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七章_山河不夜天[穿越]
顶点小说 > 山河不夜天[穿越] > 第五十七章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五十七章

  这是唐慎第二次北上,去的依旧是宁州。

  这次唐璜待在家中没去,姚三和唐慎一起结伴向北。一路上,姚三坐在马车前面驾车,唐慎坐在车厢中,时不时掀开车帘,看看外面的情况。

  从盛京出发,一路上官道宽敞,依着乡野间的田塍而建,又不伤及田中的庄稼。虞部在尽可能宽的基础上,推开杂草、山丘,建成了一条平坦大路。等走了三个时辰,新修的官道走到了尽头,只见许多工匠弯腰铲土,埋头修建官道。

  唐慎和姚三只能绕道行驶。本来两人已经走了三分之二的路,这一绕路,剩下的三分之一,花了足足四个时辰才到宁州。

  宁州城也比去年见到的更为繁华。

  唐慎和姚三先找了个客栈歇下,第二日清晨,姚三到街上打听了一下工部的五品虞部院外王霄住在哪儿。打听到后,午后,唐慎拎了一盒盛京带来的特产和一盒姑苏府的碧螺春,来到王霄家拜访。

  王霄并不在家,王霄的妻子接待了唐慎。

  等到傍晚,王霄下衙回家,见到唐慎,惊喜不已“景则,你怎的来了!”

  唐慎站起身,走了过去“岱岳兄,许久不见,近来可还好?”

  “好得很。你还未曾说,你怎么来宁州城了。”王霄对自家夫人说道,“你快去厨房里炒两个拿手菜。景则也是江南人,吃得惯你的手艺。”

  王夫人笑盈盈地离去。

  入了夜,唐慎与王霄把酒言欢。

  七月正是最热的季节,若是在盛京,皇宫中早已用冰解暑。但在大宋最北边的宁州,天气虽热,晚风一吹,却瞬间吹散了暑气,更多的是凉爽。

  用完饭,王夫人切了几片西瓜。

  王霄得意道“景则没见过了吧,这东西在盛京可是个稀罕物,都是送到御前的贡品。它叫西瓜,是西域特产。辽人和西域常有贸易往来,我也是到了宁州才知道,这东西虽说贵了点,可不是买不到,从辽商手里很好买。快尝尝,凉爽解暑。”

  唐慎当然知道西瓜,可穿到古代后,他还是第一次吃到。唐慎也不客气,拿起就尝了一片。水分很多,但算不上多甜。来这个世界这么久,唐慎快要忘了上辈子的事,也几乎快忘了后世经过多方培育的西瓜是多么甘甜可口,如今吃上这个低配版西瓜,他就已经心满意足。

  唐慎真心赞叹道“果然爽口!”

  王霄“哈哈哈哈,多吃两片。”

  吃完西瓜,两人又到院子里喝凉茶。

  王霄有说不完的话“我来宁州三个月,你是我见到的唯一一个老朋友。宁州哪儿都好,就是熟悉的人,一个都不在。”

  唐慎“今天看着岱岳兄这般模样,让我想起一个成语。”

  “哦,什么成语?”

  唐慎笑道“心宽体胖(ang)。”

  王霄愣住,过了会儿才道“什么心宽体胖,那是心宽体胖(an)!好你个唐景则,我们同榜进士,数月不见,我好心招待你,你竟然故意说我胖了。我真胖了?”

  唐慎耸耸肩“胖没胖,岱岳兄心中没有点数么?”

  “哈哈哈哈。”两人相视一笑。

  在盛京时,王霄终日在清水衙门翰林院办差,又因为同榜进士们一个个升官,就他还在翰林院受苦,他心中愤懑,整日郁郁寡欢,人也日渐消瘦。如今到了宁州,天高皇帝远,工部官员在这就是地头蛇。除此以外,他还升了官,是人逢喜事精神爽,便显露出富态来。

  唐慎大致说了说这几个月盛京的情况,王霄直接道“景则,你今日来找我,可是有事?”

  唐慎拱手道“也不瞒着岱岳兄,确实有事相求。岱岳兄也知道,我唐家在姑苏府是从商的,颇有一些基业。盛京的那栋细霞楼就是我的产业,去岁刚开张时岱岳兄还去过。我那细霞楼卖的都是拨霞供,其中的羊肉和牛肉,都是从辽商那儿买的。”

  王霄微微转了眼珠,明白唐慎的意思。但他仍旧问道“景则,你想作甚?”

  唐慎语气认真“岱岳兄,敢问这宁州到盛京的官道,今年能否修好?我来宁州时已经看了一段新修的官路,剩下的那段官路,是从哪儿走。民间行商的话,宁州、盛京两地往返,大约要花费多久?”

  王霄松了口气,笑道“幸好只是这等事,我虽说是五品郎中,但再大的事也帮不上你。”

  接着,王霄大致和唐慎说了说新官道途径的几座城市。

  来宁州的第三日,唐慎和姚三前往落河镇,联系新的辽商卖家。随着半年时光过去,耶律究渐渐对细霞楼的生意起了疑心。冬日时候,细霞楼的牛羊肉需求极大,每日都要运过去好几车。可到了夏日,需求量立刻减少。

  耶律究的宋人掌柜有向姚三询问过这件事,都被姚三搪塞过去。但到冬日,这事肯定瞒不住。

  两人又去牙行,买了一些伙计。

  回盛京的一路上,唐慎特意绕去王霄说的几个县,踩了踩点。

  等两人回到盛京,已经是一周后的事了。

  休息了一夜,第二日轮到唐慎当差。才过丑时,唐慎就穿上官服,来到皇宫。在百官等待皇帝早朝的间隙,唐慎与中书省的另两位起居舍人交谈这些天发生的事。听了一会儿,当听到昨日朝堂上的一道旨令,唐慎错愕道“巡查使?”

