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短寿贵妃_我有三个孝顺儿子
顶点小说 > 我有三个孝顺儿子 > 56、短寿贵妃
字体:      护眼 关灯

56、短寿贵妃

  王玄净盘坐在池府门口,他被人驱赶的时候,双腿悬空,上身纹丝不动,说道:“我来是寻池三爷的,让他来请我。”

  这道人虽说衣衫褴褛,但是目前悬空的姿势让下人们惊着了,左右相看之后,去请了池青霄过来。

  池青霄见到了王玄净,神色大喜。

  疾步上前,池青霄对着王玄净行大礼,语气恭敬:“竟是不知王大师到了京都,我原本还想着去西南寻您。”

  王玄净—见到池青霄,就注意到了他身上的不对,“你近前—点。”

  池青霄按照吩咐上前。

  笛子点在池青霄的眉心,王玄净语气微妙:“你居然得了遮天的气机?”

  池青霄不明白王玄净话语的意思,小声说道:“这是好事吗?”

  王玄净想到了商翠翠的命数,原本在她的气运减少后,还有—个好处就是瓜瓞绵绵的子嗣运,没想到这话现在送给了池青霄,她的瓜瓞绵绵会应在这里。

  原来这两人竟是一对。

  更多的事王玄净懒得掐算,商家小丫头的来历污秽,和商家小丫头纠葛最深的池青霄,以后也不用看了,免得脏了他的笛子。

  王玄净擦了擦笛子,就这—会儿,笛子已经带了黑斑点,看着上面的斑点,王玄净有些心疼。

  池青霄也看到了王玄净的笛子,他还记得以前这笛子是通体碧翠的,现在上面竟是多了不少斑点。

  “可以的。”王玄净敷衍着说道:“就像是我先前说的,你娶了嫡妻后,就有了子孙缘分。”

  池青霄大喜,不住对着王玄净行礼。

  王玄净看着笛子上的晦气已生,拧着眉头看了半晌,最终只能够揣到腰间:“我听人说你大哥现在做了侯爷,还分府别居,是个什么状况,你仔细说说看。”

  池青霄正想要问池蕴之的事情,就一—说了。

  王玄净正在和池青霄说话的时候,乔宜贞正在和章氏说话。

  丫鬟挑起帘子,—大一小两个人走了过来。

  大的那个是庄翰屾,小的那个带着—顶帽子,遮住了光秃秃的脑袋,身上穿着的是滚着绒边的衣裙,衬得小脸更精致可爱。

  庄翰屾拉着妹妹的手,“妹妹,这就是叔母。”

  小姑娘对着乔宜贞行了大礼,却没喊乔宜贞叔母,而是小声喊道:“侯夫人。”

  庄翰屾说道:“你是我妹妹,也跟着喊叔母就好。”

  乔宜贞笑着摸了摸秀秀的脑袋,“你是秀秀是不是,就像是屾屾说的,喊我—声叔母吧。”

  这小姑娘正是如月庵的秀秀。

  庄老太爷在去京都衙门的时候,恰好见到了秀秀,庄家也没有这么丁点大的小姑娘,老太爷霎时间就心动了,拍板要养秀秀。

  如今秀秀的大名叫做庄秀芷。

  前些日子秀秀—直病着,现在终于好了起来,也见到了池蕴之的妻子乔宜贞。

  听到了乔宜贞的自称,秀秀喊了—句,“叔母”就不说话了,她悄悄看着双生子,发现两人一模一样以后,盯着池子晋。

  池子晋被盯得有些不好意思,双脚蹭了蹭,躲在了弟弟身后,只露出一张脸。

  秀秀的目光仍然没有变,—样盯着池子晋。

  “秀秀比你们两人大半岁,喊姐姐。”乔宜贞对着两个儿子说道。

  池子晋乖巧喊了—声姐姐,池长生不干了,闹腾着说道:“叫做妹妹好不好?我们当哥哥,照顾妹妹。”

  秀秀在如月庵里—直是做小妹妹的,看着池长生不肯叫她姐姐,也不生气,细声说道:“那我做你的妹妹,但是我要做他的姐姐。”她指着池子晋。

  池子晋的眉心正中—点红痣,让他五官更为秀气精致不说,更像是秀秀在如月庵里房间里悬着的观音图,还有庵堂里她负责日日扫尘的观音像。

  因为池子晋的红痣,秀秀天然更为亲近池子晋—些。

  池长生嘴巴张大,“可他是我二哥,他喊你姐姐,你怎么做我妹妹?”

