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没钱上大学的我只能去屠龙了 > 第五十八章:闲聊

第五十八章:闲聊

  冷兵器实战课上的剑道对决已经快过去一个星期了。

  在这一个星期内,几段视频在守夜人论坛上几乎传疯了,毫无疑问的视频正是那三场探问‘先先之先’的对决。

  第一场,新生皇帝恺撒·加图索对阵剑道部部长宫本一心。

  毋庸置疑,很漂亮的对决,不少人惊异于恺撒对先手的理解,同时又不经称赞宫本一心完美的佯攻,就算在视频上清楚看见了宫本一心将竹剑从右手换到了左手,但每个人都忍不住以为真的有一把无形的剑划过了恺撒的头顶。

  剑道部部长、日本分部精英,名副其实。

  而新生皇帝恺撒的应对之法也是优秀至极,那一刀换谁来都避不开,但恺撒却可以,那种听声辨位的反应也只有他可以。

  从第二场开始的视频统一都是慢放版本的,林年斩倒宫本一心的两刀只有经过0.1倍数慢放才能捕捉到模糊的动作,毕竟拍摄的器械只是手机帧数有限,很多人也不经遗憾不在现场没法亲眼见到那神速的两刀。

  第三场,林年对昂热校长,上一场的对决就已经达到了手机帧数的上限,这一场自然不出意料的断帧了,上一秒昂热还在林年面前,下一秒两人就已经错位了,林年的手也拔出了竹剑,画面断层感好似剪辑过一般,但拍下视频的学生发赌咒自己没有对视频有过任何加工,这百分百就是当时所有人看到的情况。

  这一段根本难以看出什么的视频观看人数反而最多,几乎一周的时间顶在论坛前三,林年、恺撒以及昂热校长的词汇也成了论坛里的热搜,茶余饭后的谈资尽是那场冷兵器课的对练。

  不可置疑的是,‘S’级混血种的实力已经受到大部分人的认可了,若是最初论坛里吵的沸沸扬扬之时所有人都对所谓的‘S’级没什么实感,那么在经过这一周时间的发酵后,大家都清楚的认知到了一件事...

  “‘...那就是学院里的的确确存在着一个资质非凡,有期望凌驾所有人的究极混血种?’芬格尔你有没有搞错?”303寝室内,林年郁闷的大声念着守夜人论坛置顶帖的内容,最后无奈地抬头看向头顶的上铺。

  “师弟,淡定,现在的新闻需要一些噱头,不然都没人贡献点击量了。”床位上铺的仁兄优哉游哉的躺在枕头上翘着二郎腿数钞票,手边还放着一盆热腾腾的全家桶:“作为师弟,师兄多日来贴心照拂你,平日里为师兄谋取一些利润也是非常合理的事情...”

  “我们甚至不是同一个老师,严格的来说我是你的‘学弟’。”林年严厉抵制这种套近乎的称谓,上一次这家伙叫这么亲热就骗了他一顿价值不菲的宵夜,终究是被打雁人被雁啄瞎了眼。

  “没事,在我们德国那边师弟、学弟都是不分家的,毕竟小师妹和小学妹听起来都是一样的可口,师姐和学姐听起来也一样的长腿御姐。”芬格尔递下来一根热腾腾的手枪腿:“来,师弟整一口,这全家桶有你一份功劳。”

  “整天想着从学弟身上谋利,你是蟹阿金吗?”林年满腔愤慨的...伸手接过了手枪腿,有人请客他向来是来者不拒的,好比在国内凌晨三点路姓男子一句包网费也能把他从家里骗出去。

  “师弟,我了解,你在冷兵器课上出了名,热度炒的很高,日子过的很好,有学姐和学长追捧你,你不需要我这个朋友了,你现在甚至不愿意叫我一声师兄。”芬格尔假惺惺的作哀叹调。

  林年面无表情的啃着鸡腿,这几天下来算是终于摸清楚自己同寝室这个学长的尿性了,这家伙就是个不折不扣的贱人,但贱又贱得十分张弛有度,起码在拿你当赌盘赚了一大笔后还能吃屎不...吃水不忘挖井人的买个全家桶来感谢你,看着那张笑得跟菊花般灿烂的脸蛋你什么话也说不出来。

  可怜林年在来到卡塞尔学院之间还期待过自己的寝室里充满着学术和书卷的气息,但现在他只能闻到空气里炸鸡腿配辣椒粉的味道。

  “额?你还有辣椒粉么,给我点。”林年抽了抽鼻子忍不住往上探了探脑袋。

  “哦,有,还多,来伸过来一点。”芬格尔也探出头拿着辣椒袋往手枪腿上抖。

  好一副寝室室友和谐的景象。

  “不过你三段视频每一段都单次收费,这也太离谱了吧?”林年啃着鸡腿翻着论坛忍不住翻白眼,他早该想到了,大一新生里也不乏对八卦极为上心的学生,从而被芬格尔这只老狐狸发展成新闻部的狗仔时刻监视他和恺撒这两个移动的新闻爆点:“我最近甚至发现有人贼梭梭的跟踪我...你老实说是不是你们新闻部的人!”

