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大明最后一个狠人 > 第1073章 天武皇帝

第1073章 天武皇帝

  湛蓝的天空下,紫禁城金黄色的琉璃瓦重檐殿顶,显得格外辉煌。

  徐明武跟在一众大佬的身后,亦步亦趋,也没机会跟亲爹说上几句话,不知入宫后该如何行事。

  正纠结间,一位头戴三山帽的太监走过来招呼道:“是徐公子吧?陛下吩咐了,让你到武英殿偏殿等候,徐公子......跟着咱家走吧。”

  “是,公公......”

  徐明武应了一声,尾随这名太监脱离了队伍。

  让他郁闷的是,这死太监说是领着他去偏殿等候,结果把自己扔到殿外就走人了,连口茶都没上!

  站在宽阔的殿前广场上,徐明武第一次有种渺小,无所依从的感觉。

  不过他心中隐隐有些兴奋,这南京紫禁城,在后世早就被毁了,今日难得观其阵容,果然雄伟啊,比北京的故宫还大气!

  各宫殿的布置和装饰基本与后世的北京故宫差不多,檐下有密集的斗栱,门窗上嵌成菱花格纹,下部贴着金箔制成的云龙图案,接榫处安有镌刻龙纹的鎏金铜叶

  站着等了半天,徐明武有些发困,看看没人,就坐在殿前的石阶上,从怀中掏出自画的加特林设计图纸,认真思考了起来。

  对他来说,制造加特林并不难,后世有不少大神能用硬纸板搞出来,虽然跟真的没法比,但造型思路差不多。

  好在大明有武九迅雷铳,原理和加特林类似,只需进行一番改进,再用铜制子弹替代纸壳子弹,就能完成射速的成倍突破!

  不知过了多久,刚刚溜了的太监又回来了,对着徐明武不冷不热道:“陛下召见,跟着咱家来吧!”

  徐明武忙整理了一下衣物,搓了搓手跟着这死太监走向武英殿。

  武英殿大厅里,气氛肃穆。

  大厅正中间,摆着一个硕大的军用沙盘,沙盘上,摆出了一个徐明武十分眼熟的攻防态势,与考卷上的作战态势图一模一样!

  大厅两侧,站立着两排身穿绯色官袍的官员,是刚刚在午门外的几个大佬,包括自己的父亲徐青山。

  为首的武将自己不认识,也没见过,是个穿蟒袍的老将,起码是个侯爵,说不定是国公!

  大厅正北墙上,挂着一面硕大的龙旗,那是大明的军旗。

  旗下是一张金色御座,上面坐着一个身穿黑色龙袍的中年男子。

  徐明武知道,这尊大神应该就是传说中的天武皇帝了!

  天武皇帝体态宽厚,留着密密短须,面容英俊,神情悠然,与通天神像上的霸道形象截然不同。

  徐明武连忙躬身行礼:“学生徐明武,参见陛下,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

  “平身吧。”

  朱慈烺的声音浑厚平缓又带一丝威严。

  徐明武一脸肃然,低着头垂手而立,在这位大佬面前,他不打算装逼,也不敢贸然装逼!

  因为他清楚,凡是在这尊大神面前装逼的人,坟头草都快赶上城墙高了!

  当然,大多数是没有坟头的,成了别人坟头草的养料,比如喜欢水的钱谦益,听说连遗体都被剁碎了埋在了神烈山孝陵中的菜园子里......

  垂首看到面前的沙盘,徐明武终于明白了,皇帝为什么召见自己。

  这一场图上作业,让他一不小心成了一个优等生!

  正当徐明武内心自得时,只听上面的皇帝陛下发话了:“平阳侯,你儿子生的一表人才,精神抖擞,与外面传言的呆傻可完全不同啊!”

  徐明武浑身一震,暗道完了,皇帝这是要找麻烦了,搞不好徐府要背上欺君之罪了!

  他微微抬头,偷看了一眼站在皇帝身边的大内总管吴忠,见那老太监一脸阴郁,心中更慌。

  徐明武不是失心疯,而东厂却诊断出了失心疯,这让东厂的人脸往哪搁?

  作为东厂督主,吴忠的脸色很难看,躬身请罪道:“是老奴一时不察……”

  朱慈烺摆了摆手,让他停止自责,一边看戏。

  瞧着情况,徐青山立时出列躬身,道:“陛下恕罪,犬子自幼是微臣管教,有些溺爱了,玩劣成性,不知礼数,整日疯言疯语,让陛下见笑了。”

  徐明武心中大呼,老爹牛逼啊,一句话就把自己从神经病给定位成了不学无术的官二代!

  朱慈烺眯着眼,没有看徐青山,却盯着徐明武,淡淡道:“是吗?”

  徐明武忽然发觉皇帝正盯着他看,看着自己的眼神虽然平和,但眉宇自然间流露的那份王霸之气让人凛然......

  他连忙道:“回禀陛下,是学生年轻无状,给父亲大人,给东厂的大人们添堵了,学生自入了皇明军校,受使命感召,教习们的谆谆教诲,同学们的真诚鼓励,学生深刻意识到了自己的错误,现已决心改头换面,重新做人,望陛下恕罪......”

  徐二话不多说,直接认怂,将治好自己不学无术的功劳全丢给了皇明军校。

  相信作为皇明军校院长的皇帝陛下,能够给个面子,翻过此事。

  朱慈烺盯着徐明武看了一会,笑着对徐青山道:“平阳侯,你儿子倒是激灵。”

  徐青山回道:“陛下过奖了,犬子不成器,就会逞口舌之利。”

  神机侯赵景麟站了出来,打圆场道:“平阳侯过谦了,令郎在皇明军校的表现优异,这次考核先是射击满环,接着图上作业出奇制胜,当是一颗好苗子啊......”

  “是吗?那徐明武第一次的月考成绩作何解释?莫非是故意为之,藐视军校学规?”

  吴忠伴驾几十年,城府颇深,心中有些恼怒,脸上却是一脸的轻松。

  闻言,赵景麟脸上一红,徐明武上次的成绩一塌糊涂,门门都是差,离开除学籍只有一步之遥了。

  这也是赵景麟在马车上问徐明武,“此次月考的题目,是你自己答的吗?”

  现在被吴忠怼,赵景麟无言以对,只得退到一边,就当是自己刚刚多嘴了。

  吴忠因东厂误判落了面子,现在怼一怼,心里舒服多了,也没不饶人的乘胜追击。

  朱慈烺缓缓摆了摆手,道:“朕想神机侯的出发点是为国求贤,至于这个徐明武是不是贤才,你们说了不算,朕说了也不算,圣人云,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

  徐明武大吃一惊,天武皇帝果然厉害,连二十一世纪的圣人云都知道,顿时气势大减。

  “曹明皓!”朱慈烺喝道。

  “臣在!”

  大厅内的一名年轻将领应声而出。

  朱慈烺道:“朕命你担任蓝军统帅,徐明武任红军统帅,你们二人在这沙盘上给众人演示一番,看看红军究竟是如何不费吹灰之力的攻破蓝军防御的!”

  “遵令!”

  说完,朱慈烺便悠闲地背靠着御座,坐看这小子表演,以此来印证内心的怀疑。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ddxsss.com。顶点小说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ddxss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