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章_他的小仙女
顶点小说 > 他的小仙女 > 二章
字体:      护眼 关灯

二章

  一道漫不经心的声音在安静背后响起,声音悦耳好听,很有磁性,又稍微带些低沉,一句话说的并不那么恭敬,颇有些无所谓的态度。

  安静还没回到座位,下意识的回头瞥了一眼。

  他带着黑色耳机,斜跨背着书包,穿着整齐的校服,不过领口没扣上,露出白皙的肌肤。

  黑色的鸭舌帽下是被遮住的乌发,碎碎密密。眉眼漆黑,鼻梁提拔,薄唇下透着若有似无的笑。

  高高瘦瘦的站在门口,一只手随意的插在口袋里,另一只手向老师打着招呼。

  安静转身,继续朝着自己的座位走去。

  教室里熙熙攘攘的坐满了四五十人,课桌与课桌之间空位并不大,安静走的小心翼翼,尽量不碰到别人的桌子。

  她眼睛望着脚下的路,脑袋里却想着。

  哦。

  这个人啊,高一的时候很有名。

  她想,大概没什么人不知道他。

  果不其然,他来了之后,班里的女生窃窃私语,满眼之间都停不住的小兴奋。

  “陈述,这都几点了,还早上好!”

  李老师睨了眼手表,板起脸孔佯装严肃,“还有,进班级不许带帽子,都说过几回了。”

  陈述不经意的瞥了眼面前瘦弱的背影,然后面对李老师,颇无辜的抬手摘下鸭舌帽,有些吊儿郎当的解释:“我这不是怕下雨么。”

  摘完帽子后挠了挠干净利落的短发。

  “怕下雨就带把伞,下次早点到,每次都踩着铃声就不怕迟到啊。”李老师手一挥,大约指着后排,“去吧去吧,快去坐好。”

  大名鼎鼎的陈述,以前待的就是高一一班,也就是她原来带的班级。

  李老师对他是又爱又恨。

  爱的原因是他经常霸占着年级前三名,可以说是个十足十的学霸,不偏科,在年级组教师面前为她争了不少气,这次高二分班考了年级第二。

  恨的原因也是学习这事儿。

  陈述大概就是那种学习天才,学什么都很得心应手,但是平时表现的就不像好好学习的样子,他上课的时候也没多认真听讲,该睡觉睡觉,该玩手机玩手机。

  可没办法,人家考试照样能考的好。

  “李老师,我坐哪儿啊。”

  陈述摘下耳机,四处观望了会儿。

  “安月旁边。”李老师扫了眼座位表脱口而出。

  陈述动都没动。

  李老师意识到他不认识安月,手隔空指了一下重新说明:“许嘉业前面,就那个空座。”

  “嘿,兄弟,在这。”最后一排许嘉业抬手晃了几下,示意了位置。

  陈述眼睛一对找到人,勾着嘴角,大步流星跨向他,站的高看的远,他的座位面前是刚刚走过去的女生,清瘦娇小,刘海上稀碎的头发遮挡住眼睛。

  陈述看了会儿,不在意的移开视线,朝前走去。

  课桌里早已经分发了书本,一撂书厚重的如几块沉石,安静整理着第一节课的东西,顺便把每本书写上自己的名字。

  她拿起笔的瞬间,余光瞥到陈述的名牌球鞋一闪而过。

  他校服的一角在安静的桌面上短暂停留,仿若轻纱一般淡淡的掀起涟漪,又似乎毫无痕迹。

  一阵风吹过。

  身后的人坐定。

  安静继续一本本写着自己的名字,黑色的水性笔在洁白的书上划上秀气的名字。

  陈述刚坐定,身后许嘉业迫不及待的拍了拍他肩膀,朝他比了个拇指:“阿述,你牛啊,今天开学第一天你就敢差点迟到。”

  陈述没来得及说话,隔着过道的周齐搭腔:“啧啧,阿述明显是昨晚晚睡了,说,是不是和咱以前的班花电话聊了一夜?”

