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拜访庄家(上)_我有三个孝顺儿子
顶点小说 > 我有三个孝顺儿子 > 10、拜访庄家(上)
字体:      护眼 关灯

10、拜访庄家(上)

  听出了池蕴之话里的真情实意,王巽燮表情好看了许多,乔家出了事,池蕴之还能够与妻子一起面对是再好不过的。

  心情好起来的王巽燮仔细看着池蕴之,把后者看得再度紧张起来。

  王巽燮见状呻之一笑,与池蕴之说起池嘉木的课业。

  这位学生不同于当年的池蕴之,是可塑之才,最为难得的是敏而好学,教导起来很有成就感。

  池蕴之听着山长说话,时不时去看屋中的池嘉木,他自觉不是读书的料,在书院里也没有好回忆,他虽说知道长子是个读书料子,却没想到资质竟是好到这般。

  而且以前王巽燮对他太过于严厉,现在居然对自己的儿子赞不绝口。激荡的心情让池蕴之面上带着笑,胸膛也不知不觉高高挺起。

  面上流露出得意之色,口中却很是谦虚:

  “还多赖山长费心。”

  “犬子的学问都是内子教得。”

  “内子的学识很好。”

  王巽燮发现,池蕴之是真心实意喜欢乔宜贞,提到了对方都眼中带着光。

  王巽燮回头看着屋子里,池长生那个孩子正悄悄靠着门框看过来,目光与自己的碰撞,小胖子缩了缩脑袋,连忙回到了位置上。

  眉心一点红痣的孩子攥住了小胖子的手,也冲着他笑。

  年龄大的人就喜欢这样鲜活的孩子,王巽燮又发觉了池蕴之的一个长处,能够把三个孩子孩子养得性子烂漫又不失礼节,落落大方。

  “好了,时间已经很晚了。”王巽燮看了一眼被夜风吹得晃荡的灯笼,说道,“你们也早些下山吧,以后这两个小的要上学了,自然会到我这飞鹿书院来。”

  池嘉木留在了书院里,池蕴之牵着两个孩子下了山。

  上山的时候是傍晚,树木穿戴上五色霞光,而现在夜幕高升,漫天的星子,山风也尖锐起来,发出了呜呜的声,就让池子晋有些害怕了。

  池蕴之把嘴硬的二儿子抱入在怀中,拉着一丁点都不怕,还跑来跑去的池长生下了山。

  等到回到了屋里,乔宜贞把有些怕的池子晋搂在怀中,再抱一抱吃醋了的池长生,等到两个孩子洗漱了,才从池蕴之的手中接过信。

  这信封里装的是一枚薄薄的金叶子,还有一封王湫沭(王山长之女)送到父亲那里的信笺。

  王湫沭在未嫁人前与乔宜贞是手帕交,王湫沭嫁人后随夫去了外地,两人仍有书信往来。

  王湫沭没有直接给乔宜贞信,是担心这封重要的信笺被侯夫人扣下,也不敢直接寄往乔家,于是就寄给了父亲。

  里面的东西可以让乔宜贞去见梁公公,梁公公是一等一的大太监,就连收养的义子也是宫中的红人。

  乔宜贞攥着信,她本就是想要走梁公公的路子,这片金叶子能不用就不用,最好还是通过庄家的路子来走。

  池蕴之鲜少提起庄家,外人总以为庄家和侯府世子再无干系,乔宜贞知道,并不是这样的。

  乔宜贞正想着事,池蕴之忽然开口。

  “梁公公有在宫外建府。我曾听人说过,他好一些罕见的金贵摆件,我的养父母替我准备了一些,我想先带上那些宝物去拜会梁公公,金叶子能不用就不用的好。”

  乔宜贞猛地抬起头。

  所谓是灯下看美人,朦胧的光会让美人更增添韵味,而此时的乔宜贞便是如此。

  只穿白色中衣,因为临近安歇,如云的秀发散落垂在身后,乌压压的长发衬得她的脸极小、极白,病中的唇色很淡的,像是春日里初生的花朵一样,带着幼嫩的娇。

  池蕴之握住了乔宜贞的手,这让后者一惊。

  乔宜贞看了一眼他的手,低眉道:“多谢。”

  池蕴之道:“不用同我那般客气,只要能够帮到乔祖父,做什么都好。你现在最重要的是养好身体,等到好了之后,想要做什么,我都陪着你。”

  乔宜贞心中情绪翻涌,嘴唇动了动,最终什么都没有说。

  就像是池蕴之说的,现在当务之急是养好身体。

  乔宜贞强迫自己不要太过于操心,在接下来的几天时间,她也是这样做的。

  先按照食谱和药谱养身子,等到胡大夫说可以下床走动了,乔宜贞每天让粗壮的婆子撑着她,缓缓在院子里走动。

  胡大夫的方子卓有成效,她的气血渐渐充盈起来,脸上的蜡黄病气褪去,过于惨淡的肤色带了血气。

  柳叶虽然被整治了,竹香院里还是有人传消息。

  今儿说的是池长生的消息。

  他不用像是乔宜贞一样吃药方,而是定了养生的食谱吃。

  龚茹月现在不耐烦听这些,外人都说乔宜贞生了三个儿子好,她心中觉得乔宜贞生了三个女儿才更高兴。

  又不想让池蕴之袭爵,生那么多儿子干什么?越优秀越不好!