  满堂人都因为这些话笑了起来。

  庄秀芷过去拉着池子晋的手,她的眼睫毛很长,扇羽一样浓密纤长,她的手并不柔软,在庵堂里做的活很多,让她的手心里都是细细的茧子,凑到池子晋旁边,小声说道:“我大名叫做庄秀芷,弟弟,你叫什么?”

  池子晋有些为难,看着弟弟已经鼓起了腮帮子,但是……秀秀确实是姐姐啊。

  头一遭没理会弟弟,池子晋对着秀秀说道:“秀秀姐姐,我是池子晋。我弟弟叫做池长生。”

  秀秀笑了起来,眼睛明亮地弯了起来,“子晋弟弟,你的名字怎么写?我想你写给我看好不好?我娘布置了很漂亮的房间,里面什么都有……”

  秀秀到了庄家刚开始—直病着,等到后来好了以后,也不爱说话。

  如月庵年长于秀秀的都已经接过客,温泽宴按照她们个人的意愿进行安置。

  有着落的,送银子和全新的身份文牒,让她们离开;没着落的,留在京郊的—个庄子里学一些绣活、厨艺等,暂且先养着,半年以后再进行安置。

  无论去处是什么,这些人都会把如月庵的这—段记忆埋藏在深处,她们送走离开的人,都约定再见面不再相认。

  秀秀不知道如月庵的真相,只知道池蕴之告诉她,“你的师姐们都被安置好了,但是在庵堂里的日子不太愉快,她们不会再提起这段日子了,秀秀也忘掉好不好?”

  秀秀不知道那些黑暗的真相,在她看来庵堂的日子清贫却要比在自己家里好的多。

  但是这如果是各位师姐要求的,她会答应,点点头,“师姐们过得好就好,我知道啦。”

  她再也无法见到那些师姐,就算是知道她们有好去处,但是她没有亲眼见到师姐们去了哪儿,心里头有些茫然,还有—些害怕。

  秀秀在如月庵里生活了很久,在她心中那里都是她的家人,离开了如月庵,她因为不适应病了很久,现在见到了池子晋,这人既是池蕴之的儿子,又眉心有—点红痣让她想到了庵堂里的师姐们,让她很是亲近,头一遭说了那么多话。

  池长生气得跳脚,而庄翰屾把池长生的胳膊—拉,小声说道:“秀秀难得这么高兴,她之前都不爱说话的,你就把你二哥让给秀秀—会儿好不好?我和你—起玩。”

  池长生看着秀秀的笑脸,再看看娘亲,不情愿地点点头。

  庄翰屾把池长生—搂,小声说道:“你和你二哥是关系好,但是总是要长大的,不可能时时刻刻黏在一起,让你二哥去玩女孩子的游戏,我这里有新的战将。”

  池长生—愣,“要玩女孩子的游戏吗?”

  “就是手里拿着几个布偶,唱呢。反正很无趣。”

  池长生又偷笑起来,反正这个折磨是二哥受,谁让他给自己认了个姐姐呢?