  宋斯闻言心照不宣的朝自己兄弟递了个眼神,满是淫笑。

  三双眼睛齐齐盯着陈述。

  陈述放下书包,漫不经心的整理着自己的耳机线,侧着身子皱眉:“胡咧什么?”

  他手指修长,骨节分明的手绕着耳机线,最后还是一股脑胡乱的放进包里。

  这没拒绝也没承认倒让三人更起了劲儿。

  宋斯更是直起身体,扒着陈述的肩膀,“真的啊,这是真有情况了?”

  周齐也知道这个事情,眉眼轻佻:“难为夏心雨了。追了一学期没追上,难道她暑假的时候出啥必胜招了?”

  宋斯许嘉业和陈述以前都是高一一班的,周齐是高一六班的。

  周齐和他们是打篮球认识的,无巧不成书,打着打着就变成了好哥们,再加上自己本身成绩不错,这学期都考一个班来了,几人都很兴奋。

  而宋斯说的班花是高一一班的文艺委员,夏心雨,特别擅长跳舞,人长的高,手脚细长,特别是那双腿,又细又直。

  她这次好像考砸了,被分到了二班。

  宋斯以前对她有过一些想法,不过人家明里暗里示好的都是陈述。于是宋斯就勾搭别的女生去了。

  陈述听他们越说越混,这才揉了揉眉心解释:“瞎说什么,我是昨晚看了场球赛,早上差点没起来。”

  他烦躁的撸了一把头发,没睡够的状态让他有了些脾气,眉眼之间带着一丝戾气。

  宋斯嗤了一声:“没劲透了,我还以为有情况呢。”

  许嘉业继续低头玩psp,撇撇嘴巴:“阿述你就浪费明德的女生吧”。

  像他们这种年龄的人,谁不谈几个恋爱,高一的时候谁身边没有一个两个女生,带出去的时候也有面子。

  女生柔柔弱弱,跟朵解语花似的,多好。

  偏陈述不要,送上的看也不看一眼。

  高一的时候课桌里的情书一撂撂的扔,要是赶上有人当面告白,陈述还摆着好学生的谱儿说:同学,我现在只想安心学习,没考虑过别的什么事情。

  当时周齐还调笑说你要是好学生,那你还看什么篮球赛,玩什么游戏,抽什么烟啊。

  兄弟几个私底下都调侃陈述是斯文败类,拒绝起女生来理由一套一套的。

  不过要说陈述是好学生也没错,人家全年级第一不知道考过多少回了。

  当时宋斯特别傻还问了句。

  “你到底喜欢什么样的女生啊。”

  陈述被他骚扰的烦了就不走心的说了一句:“身材好的,脸漂亮的。”

  “我日,夏心雨还不够漂亮?身材不够好?”

  陈述当时回想了一下,淡淡的道:“还行吧。”

  宋斯当时差点一口血没喷出来,得,人家要求高,是要找仙女儿的款。

  所以说陈述在浪费明德的女生啊。

  陈述懒洋洋的靠在椅背上,随意的拿起桌上的一本书,翻开几页,问:“今早第一节是什么课?”

  许嘉业:“不知道。”

  周齐:“不知道。”

  宋斯摇头:“别看我,我也不知道。”

  陈述皱眉:“啧,要你们有何用。”

  “嘿,我是不知道,但我可以问啊。”宋斯眼睛转了转,身体靠前,拍了拍前面人的椅背:“美女,美女。”

  听到动静的安月转过头,挑眉,顺便撩了一缕耳边垂落的散发。

  她本来在抄课表,旁边的男生和身后的人说话并不轻,她都听见了。

  宋斯见她回头,声音更温柔了,摆出一副生平最正经的脸问:“同学,请问第一节课是什么呀?”