  “哦?你发现了啊?”

  “果然是你的人,还不赶紧撤了,我上课跟我一路就算了,进厕所还跟就过分了啊!”林年怒气冲冲的捅了捅上铺。

  “不,不是我的人,那是你的后援团。”芬格尔摇头晃脑地说。

  “后什么?”林年以为自己听错了。

  “后援团。”芬格尔字正腔圆地重复了一遍:“类似追星粉丝群一样的民间组织,跟你进厕所算什么,他们甚至还会翻你的垃圾袋。”

  “我又不是明星!翻我垃圾袋干什么?”

  “我怎么知道,总不会是找你用过的卫生纸...但你现在已经跟明星差不多了,看来这几天你理解到了‘S’级的头衔在卡塞尔学院里的地位,可你还是缺乏一些前瞻性,没认识到‘S’级对整个秘党们来说意味着什么。”芬格尔解释:“对于整个秘党来说一个‘S’级出现就好比马上要打三战了,我们在山穷水尽时找到了你这个拿画板的小胡子...”

  林年强迫自己不去吐槽芬格尔这诡异的比喻学,在仕兰的时候他还算是半个高冷男神,但到了303寝室他已经逐渐有些被这个糟糕的室友趋于同化了。

  “最开始拿画板的你貌不惊人,但现在这一遭后你就好像放下了画板来了一场激情澎湃的即兴演讲。”芬格尔舔了舔手指继续数钞票:“你跟学生会剑道部部长以及校长对战的视频很有说服力,让大家愿意相信你就是下一个屠龙领导者,凭你现在的威望说不定出门振臂一呼大吼一声:大楚兴成胜王,推翻校董会,占领卡塞尔!说不定就有一大堆‘有志之士’会跟在你屁股背后去冲去校长室把校长给剁了。”

  “为什么要剁校长?”

  “剁校长不是重点,重点是你现在威望很高,我们之前讨论过,这个学院奉行的是强者为王的精英制度,所以在这种环境下是很容易催生出膜拜强者的情结的,而你就是那个强者。”芬格尔说:“你要知道这是好事,也是坏事...”

  “好在哪儿,坏在哪儿?”林年吃鸡腿被辣的直吐舌头,这见鬼的芬格尔吃的是变态辣。

  “好在你振臂一呼...”

  “你再提振臂一呼我马上上来把全家桶扣在你头上。”

  “那就登高一呼...”芬格尔再度展现了自己不俗的中文造诣:“你登高一呼,就有师妹师姐投怀送抱,你的人生至此可以过成杰克苏的翻版...”

  “杰克苏是什么?”由于上网时间有限的缘故,林年的网络流行知识还略为浅薄。

  “用你们中国的俚语来说就是龙傲天。”芬格尔给出了一个十分亲民的解释。

  “意思是能赚钱过上好日子吗?”

  “嗨谈钱太俗了,你都是混血种扛把子了,还谈什么钱?没追求。”芬格尔对林年的话嗤之以鼻,同时又舔了舔手指继续数钱。

  “我跟你说过我其实就是为了奖学金才来卡塞尔学院上课的吗?”林年幽幽地说道。

  “唉,想赚钱也行,师弟你苦日子过惯了,师兄能理解你求财若渴的心,比起我你才更像尤金(蟹老板)。”芬格尔叹息:“如果真想来钱快,建议申请提前入编执行部,那地方很适合你这种有才之人,如果说师弟你求财若渴,那执行部部长就是求贤若渴,你们两个绝配。”

  “执行部可以搞钱?”

