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没钱上大学的我只能去屠龙了 > 第三百二十一章:预言中的落幕

第三百二十一章:预言中的落幕

  在雇佣兵小队不成威胁后,整个歌剧院的场面不到一分钟就被彻底接管了,每个出口都被拉上了警戒线,长枪短炮地架在通道口前。

  每个执行部专员都带着和防毒面具和护目镜,毫不留情地将雇佣兵的队员跪压在地上,卸除一切外在武装开始从头顶开始搜身到鞋底,每个队员的肋骨部分都被用力按压以保证没有哪根骨头被手术取出塞藏着匕首或者炸弹。

  欧米茄队长的手臂断口很整齐,抓着炸弹引爆器的断手被小心地取出引爆器再放进了冰桶里冻着,毕竟就算是执行部在某些地方还是很讲究人权的,用他们的话来说如果四肢不健全就被关进切尔诺贝利监狱的话,大概和抓捕现场就地处决了没什么区别——都是死,不过是早晚的事情。

  观众席里的普通宾客在沉睡中都被打了一针镇定剂,一个个都被套上了束缚衣捆在了弹夹上往外面送,位于卡塞尔学院本部的心理部已经上了专机赶往这座滨海城市,等待这些普通人的是心理部为期一个星期的洗脑,没什么副作用,忘记该忘记的事情,说不定还能获得一次免费的心理咨询根除潜在抑郁症的毛病什么的。

  至于舞台上被看押的混血种世家子弟,对于这群年轻人,执行部没有乱动他们,也没有进行搜身,欧洲秘党跟中国的大小世家从来都是互不侵扰的状态,大家都有着相当大的体量,虽然中国世家对内混乱争斗严重,但在利益问题一致对外的情况下总能爆发出让欧洲秘党为之头疼退却的力量。

  那么现在歌剧院里也只剩下了最后的一个麻烦。

  直升机的速降绳上,教官手持雷明顿M870速降而下,速度大概是正常速降的一倍,落地后甚至连战术翻滚都省了,抬枪就指住了林年面前的paco,其他降落在舞台各个角落的特警也纷纷持枪对准了那个娇小的女人。

  场面一度有些僵持不下,没有人下达指令,每个专员包括教官和背后的指挥官都在等待着场中‘S’级发话,这次行动任务从根本上来讲话语权最大的正就是林年,其他所有人都只能算协助行动的辅员,只有任务专员发话了,他们才有资格介入其中。

  营养液流空的玻璃罐中,巨型水蛭蜷缩在一块,再也不复聚光灯照耀下的光泽和妖娆,黄绿色的斑纹黯淡地像是劣质的颜料笔涂在草纸上,在水蛭里真正重要的古龙血清流干后,它就只是一具没有任何价值的生物尸体了,甚至能否成为风干后的药材现在都得打个问号,毕竟大多生物龙化后都是带有剧毒的,水蛭是新品种没有人研究过这东西,自然也不敢轻易拿它进行任何实际使用。

  古龙血液干涸得很快,在地上留下的比血还要红的印记,从高处看宛如树一般流向开枝落叶,在它流动时会不禁让人想起卡巴拉生命树,或是雾尼歌剧院原本穹顶上那疯涨的藤蔓,一样的古朴,一样的优雅,在自然的绘制中却充满了令人着迷的魔性,血液流动时中折射的光斑就是树枝上结出的果实,饱满而诱人。

  巨树生长的土壤也是刀下的水蛭,土壤死了,树木也枯萎了,只留下了光秃的鲜红树干呈现出一种妖丽的别样美感,paco盯着这地上的血红枯枝久久说不出话来,当舞台上对准她的枪械上膛发出了警告的机械撞响声时,她才渐渐回神了,看向了面前的林年。

  “有想过怎么逃吗?还是说一开始就没准备逃。”林年将菊一文字则宗合鞘了,没有想着用刀子威胁这个女人。

  “今晚你说的话,‘皇帝’都会记住的。”paco颔首看向了林年面色终于归于了绝对的平淡,她跟林年一样都是能将情绪收放到极致的人,这点‘小场面’还不能让她跳脚痛斥男孩的暴殄天物。

  “我说过了,有什么话当面说,我不喜欢藏头露尾的人。”林年淡淡地说,“从现在开始,你们也正式进入了卡塞尔学院的视野中,我们的情报机构会从现在开始二十四小时不间断地挖掘你们的信息,希望你背后的人马脚真的收的很干净,一旦被我们挖出来了,我们就会往你们的头上浇下滚烫的岩浆。”

