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0章 方羽走,带你杀人!_凡人之我来自玄黄大世界
顶点小说 > 凡人之我来自玄黄大世界 > 第80章 方羽走,带你杀人!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80章 方羽走,带你杀人!

  第80章方羽走,带你杀人!

  “好,多谢婉儿姐。”

  方羽面露感激,点头道谢。

  “不用,你无论实力还是潜力灵根资质都是极佳,未来不可限量,甚至可以超过我成为元婴修士,说不定将来我还需要你来关照。”

  南宫婉莞尔一笑,道。

  “嗯,若真有那一日,小弟一定将婉儿姐照顾的白白胖胖的。”

  方羽旋即满脸笑意打趣道。

  “呸!说不出好话来,赶紧走。”

  这话一出,南宫婉玉容一怔,忍不住啐了一口,催促道。

  “嗯,婉儿姐,多小心一些灵兽山。”

  闻言,方羽脸上笑容收敛大半,提醒道。

  毕竟,若不是灵兽山的突然背叛,越国七派有元武国,紫金国相助。

  虽然依旧不会有什么胜算,但多坚持几年还是没什么问题的。

  “灵兽山,这灵兽山有什么问题吗?”

  见状,南宫婉柳眉皱起,旋即,追问方羽。

  毕竟,自从交手以来,灵兽山都是最为积极的,甚至结丹期都又陨落了两位之多,筑基期弟子更是死伤不少。

  “我怀疑当初是灵兽山与魔道六宗上演苦肉计。”

  方羽想了想,说道。

  主要是现在说灵兽山是魔道六宗安插的奸细,除了南宫婉或许会相信,其他六派的结丹期修士,元婴修士根本不会相信。

  因为灵兽山绝对是损失最大的一派。

  “苦肉计,那这代价也太大了吧!”

  南宫婉螓首轻摇,显然也是有所不相信道。

  “代价再大,能比得上整个越国修仙界。”

  方羽又说道。

  果然,这话一出,南宫婉心中的信任动摇了。

  “行,这件事情我知道了,你还有什么想说的,就赶紧说吧!”

  “无论如此,也不要让灵兽山掌控大部分的防线。”

  方羽又提醒道,

  这也是他能够做到的极限了,如果这样越国六派还输,越国还沦陷了,那就没办法了。

  “好,我尽力。”

  看到方羽脸色如此凝重,南宫婉犹豫了一下,答应了下来。

  她的身份比较特殊,是越国修仙界第一人,掩月宗大长老的弟子,虽然以往不怎么参与决策。

  可只要开口了,就不会有人无视,话语权也相对于其他结丹期修士重一些。

  别的不说,她有信心让掩月宗的结丹期支持她,至于其它几派,只能说试试看。

  “嗯,那婉儿姐也多加小心。”

  方羽又有些担心南宫婉安慰起来,毕竟万一真破坏了灵兽山与天罗国魔道六宗的计划,必然会遭到针对的。

  “伱尽管放心,我不会有什么事情的。”

  听到方羽的关心与担忧,南宫婉嫣然笑道。

  “时间不多了,我就先走了,你也尽快离开。”

  “好。明天我就离开。”

  方羽想了想道。

  “嗯!一路保重。”

  说完这句话,方羽便离开了方羽的石屋。

  “希望能够有所改变吧!”

  南宫婉离开石屋后,方羽轻叹一口气,自语道。

  人非草木,孰能无情,这么久了,他对于黄枫谷多少还是有几分感情的。

  所以,自然希望能够减少损失了。

  类似于方羽这种与结丹期修士有关筑基期弟子,这段时间离开了不少,基本上都是以各种理由,借口,任务离开。

  对此,七派高层都没有什么意见。

  ……

  越国的一国都城,就是大名鼎鼎的越京!

  它不但是越国第一大城,更是恰巧位于越国最中心的腹部,到处四通八达,是全国经济文化的交流中心。

  而这么一所城区内,自然里面早已寸土寸金了,不但房屋之类的价钱是普通城市的数倍,就是有人愿意出更高的价钱,可也没人愿意卖啊!

  毕竟住在越京里,本身就是一种身份的象征了。

  整越京城,被人为划为了东西南北四片区域!