  芬格尔立马嘘道:“师弟,收敛一点,‘搞钱’这两个字说的太黑了,咋们好歹是有身份的人。”

  林年也意识到自己好像暴露了一些什么属性,咳嗽了两声:“你是说能赚钱吗?师兄。”

  “这个时候你又叫我师兄了...话又说回来,师弟你很缺钱吗?你是我第一个见到因为急着要奖学金提前入学的奇葩。”芬格尔把鸡骨头甩在了全家桶盒子里舔了舔手指。

  “如果算上之前你骗我点宵夜学生证里欠的一百三十美元,我的确挺缺钱的,这事儿我还不敢跟我姐说。”林年话里满满都是怨念。

  “这你不能怪我,这是卡塞尔学院的传统艺能,学长骗学弟用学生证刷一顿宵夜什么的,以后如果我们寝室来了新人,你也可以骗他点一顿祸祸。”芬格尔耸肩:“话题扯回来,师弟你知道我们这些人都不是普通人,混血种放在人类社会里就跟小超人似的,但这份力量却必须必诶约束,非法利用混血种力量去赚钱的人都会被执行部肃清,你应该庆幸你前半辈子管得住手没有作奸犯科,不然去找你的就不是曼蒂师妹和曼施坦因教授,而是执行部的那些杀胚了。”

  “执行部的事情这几天我也了解了一些,听说是个暴力部门,但你说他能赚钱是怎么一回事?”林年点头表示理解。

  “这还得从执行部本身说起,执行部主管卡塞尔学院在外的一切有关龙族事态的行动,大到龙王苏醒,小到混血种作奸犯科,作为秘党我们有责任保护龙族的秘密,同样也有责任保护人类世界不受到龙族文化的侵害。”

  “你的意思是我们混血种还是世界警察?”林年找了个很贴切的词语。

  “你要这么说也没错,反正只要世界上无论哪个旮旯出现了有关龙族的东西,找执行部准没错!”芬格尔说:“你也别以为世界警察当的很轻松,执行部的专员们干的都是高危的苦差事儿,就算是回收每些炼金物品的任务都有可能摄入一系列的黑帮寻仇、高速飙车、街头枪击的事情。”

  “但回报一定也是丰厚的。”林年试探地说。

  “没错,有付出就会有获得这是万古不变的真理。”芬格尔把可乐放到自己的胸肌上,嘴巴叼住吸管抬手枕住了自己的后脑勺含糊不清地说:“我们混血种也有一半是人嘛,既然是人当然就想享受顶级的东西,开好车,泡好妞,住好房。像是校长听说每年他都会公费去希腊的普雷韦扎海滩旅游,吃昂贵的米其林三星,住海边大别墅,泡...咳咳,喝可乐呛到了。”

  芬格尔咳嗽两句打了个马虎眼继续说:“干这些事情当然要不俗的财力,秘党们背后都是一个二个的大财团支撑,像是最近跟你处的不错的恺撒背后的加图索家族,在校董会里他们就是出资最多的一方,有钱到听说近年来他们还想搞个自己的卫星上天...”

  “你这个‘处的不错’说的很有歧义。”林年皱眉。

  “别在乎这些细节!重点在于执行部就是这些秘党的刀子!而刀客是要经常给刀上刀油的...所以这意味着执行部油水很丰厚!”芬格尔提高声音:“这并不难理解,既然秘党们这么有钱,当然会照顾手下得力的干将,要想马儿跑,就得给马儿吃草,我们这些学生就是马厮里的好马,越出色越能得到资源的倾斜和重用——你知道吗?执行部里的专员们一次‘C’级任务得到的报酬就足足有五位数。”

  “美元?”林年眨了眨眼。

  “那肯定的是dollar,绿油油的富兰克林。”芬格尔唏嘘:“这才‘C’级任务而已,任务难度越往上走得到的报酬越多,记得以前有个毕业的前辈在论坛上po过执行‘A’级任务的报酬...啧啧,当时我羡慕的直接出门就奔执行部大门去毛遂自荐了。”

  “然后呢?”林年好奇。

  “然后?然后半路上肚子饿了拐去了食堂点了根猪肘子。”

  林年钻出去床铺好好打量了一下上铺的芬格尔,思考这家伙脑子里是不是横着卡着一根猪肘子下不去。

  “别这么看我!”芬格尔瞪大眼睛:“不是我怂,是执行部真不是人待的地方,有事没事就把你往那种高危的地方出派!像是我这种级别的学生...”

