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没钱上大学的我只能去屠龙了 > 第四十二章:学姐

第四十二章:学姐

  当身着卡塞尔学院校服的林年站在莺莺燕燕的人群之中时,他整个人是有些小茫然的,在他身边露肩低胸装,裙摆艳丽的宛若三月海棠似的女孩们轻笑着踩过红地毯踏入安铂馆之内,男士们身着优雅的西装挽着女伴的手,含蓄而不失骄傲的踩着花瓣走过。

  在过道两侧狗仔们手中相机的镁光灯的频率使人应接不暇,要不是林年十分确定他是按着指向安铂馆的路牌来的这里,他一定会以为自己误入了格莱美的颁奖仪式亦或是大腕明星们的慈善晚会红地毯现场。

  他站在红地毯的远处望着这一幕,进也不是,退也不是,他总觉得自己就这么冲过去会被门口胳膊搭毛巾、托盘里放请帖的侍应给拦下来,并且温馨提醒他闲杂人等与狗不得入内。

  这种场面让林年有些怀疑人生,他再三的扭头确定没找错地方,同时身边衣着华丽得品的男女士们发出礼貌而又不失有趣的笑声视线与脚步从他身边滑过,又让他属实摸不着头脑。

  为什么他人会在这里?

  其实这事儿还得从下午说起。

  上午的龙族谱系学课程后,在昂热校长的贴心建议下,最终林年还是选择旷课了。

  有史以来第一次旷课,号称仕兰全勤王的头衔还是没保到卡塞尔学院,但他很快便知道了校长的建议并非空穴来风,他这一下午的经历还不如让他老老实实的去上一节言灵学课来得简单的多。

  下午林年为了更改档案号跑信息部差些跑断了腿,只有在这种时候他才真正体会到了卡塞尔学院的巨大,反正他是不太清楚好好一个信息部为什么弄的跟特务接头一样,同样一栋楼里,这个办公室在地表,那个处理窗口忽然就跑到地下五层去了,窗口处理外之后又得再上一次六楼。

  这搞得林年在信息部被踢皮球光是坐电梯都坐了好几个来回,就连电梯门口的校工部壮汉都忍不住操着一口不太标准的中文提醒他:介位同学,电梯不是用来玩的,如果你想玩的话可以去教学楼的电梯,现在下课了那里的电梯没人用。

  并且一提到自己是来更改学生档案的,那些窗口后的信息部成员出奇反应一致的把手伸到了柜台下,并且面带微笑地询问:是想要删除个人档案中的一些历史吗?很抱歉,信息部不提供此项服务哦?如有意见请向学校领导层反馈申诉。

  原本林年还不了解这到底是个什么情况,但在偶然瞥见自己的档案上的一条:‘目标人物8岁时误入女厕所,疑似故意所为,怀疑自小具有严重暴力、色情倾向’的时候,他也差点撸起袖子把信息部的窗口给爆破了,但很遗憾的是自从上次有学生抽出马格南左轮向信息部窗口射击的时候,之后所有的玻璃制产物都换成了防爆级别的了,要想靠腕力打破玻璃把里面的人拧出来除非你的言灵是肉体强化系不然还是有些难度的。

  总之好说歹说,林年终于还是把一切都搞定了,当信息部的小哥喝着可乐两根食指甩过额头间给了他一个OK的眼神后,他才终于如释负重的转身走了出去。

  这时天色已晚,学校中沿围墙的白色吊灯也都一一点亮了,照着座椅的影子在地上拉得很长,林年摸出手机一看,时间刚刚好到七点,他也才惊觉搞这么一下午还没来得及吃晚饭,肚子也很合时宜的饿得咕咕叫了。

  虽说这个时间点食堂也还没关门,具体来说卡塞尔学院的食堂二十四小时无休,保证你晚上起床穿睡衣晃悠过去也能有厨师亲切的为你端上一杯热牛奶和柠檬汁浇鹅肝——但这种时候一个人坐去那大的令人发虚的食堂里吃饭是不是太过凄惨了些?

  最终留给林年的大概也就只有一个选择了,他还记得今晚安铂馆有个party,提到party他下意识就想到了披萨、香槟、自助餐等高热量的食物,没猪肘子吃热狗其实也能将就一下,恺撒·加图索留给他的印象还不赖,虽说林弦忙论文去不了,自己一个人倒也不至于怯场什么的。

  在打定主意之后,林年越往安铂馆的方向走,但越走他就越感觉不对劲,因为他朝向的身边总是会不断的经过一些高档的轿车。

  第一辆向他鸣笛示意他让开道的是一步阿斯顿马丁,车上的男生一身手工裁定的西服,焗油的头发亮到能反射路灯吸引飞蛾,身边的女伴低胸装挤的让人头晕目眩,在看见路边的林年时还带上了一丝亲民的笑容。

  见鬼的‘亲民的笑容’,有那么一瞬间林年感觉自己跌份成了跪见娘娘出巡的小李子,但他马上就知道了这何止是娘娘出巡,简直就是十八王储携美共游灯会!

