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十一章_他的小仙女
顶点小说 > 他的小仙女 > 七十一章
字体:      护眼 关灯

七十一章

  距离不远,近在咫尺。

  她还有闲心数着步子。

  一步。两步。

  过程中,好像有什么情绪不声不响的翻滚上来。

  又感动又气恼。全都交织在一起。

  陈述的背影离她越来越近。

  两人都没有注意到她。

  陈述最后低头瞥了眼时间,口中敷衍她。

  “该说的话我都说完了,就这样,先走了。”

  徐拧尝试靠近几步,还想说什么:“陈述––”

  她后半句话还没说出口,突然愣了下。

  陈述身形也是一顿,神情微变。

  因为,刚不止徐拧一个人喊了他的名字。

  另外,还有一个女声,清清淡淡的。

  声音和她偶有重合,但是能明显分辨出来是两个人,而她喊的更亲昵更随意了一点。

  下一秒。

  只见一位女生从陈述背后不疾不徐的走出来。

  她很漂亮,徐柠近距离观察的第一个反应。

  她柔软乌黑的发丝散在背后,身材纤细,鼻尖小巧,侧脸莹白,眼瞳浓黑,神情淡漠,她凝视了徐柠一眼。

  轻飘飘的,如羽毛一般。

  没有任何重量的眼神。

  是陈述女朋友。

  徐柠一怔,莫名有些心慌。

  她经常见陈述和她出双入对,帮她提书包,揽着她的肩膀,凑到她耳边低语。陈述看她那种眼神,那么温柔,那么专注。

  不禁让她以为。

  刚才那个对着自己一脸平静,脸上是彻底的冷漠,表情不耐烦的陈述,仿佛都是幻象。

  她强迫自己镇定下来,像个勇敢者迎上去。

  听到就听到。

  看到就看到。

  那又怎样,她什么都不怕。

  陈述低头见到安静的那瞬有些怔愣。

  刹那间,他想告诉她很多话。

  比如,他不是故意不打电话给她,只是手机碰巧没电关机了,他也不是故意不去找她,只是被人缠在了这。

  他还想问,你怎么来了。

  其实,最想说的还是想解释一下,他和徐柠没有任何关系,想让她不要误会,这是最重要的。

  不过这一切都没有说出口。

  只见安静瞥了徐柠一眼,根本不在意她那略带挑衅的视线,就淡淡移开目光,此时的她高傲如纯洁的白天鹅一般。

  让陈述发呆着迷。

  仿佛眼前根本没有这个人一样。

  她低眉,伸手牵过陈述垂在一边骨骼分明的手,十指交缠,捏了捏,嘴角渐渐弯起,仰头温声对他说:“陈述,我们走吧。”

  陈述大脑思维停住反应。

  他本能的嗯了一声,有些傻愣。

  现在这时候的他丝毫没有前面对待徐柠那样的强势和不留情面,只怔松一会儿,又低头眼巴巴地瞅了瞅自己手里握紧的那细弱软嫩的素手。

  指甲盖剪的整整齐齐的。

  细瘦的指尖透明水润。

  安静就这样牵着他转身走了。

  不留一个眼风。

  只留下徐柠一人僵在原地不敢置信,睁大眼眶。

  她居然!

  居然完全不把她当一回事!

  徐柠从小到大一路过的顺顺遂遂,从没有过不顺心的事,她在家里的被父母宠,在学校被男生宠,她有自信的外表和过人的家世。

  学习拔尖,而且本身脾气性格都很好相处。

  所以,这还是她第一次被人彻底无视了。

  她还记得安静的眼神,一秒对视。她不甘示弱的迎上去,而安静仿佛看不到她一样,只当是个微不足道的路人。

  明明徐柠就在安静面前,企图要挖走她的男朋友。

  可在安静眼里,徐柠做的这些根本不值一提。她连问都没问,也没有找徐柠吵架的意思,只完全相信陈述,云淡风轻就把这些给化作虚无了。

  徐柠微颤抖。

  这让她比被陈述拒绝还要难受千百倍,自尊心受创,你想,她被一个完全在她之下的女生给蔑视了。

  这是有多不甘心。她站在原地掐紧泛白的手指。

  心中气血翻滚,脸都涨红了。

  只觉得,生平从来没有这么丢脸过。

  这边。

  陈述跟着安静又原路走回了那条小道。

  安静走的有些快,人在他前方,他只看见她清弱的背影,和黑色的头发,一晃一晃的。

  陈述不自在的掩嘴咳嗽一声,拉了拉她的手。

  委屈解释:“那个,我和这人完全没有关系,我一出宿舍楼,她就站那了。非要让我和她去吃饭,我烦的要死––”

