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没钱上大学的我只能去屠龙了 > 第二百八十六章:人生

第二百八十六章:人生

  蓝皮文件夹里的每一份文件都被放在桌上叠到了一起,林年翻页很快,视线如扫描机一样快速在资料上扫过,几乎五秒一页就将看过的文档放到另一叠里。

  苏晓樯看见他这幅模样也不惊奇,在高二(1)班里几乎没人不知道林年记性特别好这件事,背字典和背圆周率后一千位的故事更是让年级里每个人都讨论过几次.听说学校有意将他推送到市里参加记忆比赛,甚至还考虑让他上综艺节目,但却被他婉拒了,理由是学习为重,但具体理由是什么大概只有他自己才清楚。

  “楚天骄大概是1988年来到这座城市定居的,那时候我们这座城市还没有发展起来,每个人都很穷,但终归是城里,所以不少乡下的人都涌了进来准备碰运气搏机会,大概他也是属于这一类的人。”苏晓樯看着翻看资料的林年复述出了帮助她查资料的叔叔的原话,“那时候我们这边还很落后,满街都是红砖砌的墙,街边全是漫画摊,台球桌和挂着巩俐和刘德华照片的发廊。”

  “很难有代入感。”林年说,“但楚子航是1990年出生的,这证明楚天骄的确在90年前就已经到了这座城市,遇见了苏小妍,也就是楚子航的妈妈...他在这座城市里生活了接近20年?”

  “我们查到很多与他有关的资料都是他的应聘书,他在这座城市闯荡了很久但却没有闯出什么名堂来,最起初几年是在发廊工作,给别人剪发型。”苏晓樯看见林年将一张照片推到了一旁。

  那是一张很有年代感的发黄照片了,里面的男人梳着类似飞机头的庞比度头,两鬓留着挂黑发,身上穿着一件花里胡哨衬衫里面配着黑白风的T恤,脸上戴着个墨镜正站在镜子前给客人剪头发,姿势很骚包...从一旁挂着的海报来看不难猜出男人是在模仿摇滚天王“猫王”,一身肌肉在阳光下流着晶莹的汗水,大概当时会有很多女客人慕名而来请他洗头。

  “但可惜后来理发店经营不当倒闭了,可能是跟他的审美有关,那时候的人们还不能接受美国流行的发型,不少人聚众在一起砸了他的店。”苏晓樯说。

  “这么久远的情报也被查出来了么?”林年看了眼苏晓樯。

  “论查人这件事上我们家倒是有不少渠道啦。”苏晓樯难得敷衍了一下林年,因为这涉及到她家庭背景的一些琐事,做矿产生意的难免明的暗的都会踩上那么一些。矿是脏的,人沾着矿就沾着脏,像是苏晓樯家做到最大的矿产企业手中握着的资源和圈子是常人无法想象的,他们想要调查一个人,双管齐下只需要半天就能把人挖得清清楚楚,甚至让诺玛来搜集本地的情报都不一定比得上她们这种地头蛇中的地头蛇。

  更何况,楚天骄的林年要她帮忙找的人,换平常有什么事她通知一下自己老爹的秘书就行了,可这次他是专门找了坐在人力资源板凳上的叔叔,借着自己老爹要找人的幌子让他去查的,在整个铆足了力气动用整个企业关系的情况下,楚天骄这个名字在半天时间内就传遍了这座城市里但凡有点能量的人的耳中...苏晓樯一句话的功夫,几乎整座城市在半天里都翻了过来把楚天骄在这座城市里留下的几乎一切可以找到的痕迹摞在了林年的面前了。

  “后来听说当过一段时期的摇滚歌手...但没打得过那时候盛行的红歌,被当成外国派来的反动派的奸细人人喊打,吉他都被折了,当时还留了视频,闹过好一阵子‘抓奸细’的风波,不过还好他藏的不错才没被人抓出来当奸细给解决掉,这件事情当初上了本地的报纸被人挖出来后才知道他有过一段这样的过往。”苏晓樯脸上表情也有些古怪,看来很难想象能把这个曾经各种狼狈不堪的男人跟现在仕兰里的楚子航相提并论在一起。

  “到了后来1990年的时候他结婚了,对象是市里舞蹈团的才女苏小妍。”苏晓樯说,桌对面的林年也正在看那张结婚证复印件,男方和女方算得上男俊女美黑白的证件照上两人都带着热恋般的情绪,在出生年月下用黑字印刷着:自愿结婚,经审查合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关于结婚的规定,发给此证。

  “那段时间楚天骄找了很多份工作,但大多都是临时工,我叔叔说90年那段年生找工作很不容易,阶级观念比现在还强,农民就是农民,工人就是工人,除非去当兵回来申请进厂资格,不然能成为工人的只有工人的儿子或者女儿...楚天骄申请过进厂干活儿,一连找了六七个都被拒了,结果实在没办法只能去找临时工做。”苏晓樯看着林年手里摊开的发黄的申请进厂的申请书顿了一下,“所以那段时间他主要是以做苦力为生。”

  “做苦力?”