  安月捏着课表回答:“语文课。”

  “哦哦。”宋斯见美女回他,更加得寸进尺的和美女套近乎:“同学你叫什么,我叫宋斯,认识一下呗。”

  安月大方的笑了笑:“我叫安月。”说完视线移向宋斯旁边。

  许嘉业见美女同学的漂亮大眼睛盯着他,激动的自己名字都说不准:“许……许嘉业。”

  一边周齐哥俩好的搂住许嘉业的脖颈,吊儿郎当道:“我叫周齐,同学你好啊。”

  “你好。”安月的视线移向身边低着的男生。

  她的同桌。

  空气寂静了会儿。

  静的能听得到笔在本子上刷刷的写字声儿。

  陈述动了动,这才抬起头望向同桌,漆黑微挑的眼睛,挺直的鼻梁,秀美的嘴唇。

  他脸上面无表情,薄唇微张:“陈述。”

  安月点点头,笑了笑。

  宋斯被美女同学的笑闪了眼,忙调笑说:“以后我们就是同学了,请多指教请多指教。”

  周齐玩世不恭道:“安月,听说你是年纪第三,厉害啊,以后作业有劳了。”

  安月挑眉,朝陈述看了一眼,“年纪第二在这里呢,你们怎么不向他抄。”

  “嗤,他这狗爬字,还没我好呢。”

  安月捂嘴笑:“真的吗。”

  宋斯点点头一本正经:“千真万确。”

  陈述本来在一旁玩手机,没理他们,见宋斯越说越多,不耐烦道:“活腻歪了?”

  宋斯立马做了个嘴巴拉链的动作。

  引的安月笑的花枝乱颤。

  窗外不知何时淅淅沥沥的飘起了小雨,给九月炎热的天,减缓了几分燥。

  本来周一是有升学仪式的,还有老校长精心准备了沉长的演讲稿,因为这场雨而打了水漂。所以同学们现在都窝在教室内听着广播。

  这让同学们都有些兴奋,不用去操场上罚站了。

  此时老校长在广播里激情慷慨的演讲开学陈词,班里的同学稀稀拉拉没几个认真在听的。

  安静的同桌是个女生,也是齐刘海,圆滚滚的脸蛋,略微丰满,性格好似有些害羞腼腆。

  安静把书都整整齐齐的写上名字后,才发现同桌若有似无的打量。她不是个喜欢和人主动搭话的性子,遂友好的朝同桌笑了笑,继续干自己的事情。

  同桌发现了这点,才鼓着勇气轻声自我介绍:“你好,我叫杨琪。”

  “我……”还没等安静回话,身后有人拍她。

  安静回身。

  首先映入眼帘的是坐在身后的陈述,不过他侧着身子在和朋友聊天,没看她。

  于是她知道是安月拍的她。

  安月指着她朝宋斯介绍:“这是我的妹妹,我们是异卵双胞胎。”

  宋斯眼睛一亮,点点头,顺着说下去:“哦哦!妹妹好,以后请多指教。”

  陈述正和哥们聊着着昨晚的篮球赛。

  他听到话抽空瞥了眼安静。这一眼,心中只一个想法,这对双胞胎,真是不一样。

  安静过长的刘海下是巴掌大的脸,一双漆黑漂亮的眼睛看人明显有些疏离。

  过白的脸映衬着小巧粉嫩的嘴唇,整张面孔显得无辜可怜,偏偏脸上又没有任何表情,给人感觉清丽又冷淡。

  “安静。”安静的嘴一张一合,贝齿从中划过。温柔细腻的声音从中流传,软软糯糯的。

  宋斯一愣,没明白她意思。

  安静,啥意思?吵到她了?

  和许嘉业周齐聊天的陈述听后一顿,也没再继续说下去,转过身子,挑眉,漆黑的眼,凝视着她。

  “我叫安静。”

  她意识到什么,无奈又说了遍。

  安月笑了起来,妹妹的名字就是这么容易搞混。

  “哦!原来是这样。”

  宋斯恍然大悟,开玩笑的说了句,“你这名字和陈述挺像的,都容易搞混。”

  陈述听后歪了歪脑袋,没吭声。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