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8章 完结篇(一)_世子爷他不可能惧内
顶点小说 > 世子爷他不可能惧内 > 第528章 完结篇(一)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528章 完结篇(一)

  “娘!”

  顾晏宁从院外小跑入内。

  白嫩嫩的小脸带着婴儿肥。她跑的有些急,绣花鞋上的铃铛直响,配着她那脆生生的嗓音,显得格外和谐动听。

  许是天冷,她穿的也多,跑的格外费力。随后一把扑到阮蓁怀里。

  “小花猫。”

  阮蓁蹲下身子,取过帕子擦了擦她灰扑扑的脸。视线却是往下,落在她腰间精致的玉佩上。

  瞧着质地,便知昂贵。

  “这是哪儿来的?”

  顾晏宁水灵灵的眸子眨了眨,认真想了想,想出了答案:“樣妹妹孝敬我的。”

  孝敬?

  她爹易霖知道吗?

  “……”

  顾晏宁还挺得意。

  “樣妹妹说了,她的就是我的。她比我小,我自然不能占她便宜。我只好允诺将写的字送给她观摩了。毕竟父亲都说是墨宝呢。”

  阮蓁一哽。

  顾晏宁写出来的字歪歪扭扭,涂涂改改,丑的一塌糊涂。她是真没本事认出来。

  你父亲当时为了不打击你的积极性,夸的多勉强,你没瞧见么。

  阮蓁也不好提。

  “那你手里的珍珠又是哪儿来的?”

  顾晏宁眼底闪过些许心虚,但实在不敢在阮蓁面前扯谎:“盛泽弟弟那边抢的。”

  ???

  “我威胁他,若不给我,我就揍他。”

  阮蓁头有点疼。

  可眼前的小姑娘无辜的看着她。

  “公主婶婶问,为什么不让周屿帮我,打人手疼,我是姑娘家不该自己动手的。”

  阮蓁:?

  “你怎么说的?”

  她有些麻木。偏偏,顾晏宁乖巧讨好的在她身上蹭了蹭。

  “我自然实话实说了,我要教训泽弟弟,是自己家的丑事,得关起门来。他也只能我揍,周屿到底只是外人。不能让他看了笑话。”

  说的这是什么歪理?

  “公主婶婶当时笑着亲了我一口,还夸我聪明呢。”

  身边的人,实在太纵着顾晏宁了。

  阮蓁想,这样下去,还得了?

  她沉吟片刻,正要同她好好讲道理。

  顾晏宁却是抬手抹了抹白嫩的耳垂。

  “对了,娘,葛妈妈说,暗七姨姨要生小宝宝了。”

  阮蓁一顿,哪里还来得及教训顾晏宁,忙不殊的出了屋往外走。

  檀云焦急的在产房外来回走动,见着阮蓁连忙上前请安宽慰。

  “夫人,您莫担忧,稳婆和葛妈妈都在屋里头,门房那边也向长风递了信,想来很快就有好消息。”

  屋内却没有丝毫动静。阮蓁也猜不透里头怎么了。

  她蹙眉:“暗七的身子硬朗,怎会早产?”

  不等檀云回复,小跑而来的顾晏宁连忙道:“我知道。”

  阮蓁看向她。

  顾晏宁抬了抬下巴:“暗七姨姨偷偷劈叉呢。”

  “我瞧见了,给她鼓掌,暗七姨姨一高兴,又给我表演了两个后空翻。”

  阮蓁:???

  顾晏宁把手摊开,奶声奶气:“都拍红了呢。”

  阮蓁不可置信的看向檀云。

  檀云沉重的朝阮蓁点了点头。还不忘补充一句。

  “应当是没事的,当时羊水破了,所有人都急坏了,暗七倒好,也不让人扶,悠哉悠哉的吃了一盒子点心,这才自个儿回的产房。”

  甚至……

  甚至说。

  ——没吃饱,再给她准备一碗面。

  一点没有紧张的样子!!!

  阮蓁:……

  她努力消化这一切:“带姑娘先离开,这儿我守着。”

  这边,的确不适合顾晏宁待着。

  檀云福了福身子。便牵着顾晏宁的手往外走。

  顾晏宁走着走着,开始想起关心弟弟。

  “然哥儿呢?”

  “奶娘带着午休了。”

  就知道睡。

  顾晏宁撅了撅嘴。灵动的眸子紧跟着一转,她仰头看着檀云。

  “那长肃呢?”

  “奴婢不知。”

  “他都想娶你当媳妇儿,你怎么一点不关心他。”

  檀云:???

  人小鬼大的,你知道什么叫做媳妇吗?

  她连忙道:“姑娘又是哪儿听来的?休要胡说。”

  顾晏宁从来不扯谎。

  她见檀云不认,有些急了。

  “我亲眼趴在墙角瞧见的,他还送你耳坠。你却捶了他。说他不要脸。”

  “你离开后,长肃还笑呢。”

  檀云僵硬道。

  “姑娘知道的可真多。”

  那当然了!

  她知道的可多了!

  比如上回,她还亲耳听见易霖叔叔指名道姓的鄙夷。

  ——吴煦辰也是有本事,用了四年才抱的美人归。一大老爷们,竟然私下绣起了喜服。

  吴煦辰是废了一番心神让桑家人不敢作祟,而桑知锦也同桑家断了联系。

  桑家没有在吴煦辰身上要到半点好处。

  易霖一直不明白,桑知锦有哪里好的,以至于吴煦辰最后一头扎进去。

  桑知锦爱吴煦辰么?

  他不知道。

  但,吴煦辰爱桑知锦毋庸置疑。

  即是如此,这夫妻间从一开始就不对等。

  可也就在不久前。

  吴煦辰离开临安外出办公,吴太师却倒下了,旧疾复发,病情来势汹汹,阖府上下都慌了神。

  桑知锦在第一时间出来主持大局。明明是新妇,可比谁都稳妥。

  易霖得知消息后,去了太师府。

  他想着,就吴煦辰这样娇气算计的娘子,是不抵用的。

  可他却亲眼所见,吴太师苍白着脸没忍住吐了桑知锦一身。呕吐物任谁看着都恶心。味道更是不用说的难闻。

  然,桑知锦眉都没皱一下,反倒体贴的用帕子擦了擦吴太师的嘴角。

  吴太师见状,愧疚的连忙让她下去,换仆人伺候。

  桑知锦却是端着一碗药。

  “公爹,这药有些苦,但喝了才能身子爽利。夫君不在,我自然得替他照顾好您。做子女的,只有亲力亲为才能安心。”

  桑知锦的一颗心,不在桑家,如今都在太师府。

  也许是爱,也许是依仗。

  但那已经不重要了。

  至少吴煦辰凭着本能选对了人,而桑知锦全心全意的托付了终身。

  易霖啧啧一声。

  ——算了,一对比,最惨的还是长肃。

  当时听的顾晏宁都开始同情长肃了。

  她扯了扯檀云的袖子。

  “好檀云,你就答应他吧。”

  她一本正经:“那耳坠,你不喜欢,可以给我呀。长肃的体己钱可多了,你点头就都是你的了。”

  檀云:……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