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没钱上大学的我只能去屠龙了 > 第五百一十章:集体灵视

第五百一十章:集体灵视

  事实证明有些时候女人的直觉很准,像是雌性生物先天比雄性生物多生了一个雷达,记得俄国女皇叶卡捷琳娜大帝能凭着直觉,预言了法国大革命的爆发和拿破仑的兴起,成功抵御了小矮子的进攻保全了领土的完整,从而被后世人称赞传得神乎其技。

  今天,或许同样能载入史册被无数人传唱的“直觉作案”又多了一起,江教授手掌司南长江直觉定龙穴,如果真的在这片水域找到了隐藏在历史中的白帝城,那么这次屠龙战役无论成功与否日后的教科书上都会为这个女人记下浓墨重彩的一笔。

  摩尼亚赫号号全船三十三号人,数量看起来很多,但对于一艘隐藏为拖船的军舰来说,这些人数算得上浓缩中的浓缩了,他们放下了手里的工作暂时将这艘军舰搁置在江上一同集结到了甲板上听从着这位年仅三十来岁的年轻女性讲话。

  不是战前动员,也不是激励演讲,江佩玖在看着甲板上众多的船员包括船长只问了一个问题,一个简单又让人摸不着头脑的问题。

  “做梦?为什么会问这样的问题。”船长是一位颇有硬汉风的德州佬,光头穿着军绿色的大衣,他算是学院临时派来的掌舵人,只负责开船不负责其他,能左右这次任务袭击的真正船长现在还在学院待命负责正常课程的教学,直到发现龙墓所在才会启程来中国。

  “没有什么为什么,我是怪人,所以问奇怪的问题,大家只需要回答就行了。”站在甲板上的江佩玖微微颔首回答,视线停留在了最前侧的叶胜和他身边站着的女孩,这次的下潜专之一酒德亚纪身上,“亚纪我听叶胜说昨晚你做噩梦了?”

  “是的...这跟其他所有人有什么联系吗?”酒德亚纪有些茫然无措,看向叶胜不清楚为什么这些事情对方都跟江教授说了,而且还被当众提了出来当做了好像什么不得了的案例,感觉昨晚她不是做了一个噩梦而是杀了一个人一样。

  “联系?或许有吧,这取决于各位的回答...因为就我所知,很巧合的是叶胜昨晚其实也和你一样做了个噩梦。”江佩玖看向其他船员说。

  如果是平时,不少跟江水大海一样野性的船员都该调侃这对看起来就很合拍的潜水搭档不仅下潜合拍,就连床头床外也那么合拍,但今天他们却是开不出这个玩笑了,听了江佩玖的话后纷纷皱起了眉头像是在细细思索什么一样许久没说话。

  船长轻轻举手问,“总该要有一个办法来断定什么才叫‘噩梦’吧?我儿子因为梦见家里黄油吃完了,早餐没黄油涂面包都被吓哭过,对于他来说那就是最可怕的噩梦了。”

  “噩梦并不取决于内容,毕竟每个人所恐惧的事物都有所不同,害怕蜘蛛的人梦见蜘蛛算噩梦,但对拥有蜘蛛作为宠物的人来说有无疑是美梦或者稀疏平常的梦境了。”江佩玖顿了一下,“所以,我认为是会对做梦的人造成巨大恐慌和心理压力的梦境才算是噩梦,如果早餐没有黄油会给你压力和恐慌的话,那大概也能算是噩梦的一种。”

  “好吧,昨晚我梦见我在大海上远眺一座巨大的神殿算是噩梦。”船长沉默了一下回答。

  “神殿?这可不是什么好的寓意,在所有文化中神殿都有着宗教意义,代表着祭祀,代表着烽火,也代表着觐拜...那座神殿给你的感觉怎么样?”江佩玖问。

  “有些沉闷,毕竟在梦里梦见那种大型建筑物感觉都会很有压力,你知道的,噩梦的感觉就是你虽然没有看见什么可怕的东西,但在梦里你却能以上帝视角知晓有什么不得了的东西在看着自己,从而涌起一股莫名的害怕感。”船长咂了咂嘴,“我在梦里其实压根就没接近那个地方,但感觉就像...”

  “...感觉就像青铜神殿里的主人正在远远地眺望着你,给你施加了莫大压力和恐惧?”船员的最前面叶胜忽然开口说。

  船长啊了一声抬起头正想要复合,但却忽然反应过来什么似的诡异地看向了叶胜,而叶胜也正侧头看着他轻轻点了点头。

  “有意思...”江佩玖看了两人一眼冷不丁地说,她观察了其他船员的表情,每个船员在听到这一席对话后表情都很古怪,原本阳光明媚,和风温暖的甲板上气氛忽然变得有些诡异和沉闷,两侧青山上鸟鸣稀少显得很静,令温和江水拍击船身的涛声一下子都显得凉人了。

  “亚纪,能说说你昨晚是为了什么噩梦今天晚起了吗?”江佩玖看向一直处于沉思的酒德亚纪。

  “我...我梦到了一座建筑。”酒德亚纪迟疑了一下说。

  “大胆一点。”江佩玖摇摇头,“说出你真正想说的。”