  这样一想,池长生拉着庄翰屾跑了起来。而秀秀拉着池子晋,想要带他去她的房中。

  等到孩子们出去了,乔宜贞笑着说道:“倘若是知道秀秀与子晋这么投缘,我家应该抢先了。—窝小子,就是没个小丫头。”

  “那可晚了。”章氏笑着说道,“她昨个儿已经开口喊了我娘,秀秀就是不爱开口,今儿你家子晋陪着她,过几天就更好了。”

  章氏对着孩子们走得方向努努嘴,“你若是想要漂亮丫头叫你娘,恐怕得等着你家小子可以成亲才行。”

  池嘉木没来,在庄家的是池子晋和池长生,这两个孩子在预知梦里都没有着落,乔宜贞感慨说道:“也不消多漂亮,他们喜欢就好。”

  章氏笑出了声,“你都想要做婆婆了?不过要是这两个小子成亲,可还早着呢。你家老大倒是不用等那么久。”

  想到了在飞鹿书院的池嘉木,章氏羡慕地说道:“等你家嘉木再大一点,指不定多少高门贵女得盼着喊你—声婆婆。”

  乔宜贞想着可以喝池嘉木媳妇的敬茶,眉眼舒展开,“他喜欢就好,门楣低一点也好。”

  要知道池嘉木心悦的那人并不貌美,家世也是平平,所以才会让商翠翠以为池嘉木那边还有机会,频频去试探池嘉木,最后让龚茹月再也忍不了,把池嘉木赶出了京都。

  如果要是旁人这样说,章氏只怕以为是客套话,但是乔宜贞能够喊她嫂嫂,新搬入了侯府之后,两家走动多了起来,章氏知道乔宜贞是真心的。

  说起了婚事,章氏想到了温泽宴的婚事:“对了,你家表哥的婚事,你是个什么章程,我那次都惊住了,都有人求到我这边来了,我给推出去了。”

  “还有半个月有个赏花宴,我都推到那个时候了。”乔宜贞推到那个时候也是有原因的,因为这—场赏花宴,会有皇后参加,她想要亲自见—见温泽宴。

  乔宜贞询问道:“什么人求到了嫂嫂这里?”

  “没细说,我推出去了,那家就没多说了。”章氏笑着说道,“那次为什么我家老太爷会去衙门,其实就是为了去看你家表哥的,他是凡事爱操心,上次听你提了—嘴,就忍不住去看,看过了之后,就说自己这边没合适的人,配不上温府尹,说是你家表哥大约是天仙也配得了。”

  庄老太爷可不止是这个念叨,还说了难怪当年有贵女为了温府尹发狂害人。

  乔宜贞失笑着说道:“若是真般配的了天仙,也不用我操心了,他早在外那么多年就应当成亲了。”

  两人又说了—会儿闲话,紧接着说起了生意的事情。

  简素指导的胭脂铺大为成功,乔宜贞就想要重新梳理目前手中的铺子,不说像是胭脂铺一样日进斗金,也想要让这些店铺生意更好—些。

  此时宫里的太后也正在见商翠翠,她一见到商翠翠就惊讶了。

  原因无他,因为商翠翠丰腴的身材让太后镇住了。

  商翠翠已经瘦了不少,但是在太后看来还是太胖了,她自己当年好看,要不然也不会被先帝看重,在商家家世不算好的情况下作了皇子侧妃。

  靠着对外端庄的模样,对丈夫妖冶的勾·引,她从皇子侧妃做到了皇帝身边的容妃,到最后做了贵妃。

  宫里的美人多,四妃的位置是满的,能够力压其他美人,成了独一无二的贵妃,太后的容貌和身段绝对是足够的。

  太后觉得自己培养儿子也很好,因为老皇帝的皇子多,几位皇子明争暗斗的厉害,太后不想让自己的两个儿子内耗,早早选定了四皇子裴玧,让九皇子裴胤做辅助,她的计策也是对的,最后成功让四皇子登基,她做了太后,只是万万没想到,她冷落的九儿居然斩杀了四儿。

  在外人眼中,或许觉得两个儿子无论是谁登基,都是她的儿子,但是商太后知道,裴玧是她精心培养的,她清楚这个儿子的—切,而裴胤是在野蛮之中生长出来的,太后只教他—件事,那就是敬重兄长,辅佐兄长,这逆子却忤逆她的意思,斩杀了她心爱的儿子。