  “‘我们’?”paco退后了一步,引来了更多枪口的调转,但她只是为了退出地上那干涸血迹的范围,站在了干净的大理石地面上,跟林年隔开了一条鲜红的道面无表情地说,“看起来卡塞尔学院的确是一个很能让人拥有归宿感的地方,你认为你已经是他们的一份子了。”

  “起码他们发我工资。”

  “恐怕不止这个原因吧?你真正受到的恩惠你为之视若珍宝。”paco淡笑了一下,歌剧院里的包围圈开始缩小了,凝滞的气氛逐渐开始升至了极限的阈值,仿佛能听到冰面裂开的声音一样,让人在安静中感到成倍翻涨的惶恐不安。

  巨型水蛭被林年一刀毙命后,整个场面就彻底崩掉了,今晚的风暴眼被一刀劈成了碎片,露出了头顶上归于安定的黑色夜空,就连海浪声都清晰了起来,越是这样,藏在风暴混乱后的人越是开始无法再继续端坐稳重。

  “现在你已经没有依仗了。”林年望着paco淡淡地说,“如果你们今天是抱着以激怒我和整个秘党为目的而来的,那你们也的确做到了。你们要战争,我们就给你战争。”

  此话一出,林年身后不远处的教官陡然抬起了手,数十个红点亮在了paco的身上,狙击镜中将这个女人每一个动作都放大到了极致,包围圈已然封死到了极限,每个人都不再前进了,像是黑色的礁石铁壁一样将这个娇小的女人封死在‘圆’中。

  “你以为我们会为战争到来后悔么?不...这是我们的使命。”paco摇头,视线缓慢地扫过林年,万博倩,乃至楚子航和那些组成包围圈的执行部干员们,目色淡寡清冷,她被逼到了舞台的正中央,聚光灯照着她像是即将发表演讲的伟人领袖。

  而她的确也有着那么一出简短的演讲。

  “新时代已经苏醒了,已经意识到了自己真正拥有的力量,他们开始制造喧嚣,不再敲门,闯进王殿占据旧时代王座,空气里充满了他们的嚷叫。旧时代的人开始恐惧,胆怯,拼命想证明他们的时代尚未过去;他们同新时代比拼热血,但他们握刀的手早已垂垂老矣;他们如同可怜的荡妇,风华已逝,仍指望用浓妆艳抹通过轻浮浪荡的丑样来挽留他们青春的幻影。明智的会选择退让,他们会没落恐惧地看着新时代的到来,因为他们知道,世上不存在什么最后的格言。在黑色的皇帝篡位封王威名远播的时候,长老会的时代已经过时了,但不要忘记时钟的旋转总是轮回的,祂们失去的祂们最终都会找回来,时代的更迭如同钟摆一样,来回动荡,永不停息。”

  她的声音很低沉,像是在讲述古老的寓言,歌剧院成为了她的舞台,巨大的空间回荡着她的声音,某人正借着她的口,将祂的预言上升到整个歌剧院,在从那破裂的穹顶升出去,直至挥洒到整个世界的每个角落。

  “新时代和旧时代究竟是在指代谁呢?”飘荡着预言的风中,林年问。

  “这个问题将由你去寻找答案,毕竟你和祂们一样,都踩在登上旧时代王座的阶梯上啊。”paco说。

  在所有人的注视下,她伸手进了怀中掏出了一把袖珍手枪,还没有对准目标,手指就已经放在了扳机上,在这个距离她最可能瞄准的只能是近在咫尺的林年。

  教官最先开枪,半跪着的他毫不犹豫地扣下了雷明顿霰弹枪的扳机,子弹出膛如烟花爆炸般在paco的侧腰上轰开了红色的血雾,巨大的推力将这个娇小女人近乎平移般轰飞了出去,摔在了地上滚了几圈才停下来。

  距离比较近的几个特警专员立刻扑了上去,不论地上paco的死活钳制住了她的双手双脚,另一人如熊般一个跪压将她重重摁死在了地上,双手暴力反剪起戴上沉重的银色手铐,过程中全程三个枪口抵住了她的脑袋,抖动游移的狙击红点锁死在背部的后心、脖颈以及腰线上。

  “弗里嘉子弹,不用担心。”看见林年转头递来视线,教官立刻沉声解释,“有你控场指挥官很放心,我们临时把子弹都换成了非致命的麻醉子弹。”