  一

  位起居舍人道“正是。唐大人今日才回来,自然不知道,昨日工部尚书袁穆袁大人亲自回京,禀报三条官道的修建情况。圣上十分满意,又封了三位巡查使,命他们三日内启程分别前往幽州、刺州和宁州,巡查官道修建情况。这三人分别是户部尚书王大人,大理寺少卿苏大人,以及御史台的宋大人。”

  王溱,苏温允,宋循。

  前两者不用多说,是赵辅面前的大红人。宋循是御史台的侍御史,比前两人年岁大了点,但也是赵辅的心腹,曾经多次出入垂拱殿,与赵辅私下交谈。

  皇帝派人巡查新修的官道,派三个心腹过去,看上去毫无问题。

  唐慎略有些惊讶,他将疑惑放进肚子里,没有作声。

  下朝后,赵辅在垂拱殿找见了王溱、苏温允和宋循,询问他们过两日北上的事可准备好了。三位巡查使一一回答,赵辅又赐给他们一人一张诏书,正式封了三人巡查使的职位。

  午后,唐慎奉赵辅的命,到中书衙门送折子。

  赵辅下午是要午睡的,唐慎一时半会不回去也不碍事。他送完折子后,想了想,来到户部尚书和礼部尚书共用的堂屋。然而他鼓足勇气敲了门,却见屋子里只有两个七品小官在里头处理政务。

  见到唐慎,两人皆愣,起身道“拜见起居郎大人。”

  唐慎有些尴尬“王大人和孟大人不在吗?”

  “孟大人去御史台了,王大人今日不在中书省办差,在户部办差。唐大人要找的是王大人么?如若有急事,可要下官去户部通知一声?”

  “不用了!”

  唐慎窘迫地离开。

  天色渐晚,赵辅修完仙,唐慎和两个起居舍人一起离开皇宫。

  刚出宫门,一个车夫模样的人就迎了上来。他对唐慎道“唐大人,这边请。”

  唐慎和两个起居舍人顺着车夫手指的方向看去,只见一顶深红布宽轿停在宫门外的角门旁,不知等了多久了。大宋官员中,唯有二品以上官员才可用红布的轿子。

  车夫道“尚书大人等您多时了。”

  唐慎想起今天下午自己去找王溱、结果扑了个空的事,他咳嗽两声,走了过去。

  掀开轿帘,只见王溱捧着一本书,坐在轿中悠闲地看着。

  唐慎站在轿外,道“子丰师兄。”

  王溱放下书,瞧了瞧外头的天色,道“月上中天,星云低垂。小师弟如今才离宫,真是鞠躬尽瘁,国家栋梁。”唐慎没明白他怎么突然说了一大堆废话,就见王溱微微侧身,笑道“栋梁之才,上来吧。”

  栋梁之才唐慎正要说话,嘴巴张开又觉得,王子丰也没骂人,没必要回答。他只想了一下,就乖乖上了轿子。

  王溱道“回尚书府。”

  轿子抬起,往尚书府而去。

  尚书府和探花府是在同一条路上,但先途径探花府,再过两条巷子,才到尚书府。

  轿子摇摇晃晃地走着,王溱“小师弟下午去勤政殿找我了?”

  唐慎“……”

  王子丰你怕不是在宫里养了一百个眼线吧!

  唐慎“是下午我碰到的两位大人和师兄说的?”

  王溱诧异道“你还碰到人了,碰见谁了?”

  唐慎“……”

  你特么真的养了眼线啊!

  唐慎“也没有其他事,就是正巧圣上让我去勤政殿送折子,就顺道看看师兄。只可惜师兄不在,就回去了。”

  王溱笑道“以往去勤政殿时,也未见小师弟特意看我。”

  唐慎没吭声。

  王溱拉长了尾音,笑吟吟道“小师弟?”

  “确实有事。”

  王溱脸上的笑容敛了一瞬,他目露惊讶,似乎没想到唐慎会这么坦白地说出这话。他定定地望着唐慎,只见唐慎深吸一口气,开门见山地说道“我刚回盛京,便听说了师兄要去幽州的事。师兄身为户部尚书,按理说巡查使的事,不该轮到师兄头上,户部还有很多政务等着师兄办理。所以我有些好奇,同时想到师兄要离开盛京了,就想去见见你。”

  王溱眉头皱起,没有回答。

  唐慎见状,察觉到一丝不对,他问道“师兄?”

  这时,轿子正好到探花府前,轿夫停了轿子,问道“大人,可要停下?”

  唐慎抬手掀开车帘,只见轿子已经停在了自家门前。王溱不说话,唐慎也不知该说什么。按着他以前对王溱的态度,他不会直截了当地说这样的话。他本以为他与王溱至少是亲密的师兄弟,他可以信任王溱,至少信任他一半。但如今看来,还是得和梁诵先生说的一样,要对王子丰永远抱有戒备之心。

  唐慎道“师兄,到我家了,我先下去了。”说着,唐慎起身离开。

  他刚走一步,还没掀开轿帘,手腕被人从后拉住。

  唐慎惊愕地回身看去,只见王子丰神色平静地望着他,双目清澈而深邃。他开了口,声音淡淡的、轻飘飘的“小师弟,我即将离开盛京一些时日。只有四个字,希望你一定记住。”

  “莫闻,莫问。”

  。追书神器吧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