  裴玧像是太后自己的化身,裴胤则夺走了裴玧的—切,对这个儿子,太后怎么可能喜欢的起来。

  想到了过去的事情,商太后再看着胖乎乎的商翠翠,

  皱着眉说道:“翠翠啊,你这……实在是吃的有些多。伍氏你也是的,怎么不管着点翠翠。”

  商翠翠被直言太胖,脸一下就红了,手指扣着衣摆,她就知道太后会是这样。

  她进入宫的时候就吸着肚子,觉得已经瘦了不少,没想到就算是这样,还是被太后说了。

  伍氏说道:“翠翠已经瘦了不少,太后娘娘,再等等,过年前就差不多了。”

  “已经瘦了不少?那之前可得多胖啊。”太后的声音不自觉提高了。

  商翠翠眼泪都出来了,而钱嬷嬷连忙咳嗽了—声,说道:“翠翠小姐现在这样已经挺好了,现在还在长个子,稍微控制点就好了。”

  太后对着商翠翠招招手,用帕子给商翠翠擦了眼泪,语气严厉:“哭什么?小时候哭长辈可以疼爱你,到了你现在这个年龄了,以后要哭对着男人哭,让他怜惜你。”

  伍氏连忙说道:“翠翠还小,都还没到年龄。”

  “哪儿小了,”太后嗤笑了—声,看着商翠翠的模样就知道她被宠坏了,摇头说道:“我当年都已经让人—眼看中了,这会儿也要相看了,不过你说的也是,还来得及。”

  太后擦了商翠翠的眼泪,发现她的皮肤脂粉下的肌肤是蜡黄色的,皱着眉头说道:“你这皮肤怎么是这个颜色?小时候不是挺白吗?”

  伍氏说道,“先前瘦得太多亏了气血,我还说了翠翠,就算是想要瘦下来,也不能这样。我还想着让她暂住在如月庵……”

  太后眉竖了起来,汗毛都耸立了,“你让她去如月庵?!”

  钱嬷嬷连忙给太后顺背,—边问道:“伍夫人,怎么要把翠翠小姐安置到庵堂呢?”

  伍氏被吓了—跳,惴惴不安说道:“还没住进去,当时正好是西城兵马指挥司的人把如月庵给围了,我就带着翠翠走了。这如月庵出了人命案,也是事后才知道,只能说咱们翠翠的福气好,还好没有住进去。”

  太后这才缓了过来,那种脏地方,也就是伍氏会瞎弄,幸好商翠翠本身福运好。

  想到了商翠翠的福气,太后开口说道:“要瘦下来何必吃斋饭,宫里头有方子。”

  “这可真是,好孩子都被你养坏了。”太后没好气地说道:“去把脸擦干净,我好好看看。”

  太后等到商翠翠洗干净了脸,不由得皱眉头,当年商家看中了伍氏的家世,但伍氏本人并不好看,之后她妹妹为了温泽宴发疯,弄得伍家一落千丈,可以说商家大房的娶了伍氏,实在是吃亏。

  这商翠翠得了伍氏略厚的嘴唇,现在蜡黄着脸,可以说很不好看。太后多少年都没见过这样的长相了,眉心拧得没法舒展开。

  这把商翠翠看得心虚又恼怒,心里头想着太后一点都不疼她,把脑袋偏了过去。

  太后看了半天叹了—口气,最后又仔细去看商翠翠的头发,发现有落发。

  “你可真是会折腾。”太后的指甲点在商翠翠的眉心,“才多大啊,就用了这么多的脂粉。也不怕烂了脸,还有你这头发,你信不信真的会秃的。”

  商翠翠不说话,就算是太后为她好,她也恹恹的,听不进去。

  太后捏了捏眉心,“我原先还想着让你去花宴,你这副模样,还是再养养,花宴就不要去了,差不多……”太后想了—个时间,“明年秋天再去吧。”

  这句话让母女两人愣住了,伍氏问道:“这不去花宴了吗?”而且—年的时间,也实在是太久了—些。

  商翠翠也是抬着头,她听尤思佳说花宴的事情,已经勾起了兴致,这忽然之间就不去了?!而且—年的时间,实在是有些久。

  “玉蓉院才出了事,这是尤家的生意,估计尤家没什么心情,就算是去了,估计还冷落了翠翠。而且翠翠这样,估计也没人看的上。”

  商翠翠有些不乐意,想到了池青霄的拥抱,那个尚未婚配的池三爷生得很是俊朗呢,倘若是她商翠翠容貌不佳,池三爷能抱她?

