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章 方清雪的礼物_凡人之我来自玄黄大世界
顶点小说 > 凡人之我来自玄黄大世界 > 第76章 方清雪的礼物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76章 方清雪的礼物

  第76章方清雪的礼物

  田不缺蒙了,甚至直接愣在了原地。

  倒不是方羽完全没有按照商量好的计划,引走鬼灵门少门主王蝉。

  而是,刚才方羽以筑基中期境界,用雷霆之势斩杀鬼灵门两位结丹期修士,

  这种事情,放眼整个天南修仙界绝对是第一次,而他竟然亲眼目睹了,这带给他的震撼可想而知,简直是无法用言语来形容的震惊。

  虽说筑基期修士斩杀结丹期修士的事情,在天南并不是没有发生过,相反发生过许多次。

  但几乎都是凭借着阵法,多位筑基期修士联手,才将被困在阵法之中结丹期修士灭杀的,

  可眼前这一幕,绝对是第一次,一个筑基中期修士,以雷霆万钧之势,闪电般斩杀两位结丹期修士。

  难怪鬼灵门门主心动了,当然,田不缺感觉应该是想要搜魂,得到方羽的修炼之法。

  倘若真能得到,并且让鬼灵门核心资质优异的筑基期弟子修炼,那么鬼灵门迟早都能够成为天罗国魔道第一大派。

  “田师兄,方师兄不会有事吧?”

  蓦地,董萱儿充满担忧的声音,将愣在原地失神都田不缺叫醒了过来。

  元婴修士分甚附身筑基期修士身份,这种魔道附身大法,他们二人自然听过。

  足够施展元婴修士部分神通,就算是寻常结丹期修士也难以匹敌,更不要说方羽这么一个筑基期修士了。

  “应该不会有事,他的肉身极其强大,正是依靠强大的肉身,他刚刚才能够重伤王蝉与斩杀鬼灵门李氏兄弟二人。虽然鬼灵门门主附身王蝉身上,但估计发挥不了多少神通,也不会施展太强的神通。”

  “不然的话,他早就出手了,而不是开口承诺收方兄为徒了。”

  田不缺沉声分析道。

  附身大法这门魔道神通,他比董萱儿清楚的多,对于附身者要求极高,条件也苛刻无比。

  要么修炼相同的功法,要么是血亲,可即便如此,境界相差太大情况下,也不能实现过于强大,超出境界的神通,法术。

  打个简单例子,如今附身王蝉的鬼灵门门主,顶多能够施展相当于中级法术的神通。

  再强的话,就需要消耗王蝉本命元气,精血,甚至于寿元,这对于王蝉潜力影响极大,鬼灵门门主必然舍不得。

  所以,只要方羽能够保持住斩杀鬼灵门李氏兄弟二人强大实力,未必不能全身而退,可如此一来,他们可就麻烦了。

  除非,方羽能够连附身王蝉的鬼灵门门主斩杀。

  可这怎么可能!

  同一时间,听到方羽拒绝的话后,王蝉已经变得苍老许多的脸庞,阴沉了许多,冷声威胁道。

  “你确定不再考虑一二,否则的话,本门主绝对不会让你活着离开这燕家堡的。”

  “离不离开了,好像不是前辈能够决定的,说的对吧,燕前辈?”

  闻言,方羽毫无畏惧的看向,刚出来的红发老者也就是燕家堡老祖,笑道。

  其实燕家老祖也没想到事情会弄成这个样子,他正在指挥家里搬运重要的东西,同时等待着鬼灵门解决七派修士的消息。不料等来的却是眼前的一幕,

  这让他差点一口血喷出来,同时也暗暗震惊七派修士竟然有筑基期弟子如此厉害,直接重伤王蝉,斩杀鬼灵门李氏兄弟二人。

  若不是没有附身的迹象,他都要怀疑方羽也是被黄枫谷的元婴修士令狐老怪附身了。

  “方小友,可否听老夫一言?”

  燕家堡老祖硬着头皮走上前去,来到“王蝉”身旁,对其施了一礼后,才开口沉声道。

  对于下方逃跑的七派弟子,他反而松了一口气。

  “哦!燕前辈打算当说客?”