  酒德亚纪抱着氧气面罩呼出了口气,闭上眼睛像是在回忆、冥思什么东西,过后睁开眼说,“我梦见了一座神殿...青铜神殿,就像叶胜说的那样,只不过在梦里它是在海底的...其实我根本没有看见它,这种感觉很怪。最开始的时候在梦里我游在一片不知名的海域上,周围没有岛屿也没有船只,只有风暴和浪涛,我一直被大浪吞噬屏息又浮出水面换气,等到我精疲力尽的时候海浪也终于平息下来了,周围一切都是黑色的,我浮在水域的中心忽然意识到我正下方的水里深处有什么东西在偷看着我...是什么东西其实那时我也不清楚,但我能感受到它的存在,巨大、宏伟,屹立在水中静静地注视着水面上渺小的我,像是有生命一样窥伺着我,随时随地都能破出水面将我吞噬进去,那一瞬间惶恐和恐惧就在我的心里爆炸了,我以前是从来没有过深海恐惧症的,但我觉得那时候我心里的感觉大概就是患有心理病的患者病发的样子吧?”

  “很好的描述。”江佩玖点头,目光又转移到她身边的大男孩身上,“你呢,叶胜?你有什么想说的吗?”

  “我吗?在我的梦里我站在一座神殿的门口,具体来说是踩在一座神殿前的台阶上。”叶胜的回答更为惊人,如果说船长和亚纪都是隔着很远的地方眺望神殿,那他就几乎已经是在神殿的面前了。

  “神殿是什么样子的?”

  “我记不清了。”叶胜摇头,“梦醒之后就像海水冲上沙滩后退潮的白沫很快就消失不见了,我只模糊地记得那座神殿是由青铜铸造的,就连台阶都是一样的颜色,勾勒满了我看不懂也未曾见过相似的花纹,有一个声音让我登上神殿,在梦里它对我说话的感觉像是在对我下达命令,很让人压抑和难受。”

  “其他人呢?有要继续补充的吗?如果我猜得不错的话,大家现在应该有很多话想跟我分享吧。”江佩玖轻轻颔首,看向其他船员。

  在所有人面面相觑之后,终于有人忍不住开口了,“在梦里我是在一片原始的森林中,我好像是一个猎人?还是村庄的村民,我记不太清了,但我只记得在森林的远处有一座神殿的尖角露了出来,于是我就着了魔似的沿着一条河流向着那里走去,河流越走越宽、越走越宽...”

  像是开了一个头,船员们纷纷开始讲述起了“梦境”,每一个“梦境”都有着极强的重合度,神殿、水流以及在梦里有什么东西在注视着他们,诱导着他们,威胁着他们...而不用细说,大家都清楚,在昨晚整个江面上摩尼亚赫号的船员似乎都做了一个噩梦,现在就像是故事会一样纷纷将这些噩梦讲述展示了出来。

  在噩梦中有的人在荒野中,有的人在深山里,而更多人则是在大海上,甚至少有的在城市中遇见了那座神殿,三十三个人梦见了相同的事物,这件事放在任何地方都可以称得上是灵异事件,足够《走近科学》节目拍一档全新的剧集,并且还是少有的不会用“科学”的方式来解答问题谜题的情况。

  “这并不寻常,是吧,江教授?”叶胜看自从船员们开始讲述就陷入了安静的江佩玖开口问,“但我能问一个问题吗?”

  “说。”

  “江教授你昨晚没有做跟我们相同的梦吗?”叶胜问。

  “没有。”江佩玖说,“我昨晚没有睡觉。”

  “如果我记得不错的话江教授昨晚在甲板上看了一晚上的指南针...嗯,也就是你们称之为司南的那个玩意儿。”守夜到很晚的船长对叶胜说。

  “教授辛苦了...”叶胜愣了一下后挠了挠头说。

  “现在看来有些时候辛苦并不代表实用,或许我昨晚偷一下懒就能见到大家都见到过的‘神殿’了,也不知道我现在睡的话还有没有机会觐见一些那位关注着摩尼亚赫号的神秘存在。”江佩玖轻笑着摇头,“但很显然现在不是睡觉的时候,既然现象已经发生了,我们应该做的就是集中精神研究这个现象的本质,追诉起源,就算无法勘破也得尽量去还原它的发生过程。”

  “其实教授心里应该有答案了吧?”叶胜低声问。

  “两个答案,你想听哪个?”江佩玖看向一向都很敏锐通人心的叶胜问。

  “都可以,我相信教授的直觉判断。”叶胜微笑说。

  江佩玖点了点头说:“科学一点的答案是我们脚下的江域水下的河床地底有着一片巨大的空间,从地理学上讲地下有地下河流、坑洞,或者有复杂的地质结构的土地,在特定的环境和时候下可能会放射出长振波、粒子流等对人体具有强烈干扰性的物质从而导致受到影响者出现一些幻觉、生理不适的现象。”

