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章 盘武大力神通_凡人之我来自玄黄大世界
顶点小说 > 凡人之我来自玄黄大世界 > 第79章 盘武大力神通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79章 盘武大力神通

  第79章盘武大力神通

  泰和茶楼是掩月宗坊市唯一的一座茶楼,以往深得掩月宗弟子喜欢,只要有空就会前来品茶论道,讨论修行经验或者交易各自需要的材料,灵药。

  可随着天罗国魔道六宗入侵越国修仙界开始,掩月宗弟子基本上也就没有这个闲心。

  因此,整个茶楼冷清了不少,但这一日,整个茶楼最好房间被人包了下来。

  此刻,装饰典雅且檀香幽幽的房间中,一男一女正面对面坐在其中,男的丰神俊朗,卓尔不凡,纵观满是俊男美女的掩月宗也无人能与之相提并论,而女子更是一袭白裙,美艳绝伦,让人难以移开目光。

  二人正是方羽与前来赴约的南宫婉。

  “婉儿姐,小弟此次前来主要是有事相求,还望婉儿姐能够出手相助,小弟感激不尽。”

  相对自家便宜师尊雷万鹤,方羽还是更加相信,朝夕相处许久的南宫婉。

  “果然,我就知道,若是无事的话,你根本不会出现。但不出现也好,毕竟,这段时间有关你的传闻就没断过,不仅仅鬼灵门,七派以及各个修仙家族也在寻找你的下落。”

  对于方羽的请求,南宫婉倒也没有意外,反而早有预料,红唇轻启,语气平淡却透着几分喜色。

  显然,对于方羽的邀约与信任颇为高兴。

  “这个小弟知晓,所以如今值得小弟信任之人只有婉儿姐一人而已。”

  见状,方羽随即目光凝重充满信任的光芒,沉声道。

  若不是南宫婉的玉手没有放到桌子上,他非得抓住不可,以此表达自己的信任,绝对不是想要趁机占便宜。

  “有什么事情伱就直说吧!只要我能做到的,会尽可能帮忙。”

  被方羽死死盯着,南宫婉原本涌上喜色的玉容,也禁不住多了几分红霞,目光也躲闪了起来,没有与方羽对视。

  也不知道是不敢,还是怕什么!

  如今说以往只是怀疑,感觉,现在方羽已经证明的自己的实力,因此,南宫婉心中已经将方羽当做同辈中人了。

  “我想要去前线灭杀魔道六宗修士,尤其是鬼灵门修士,不瞒婉儿姐,小弟因为功法问题,必须保证心境圆满,不能留有缺陷。而鬼灵门这段时间所作所为,让小弟心中愤懑不平,必须灭杀鬼灵门的弟子,才能够化解。还望婉儿姐能够相助。”

  闻言,方羽思考了一下,将早已想好说辞说了出来。

  这种功法并不是没有,而且都是最为顶阶功法,神通强大,可缺点也是极大,就是要保证心境完整无缺。

  远的不说,李化元的道侣,正是因为功法心境问题,才让李化元叫去了韩立偿还人情。

  不然的话,以李化元的性格怎么可能偿还一个弟子的人情。

  只会觉得这是弟子应该做的,更何况已经收下韩立为徒了,自然也不欠什么了。

  当然,方羽自然不可能因为功法心境问题,而是在羽化门的《诸世界》中,看到了一样东西:战争杀伐之气。

  这种东西,在玄黄大世界无论是修炼神通,还是炼制灵器,宝器,甚至于道器都有作用。

  而方羽也想要提前收集一些,反正早晚用得着,说不定有一天就得到了华天都的《盘武大力神通》,到时候,就可以直接修炼,不需要寻找战争杀伐之气了。

  并且,凡人世界后面的剧情中,也有不少战场,都可以收集。对于他来说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至于从赵爽手中换取而来的地魄玄磁石,便是炼制收集战争杀伐之气容器必须材料。

  两个世界都是修仙世界,材料,灵药上自然有相同,最多名称不一样,但作用还是差不多的。

  因此,应该也能够炼制成功。

  “功法心境?这个的确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前往战场的筑基期弟子,并不是随意挑选的,每一位都经过严查,以免混入魔道六宗的奸细。况且,你若是前往战场,必然成为众矢之的。”

  听完方羽的话,南宫婉峨眉皱起,螓首轻摇解释道。

  “我可以伪装啊!”

