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惨遭逼婚被迫辍学_总裁别弃疗,你的药来了
顶点小说 > 总裁别弃疗,你的药来了 > 第一章惨遭逼婚被迫辍学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一章惨遭逼婚被迫辍学

  我叫杜小婉,出生在天河市,家里条件很差,我真的害怕那天会被迫离开学校,越怕的事偏偏它就来了。

  记得那年,我刚好大三,六月的一天我放学回家,并不是很宽阔的马路上被一辆豪车堵住去路,杜小婉皱着眉生气的说“有病吧,在这么窄的路面上摆阔,”不料半开的车窗内传出略带磁性的男人声音,“我有病你有药吗?闲窄,天上宽。”

  汽车按了下喇叭一溜烟开走了,杜小婉被那男人噎得半天说不出话,气的跺了跺脚便往家中走去,远远看见那个让她极度恶心的男人,而那一天也成了杜小婉的生死一线。

  二十岁的姑娘正值年华,亭亭玉立,肌肤如雪,明眸皓齿,无论走到哪里,都会有人忍不住多看几眼杜小婉。那日杜小婉从学校刚走到家门口,奇怪母亲怎么站在门口?更奇怪的是,为何旁边还有个男人拿着硕大一块猪肉,竟然还拿着猪大肠?看着就很恶心,小婉走到跟前一看,“猪肉王?他在这干什么?”

  “妈,我回来了。”小婉径直向屋内走去,放下手中书本,赶忙去厨房做饭,猪肉王看见小婉,眼睛眨都不眨的盯着小婉,那口水都流了出来,那满是横肉的脸笑的那么奸邪,小婉妈用胳膊肘碰了一下猪肉王,使了眼色进了屋,扭着腰身来到厨房门口,“小婉先别忙活了,来妈跟你说点事。”母亲今天的笑容看着有些反常。

  母亲拉着小婉坐到了桌子旁,那双杏核眼上下打量着小婉,脸笑的跟开了花似的,“妈,怎么了?我脸上有东西吗?”小婉被看着心慌慌的,磕巴的蹦出几个字,“哎呀,没想到我女儿这么漂亮,妈跟你说啊,你的好事来了,这不有人来咱家给提亲了吗,妈都答应人家了,给两万块彩礼……”母亲乐的合不拢嘴,指了指站在旁边的猪肉王,小婉蹭的一下站了起来,“妈,我在上学,我不嫁,”母亲抬手就是一巴掌狠狠的打在小婉脸上,瞪着杏眼说:“嫁不嫁由不得你,人家那么大个猪肉铺,能看上你,让你续弦就不错了,你还挑三拣四,喜服在屋里,明早过门。”

  站在一旁的猪肉王一听杜小婉不嫁,腾一下脸色赤红,那双牛眼瞪得老大,啪的一声把肉摔在了地上,扯着大嗓门吼道“不嫁,老子花钱娶你这么瘦干,都是你的福气,别得了便宜还卖乖,”猪肉王一把扒拉开母亲,硕大的屁股坐在椅子上。

  母亲一听赶紧哄劝猪肉王,耳语一番,“明早我要见到这个死丫头,不然有你们好看,”猪肉王撂下狠话气呼呼的走了。母亲脸上挂不住面子,扯着小婉进屋,狠狠的将她怂倒在地“死丫头,存心是不,”随手抓起红色喜服扔在杜小婉面前,“妈,我求您了,他都是我爸的年纪了,别让我嫁,妈。”

  杜小婉跪在地上握着母亲的手,眼泪噼里啪啦落在地上,“妈,我爸妈走的早,小婉知道您养我不容易,小婉会报答您的,求您别让我嫁……”杜小婉无心的一句话像利刺一样刺的继母十分不爽,抽手就是一巴掌打在小婉脸上,“好你个死丫头,用你死去的爸妈来压我,他们算什么东西,我告诉你,不嫁也得嫁。”继母狠狠的推开小婉,锁上了房门,杜小婉趴在地上,脸火辣辣的刺痛,夜幕悄悄降临,今夜柔和的灯光格外的冷漠。

  小婉猛烈的拍打着房门,哀求着继母,哭声变得沙哑,小婉坐在床边垂泪,继母唾沫横飞喋喋不休着,天色开始蒙蒙亮,继母从堂屋拿过凤钗来给小婉梳洗,打开门,看见小婉傻坐在那,放下凤钗霞帔,拉起小婉坐在镜子前,小婉猛然拿起凤钗直对自己的脖子,继母被小婉的举动吓得扔掉手中的梳子,“妈,你非要我嫁,我还不如一死,”小婉紧闭眼睛用凤钗刺向脖子,“有话好好说,放手,”继母惊慌失措,连连求小婉放下手,心想“这么好的摇钱树,可不能死了。”

  “妈,只要您答应小婉,小婉不上学小婉去做工,”小婉的手在颤抖,脖颈被凤钗刺破,鲜血流了出来,继母见状,怎么也不能赔了夫人又折兵啊?勉强答应了小婉。

  杜小婉出生就未见过自己的生母,只记得父亲说她像极了母亲,在她五岁那年父亲娶了继母,父亲在时继母对小婉如同亲生,每当父亲出去做工,继母判若两人,性情暴虐,那日继母爆打杜小婉不想被父亲撞见,父亲得知女儿受尽继母欺凌,心痛内疚而死,双亲就这样离小婉而去,从此小婉过着水深火热的生活。

  杜小婉离开了心爱的学校,天不亮就被继母骂醒,撵出去找工作,“请问这里用不用人?”杜小婉敲开经理室的门,经理一双贼溜溜的眼睛盯着小婉,上下打量,眼睛一秒都不肯离开小婉身上,“我这当然用人,不过你想不想比别人赚的更多更轻松,”那经理挤眉弄眼的说着话,手便搭在杜小婉的香肩上。

  杜小婉胆怯的退了几步,“我没懂您的意思?”经理哈哈一笑,向前一步,手抬起小婉的下巴,“这么漂亮的脸蛋,只要你陪好我,钱不是问题。”经理色眯眯盯着小婉,小婉抬手打开那经理的脏手,“下流。”经理拍的一巴掌打的小婉眼冒金星,“妈的,和我装清纯,滚,”几个保安扯着杜小婉将她扔到门外。

  一连几天下来,杜小婉到处碰壁,运气好的话做点临时工拿回些许毛票给继母,“就这么点?死妮子,这么多天,说,是不是你藏起来了?”继母疯了一样,撕扯着小婉,从里到外翻个遍,身上被掐的青一块紫一块,“妈,我没藏,”杜小婉一边闪躲一边哭诉。

  那几个毛票,继母压根就不看在眼里,“你个无用的废物,诚心要饿死老娘是吧,呸,还有脸哭,让你嫁人你不嫁,非要老娘跟你活受罪……呸”咣当,继母回了自己屋,小婉双臂抱着自己站在桌子旁,用手摸摸咕咕叫的肚子,向厨房看去,清锅冷灶。

  不管小婉做的有多累,继母只看钱说话,钱多心情就好,小婉有碗粥喝,钱少脸一黑,挨饿是家常便饭,看不见钱脸立刻面目狰狞,便是一顿爆打,继母开始盘算着,怎么能让这妮子赚更多的钱?杏核眼一转,脸上露出了邪恶的坏笑。

  请收藏本站:https://www.ddxsss.com。顶点小说手机版:https://m.ddxsss.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