  北城区是皇城的所在,自然不会让皇室之外的人住在其内。

  而与其相对应的南城区,则是大小官吏勋贵的住处,全都是清一色一官半职在身的人,才有资格搬入其内。

  若是一旦某户,没有人在朝中任职了,则这家人自然也要搬离出此区才可!

  越京城内,与南区形成鲜明对比的,则是西区了。

  与南区一色的高宅大院相反,西区则全是参差不齐的平屋,里面住的全都是从事最下层工作的杂役、小商小贩之类的穷苦人家。

  当然,也有一部分什么事都不做的无赖闲汉,及从其它区搬来的落魄人家也住在此处。

  而与西区遥遥相对的东区,则住的是一些富商大户。

  这些人家虽然因没有官职在身而无法住进南区内,但是豪宅深院却一个比一个建的富丽堂皇。

  全都不惜重金的让自家宅院能在附近大出风头,好能力压其它大户之上。

  而对于南宫婉口中的任务,方羽自然没什么兴趣,答应前来越京,一来是看在南宫婉的面子上,二来就是越京也有好东西,他并不想错过了。

  而且,他感觉两件事情,实际上就是一件,黑煞教教主,有可能就是南宫婉口中掩月宗的叛徒。

  毕竟,那个拥有血玉蜘蛛矿脉只有七派弟子才能够进入,按照南宫婉给的信息上的时间,差不多正好能够对上。

  所以,也能一块解决了。

  对于黑煞教教主手中虚天殿残图,他兴趣还是不小的。

  虽然乱星海也有不少,但想要获得的话,必然比从黑煞教教主手中得到困难不少。

  既然现在就能解决,没必要留在以后,他又没有拖延症。

  所以,方羽一进入越京就开始打听黑煞教的情况了。

  最简单自然是找黑煞教教中之人,例如,馨王府的小王爷就是极其不错的选择,正好也是一个明确的目标。

  馨王府并非在皇城之内,而是建在南区,住在这里的人,其官职大小、地位高低,只要一看住宅的大小,式样,就可一清二楚。

  此地的住宅都是由官府所建,严格按照品级和爵位的高低,分给众官员的。任谁也不敢随意扩建改修,否则就会犯了越制之罪。

  而馨王身为皇亲国戚,又是王爵在身,自然其住宅在南区是数一数二的。

  因此,非常好找,但让方羽意外竟然遇到了熟人:辛如音,小梅。

  主仆两人与他一样,都在观察馨王府。

  “莫非,也是因为黑煞教?”

  方羽心道。

  ……

  四方茶楼是越京最大的茶楼,也是整个越京文人墨客最为喜欢的茶楼,可也不是什么人都去的了的。

  因为茶楼中的茶水,最差都需要十多两银子,据说最贵茶水,乃是仙人灵茶,价值千金,能够延年益寿,百病不生。

  但这一日,整个茶楼却被一个贵客包了下来。

  而这种事情,在越京几乎每年都会发生一两次,倒也不足为奇,只是纷纷猜测这贵客究竟是何方神圣,甚至有不少文人墨客在附近茶馆,酒楼观察着,希望能够碰到这贵客得到赏识,一飞冲天。

  这种事情并不是没有发生过,所以不少文人墨客,学子,书生满眼期待关注着大门紧闭四方茶楼。

  蓦地,夜幕降临,一辆普通马车停到了四方茶楼,而后,从中走下两道并不出众的身影。

  刚一下车,茶楼大门就自动打开了,这一幕让关注文人墨客,学子书生头皮感到发麻,不少人已经快步离开了。

  而对于他们,下车的两位女子根本不在意,径直踏入茶楼之中。

  “如音,我在二楼大厅。”

  刚一踏入,茶楼就响起了温润男子声音,让辛如音与小梅松了一口气,脸上浮现一抹如释重负的淡淡笑容。

  接着,便朝着二楼楼梯而去。

  ……

  盏茶功夫后,主仆二人刚踏入二楼大厅,就看到了方羽那张俊朗非凡,且让主仆二人感到心安的脸庞。

  “小妹如音,见过方兄,想不到方兄竟然也来越京了。”

  辛如音走上前敛衽一礼,恭声道。

  如今方羽在越国修仙界的地位,不低于结丹期修士,再加上对她有恩,她自然恭敬许多。

  “如音,无需如此多礼。你们怎么会来越京?莫不是齐道友除了什么事情?”