  见状,方羽轻笑一声,仿佛有所倚仗一样,根本没有一丝担忧之色,道。

  “不错,鬼灵门可是天罗国魔道六宗之一,远不是一个黄枫谷可比,只要小友答应加入鬼灵门,老夫愿意作保,并且任由小友选择一位族中未婚筑基期女子为道侣。”

  燕家堡老祖颔首说出了让方羽,以及在场其他人都感到惊讶的话来,

  哪怕是“附身”王蝉的鬼灵门门主,都对燕家堡老祖都话,感到惊讶。

  “多谢燕前辈好意,不过,倘若燕前辈如果没有让人开启燕家堡的护族大阵的话,我恐怕还真会相信几分。”

  相对于其他人惊讶,方羽反而露出讥笑来。

  若不是跟着辛如音学过一段时间阵法,对于阵法的波动有所感应,恐怕还真发现不了。

  这话一出,留在燕家堡其他修士一惊,而燕家堡老祖则是脸色微变。

  他实在没有想到方羽不但实力强大让人感到震惊,竟然还对阵法有研究。

  莫非是夺舍!

  燕家堡老祖心道。

  可若是夺舍,又岂会多管闲事,几乎没有什么好处,顶多李氏兄弟二人储物袋,还要遭受鬼灵门无止尽追杀。

  别说元婴期修士夺舍了,就是结丹期修士夺舍,也不会多管闲事。而且,结丹期修士夺舍,也不可能如此轻易灭杀两位结丹期修士,还能够拥有如此高深的锻体功法。

  他记得天罗国的锻体功法,只有天煞宗血煞修士才会修炼,除此之外,就是传说中数千年不曾出现的化形妖兽了。

  而方羽显然,两个都不符合,那么唯一就是得到上古修士传承了。

  所以,燕家堡老祖才让族人悄然打开阵法,然后借用阵法与鬼灵门门主联手,将方羽擒获搜魂。

  刚刚的话,只是为了让方羽放松警惕罢了,却没有想到直接被发现了。

  之所以没有立刻动手,就是没有足够把握留下方羽。

  说起来也可笑,一个结丹后期修士,一个“附身”都元婴期修士竟然没有把握留下一个筑基期修士。

  若是传出去了,他们必然要沦为整个天南修仙界笑话。

  因此,当方羽说完后,手中便多出了一张玉符,接着就听其笑呵呵道。

  “两位前辈,告辞。”

  话音一落,手中玉符“轰”得一声,骤然爆炸奔涌出刺目霞光,将方羽以及脚下的李氏兄弟二人的尸体包裹住。

  旋即,不等“附身”的王蝉以及燕家堡老祖动手,霞光连人带尸体直接消失不见了。

  “这……”

  眼睁睁看着方羽连同李氏兄弟二人尸体一起消失,直接让燕家堡老祖震惊的说不出话来。

  “门主,可否只是隐匿身形,并非真正的离开?”

  燕家堡老祖一回神,再用神识探查四周,发现却是没有方羽踪迹气息后,便旋即追问一旁的鬼灵门门主。

  “不是,的确是离开燕家堡了,而且至少数十里,想不到此子竟然拥有上古早就绝迹的瞬移玉符。这般看来,此子身上的确有极大的秘密,获得了古修士传承,将这件事情传出去。哼,这样一来,他恐怕连黄枫谷也回不去,黄枫谷令狐老鬼寿元将至,估计也不会放过如此大一个机缘。嘿嘿!”

  鬼灵门门主冷笑一声,道。

  实际上他也不确定是不是,上古修士才能够炼制的瞬移玉符,这种玉符他也只是在古籍中看到过记载。

  顶多只能传送十多里,价值不低于一件法宝,结丹期以上修士几乎用不上,毕竟十多里,实在太短了。

  筑基期修士得不到,因此也就渐渐失传绝迹了。

  就算是上古时期,也只不过只有一两个宗门能够炼制出来,而且数量还不多。

  所以他也无法确定是不是,但看情况又极有可能,所以他也只能这么说了。

  毕竟,总不能告诉燕家堡老祖自己不知道吧!