  “比如说做一场噩梦。”酒德亚纪小声说,到现在她的精神还未全部缓过来,脸上就算化了淡妆也显得有些微颓,引得叶胜时不时担心地看向她。

  “身体素质越差的人,受到的影响就越强烈,亚纪你一直都不以体能为著,所以同样受到影响的叶胜恢复会比你快上很多,摩尼亚赫号上的其他船员也都是抱紧过长途海漂的生活,适应力也比你强许多,所以在所有人中你受到的影响是最大的。”江佩玖说,“这是一件好事也是一件坏事,好在越是容易受到影响的人越能敏锐地定位到异常的来源,坏却坏在若是影响过大我担心你在寻找的过程中会出现精神崩溃,乃至其他的生理不适,这对水下作业来说是特别致命的。”

  “我没多大问题,只是一个噩梦而已,不会耽搁到任务的。”酒德亚纪听见江佩玖的话后微微振作了一下精神,抬起眼皮看向面前的年轻女教授认真地说道。

  “教授,你只说了一种答案...如果我猜得不错的话,用科学解释之后应该就轮到玄学了吧?”叶胜问。

  “叶胜,有人跟你说过猜别人猜这么准的你会让人讨厌吗?”江佩玖看向叶胜微笑着说。

  “...对不起?”叶胜有些茫然,以为自己说错什么话了惹得这位教授讨厌了。

  “开玩笑的。”江佩玖摇摇头,“第二种答案和第一种其实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是共同的,长振波、粒子流引起集体做噩梦的事情可以勉强用科学解释,但三十三个船员做了同类型的噩梦,梦见了同样的东西这很明显就不是科学可以自圆其说的了,这种情况反倒是让我想起了另一种现象...叶胜,如果是你的话应该能猜到我想说什么了吧?”

  “灵视。”叶胜回答。

  “我看过你们在诺玛那里的档案,你的龙文学拿的是‘A’,自然不会陌生灵视发生的过程,毕竟龙文系那些每天都浸泡在龙族的死文字里的那些学员可是饱受了灵视的痛苦,几乎深夜每啃一次书都会强行进行一次灵视,这也是龙文系的人跑心理部最勤快的原因了。”江佩玖说,“我观察过这种现象,得出了灵视这种东西是无法由混血种自主掌控的,比起一种技能,这更像是膝跳反应一样的本能,学院的3E考试也正是利用了这个现象,通过将龙文混入FBI的审讯录音中让学员产生灵视进行血统筛选,没有血统的人甚至连作弊都做不到,因为他们根本不知道考试是如何进行的。”

  “其实现在的3E考试是播放歌曲了,有学员表示审讯录音里殴打尖叫的部分会遮挡龙文影响灵视的记录。”叶胜轻咳一下。

  “是么,看来是我落伍了,不过比起歌曲我还是认为播放审讯录音更符合以前卡塞尔学院军事堡垒的风格。”江佩玖无所谓地笑了笑,“总之道理就是这么个道理。”

  “教授的意思是...昨晚摩尼亚赫号上,我和我的船员们都被迫进行了一场灵视吗?”船长也听懂了这位女教授试图说明的道理,面容里微微有些悚然。

  “一场集体灵视。”江佩玖点头,“如果你们深度研修过风水学,分析研究过一些案例,自然就会知道这种例子在以前其实并不少,一个村庄的人集体发疯互相残杀,或者一支军队在误入某个洞窟后消失不见,数年后被人发现所有人都死在离洞窟出口只有二十米深的地方,而死因竟然都是活活饿死的,死前跪倒在一幅巨大的壁画前面目虔诚...这些案例里,每一个群体都是疑似出现了集体灵视的现象,村庄发疯是因为营川坠龙导致了精神污染,而洞窟的军队毙亡则是因为洞穴的壁画藏着足以影响普通人的言灵之力...其实用更现代化一点的术语来说,这些现象就是所谓的‘群体催眠’!”

  “可教授,我们昨天才来这片水域,到现在都没有见过与龙文有关的事物,怎么会陷入灵视?”酒德亚纪迟疑地问道。

  “...亚纪,我们真的没有见过吗?”江佩玖看向这个女孩反问,酒德亚纪直接愣住了,她看向这位教授却发现对方的视线缓缓挪移到了船舷之外,随着她的视线移动,酒德亚纪才逐渐把视野从船上放眼到了周围广阔的山河江景之上,在看见这瑰丽的地利水文后她才骤然反应过来了什么,表情变得悚然了起来。

  “...我们的确是见过的。”在亚纪身旁,同样醒悟过来的叶胜低声说,“与龙有关的,正是长江上游的这整片水域啊!”

  江佩玖的眸子里倒影的绿水河山再不清秀美丽,在每个人的眼中,这片本来清秀的青山江水仿佛蒙上了一层叫人看不清的迷雾,在雾气中青铜神殿朦胧,巨大龙影绰绰。

  “开始准备地下空洞探测仪和下潜工作吧,通知本部我们可能找到他们想要的东西了...可以让校长着手进行‘人员’召回工作了,以及更多的‘后手’准备也可以开始安排上日程了。”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ddxsss.com。顶点小说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ddxss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