  所以龚茹月对三个孙儿严厉有余,亲近不足。

  想到池长生胖乎乎的还要补,龚茹月嗤笑着摇摇头,“蠢货。”

  小丫鬟是第一次过来传信,以为是说的自己,她脑袋埋得更深。

  “在青霄成亲之前,竹香院的消息不必传过来。”

  上次想见过了闵小姐,龚茹月心中是有些不大满意的,这位闵小姐的容颜也太过于娇美了,十指不沾阳春水不说,眉眼之间更是带着些天真,宛若是枝头脆弱的昙花。

  这样的女儿家能够担得起侯夫人责任吗?还有她的身体过于单薄,不知道能不能像是乔氏一样,连生好几个孩子?

  龚茹月最终还是决定早早定下闵小姐,池青霄已经耽搁了两次,京都里有些难听的风言风语,怎么都不能再错过闵小姐了。

  再约着与闵家的夫人小姐一起去踏秋,既然是要出行,少不得要增添衣衫、首饰。

  还有若是婚事定了,要给儿子下定,准备聘礼,她还需要打理整顿整个侯府……

  这样算下来,龚茹月哪儿有空过问竹香院的事情。

  听侯夫人这样说,小丫头磕了头。

  她果然不如姐姐机敏。

  后面世子和世子妃想要去拜访庄家的事情就不说了。

  能下地走动后,乔宜贞与池蕴之选定了去拜访庄家的时间。

  提前一天给庄家送了帖子,等到了约定的日子,乔宜贞五更天就起身去厨房里做糕点。

  做好了糕点,用蟹爪笔沾红曲在糕点上勾勒出双鱼庆吉的图案,乔宜贞把糕点放入到食盒之中,双生子也是这个时候醒来的。

  双生子换好衣服,吃过了饭,拉着母亲的手一起登车。

  池子晋与池长生两人分别牵着乔宜贞的左右手,两人窝在乔宜贞的怀中,硬是不给池蕴之近身的机会。

  侯府下人拆下门槛,乌木帷车载着大房一家人驶出了侯府。

  马车顺着四通八达的朱雀大街一直行到西城,再走入渐渐狭窄起来的巷子,便到了折柳胡同。

  京都里官宦人家一般是住在东城和北城区,而西城区和南城区只是外来搬入的在此地置办家业。

  两个孩子先是下了马车,继而是池蕴之,他摆正了脚踏,伸手扶着盛装的乔宜贞。

  乔宜贞今日里穿得是宝蓝色的留仙裙,裙尾绣着四君子图样,因为大病初愈,外罩着绯色斗篷,一圈白色的狐毛托在她的脖颈处。

  长发挽成单螺,用上好的碧玉作为点缀,手腕上也悬着翠玉镯,衬得肤白如雪。

  下了马车之后,乔宜贞就见着乌压压一群人在巷子口候着,这些人便是庄家人。

  为首的两人须发皆白。

  乔宜贞不由得看向池蕴之,不是说老太爷和老夫人不在京都里吗?

  池蕴之的喉头发紧,当头的两位老人确实是他的养父母,低声快速与乔宜贞介绍这些人。

  双生子也被这么多人吓了一跳,他们两人偎在乔宜贞的手边。

  那两位老人看着乔宜贞还有她牵着的两个孩子,目光止不住的激动。

  “哎呦,这……这两个孩子生得真好。”

  穿着异常富贵的老太太首先开口说话,她昨晚上就在想乔宜贞是个什么样的女子。

  想到乔宜贞的家世,她怕对方嫌弃他们商户人家,但是见着乔宜贞手中牵着的双生子,昨晚上的担忧立即就抛之脑后。

  这两个孩子生得玉雪可爱,像极了小时候的池蕴之。

  “祖母。”

  两个孩子在家已经知道眼前人是谁,乖巧地张口喊人,喊过了老太太,再喊年长的老汉为祖父。

  庄德荣本是板着脸的,见着两个孩子嘴角松了松,同时心中有些懊恼,昨个儿晚上自家妻子说要准备见面礼,他觉得最多乔宜贞过来,没让妻子准备给孙儿的见面礼。

  此时尴尬地清了清嗓子,然后急得扯了扯自家妻子的衣袖,心想着让自家夫人避开人赶紧去准备礼物。

  庄德荣没准备见面礼,老太太潘氏可准备了。

  她得意地冲着丈夫挑眉,把自己的袖子从丈夫的手中扯出来,从袖子里拿出了三个鼓鼓囊囊的锦绣荷包,“拿着玩吧。还有一个大一点的,在念书是不是?”

  “嘉木在飞鹿书院念书,一个月一次休假,这次时候不赶巧,他还有大半个月才放假,下次再来拜会。”

  “不打紧。”老夫人听到了乔宜贞的声音,不由得多看了养子媳妇一眼。

  不光是生得好,气度好,这声音也好听得紧。

  潘老夫人笑眯眯地说道,“这荷包你拿着,晚点给嘉木。这两个荷包是给子晋和长生的。这里面装了金银锞子,还有暖玉,难得的是大小都差不多,不过玉佩的模样不同,回去以后哥几个选个最喜欢的样式。”

  乔宜贞道谢替孩子们接过了荷包,这一幕让庄德荣不住点头,心想着还是自家夫人靠得住。

  请收藏本站:https://www.ddxsss.com。顶点小说手机版:https://m.ddxsss.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