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3、第1 143 章_山河不夜天[穿越]
顶点小说 > 山河不夜天[穿越] > 143、第1 143 章
字体:      护眼 关灯

143、第1 143 章

  第一百四十三章

  当夜,唐慎乘着马车来到征西元帅府赴宴。

  西北黄沙多,时至八月,仍旧是狂沙漫天,人们要穿着厚衣、以纱巾包裹头发,才能抵挡住这从北方吹来的黄沙。唐慎来到元帅府时,天还未黑,尚有几点余光自西方照耀而下。李景德用一根铁串架着一头庞大肥美的黄牛,在火焰上滋滋地烤着。

  火光映着李将军满是络腮胡子的脸,衬得他双目炯炯有神,专注极了。

  小厮提醒说唐慎来了,李景德这才抬起头,他招招手“可算是来了。瞧见这条牛没,这可是本将军亲自为你挑的,可喜欢?”

  大宋不是不可以吃牛肉,但是唐慎来到这个时代多年,深知他开的细霞楼专门就有卖涮牛肉,他仍旧没见过直接吃烤全牛的。

  李景德果然非常人也。

  唐慎道“将军怎么亲自烤牛?”

  李景德招呼唐慎坐下,他大方道“烤牛算什么。行军打仗时,根本没的肉吃。本将军时常与士兵们就着野菜、喝点热水,垫垫肚子。野菜汤都算是美味了,还记得十二年前有次与辽军在峡谷中相遇,我们被困了整整十六天,那时候连树皮都吃!”

  唐慎心道我还是问你怎么亲自烤牛,你怎的说了一大堆有的没的。

  不是每个人都有荣幸吃李景德亲自烤的肉,他用匕首削下一片流油的腱子肉,撒上盐粒,递给唐慎。唐慎尝了一口,肉质鲜滑美嫩,虽说口味淡了点,但也别有风味。他认真道“将军烤得极好。”

  李景德哈哈一笑“那便多吃些。”

  两人就着烤肉、喝着烈酒,唐慎喝了两口就道“我不胜酒力,怕是不能陪将军继续喝了。”

  李景德“那可千万别再喝了,万一喝醉了,岂不是坏了我的事。”

  唐慎心里一愣,他悄悄地打量着李景德,思索着这位李将军居然还真是有事找他?不像啊,李景德是个直来直往的武夫,他的心中向来藏不住话。要是他真有什么事想找自己商量,有必要这样拐弯抹角,迟迟不说?

  下一刻,李景德便用行动证实了唐慎对自己的评价“其实这次本将军请唐大人来,是想与你说说辽国的事。”

  果然,这才是李景德嘛!

  唐慎闻言,先看了看四周,发现不知不觉中元帅府上的人都离开了这座小院。

  李景德竟然还是有备而来。

  唐慎“下官不懂将军的意思。”

  “你竟然不懂?你怎么会不懂。你们这些文官啊,整天肚子里想些乱七八糟的东西,说话也总扯些乱七八糟的。比如那个苏温允,讨厌本将军就讨厌呗,他讨厌老子,老子还能少块肉不成?老子当着他面,敢直接骂他小白脸,你瞧瞧他会当面骂老子不。”李景德吃了口肉,“嗨,又给扯远了。我本来以为你和王子丰、苏温允他们那些家伙不同,没想到你唐慎怎么也学他们。”

  唐慎本来还有些自持慎重,听到这,他终究哭笑不得地说道“将军,下官是真不懂将军的意思。”

  “真不懂?”

  “不懂。”

  李景德挠挠头“那就说得再简单点,什么时候能把辽国的那群王八羔子给弄死?老子想打他们很多年了。”

  唐慎默了默,道“不可急于一时。”

  李景德瞪大眼“还急于一时?这都多少年了!”

  唐慎“将军,辽国之事并非下官一人的差事,下官经验尚浅,并无行军打仗的经历。但连两国的平民百姓都知晓,宋人富庶,辽人粗犷。辽人是马背上的民族,全军皆兵。这二十二年来,我大宋在西北战事上屡次打了胜仗,可这并不意味咱们就打得过辽人了。”

  李景德咬着牛肉,沉默不语。

  “欲要其亡,必从其内。”顿了顿,唐慎觉得自己说的似乎不大妥当。事实上,以大宋如今的兵力,至少二十年内,很难看到辽国灭亡。毕竟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哪怕大宋占尽了上风,一旦辽国回过神,两军形势就会大有不同。唐慎补充道“收复失土,还差这几年吗,将军?”

  李景德狠狠地咬下一块带着筋的牛肉,又喝了一口烈酒“敬你,唐景则,老子信你了。”

  或许是这烤肉的烈火燃着了自己的眼,唐慎心中一热,他提起酒坛“敬将军。”

  唐慎万万没想到,李景德的酒量居然如此一般!

  是李景德主动提着酒坛,说要和他喝酒的。谁知道他喝了两坛后,就醉得开始说胡话。他勾着唐慎的肩膀,和他称兄道弟,又喝了一点后,他一抹眼泪,开始诉苦起来“老子不容易啊,唐景则,老子不容易啊你知道不!你师兄,那个一肚子坏水的王子丰,你回京城后劝劝他啊,多给老子一点钱好不好。我好苦啊呜呜呜……”

  唐慎一慌,手忙脚乱起来“将军您别哭啊。”

  李景德哭个不停“你们这些文官,就会欺负人。我们这些打仗的多老实啊,就被你们可劲欺负呜呜呜……”

  说着说着,李景德越哭越起劲,等他哭晕过去后,唐慎才找着机会脱身。

  然而唐慎刚离开元帅府,刚才醉晕过去的李将军就直起身,伸长脖子往门外看“唐慎走了吧?”