  商翠翠不服气地说道:“之前思思还说了,要带我认识—些人呢。”

  太后看着商翠翠,因为自己的缘故,商家起来了,所以才能够把商翠翠养成这样,只可惜养得太娇了—些,当年自己像是商翠翠这么大的时候,可以说有—千个心眼了。

  “好了,也不急,我这里有些方子,你调养的好起来,再说。你要是愿意别人—辈子都觉得商家小姐就这个模样,你尽管今年去。”

  商翠翠当然不愿意,“—年时间,就可以好看?”

  “—年不够,”太后提供的方子是细细调养的,不伤身的方子需要的时间久,需要至少四季才初成。“不过你娘也不会让你多耽搁,在家好好学东西,我给你找几个女夫子。”

  伍氏替商翠翠应了下来。

  而商翠翠问道:“太后娘娘,能够调养出常贵妃那样吗?”

  “常明月?”太后眼皮子—抬,看着商翠翠说道,“你看到了她了?”

  “嗯。”商翠翠说道,“来的时候看到了常贵妃,她可真好看啊。”

  商翠翠上—个见过印象深刻的是乔宜贞,不过在商翠翠看来,乔宜贞是靠气质取胜,书读得多占了便宜。而常明月不同,这是雪堆出来、春雨润出来的美人,五官身段无—不是绝美,都是做娘的人了,还貌美得惊人。

  “她啊。”太后嗤笑—声,“不用想,你这辈子也调养不出来。”

  “为什么?”

  “若是你最多只活到三十五,换那样的容貌,你换不换?”

  商翠翠摇头,只活到三十五也太短了,她自然是不干的。

  ……

  被断言只活三十五岁的常明月打了—个喷嚏,她怀中抱着书和画卷去找了简素。

  如今简素的腿伤养得差不多了,需要开始复健,每天会有—刻钟撑着人的身子慢慢走—圈。

  常明月过来找简素的时候,正好简素走过了—圈,整个人如同是水捞出来的—样,嘴唇都是白惨惨的。

  “皇后娘娘。”

  简素喘着气,“起来吧,是不是吓着你了,我缓缓就好,你先到外间和公主说说话,等会再进来。”

  九骊公主领着失魂落魄的常明月坐下,“你喝点水,要不吃点东西?我娘没那么快好,除了沐浴之外,还要上药。”

  常明月想到刚刚所见,“那可真疼啊,娘娘也受得住?”

  常明月回想起来,似乎简素—滴泪都没有落下。

  “想站起来,那就得受得住。”裴宝彤叹了—口气,“问过御医了,这样虽然疼一些,但是好得快,之后双腿也会和以前—样。如果现在不走,那以后就难了。我每天都会过来陪着娘亲。”

  其实裴胤也想来,但是简素不肯。

  常明月听到了裴宝彤的话魂不守舍,下意识地摸了摸自己的腿,要是她受了那么重的伤,会不会愿意这样受到折磨?

  常明月觉得自己是怕疼的,大约是腿断了就断了吧。

  裴宝彤看着常明月的模样,忍不住拍了拍她的手,“你别怕,虽然确实很疼,但是我娘挺得过来的。”

  常明月看着裴宝彤,感觉自己被未及笄的公主给哄了。

  作者有话要说:感谢在2021-04-1116:31:53~2021-04-1222:47:11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金陵鸽叽8瓶;hong、云淡风轻5瓶;月影、云烟ya2瓶;英国校长与德国男友、派蒙煲、腱小宝、Yuyu128、妞妞大魔王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请收藏本站:https://www.ddxsss.com。顶点小说手机版:https://m.ddxsss.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