  “‘E’级?”林年不动声色捅了他一刀子。

  芬格尔吃痛心有戚戚得从全家桶里摸了根鸡腿丢给林年,把他打发了下去继续说:“总之,执行部是个来钱快的好地方,但这一切都得有个前提,那就是你得成为执行部的正编专员,不然作为学生去完成任务他们只会给你绩点和实习课满分这种花里胡哨的东西。”

  “成为正编专员需要什么条件?”林年拿着鸡腿坐回了自己的床铺上。

  “简单,完成三次B级以上的外派任务,再经过执行部部长施耐德的审核,你就可以成为一名拿铁饭碗吃公饷的世界警察了。”芬格尔对于新词一项是现学现用。

  “在读学生可以申请吗?”老实说林年被芬格尔一顿胡吹说的有些意动了。

  上铺的芬格尔没有回答林年这个问题,在沉默了几秒后,芬格尔探出头小心翼翼地问:“不是,师弟,你不会真动心了吧?”

  “为什么这么问?”

  “因为你脸上写满了跃跃欲试...”

  “为了赚钱,我旷课去搬过砖,只为了交房租。”林年无所谓地说。

  “师弟比起我你更像是属骡子的...但问题是你现在不用勤工俭学了,作为‘S’级学员你可是有奖学金的,足足几万美金呐,干什么不够用?”芬格尔面色有些踌躇。

  “买房子不够用。”林年摇了摇头:“这点钱在我家乡甚至买不起一个厕所...”

  “你们那边厕所是用金子铺的吗?”

  “是土地用金子铺的。”林年说:“我总得存钱买房吧?不然毕业后去哪儿?”

  “那也没必要买房子吧?退一步花一两万买个房车不好吗?以后想去哪儿旅游就开到哪儿,路上遇见美妞了师兄还可以帮你骗上车。”

  “你怎么自动把自己代入乘客了...”

  “这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出身入死赚钱就为了买房是不是太作践自己些了,你如果说是为了人类未来命运什么的,师兄我还会暂时放下鸡腿为你鼓掌。”

  “我没什么梦想的。”林年轻笑着视线微垂:“只是有一间属于自己的屋子不好吗?”

  寝室里安静了一会儿,芬格尔挠了挠脸颊看着林年说:“我好像懂了。”

  “你又懂什么了?”林年叹气:“你别告诉我你开始认为我家乡那边满地都是金矿...”

  “不,师弟你是想要个家啊。”芬格尔唏嘘地说。

  出奇的,林年愣住了,这次他没有反驳芬格尔的话。

  “我扒拉你资料的时候发现你平时上网干最多的事情就是翻查有什么未成年人能做的兼职,以及便宜二手房的价格,其次第二多的事情才是打游戏。我记得我在哪里听过关于你们中国人理念的介绍,在你们看来房子是心灵的归属地,是漂泊无依时安全感的象征。”芬格尔挠了挠脸颊:“一个十五六岁的学生每天找兼职的同时又关心房价,听起来的确蛮悲惨的...所以我觉得大概你说你想买房子,意思不是想要那种面朝大海春暖花开的别墅,而只是一个属于那种无论走了多远回来之后都会安心睡觉的窝吧?。”

  林年顿了一下后,摇头笑骂:“你的家才是窝,这寝室倒才像是狗窝。”

  “反正我大概懂师弟你的意思了,这追求挺好的,比起有间可以回家随便丢裤衩子的狗窝,人类命运又算得上什么?师兄支持你。”芬格尔握拳做了个下拉的动作。

  林年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只是莫名的觉得自己被这个二货感动了,但这个时候掉眼泪是不是又显得太感性了?

  还没来得及做反应,芬格尔又缩回上铺去了:“师弟你想搞钱的话加入执行部的确是个不错的选择,但你现在才大一...哦不,连大一都不是,甚至还是个未成年人,我如果是执行部部长都会斟酌一下派你去完成任务有没有雇佣童工的嫌疑...当然也不是说你加入执行部无望,但前提是你得证明自己有凌驾于旁人的水平。”

  “这次大一的战争实践课好像就是个不错的机会。”芬格尔说:“听说执行部觉得学院里一片死水都快要发臭了这次想玩次大的,让你们新生近距离体验一下战斗的冲击,所以任务目标好像是某个涉及连环杀人案的危险混血种。”

  “你哪儿来的消息?”林年有些纳闷,他在守夜人论坛上可是没看见任何风声。

  “好歹我也是个新闻部部长。”芬格尔吃着鸡腿发出猪一样的哼哼。

  “那大概什么时候开始?”林年想了想问。

  “就在最近,很快。如果你真想加入执行部那就得做好准备给他们留下一个深刻的印象了,比如...”芬格尔声音停顿了一下,好似吃鸡腿哽到了半天才咽下去说出了后半句话:“独立生擒那个危险混血种什么的。”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ddxsss.com。顶点小说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ddxss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