  安静越走越快。

  在陈述的絮絮叨叨声音中蓦地停下了步伐。

  陈述瞬间闭了嘴,他神情紧张,思索自己是不是说错话了,但是,整个人又不敢动,怕激怒了她。

  墙角的杂草嫩嫩绿绿。

  安静吸了一口气,她缓慢转身,什么话也没说。唇角紧抿起,斟酌着情绪,只抬眸看他,眼里复杂。

  陈述呼吸更是急促,他受不了她这眼神。

  连忙抬腿迈了几步,皱眉说:“我真不是––”

  话还没说话。

  只见安静动了动身体,倏地抬起纤细的手臂,绕过陈述,勾住他的脖颈,滚烫的掌心触着他后面那块皮肤。

  一用力。

  陈述猝不及防的被迫低头。

  然后他就懵了,血液轰的一声充满大脑。

  安静把他脖子微扯下来,不耐烦再听她说话,干脆闭着眼,贴上去,主动亲上了他的嘴角。

  陈述大概在久以后还是会记起这场景。

  仿佛慢镜头回放一般,他记得牢牢的,一丝一毫也不放过,他们共同沐浴在金色阳光之中。整个人都闪耀耀的。

  他眼睛颤了颤,没闭上。

  所以,不管是安静在日光下愈显透明的肌肤,还是她长而细的睫毛,还是嘴上触感温润的唇瓣。

  全都映入眼帘,刻入深处,会记在脑中一辈子。

  亲着亲着。

  安静脚步后退,把自己的背抵到墙边。

  陈述随着她步伐,脖颈还被她紧锁着,踉跄的跟着。

  两人紧贴在一起,缠绵悱恻的呼吸萦绕在耳边,陈述还恍惚觉得是在做梦,不然安静怎么在发光呢,也没多想。

  眼前的一切都在刺激着他的感官。

  心脏不受控制的狂跳。

  不过一会儿,他就主动发起攻击,捧着她的侧脸,强势的伸出舌尖,舔抵她薄而嫩的唇,探索在软腻的口腔。

  就在陈述快不可控制的时候。

  安静用贝齿轻柔地咬了咬他的唇,

  陈述吃痛,他皱眉胡乱的喘了一声,缓缓后退了点距离,舔了舔嘴角,嘶哑着声音,不满道:“怎么咬我?”

  安静摇摇头。

  她无力的靠在陈述胸膛,脸上苍白。

  他细长的手臂拦住她,整个人把她包的密不透风,安静默了一会儿,慢吞吞说:“以后不许再和她讲话了。”

  她不喜欢有人在她看不见的地方惦记陈述。

  她就是这么的嫉妒。

  嫉妒的疯了。刚听到徐柠的话,她有瞬间仿佛没了理智一般,就想这样不管不顾的冲上去和她厮打。

  陈述挑了挑眉际,皱眉思索了一秒是谁。

  哦,是徐柠。

  他没有去想什么,第一时间答应:“好。”

  本来,他在班里里,就和她没什么交流。

  况且出了这一回事,以后就更不会和她说话了。

  安静抿着唇,扯着陈述的衣服,道:“我讨厌她。”

  这倒是让陈述有点惊讶。

  因为安静从以前到现在,都没有对一个人有过这么抵触的情绪,她就算心里再不喜欢也不会口头说出来的。

  他低声说,“嗯,你讨厌的,我也讨厌。”

  沉沉的声音透过胸膛振动传入她耳边。

  空气静谧,阳光无限好。

  半路中的橘猫一点也不怕人,只瞄了眼他们。

  喵叫了几声。

  又翻了个身子,眼睛眯着,晒太阳去了。

  陈述想到什么,心里一动,低声问:

  “你是不是吃醋了?”

