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章_他的小仙女
顶点小说 > 他的小仙女 > 二十章
字体:      护眼 关灯

二十章

  她有些僵住了,不知道怎么回。

  其实。

  安静的性格就如她的名字一般,是个很温和柔软的女生,天性使然,她的话虽然不多,但并不代表她是个迟钝的人。

  恰恰相反,她的心思很细很敏锐,反而并不像表面看上去的那样软弱无害。

  她在学校里的时候,就隐隐约约能感觉到那个人好像对自己不一般,这种暗地里的小情绪也只有当事人能感受的清楚。

  不过那时候她也并不在意。

  只是想好好学习而已。

  现在,手机里的两条短信仿佛烫手山芋般有丝火辣辣的沉重,令她有些无措。

  她从没面对过这些。

  以前也有几个喜欢她的人对她表白,送情书之类的,不过由于陆美华管的很严,而她也对谈恋爱这种事不感兴趣,所以都一应拒绝了。

  如果有人腆着脸开问她的手机号。

  她也只是笑笑的回答,没有手机。

  他虽然没表明什么,但今晚做的一些事情,比如耐心陪了她一晚,教她玩游戏,送她回车站,安静应该没会错意。

  男女同学之间会这样吗?

  今晚,陈述漆黑幽暗的双眸直勾勾的看着她,问她要手机号的那瞬间。

  说实话,她犹豫了几秒,脑中闪过却是以往一幕幕安玥不经意看向陈述的画面,安玥若无其事向他问题目的场景。

  不知怎么的,她心一动,就下意识的就给了他手机号。

  两人是双胞胎,她对安玥的性格再清楚不过了。

  安玥是个好胜心很强的人,她喜欢样样做到最好,做到最完美。所以在高一,她知道有个叫陈述的男生,每每考试都轻松的压她一头的时候,安玥眼里总闪烁着不甘和好奇的情绪。

  再加上开学以来,安玥总是特别的关注陈述。

  那瞬间,她也不知道为什么,魔怔似的,留给了他自己的手机号。

  现在她又有些后悔,觉得自己很差劲。

  真的很差劲。

  她烦躁的抿了抿唇,低头想把陈述的手机号备注上,就在打字的瞬间,怔住,又放弃。

  算了。

  她缓缓移开手指,锁屏手机,干脆不再去看那陌生的手机号。

  手机被她丢在一边。

  -

  陈述送完安静后,低头又重新点燃了一根烟。

  他整个人隐匿在黑暗中,薄唇微张,缓缓吐出烟雾,视线望着远处的霓虹灯,鸭舌帽下,冷淡疏离的双眸里辨别不出情绪。

  路边偶有一初中女生路过,一直兴奋偷摸盯着他,想拍个照片给朋友炫耀。

  陈述似是察觉了,冷淡的双眸瞥了她一眼,又淡淡移开视线,不在意的模样。

  女生被看的含羞带怯,心里紧张,连手机都没机会打开,急匆匆的小跑离开。

  薄雾升起,迷失了他俊逸的面孔。

  一根烟后,他拿出手机拨通电话。

  接通之后。

  宋斯大大咧咧的声音传来。

  “喂喂,阿述吗?”

  “哪呢。”他淡道。

  “你事情办完啦,妹妹送走了?你们玩什么啦?”

  “在哪。”陈述没理他,又言简意赅的问了句。

  手机那边吵吵闹闹的,有男有女的说话声音,女的娇滴滴在撒娇,还有保龄球撞击瓶身的声音。

  “哦哦,在老地方呢,还是十五街那个保龄球馆,快点,大家就等你呢。”

  “嗯,就来。”陈述懒洋洋的应了一声。

  十五分钟后,陈述踏入了灯光明亮的保龄球馆,场馆内到处都是俊男美女,各个都在吞云吐雾。

  他到的时候,宋斯几人已经玩了一轮了。

  徐霖在一边教她女朋友打保龄球,摆着暧昧的姿势,女生娇媚,故意说不会,徐霖心痒难耐,在享受着的同时,顺便占便宜。

  陈述来了之后,直接坐在休息区的椅子上,灯光太亮,他紧了紧鸭舌帽。

  徐霖和一帮经常玩的朋友朝他打了个招呼。

  陈述笑笑,平静的应了一声。

  他翘着腿,双手环胸,看了会儿周齐和许嘉业打保龄球的背影。

  又觉得有些索然无味,他啧了一声,掏出手机把玩着,倏地,他眯起双眼,嘴角勾了一抹笑意,给刚刚要到,还烫着手的号码发短信。

  宋斯向朋友挥挥手,说待会再玩,他坐陈述身边,手搭着他肩膀,打量他侧脸,眼神越看越古怪。

  “看出花来了?”陈述视线不离手机,淡淡的开口。

  宋斯挠头嘿嘿一笑,“那什么,不是,这不是想问你问题么,你在发短信,不想打扰你。”

  什么时候这么有礼貌了,陈述睨他一眼。

  “问。”

  宋斯哦哦点头,问他:“你带妹妹去哪玩了啊。”

  “网吧。”

  “网吧玩啥?”他有些莫名。

  “玩游戏。”

  啊?