  “为了养家吧?年初才结婚隔一年就有孩子了...也就是楚子航。”苏晓樯也好似沉浸进了解读这个男人的人生,他现在讲的是那个名为楚天骄的男人生活里最不容易...可能也是最有成就感的一段时间。

  没有什么宏图大愿,也没有什么壮志凌云...只是和一个自己喜欢的女人诞生下一个可爱的孩子,大概这就是这个男人一生里最幸福的时刻。

  “为了维持妻子和孩子的生计,他当了很长一段时间的临时工,但那时候就算临时工也不是那么好找的,他骑着一辆永久牌的自行车每天在城里转悠,看见什么活儿就涎着脸去问还缺不缺人,并且还会递上一份十分西式的名片...名片是他自己在复印店做的,三毛钱一张...这个情报是黑太子集团那边提供的,他们甚至还找到了名片的留存。”

  “你们还问了黑太子集团的人?”林年果然在文件夹里找到了一张被水侵得开裂的名片,上面写了楚天骄的名字和承包的一切业务...上到音乐私教,下到苦力,几乎什么都能干,什么都愿意干。

  “那边的人帮我们找了一下很古早以前的记录,的确有楚天骄这个人存在,虽然痕迹都很浅,但我们想找的人一般都能找出来...那段时间黑太子集团在搞矿业之于也做建筑业,需要很多人挑灰桶和砂石,一担两桶,七十斤左右,楚天骄也去应聘了,并且还做得很好,给不少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苏晓樯从文件夹里抽出了一张照片,林年在看到照片的时候微微有些动容了,那是一张当时大建设时期的工地现场的照片,临时工们面朝黄土背朝天地干着,带着施工帽的领导挥斥方遒。但在这里面最扎眼的还是那个梳着时尚猫王发型的男人穿着紧身的T恤在挑着一担砂石,七十公斤一担的负重背在肩膀上,手里居然不忘再提着两桶,扛着一百五十斤左右的负重一溜小跑着...

  “后来还得过一次最佳临时工奖,原因是一次黑太子集团的酒楼建设,需要抗一个一千两百公斤的烧熟锅炉上二楼,结果项目人听成一千二百斤了,只雇佣了八个人,楚天骄就在里面,硬生生顶着两千多斤的锅炉和其他七个人一起推上了二楼,事后过来纠错的项目人看见锅炉已经架好了眼睛都惊得掉下来了...然后给了每人颁发了一个临时工奖,多奖励了一百块钱。”

  还是一张照片,八个工人站在一起,最帅最惹眼的还是楚天骄,胸口别着个土的不能再土的大红包,向着相机露出了个自信的笑容...大概是想到又能给自己孩子买优质奶粉了?

  “但其实他们干了两个人的活儿,应该获得一百二十的奖励,所以项目人还倒吃回扣了一百六。”林年把手里关于这件事的资料放在了一旁轻声说。

  他想过寻找楚天骄的过往,期望从里面能找出‘奥丁’的蛛丝马迹来,可没想到最终找到的却是...这个男人在这座城市里的整个人生。

  “不过后来他的生活就稳定下来了,正巧那时候城市进入了高速发展时期,国家造福运动开始,不少企业拔地而起,他倒是也借着这个风找了一份稳定工作...”

  “给税务局长开车?”林年看着手中拿起的那张照片,是一个报纸记者拍的,一辆黑色的上海大众捷达2000型横在一家酒店门前。

  在人人都是靠自行车出门的背景下一辆好车几乎代表了车主所有的颜面。当时尚未落马红极一时的税务局长也正跟着一些关系户勾肩搭背,露出爽朗笑容出入。

  只是林年的视线从开始就落在了照片的角落没有挪开过,那里有着一个梳着背头的男人靠在车尾孤独地抽着烟,照片上看不清他的正脸,只能看见他背着尽头四十五度仰角吐出白烟,酒店的灯打在他的油头上折射出斑驳的光...虽然他那时只是一个开车的,但却成为了这张照片的点睛之笔,这个男人却总能在各种时代给人留下一种另类的拉风感。

  “听我叔叔说以前在税务局干过的人不少都记得他,说他车开得好,那时候税务局的局长买得起车但却没有多少会开的,几个司机开得都畏畏缩缩的生怕刮蹭到一点赔掉自己的裤腰带。但楚天骄在那个时候主动申请了这个职位,每个做过他车的人都说他天生就是当司机的料,自从他当了司机税务局长就再也没有迟到过会议了。”苏晓樯说。

  “他喜欢猫王,但那个时候中国很少有转播外国的节目,只能是他有留学的履历,或者去国外旅游的经历,可能开车的技巧就是在那个时候磨炼出来的”林年说。

  “可留学的话他海归回来也不至于去打临时工养家啊?”苏晓樯有些不解...为了苏小妍和才出生的楚子航,那个男人简直在那几年来拼了命似的找活儿干,城市里到处都是他骑着的那辆永久牌自行车的影子,在这个一亩三分地留下了一个个抹之不去的痕迹。

  “他也有他自己的苦衷吧。”林年很难给苏晓樯解释,楚天骄在国外的经历或许不是留学和旅游,而是做一些难以昭示旁人的‘任务’,可能他在美国出没于上流社会中,每日都与西服与烈酒为伍,用钞票点燃雪茄出没一个又一个与‘龙族’机密有关的情报站。

  他是‘S’级,在拉风时最拉风...但在他最后还是选择了回到90年改革开放初期的国内,每天与泥灰和汗水为伴...一切都只是为了家里嗷嗷待哺的幼儿楚子航和那个名叫苏小妍的女人?

  可到底是什么驱使你做到这一步?林年伸手轻轻的抹在了照片上背身抽烟的男人侧脸默默心想。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ddxsss.com。顶点小说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ddxss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