  听到南宫婉的借口,方羽有些无语道。

  而后,脸庞便在南宫婉惊讶目光都注视下蠕动了起来。

  盏茶功夫,便化作一张截然不同阴柔脸庞,不是别人正是“陆师兄”。

  肉身境达到第十重:神变境后,对于自己的血肉筋骨甚至五脏六腑都可以随意移动变化了。

  若是达到长生秘境第二重,甚至连男女都可以转换了。

  再加上凡人世界敛息,元神精神术中敛气之法,方羽可以保证就算是结丹期修士也看不出任何破绽。

  至于元婴期老怪,他的运气应该不会那么差劲。

  战场上又没有元婴修士坐镇,就算有也不会关注,一群筑基期修士的大战。

  “移动转化血肉,筋骨,难怪你的肉身如此厉害,看样子你的确修炼了古修中锻体功法,但如此一来,虽然能够增强实力,但对于寿元可没有丝毫提升,莫要舍本取末了。”

  见状,南宫婉芳容涌现惊讶之色,却又耐心劝说道。

  “婉儿姐,原来你知道。”

  闻言,方羽故作惊讶道,

  “这段时间你的事情都传遍整个天南修仙界了,自然有前辈推测出来是怎么回事了。因此,你切勿暴露身份,以免出现意外。”

  南宫婉玉容挂满正色提醒道。

  “不过,凭借着这一手,元婴期之下,应该很难发现察觉。况且,知晓你气息并不多,倒也不用太过于紧张,而且,黄枫谷的令狐前辈已经放出话,谁要是敢动你,就是跟整个黄枫谷不死不休,就休怪他也不顾情面报复了。”

  “因此,元婴期前辈应该不会轻易出手。”

  “如此就好,不过,婉儿姐这个忙,你能不能帮,黄枫谷那一边,小弟着实有些担心。”

  方羽面庞重新恢复,追问道。

  “需要一些时间,我才能够给你安排一个身份。”

  闻言,南宫婉也知道阻止不了了,便答应了下来。

  与其方羽让别人帮忙,还不如她帮忙,这样一来,也能安心一些。

  而且,以方羽的真实实力,就算不展示太多,也足以应对结丹期以下所有修士。

  “多谢婉儿姐。”

  听到南宫婉答应,方羽这才如释重负放松下来,如果南宫婉不答应,他只能另外想办法了,说不定还要伪装成了其他人。

  可这样就比较容易被当做奸细暴露,反而太危险了。

  “你稍等几天,身份的事情,我需要好好想一下。”

  南宫婉螓首轻点叮嘱道。

  “好,这个没问题。”

  闻言,方羽自然是点头答应了下来。

  随后,两人又聊了一下修炼上的经验,而南宫婉从始至终都没有询问,方羽这些时间究竟去了什么地方。

  足足小半天,南宫婉才心满意足的离开了泰和茶楼。

  五天后,掩月宗多了一位名为南宫寒的筑基期修士。

  据说是掩月宗的南宫婉的后辈,而南宫婉在掩月宗地位非同一般,乃是掩月宗大长老的弟子,虽然不少人心有疑惑,但都未多说什么。

  ……

  七派与六宗的主战场,越国与车骑国交界的金鼓原某一片乱石中。

  这一日,金鼓原某处荒地,一位鬼灵门弟子,虽然对方身上黑气滚滚,煞是惊人,还隐隐有数颗骷髅头呜呜作响,但还是在一位掩月宗弟子攻击下,节节败退,最终被一道刺目剑光来了一个尸首分离,死无全尸!

  “二十七个了,还不错。”