  “教官,情况好像有些不对。”给paco戴上手铐的特警专员脸色有些不太好看,回头看向教官和林年。

  “人死了么?”林年似乎并不太意外问道。

  “是...”特警专员低声说。

  教官脸色变了变,甚至检查了一下身上挂着的霰弹枪弹药,确定无疑是弗里嘉子弹后才面色阴晴不定地快步走了过去,将地上一动不动的paco翻了个面,被击中的腰间只有淤青和弗里嘉子弹的血沫,但paco那张漂亮的脸蛋上却是七窍流血,死得让人不寒而栗。

  “毒药?”教官拇指压开了paco尸体的下颚,检查了里面的每一颗牙齿,没有发现破碎毒囊的存在。

  “没人能在我面前服毒自杀。”林年走到了他的身边低头看着paco的尸体,又回头看了一眼那通往贵宾厅二楼楼梯下的尸骸血泊,不少特警已经将那两具尸体取证保存了,无论是无头尸体还是筛子一样的烂肉都分门别类地放进了不同的裹尸袋里密封好。

  “不用纠结她是怎么死的,她有自信站在我面前,就有从这里逃出升天的后手准备。”林年挥了挥手,几个白大褂的医护人员走向了楚子航和万博倩,给他们两人披上的毛巾,尽管两人压根没有受什么伤也被强迫着坐在了舞台下的坐席中开始体检检查。

  教官盯着地上莫名死亡的paco表情有些古怪,他或许得重新定义‘逃出生天’这个词了,不清楚paco可以死而复生的她,也只能将其定义为一个势力培养的死士,在关键时刻总有为了保护组织机密的应急措施,放在现实世界里这种应急措施都千奇百怪,在混血种世界中有更诡异的保密手段倒也不是很奇怪。

  只是她最后说的那些话,让教官有些毛骨悚然,他见过更多狂信徒在死亡前念诵教义,对自己的神祷告,亦或者对秘党发起恶毒的诅咒...但他却从来没有见过今天这样的场面,paco死前的预言如此平淡,却又带着不容置疑的笃信,像是有人借着她的口,对所有人发出了一个警告。

  至于具体警告了什么,无人知晓...但却丝毫不影响那股沉重的史诗感爬遍每个人的全身。

  “死掉的疯子没有价值再榨取了,不如说说这些人上面准备怎么处理?”林年扫了一眼被特警专员拿枪指着一个个面壁抱头的年轻混血种们。

  这幅场景倒是有些像他以前在电视上看到的扫黄特辑里的画面,只是把嫖客们换成了衣鲜亮丽的俊男美女,只是他们今晚惹的麻烦可比嫖客严重多了,严格按照《亚伯拉罕血统契约》里的条例执行,这些人基本上全部都是要进混血种监狱的。

  “很难处理,这件事我们最好别插手。”教官背身向了俘虏的年轻混血种们朝向正在进行转移疏散的观众席侧身压低声音说,“这次任务如果就现在的情况来看,涉及到的事情大概会比较严重,关乎到大规模的泄密可能,这些人大概得被暂时扣留了。”

  这些年轻混血种背后代表的势力很复杂,最好的处理方式就是让他们打电话联系身后的世家来赎人,按照执行部和校董会的性质大概率得敲上一笔,毕竟涉及到普通人触碰龙族文明的忌讳,这些事先不守规矩的世家也免不了出点血。

  “施耐德部长那边联系了吗?”林年点了点头,留意了一下最边上那个暗红色头发的女孩,却发现对方也在偷看自己,两者视线交错本该有一方胆怯的回头,但那女孩居然胆大包天地向她翻了一个白眼,脚下偷偷摸摸地踢掉那双玛丽珍的高跟鞋好让自己舒服一些。

  他也只是一扫而过了没起太大的兴趣,又把目光落在了坐在坐席上被医护人员按住照手电筒检查瞳孔反应的万博倩和楚子航。

  “这次行动正是由施耐德部长亲自批准的。”教官颔首,“部长的意思是这次的任务汇报大概会很复杂,等你回到学院后先去他办公室一趟进行口头的汇总解析。”

  “那麻烦告诉他我暂时不会回学院了,暑假过完再回去吧。”林年低头把玩着一个纽扣,“现在离开学还有段时间,告诉施耐德部长,我忽然想在老家多待一段时间了。”

  教官愣了一下,但还是缓缓点头了,直升机螺旋桨吹起的大风拂乱了他面前男孩的发丝,让人看不清男孩眼中的光。他抬着头看着破裂穹顶外的天穹,白光照着黑色的天幕,像是结冰的黑色海洋。

  在一声突兀的清脆声响中,那枚一直被把玩的纽扣也被折断了,丢在了被血染猩红的大理石地面上。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ddxsss.com。顶点小说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ddxss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