  方羽试探性询问道。

  毕竟,如今齐云霄,辛如音,小梅都在黄枫谷,按理说根本不可能再出事的,但看样子,他的出现并没有改变齐云霄的命运。

  虽然他也不怎么看重齐云霄,但终究相识一场,他还是有所关心的。

  “方兄还真是料事如神,的确是齐大哥出事了,他被一个存在越京的魔道势力带走了。因此,我与小梅便来到了越京,经过这些时间的打探,最终确定馨王府也有魔道势力的人。”

  辛如音螓首轻点,面露苦涩施礼恳求道。

  “所以,可否请方兄出手,如音感激不尽,必有厚报。”

  见状,方羽沉默了片刻,心中叹了一口气,语气格外平淡,毫无感情道。

  “走,我带你去杀人!”

  “啊!莫非……”

  这话一出,辛如音神情一震,惊呼出声,心中更是激动不已,隐约猜到了什么。

  “不错,此次我来越京,就是为了解决这个魔道势力,而且已经知晓,他们所在的位置,事不宜迟,咱们走吧。”

  “早一些,齐道友也能多一些升级。”

  方羽沉声道。

  “嗯!多谢方兄,如音感激不尽。”

  闻言,辛如音玉容挂满激动之色,敛衽一礼,感激道。

  ……

  越国皇城,占据了整个越京的五分之一大小,但其中三分之一的面积完全被金碧辉煌的大内皇宫占了去。

  那一层层精雕玉砌的宫楼,无数造型典雅的大小走廊,和一个个奇花异草装饰的艳丽花园,让即使在皇宫内住了数年的小太监和宫女们,还经常发生认错路的可笑事情。可见越国皇宫的广大了!

  现在是深夜三更,原本应是形形色色的太监、宫女来回穿梭的巨大宫殿,早已变得五步一哨,十步一岗,戒备森严了。

  可就在这样的情形下,却有一个从头到脚全身被宽大披风包裹的严严实实之人,手持一面金牌,大摇大摆的穿过一层层的大内岗哨,走到了皇宫深处的一座冷殿跟前。

  这人身材高大之极!

  望着阴森的殿门,神秘人忽然将身上的披风一脱,露出了一个硕大的光亮脑门,是一个光头大汉,满身煞气,让人不敢直视。

  “谁?”光头大汉刚走上前两步,一个寒冷无比的声音,隔着殿门从里面传了出来。

  “冰妖,是我。”光头大汉毫不客气的回答道,脚下却丝毫不停,几步就走到了大门前。

  “你总算回来了,教主问了好几次了。”

  话音一落,原本紧闭的殿门“吱咛”一下自行敞开了,露出了漆黑无比的门户,犹如正择人而噬的妖兽大口。

  可光头大汉见此,毫不迟疑的走了进去。

  “青纹和叶蛇呢?”光头大汉一走进殿门,马上冲门内一侧的白色人影随意的问道。

  “他们还没有回来,你赶紧去见教主吧。”

  冰妖摇头催促道,

  “教主,这么着急找我们回来有什么事情吗?”

  大汉追问道。

  “问这么多做什么,你去了不就知道了。”

  冰妖撇了撇嘴,似乎有什么忌讳,并没有直说。

  闻言,大汉也没有多问,一连转了好几个弯,走过六七个庭院后,最终走到了一座偏僻之极的巨大假山附近,脸上开始挂起了敬畏的神色。

  “属下铁罗拜见教主,不知教主叫属下前来有什么吩咐?”大汉躬身大声说道。

  “没什么,只是刚才心神有些不宁,感觉什么大事要发生?所以想要问问你们。在外面可是遇到了什么厉害人物?例如七派的筑基期弟子?”

  假山中响起中年男子的声音。

  “厉害人物?”

  “启禀教主,并没有遇到什么厉害人物。”

  大汉心有迷惑,但还是老老实实回答道。

  “没有就算了,但这几天,你们就不要离开了,免得出现什么事情。”

  假山下黑煞教教主吩咐道。

  “是,属下遵命。”

  大汉自然不会拒绝自家教主的命令。

  “嗯,最近你带来那个炼器师不错,他如今怎样了?”

  黑煞教教主又询问道。

  “启禀教主,他已经陨落了。”

  闻言,大汉脸色微变,但也只能硬着头皮道。

  “什么……”

  请收藏本站:https://www.ddxsss.com。顶点小说手机版:https://m.ddxsss.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