  小厮拿着热巾帕递给李景德“将军,走了。”

  李景德用热帕把脸上的眼泪擦干净,他动作粗暴,擦完后叹气道“嗨,本将军真苦,要点钱还得装哭。幸好在大元帅面前哭习惯了,眼泪说来就来。你说本将军刚才装得像不,唐景则没看出来吧?”

  小厮“……”

  将军,您是真的一枝独秀!

  另一厢,唐慎回府后,感慨万分“西北大军这么不容易,李景德就这么差钱?”

  唐慎也十分怀疑李景德是真醉假醉,十之八|九他是装醉。但是能让一个大将军当着别人面掉眼泪,哪怕是装的,唐慎都觉得非常心酸!

  “师兄这么过分的?等回盛京后,还是和他提一提吧!”

  唐慎哪里晓得,李将军在西北军营里是三天一小哭,十天一大哭。不哭不行,要是不哭,就他干的那些事,周太师能把他从二品正西元帅直接贬成一个士卒小兵!

  八月底,唐慎回到盛京。

  盛京不同西北,骄阳似火,酷热难耐。

  唐慎刚回家中,傍晚,姚大娘切了一桌寒瓜,招呼他来吃。

  这寒瓜与后世的西瓜很像,应当是未经培育过的古品种。众人吃了几口寒瓜,正在说话。忽然,唐璜面色一变,说了声“我竟然忘了”,接着赶忙放下寒瓜,不敢再吃。

  唐慎和姚三都是一头雾水。

  姚大娘却捂嘴笑了笑“我给阿黄煮点红糖水去。”

  姚三仍旧听不明白,唐慎毕竟是后世人,有些生理常识,这下反应过来。

  入夜,因为吃了两片寒瓜,唐璜果然身子不适,在床上下不来了。唐慎原本晚上打算去尚书府过夜,见状也没法走了,留在府上陪自家妹妹。

  唐慎进门后,站在床边定定地看着唐璜。

  “可好些了?”

  小姑娘羞赧极了,用枕头捂着脸“好多了好多了。哥,你怎么就进来了。姚大娘前几天还说,我都十七了,哪怕是兄妹,你、你也不能直接进来的好么。”

  唐慎无语道“你也知道我们是兄妹?”

  唐璜理直气壮“可我还没出阁!”

  唐慎笑道“你也知道你没出阁?”

  唐璜哑口无言,再次把脸埋进枕头。

  原本唐慎没想提这事,但如今提起,他也想起来,今年唐璜就十七岁了。

  大宋十七岁还未嫁人的姑娘其实并不少,十八不出阁的也有。但是大多数姑娘这时候必然已有婚配了。唐慎曾经答应过,唐璜的婚事由她自己做主。

  “你准备什么时候做个主呢?”

  唐璜从枕头里露出一双眼睛“什么做主?”

  唐慎拉了张椅子坐下,他挑挑眉,微微一笑,吐出两个字“嫁人。”

  唐璜“……”

  “哥,你有没有发现你越来越像尚书大人了?”

  “嗯?”

  “……你现在更像!”

  唐慎骤然失笑。他可不想像王溱,这听上去总怪怪的。他咳嗽两声,语气郑重起来“说认真的,你打算给自己做个主。”

  唐璜闷不吭声,半天后,她小声道“若是我想一辈子留在家里呢。”

  “那便留吧。”

  唐璜惊喜道“哥!”

  唐慎无奈地揉了揉她的头,道“说了让你做主,自然全听你的。”

  唐璜大喜过望,开心得连连喊了三声“哥”。

  第二日唐慎来到尚书府,王溱正在看书。

  王大人是个多有品位的人呐,清清月色下看书,唐慎都替他觉得眼睛疼。他凑到书前一看,撇撇嘴“什么啊,《论语》?师兄你难道不是倒背如流?”

  王溱叹气道“书读百遍其义自见。”

  唐慎正在反思自己是不是虚浮了点,应当多看看书,不该仗着有过目不忘的金手指就随意忘形。谁料下一刻,王溱收了书,俯首在他的脸颊上亲了一口,低笑道“当然,今日是月下看书,特意等你呢。”

  唐慎“……”

  敢情你还真是在耍帅啊!

  用过晚饭,两人聊起天,唐慎说起了唐璜的事。

  王溱挑挑眉,微微一笑“若是不愿,那随她也无妨。”

  唐慎盯着他的表情。

  王溱“有何不对?”

  唐慎“……我居然真的和你那么像!”

  王溱不知道前因后果,自然是不明所以。但王大人淡然一笑,不以为意,端起茶盏品了口茶。

  唐慎“其实你不知道,有个秘密如今只有我知道,连阿黄自己都不知道。”

  “哦?”

  挣扎了片刻,唐慎无奈道“阿黄其实并非是我的亲妹妹,她三岁时,我母亲将她捡回家中。村里人都以为她是我母亲生的,但那时我母亲只是想给我捡个童养媳回来。”已改网址,已改网址,已改网址,大家重新收藏新网址,新新电脑版,大家收藏后就在新网址打开,以后老网址会打不开的,,

  。追书神器吧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