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4章她竟然在自慰_误入男子体校后我被大佬们宠坏了
顶点小说 > 误入男子体校后我被大佬们宠坏了 > 第114章她竟然在自慰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114章她竟然在自慰

  上节课介绍的是佛罗伦萨大学队的队员,这次,则是集中播放他们队伍顺位前五的五名棋手的一些比赛视频,并对此做了独到的解说。

  这堂课一上就是两个小时,而且暂时还没停下来的迹象,魏西西坐立难安地做着小动作。

  一会儿左右换边贴着凳子坐,一会儿干脆将屁股悬空,扎着小马扎。

  这样反复几次后,和她坐在一排的梁祺首先发现了不对劲,他按耐不住好奇心写了张小纸条揉成一团丢到了魏西西桌上。

  然后用“噗嘶噗嘶”这样的通用语言提醒她查收。

  魏西西打开一看,上面用幼稚的小学生字体写着:程程你长痔疮了吗?

  艹!

  脑洞大开啊真是!

  魏西西转头凶巴巴地瞪了他一眼,无声地做了一个“闭嘴”的口型。

  梁祺弱弱地点点头,在嘴巴前比了个拉上拉链的手势,乖巧地继续听课了。

  可程程这是讳疾忌医啊。

  哎,刚交的好朋友,真不忍心看他独自忍受伤痛,他从笔记本里撕下一张新纸,刷刷刷写上:学校医务处可以买到马应龙痔疮膏,答应我,一定要去买好吗?用它!用它!!!用完还是一条好汉!!!

  啪嗒——

  纸团又掉到了她桌上。

  在他真诚的凝视下,魏西西拆开看了,然后回给他一个死亡微笑。

  她怎么会得痔疮呢?要得也是叶玺得吧!哼!

  医务室下午不忙。

  叶玺来得晚,刚走进大门就狠狠打了一个喷嚏,值班护士赶紧说,“叶医生,感冒了吗,要不要来包板蓝根?”

  叶玺揉了揉鼻子,他才二十四岁啊,已经到了半夜冲个冷水澡就扛不住的程度了吗?他不禁打了个冷颤,“行吧,给我冲一包。”

  另一边,茶室讲台上。

  汤显琮关了多媒体设备,结束了今天的课程,

  “接下来还是分头对弈吧,王子瑜安排一下。”

  课后,魏西西照旧跟着汤显琮单独去了他的棋室。

  她正要落座,汤显琮出声道,“等一下。”

  然后将自己的靠垫垫在了她的椅子上,“坐吧,下次不舒服要跟老师说。”

  如果不是梁祺,他还没发现她今天身体不方便。

  魏西西红着脸说了声谢谢,坐了下来,靠垫绵软厚实,坐上去确实舒服了很多。

  接下来的时间,他们便安静地对弈着,这次,他不再刻意放水,她稍不留神就会被杀得片甲不留,慢慢地也融入到这种厮杀的氛围中,变得更善于思考和揣度他的棋路。

  等棋室的门被敲响时,他们已经杀了几十盘了,到最后,她终于输得不那么狼狈,但也仅此而已。

  令人意外的是,这次最后存活的人居然是梁祺。

  他在门口喊了声,“汤老师我来找你一决高下啦啦啦啦——”然后蹦蹦跳跳地进来了。

  结果本该属于他的宝座上居然坐着魏程程。

  “诶?”他摸了摸后脑勺,有些纳闷,哪道程序出错了吗?

  汤显琮看他一眼,起身给他让了位置,“梁祺,你和魏程程来一局。”

  梁祺懵懵懂懂地坐了下来,忽然恍然大悟,“程程你是新加的惊喜关卡!”

  “要猜棋吗?”魏西西看了眼棋盘,问他。

  梁祺连忙把黑棋让了出来,他也算是师兄了,让着师弟是应该的。

  魏西西也没有跟他客气,沉稳地落下一子。

  几番拼杀之后,竟然侥幸赢了梁祺。

  而这盘棋开始其实不过几分钟。

  汤显琮看着棋面微微挑眉,抿了一口茶就将茶盏放回桌面,淡声道,“梁祺今天回去吧。”

  “哦哦。”

  梁祺忙不迭地站起来,直至离开棋室的时候整个人还恍惚着。

  王子瑜等在门外,见他出来也并不很意外,只说,“这么快?汤老师果然是个神仙。”

  梁祺这才回过神来,哇一声就哭了,像个小肉弹一样朝着王子瑜发射过去,抱着他的胳膊直哭,“老王,程程太可怕了,我被他秒杀了,呜呜哇——太丢人了……”

  魏程程可以秒杀梁祺?

  这么厉害的一号人,怎么从没在围棋圈听说过?是汤老师的关门弟子?

  棋室里。

  汤显琮看着棋面评价道,“记忆力很好,完全仿照我刚才的路子奇袭了梁祺,但是你要知道,这种方法不见得每次都能成功。”

  魏西西点点头,诚心地保证,“老师我会努力学的。”

  汤显琮对她温和一笑,重新坐回她对面,“换你先手,再来几盘,今天就回去好好休息吧。”

  ……

  这个下午过得非常充实,走出教务楼的时候她甚至有点飘了,觉得自己成为一代大师指日可待。記住首發網阯haitaΠgshひщひ(海棠書屋)

  此时正好下午五点,食堂已经开放了,可回味起叶玺做的食物,忽然觉得二食堂的东西也没那么好吃了,更何况是一食堂的大锅饭呢。

  她顿时对晚餐失去了兴趣,只从小卖部买了面包牛奶就回了寝室。

  回去时,寝室空无一人。

  她简单吃了几口面包,喝了点牛奶,边吃边刷着手机,傅铮还是没给她回信息,倒是叶玺给她接连发了好几条,告诉她药怎么用。

  魏西西脸一热,放下了手中的牛奶,翻出背包里的药物就去了浴室。

  哎,这么高频的性生活真的由不得她不上药,不好得快一点,怎么应付寝室里的这两个啊……

  她褪下裤子和内裤,双腿大开地坐到了马桶边沿上,又拆了一根棉签挤上了药膏,缓缓地在花缝间涂抹,细致地将阴蒂花核都照顾到之后,又加了一点药膏,缓缓地顺着花穴戳进甬道里顺着内壁轻轻旋转着,

  “嘶……嗯……”

  清凉的药膏抹在穴肉上,又凉又痒,魏西西难耐地咬着唇,希望花穴不要这么不懂事的流出淫液把药冲没了……

  她捏着棉签一点一点地往里深入,没有发现浴室门已经被轻易地推开。

  玄小七有事临时飞墨尔本几天,而这次他没有跟去,击剑队的训练结束后,他发现魏西西已经回了寝室,便直接回来了。

  没想到就一会儿功夫没注意她,她竟然在浴室里自慰起来。

  “傅……傅铮,你回来了……”魏西西吓了一跳,手上的棉签差点断在了小穴内。

  请收藏本站:https://www.ddxsss.com。顶点小说手机版:https://m.ddxsss.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