  安静没回答,眼睛一眨一眨的。

  陈述也不等她说话,哼了一声,更加抱紧她,眼里炫耀,似笑非笑:“我知道你就是吃醋了,现在紧张我了吧。”

  安静嗯了一声。

  她闭了闭眼,有气无力地说。

  “陈述,陪我去医院。”

  出租车里。

  一路上陈述都沉着脸,寡言少语,像是强忍着什么。

  医院里,他忙个不停,挂号,缴费,拿药。

  安静乖乖的坐在椅子上输液。她低着头,浓厚的消/毒/药水和酒精味道刺激着她鼻尖,她另一只手搁在腿上。

  忽然。

  有人轻轻的把一张毛毯盖在她身上,安静手指动了动,抬眼。与陈述视线相撞,他动作一顿,低声问:“没睡?”

  安静点头:“睡不着了。”

  整个输液室里都是人,走来走去的。

  陈述坐在安静的旁边。

  他把毛毯压在她尖瘦的下巴处,细细的抚平,安静慢慢倾斜,靠在他的肩膀上,寻了个舒服的姿势,笑着安慰他:“别生气了好不好。”

  陈述一提这个就来气了。

  他皱眉教训她,提高音量:“你自己发着烧自己不知道么,人不舒服还去上课。你怎么早上不和我说呢。上课难不难受?”

  他说到最后眉头缓下来,声音渐先,明显心疼了。

  安静细声说:“还好。”

  陈述叹了口气,他无奈捏了捏额角,拿她没办法,干脆低着声哄她:“乖,休息一会儿,睡吧。”

  安静无声的点头:“你别走啊。”

  “瞎想什么呢。我肯定在这啊。”陈述碰了碰她额头。

  两人静默了一会儿。

  她轻柔喊他:“陈述。”

  “嗯。”陈述低声回应,很快的收起手机。侧眸看她,以为她不舒服,忧心问:“怎么了?”

  安静把手放到陈述的腿上,掌心向上,虚虚拢起,陈述下意识垂眼,很快明白了,他探过去,握着她的手。

  攥的紧紧的。

  安静还有些使不上力气,默了会儿,有脾气的别扭:

  “你说错了。”

  陈述挑着眉:“什么说错了?”

  安静紧抿着唇,白嫩的脸上,像未融化的积雪。

  清黑的眼瞳,目光落在地面上表情难得有一丝倔强,一字一句说清楚:“我是绝对不会先说分手的。”

  陈述怔住,喃喃道:“你听到了。”

  她听到自己说的话了。

  【要分手的话,也是她先和我说分手。】

  她软糯缓和的声音就在耳边,可是平稳的声线中说到最后略有起伏,像是在争什么一样,他笑意四散开。

  心里仿佛吃了蜜一样满足。

  噗噜噗噜溢出来了。

  他低低的笑了会儿,闷着的音线磁性,然后才勉强止住,认真说:“嗯,我记住了。”

  陈述又不嫌烦的添了一句:“我会记很久很久很久的,所以你也要记住,不能和我说分手。”

  安静浅浅笑开:“好啊。”

  她换了个姿势,把全身心都倚到他身上,陈述张开手,揽着她。安静的头发有几根碰到了陈述的下颔,陈述耐心的一一抚平。

  眼里是绝对的温柔细致。

  安静低垂着眼睫,无聊的把玩着他的手。

  陈述也不抽开,就这么让她玩。

  她脑袋一闪,突发奇想:

  “陈述,假期我们去旅游吧。”

  “旅游?”陈述问。

  “就是随便去哪里,只有我们两个人就好。”

  不管在哪,就和他待着。

  她想想,这样挺好的。

  陈述心里一动。

  他其实早就想这么做了。自从他们交往过后还没单独出去玩过,只是这次却被安静抢先说了。

  他思付了一会儿,剩下的话在嘴里滚了一遍。

  “这样啊。”陈述说话不紧不慢,故意拉长了语调,倏地,薄唇勾起好看的弧度:“好啊,但我有个条件。”

  安静起身侧眸:“什么?”

  陈述还和她谈条件?安静有些好笑。

  陈述摸摸她的长发,凑近安静耳边,低声哄,若有似无的呼吸有些滚烫:“条件就是,在外面。我要和你住一个房间。”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