  宋斯有些膛目结舌,感情阿述抛下他们这堆朋友就为了陪一个女生玩了一晚上的游戏?

  他有些稀奇的看着他,试探的问:“我是不是要从新认识你一下,你啥时候突然对咱班妹妹感兴趣了啊,悄无声息的,我都不知道。”

  陈述没作声,他垂眼,手指轻点,快速发完短信后,这才收起手机。

  他瞥他一眼,淡道。

  “怎么,不行?”

  “我靠,行,怎么不行,你最行了。”宋斯连连配合的点头,转念一想,又小心翼翼的打量着他神情,“我不是就想知道,咱妹妹,是如何入了你的眼,使你凡心大动的?”

  宋斯话说的有些夸张却也很认真。

  陈述没说话,脸上不动声色,只是懒散的抛着手机玩。

  是啊,他也想知道,他怎么就对安静另眼相看了。

  可哪有那么多为什么,起初他也不在意,可是越到后面,安静的一举一动,一个浅笑,一句温柔的话语,都印在了心中。

  仿佛蜘蛛结网似的,一步步,越陷越深。

  宋斯见他没说话。

  又嘀咕道:“那夏心雨呢,还有那什么尤妮呢,她们咋办,一颗心都扑你身上了。”

  陈述皱眉,莫名其妙的反问他,“你脑子锈了?她们关我什么事。”

  宋斯一噎,无语摇头,陈述果然还是以前的陈述,对待别的女生,一点不留情面。

  “不说了。”

  陈述站起身,松松脖颈,捏起一只球,周围的人见陈述要玩,纷纷给他打气,口哨声此起彼伏。

  陈述嘴角勾了勾,散漫的笑笑,他眯起双眼,眼睛盯着前方,摆起姿势。

  行云流水般,球朝正中心而去,瓶身全部一应而倒。

  -

  安静柔柔的看着他,双眸湿漉漉的,整个人似仓惶的小鹿,她眼里浸满了水。

  她手中捏着他黑色T恤的一角,神情惴惴不安,整个人带着丝媚意。

  她低声喊着他:“陈述。”

  语气软糯,尾调微勾,含着一丝不知名的勾引。

  她慢慢的倾身,靠近他,踮起脚尖。

  陈述楞楞的,已经不知道该如何反应了。

  他脑子现在一片空白。眼里只有她那越来越靠近的红唇,小巧粉嫩如花瓣一样。

  安静身上好闻的气味勾的他上隐,她双眸里的可怜劲,使他不自觉的伸手牢牢的抱住她。

  就在双唇将将碰到的那瞬,陈述蓦地醒了。

  夜晚,他的房间漆黑一片,暮色沉沉。

  他汗湿了发际,喘吁了片刻。

  陈述揉了一把头发,直起身,坐在床沿边,他猛得拿起床头柜的一杯水,仰头,直接灌进嘴里,喉结弧线起伏。

  水流淌进喉咙,他这才感觉身体的燥热慢慢平复些。

  一股脑喝完,他把水杯放在柜上。

  手肘撑着膝盖,手托着额头,垂眸片刻。

  低低的说了句:“操。”

  声音还带着丝干哑。

  直到现在,身体还淌着汗意,他休息了会儿,拿过遥控器,把空调调低了几度,然后进了浴室。

  期间,有水声传出。

  五分钟后,他漫不经心的踱步而出,冲了一把冷水,身体缓缓归于平静。

  由于在自己的房间。

  他上身赤/裸,下身一条黑色的休闲裤,肌肤白皙,身材稳健,少年人劲瘦的腰身下隐有几块腹肌。

  他头发湿漉漉,还滴着水,水珠凝结,滑过锁骨,朝下流去。

  他拿着毛巾随意的擦了擦头发,然后甩在床上,拿过床头柜黑色手机,点开,一条信息也没有。

  陈述懒懒的半躺在床上,给小仙女的短信一条也没回,他脸上辨别不出什么情绪,半响,嘴角自嘲的勾了勾。

  他觉得自己有些魔怔了。

  他认为自己是那种不会轻易沉入感情的人,在高一的时候,也没有遇到那种能让他的心砰然一动的女生。

  他只觉得那些向他靠近,故意搔首弄姿,和在他面前故作清纯,不谙世事的那种女生索然无味。

  他也不清楚什么时候开始留意她的,只是渐渐的目光不自觉的就放在了她身上,一点一点的侵蚀着他的心。

  今晚是他第一次梦见她,也是第一次有这种欲/望恒生的感觉。梦里,她软着声糯糯的叫他。

  双眸怯怯的凝视着他,还主动凑过来,让他品尝她的味道,他还记得她腰后的触感,柔软纤细,盈盈一握。

  他又低骂了一声,烦躁的拧起眉头,这种梦怎么让他做到一半就醒了呢,太扫兴了。

  陈述深吁一口气,闭上眼,把手挡住额头,不敢再多想,把心底浓浓的燥热给彻底压下去。

  作者有话要说:新年快乐。

  我早上吃汤圆了,团团圆圆哦。

  你们吃啥了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