  紧接着豪车一辆接一辆的鱼跃而出,按喇叭轮着番的督促他让道,车类包括但不限于宾利到西尔贝,再从兰博基尼到迈凯伦,林年甚至都没看到这附近哪儿有什么停车场。虽说他从来没有刻意的去记过这些豪车的牌子,但耐不住在仕兰时同学们成天鼓吹,耳濡目染之后总觉得认不出那些别具一格的标志就是身为雄性动物的耻辱,如今这些出现的豪车数量都足够开车展了,这么多车全部往一个地方钻,莫不然卡塞尔学院还有有关豪车赏鉴的学科?教科书就是学员们自费买的顶级好车?

  好奇心使然,同时也因为路径出奇的重合,林年一路寻思琢磨着跟着豪车们的屁股走到了最终的目的地,也便是如今他所处的地方,安铂馆的正门。

  红地毯在安铂馆的玻璃门前铺了十米,十米的路途上晚礼服香艳绝丽的女士们硬生生走出了T台秀的感觉,高跟鞋踩在花瓣上抹出的褶皱就像是手指在男士们心脏上捋出的痕迹一样有力,红地毯边的敬业狗仔们时不时因为某个女孩大胆的深V高肩拉链白礼服而发出感叹的折服声。

  林年再看了看自己,一身卡塞尔学院的标准校服,虽说在最初穿上的时候感觉很有贵族范儿,人上人的气质,但放在这大环境下一下子也没了味儿,只可惜他洗头比较勤快,不然像是舍友芬格尔那样几天不洗头油光可鉴的模样倒是还可以冒充一下油头跟在场的优雅男士们比比高低。

  “我大概是走错道了。”林年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回身就准备离开。

  他并不傻,就这种情况来看,怎么也得明白过来了,恺撒·加图索口中的“party”和他理解中的“party”有很大的出入。

  在一部分人的眼中,party代表着香槟、烈酒、DJ、舞池以及五光十色的镭射灯。

  但在另一部分人眼中,party就该像眼下这样,大家都穿着最体面的服饰,带着最引以为豪的女伴,在打在粉臂流光与西装顺和线条之间面目含笑,含蓄问暖。

  这是不同阶层人们的理解问题,并不是蓄意的阴谋诡计,只是一次简单、单纯的小误会。

  安铂馆门前的人们也已经已经注意到了不远处一直站着的踌躇的穿着校服的男孩,但没有人前去接引或者询问,大家都不愿意在彼此之间失了风度,只站在属于自己的位置不寻事也不问事,仿佛一层界限隔开了两个世界一般清浊不混。

  在明白了这一点后身着校服的林年无所谓的笑了笑转身就准备离去,他觉得比起安铂馆里的香槟和水果,或许食堂的猪肘子更能填饱肚子一下。

  但在这个时候,香风裹挟着玫瑰花瓣落在了林年的手腕上。

  随着深红色鱼尾晚礼服柔顺的丝绸边角落在了手中,他的耳边响起了女孩轻松又略带调笑的声音:“帮师姐牵着,别落地上了。”

  林年有些惊讶的看向身边忽然出现的女孩,有那么一瞬间他没有认出她是谁来,但恍然间他眼前掠过了一丝错落的画面,在一片金色的大堂中,一个女孩同样站在他的身边微笑不语的看着她。

  “曼蒂学姐?你怎么会在这里?”林年终于反应过来了低头侧向身边的女孩轻声询问。

  不知何时出现的曼蒂站在了林年的身边揽住了他的手腕,以往金色的长发烫成了舒卷的波浪披在香肩上,一身敢露敢美的鱼尾晚礼服衬得腰线跟水一样柔美,引得周遭的男士们纷纷侧目。

  “一来就看见你傻愣愣地站在这里当望夫石,既然别人不带你玩,学姐带你玩呗!”曼蒂侧头略微摇晃的银色耳坠边是林年从未见过的精灵古怪的笑容。

  说罢,她面带着微笑携着林年的手腕走上了安铂馆前万众瞩目的红地毯。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ddxsss.com。顶点小说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ddxss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