  方羽将对方储物袋捡起,自语嘀咕了一句。

  若不是为了引人注目,别说二十七个,就是二百七十个,他也能够斩杀。

  两个月前,他便坐着掩月宗的天月神舟来到了金鼓原,开始了一边斩杀以鬼灵门弟子为主魔道六宗筑基期弟子,一边收集战争杀伐之气的美好日子。

  不仅发了一笔不小的横财,而且,对于所会法术,武学,所拥有法器,都熟练掌控住了,杀死敌人,也更加轻松写意,甚至蕴含些许美感。

  当然,对于美感方羽并没有什么兴趣,只是偶尔能够让鬼灵门弟子死的熟悉一些,倒不是有什么变态不良嗜好。

  除此之外,就是收集了不少战争杀伐之气,也不知道将来能不能使用。

  而让他感到意外与头疼,就是天罗国魔道六宗之一天煞宗同样在收集战争杀伐之气,确切的说,应该是战场上残留的煞气。

  天煞宗,顾名思义这是以煞气为主的魔道宗门,大多数弟子都是嗜杀成性,让七派筑基期弟子头疼不已,不愿意遇到,招惹的疯子。

  好在,战场之中鬼灵门弟子最多,其他几派少了许多,这或许与后面鬼灵门成了越国之主有关系。

  也可能是各派提前划分好了地盘。

  而也正是因为天煞宗缘故,方羽收集的战争杀伐之气少了一些,只能将主义打到了天煞宗弟子身上。

  可惜,相对于鬼灵门弟子,天煞宗弟子少了不少,除非主动寻找,不然,想要遇到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该走了。”

  将鬼灵门弟子尸体烧成灰烬挖了个坑埋掉后,方羽抬眸看了一眼天色便化作遁光离开了。

  天色已晚,按照惯例,魔道和七派的结丹修士,应该要出来拼斗了。

  他虽然不在意,可实在有点引人注目,还是低调比较好。

  结丹期修士一对一的单打独斗,要打败一方容易,甚至重伤对方也能做到,但若真想对方的性命就不好办了。毕竟一名结丹修士全力而逃的话,实在是速度惊人!

  如此一来,一年的时间下来后,双方的筑基期修士都损伤了数百人,而结丹期修士却一个都没有少,这让双方主事之人大感肉痛之余,也有些郁闷。

  至于炼气期修士,因为法力低微,只能作为预备力量,反而保存的十分完整。

  不过,这一年来的主战场大战和未停息过的偷袭骚扰,已让六宗和七派修士大感吃不消了!

  双方在拼命消弱对方实力的同时,都在积攒着力量。他们都很清楚,决战的时刻已经很近了。

  这也就意味,方羽收集战争杀伐之气的日子,也要结束了。

  半个时辰后,方羽来到了七派筑基期弟子驻地,一间间大小不一的木屋、石屋在禁制大阵中若隐若现,排列的乱七八糟,没有任何规律可言。这些就是到此的修仙者,随手用木系或土系道术所建地临时房屋。

  当然,这是要按门派来划分区域的。

  进入属于自己的石物,方羽贴好符箓后,便开始整理收获,战利品。

  一如既往的骷髅头和小幡一大堆,这些经过祭炼,可以当做阵法阵旗或者其他用处,倒是不需要全部换成灵石,但也要精简一些。

  半个时辰后,方羽向这片屋群中最显眼的一间屋子走去。

  这木屋面积占地五六十丈之广,浑身涂成了金黄色,在落日的照射下,闪闪发光,竟如同纯金制成一般。

  方羽推门进去,屋内熙熙攘攘热闹非凡,竟有数十名修士正在屋内摆摊交易着什么,还有许多修士正在和摊主讨价还价或者挑选着摊位上的东西。

  方羽来到了几个摊点前,将储物袋中的东西迅速变成了一颗颗的灵石,东西散尽后,手上已多出了近百颗灵石。

  有了灵石,他开始购买需要的材料,药材,灵药了。

  半个时辰后,他才心满意足的离开了。

  回到自己石屋不久,就来了一位客人。

  在战场能找他的,只有南宫婉了。

  “婉儿姐,你怎么有空来了?请坐。”

  方羽热情无比邀请道。

  “一是来看看,二是给你找了一个任务,让你离开战场,免得身份暴露?”

  南宫婉也不废话,直接了当道。

  “快决战了吗?”

  闻言,方羽若有所思道。

  “最慢半年,最快的话,也就这个月了。所以,你必须离开了。”

  南宫婉不容置疑说道。

  “我知道,任务的话,婉儿姐尽管开口?”

  方羽颔首道。

  “宗门曾经有过一个叛徒,最近一次出现地方是越京,你去一趟。然后,待几个月就可以离开了。至于去什么地方,要不要离开越国,就看决战能不能赢了。”

  南宫婉叹了一口气道。

  请收藏本站:https://www.ddxsss.com。顶点小说手机版:https://m.ddxsss.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