  况且,就算不是,也必然是世间罕见的宝物,方羽身上也有着大秘密,他自然不能放过。

  而他不知道的是,玉符只是幌子而已,方羽想要离开,一个念头即可。

  “门主所言甚是。”

  闻言,燕家堡老祖连忙点头称是。

  “好了,你们燕家收拾好东西,就跟我回鬼灵门吧,蝉儿重伤,我只是暂时压制住了伤势,这一路就交给伱了。”

  鬼灵门门主下令吩咐道。

  这也是他刚才迟迟没有动手的最大原因,因为在王蝉这具身体重伤的情况下,他根本无法发挥多少实力,神通。

  最为重要的是,没有把握凭借一人之力留下方羽,这个斩杀李氏兄弟二人两位结丹期修士的人。

  他完全看不透方羽的实力,境界的确是筑基中期,但强大肉身却弥补了境界低下缺点。

  而肉身强大程度,修仙界可没有境界划分。

  “是,属下遵命。”

  事已至此,燕家堡老祖只能听命了。

  这一刻燕家众人大眼瞪小眼,没想到事情会弄成这样,但燕家现在在越国待不下去了却是事实,众人只得收拾行囊,随鬼灵门之人离开。

  而鬼灵门门主的目光却看了一眼,不远处的阁楼,以及剩下不曾离开合欢宗弟子。

  虽然恨不得将所有合欢宗弟子抽魂炼魄,但这样的话,无异于跟合欢宗撕破脸皮,鬼灵门现在还不是合欢宗对手,更何况,还要联手入侵越国,元武国等多个国家,因此,还不能翻脸。

  而被鬼灵门门主看了一眼的田不缺,冷汗都下来了。

  “呼!”

  直到鬼灵门门主收回目光,才如释重负长舒一口气,似笑非笑道。

  “方兄都名气恐怕很快就要传遍整个天南修仙界了。啧啧。真是让人羡慕,筑基期斩杀结丹期,放眼整个天南修仙界也独此一份了。也不知道黄枫谷能不能守住。”

  毕竟,潜力如此之大,不说鬼灵门其它与黄枫谷有恩怨的宗门也不可能放过。

  听到这话,一旁董萱儿玉容再无一丝血色,挂满了担忧之色。

  很快,燕家堡便是人去楼空了,当七派修士赶来时,也啥也没有了。

  ……

  回到方家庭院的方羽,正在整理自己战利品。

  对于天南修仙界即将发生的事情,他管不了,也不会去管。

  李氏兄弟二人尸体以及储物袋带了回来,还有就是王蝉的储物袋。

  灵石足足七万八千多,顶阶法器十多件,材料,灵药,丹药也是不少,价值也有一两万之多。

  最让方羽感到心有余悸就是法宝,包括李氏兄弟二人的本命法宝,足足五件之多。

  可想而知,倘若方羽速度再慢一点,几乎不可能斩杀李氏兄弟二人,更不要说,获得这些战利品了。

  而鬼灵门不愧是天罗国魔道六宗之一,两个结丹期修士就有五件法宝,着实让他感到震惊。

  要知道,在凡人修仙界中,寻常结丹期修士只有一件本命法宝,能够拥有两件法宝的,必然是结丹期修士之中强者高手。

  而李氏兄弟二人一口气拥有五件,方羽估计除了本身本命法宝外,其他至少有一件甚至两件是鬼灵门赏赐,用来保护王蝉这位鬼灵门少门主的。

  因为其中有两件法宝,明显是一套的,加在一起威力恐怕会相当大,难怪鬼灵门敢让两人护法。

  可惜遇到了了他,不仅两人没了性命,就见王蝉也重伤了。

  但有鬼灵门门主在,绝对死不了。

  这就让他感到遗憾了。

  除了这些东西外,最让方羽惊喜就是丹方了。

  若不是为了丹方,他也不会去燕家堡的夺宝大会,如今也算到手了。

  至于黄枫谷也没必要回去了,想办法得到大挪移令,前往乱星海要紧。

  至于越国七派是生是死,跟他关系不大了。

  毕竟,救出如此多的七派筑基期弟子,他也算偿还了与黄枫谷的情分。

  两不相欠!

  而方羽刚将所有的战利品收拾好,以及李氏兄弟二人尸体毁尸灭迹后,庭院外响起了方蔷的声音。

  “公子,大小姐让奴婢前来送一件东西给你。”

  声音并不大,而且异常的悦耳动听,仿佛银铃一般。

  闻声,方羽心中一喜,连忙动身大步流星走到庭院门处,将大门打开。

  随后,就见到了方蔷高挑婀娜的身姿,俏然动人的伫立在门外,手中捧着一个玉盒。

  “这是什么?”

  见状,方羽不等方蔷行礼,旋即追问道。

  毕竟,这还是方清雪第一次送礼给他。

  如今的他,而不是原先那个方羽!

  猜猜礼物是啥!

  请收藏本站:https://www.ddxsss.com。顶点小说手机版:https://m.ddxsss.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