

  他继续道:“不仅匠户,整个户役制度都应该废除,户役制度有着明显的阶级压迫,百姓们为了摆脱沉重的赋役负担和被迫世代当军充匠的痛苦生活,历来心存对抗和破坏,历代隐逃户口、流徙逃亡以谋挣脱户籍枷锁的斗争此起彼伏。”

  李岩接着道:“此外,士绅阶层内部之间的利益不统一,朝廷与地方政权之间,官府与其官僚吏役之间,往往都为自己的私利,或以滥加赏赐,或以非法荫庇,或以隐匿欺骗,破坏整体的户口赋役制度。”

  “户役制度不仅抑制了劳动力、人才的自由流动,还削弱了经济的自由流动,阻碍了经济的持续发展......”

  说完,李岩看着朱慈烺,心中有些忐忑,刚刚一时口快说多了。

  大明实行户役制度是为了强化社会控制,稳定社会秩序,许多皇帝虽然看到了弊端,却依然坚持推行,因为在统治者眼中,控制社会稳定远比经济发展重要。

  李岩在说完了才意识到皇太子也是个统治者,自己这样说是不是犯了忌讳......

  朱慈烺看出了他的担忧,摆了摆手道:“不必紧张,你说的很有道理,户役制度虽历经数百年,乃至整个户籍制度历经两千多年,但始终在建立、败坏、整顿、再败坏、再建立的反复循环中发展而来,始终没有真正达到太祖皇帝对户役制度的全部要求,也不可能真正健全的发展,最终的结果只能与封建制度的崩溃同归于尽......”

  李岩大骇,没想到皇太子不仅看得这般透彻,竟然直接说了出来,这与统治者的身份完全不符啊!

  朱慈烺道:“明年正旦日,本宫会正式下令取消户役,允许职业自由,至于服饰的限制,你们教化部拟一道条陈上来。”

  户役制度可以废除,户籍制度却是不能的,这是中国几千年来的根本,虽然有许多弊端,但一直沿用到二十一世纪,后世政府也在不断进行改革,大明现在压根还没发展到那种地步。

  李岩欣然领命,正准备再陈一道断掉官绅勾结根本的建议时,却见一个太监跑了进来。

  “殿下,工部尚书熊明遇,都察院左都御史李邦华等几十个文官在午门外求见。”

  朱慈烺眉头一挑,暗道这群人来的挺勤快啊,这是要替他们的士绅爸爸们说情了?

  “让他们在奉天殿候着。”

  说完,朱慈烺看了看李岩,笑道:“明日本宫打算去玄武湖那走走,你也一起来吧,到时再继续今日的话题。”

  李岩起身作揖,道:“是,臣先告退。”

  临走之时,李岩隐隐有些担心,门口那些官员会不会认不清自己的处境自寻死路?

  朱慈烺回到寝宫,在薛盈盈的侍奉下换了身黑色袍服。

  薛国观这孙女颇有心眼,朱慈烺本想让她随便找个人嫁了,可她偏不嫁人,就赖在宫中不走,说要在乾清宫当个使唤的宫女。

  朱慈烺如何看不穿她的小心思,不过她想当太子妃,那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朱慈烺的择偶标准是一见钟情型,必须要第一眼就确认眼神,薛盈盈明显不是这道菜,碍于薛国观有过大功,朱慈烺这才没有赶她走。

  “又变帅了!”朱慈烺对着镜子整理了一番仪表后,这才大摇大摆的走向了奉天殿。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ddxsss.com。顶点小说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ddxss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