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没钱上大学的我只能去屠龙了 > 第二十四章:三个箱子

第二十四章:三个箱子

  雪佛兰行驶在学院间宽阔的石路上,林年隔着车窗看着那些中世纪风格的建筑,远处树林中的教堂上白鸽起落,鹅卵石小路上偶尔能看见金发碧眼的外国学生行走,不知藏在何处钟楼的钟声悠扬的传遍整个学院,一瞬间他终于有了一种身在异国他乡的真实感。

  曼蒂开着雪佛兰在学院里缓慢行驶着,边开车边聊着闲话,给林年和林弦介绍学院的历史和布局。

  他们现在正在经过了一个广场,茵绿的草坪环形遍布,颜色青的沁人心脾,这让林年不由想到了仕兰高中足球场里的里的人工草皮,和现在这些草皮对比简直不是一个层次的。

  “百慕大草坪,1965年就研究出的杂交草种,特点的耐寒耐旱,四季常青,校长很喜欢校园里生机勃勃的感觉所以不惜高价移植了这些草坪。”曼蒂侧头看向窗外:“看见广场中央的建筑了吗?”

  林年顺着曼蒂说的方向看去,在广场的中心伫立着一座拜占庭风格的古老建筑,乍一眼看去通体是血红色的,世界树的图案被雕刻在外壁上,顶部还有一只英武不凡的雄鸡雕像。

  “那是英灵殿,这个广场叫奥丁广场,我们学院有很浓的北欧神话风格,你经常能看见以此命名的建筑。”曼蒂望着远处的英灵殿:“英灵殿每学年只会开启一次用来颁发毕业证书,我希望明年我也能站在里面的被校长念到名字。”

  “只要在期末时你没有挂科。”曼施坦因瞥了一眼后座上装死人的芬格尔。

  “我直接送你们去宿舍还是怎么。”曼蒂手指轻轻拍打着拍方向盘。

  “你下午没课了是吧?”曼施坦因问。

  “对,今天的课已经上完了!”曼蒂挑了挑眉毛满脸轻松,但无意识间看了眼一旁曼施坦因若有所思的眼神忽然间意识到不对劲改口道:“额...但一会儿我准备去参加诺顿馆那边学生会的party...”

  “那好,你和芬格尔帮把林年和林弦的行礼搬到宿舍去一下。”

  “哇,别吧,曼施坦因导师你这是在压榨劳动力啊。”曼蒂脸立马就刷的拉了下来。

  “我们的东西还是我们自己拿吧。”林弦摆了摆手。

  “不,你们两个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况且,曼蒂你该减肥了,体育课上你的八极拳老师跟我说你运动过少体脂率已经到了‘危险’的程度了。”曼施坦因一句话就敲定了行程并且小小警告了一下曼蒂。

  “不!我昨天才上秤了,不过95斤还没破百呢!你这是在报复我在出差的时候不让你吃高热量的食物!”曼蒂满脸写着悲愤。

  “这事儿就这么定了,我说过少跟学生会的那个恺撒·加图索打交道,现在学校风气都被他影响了,一个星期起码我们风纪委员会接到三四次夜间的噪音投诉!有一晚上我们还逮到他带头往公共游泳池里灌香槟!事后把游泳池都冻裂了!”曼施坦因说起这个恺撒·加图索就气不打一处来。

  曼蒂看见气上头了的导师也只有可怜巴巴的闭嘴了,曼施坦因本来就有些高血压,再刺激下去当初倒下去了她就得麻爪了。

  结果到头来继芬格尔之后她也成了扛行李的骡子,而芬格尔则对此丝毫没有不满一脸狗腿的在背后猛点头,讨好风纪委员的形象堪称无耻。

  “开车去心理咨询室,我们先去见富山雅史教员,如果没算错的话,现在他应该准备好东西在那里等我们了。”曼施坦因说。

  “我觉得我也该心理咨询一下了,心好累。”曼蒂有气无力的调转车头说。

  行驶十分钟后雪佛兰在一处歌德式建筑前停了车,林年下车后仰望这栋建筑,比起在电影里见到的那些高耸飞拱的歌德建筑,眼前这栋明显较小并且在翻新后融入了现代元素,线条也显得柔和了一些,三楼开着窗碎花的窗帘向外飞扬。

  “我其实感觉这学校里的建筑都差不多长一个样。”林年对下车走到自己一旁的林弦说:“我觉得以后我一定会在这所学校里迷路。”

  “你一直有些路痴。”林弦点了点头:“我还记得你上次跑三条街区买酱油迷路的事情。”

  “那次是意外,我那么多年了从来没去过那里。”被提起旧事林年有些尴尬。

  “走吧,林年,你想要的证据就在这里面。”曼施坦因关上了车门,雪佛兰带着芬格尔和曼蒂远远的离去了。

  “看起来你们早就猜到了我不会轻易相信你们的话,所以提前准备好了‘证据’?”林年跟着曼施坦因走进了大门,门内上有很多浮雕越往里层次感越浓重,仿佛有股强烈的吸引力让他们加快步伐。

  “我们大多学生其实都有混血种家族的背景,从小受到过类似知识的熏陶,比如之前我们聊到的那个纨绔子弟恺撒·加图索,他们这些人在入学时接受龙族文化起来就十分水到渠成。但也有一些学生像你一样,在入学前都生活在正常社会中你,一下子让他们接受龙类的真相的确很不容易。”曼施坦因教授带着林年直上了三楼站在了一扇门前,在推开大门前回头看了眼他说:“所以这时候我们就会准备一些极具冲击性的证据给他们看。”

  曼施坦因推开了大门,门后是一个装饰古雅的书房,水晶吊灯,繁琐又极具美感的笔直,摆满书籍的书柜围绕四壁,白色羊毛地毯铺在书房正中间,在那里摆放着一张实木长桌,在桌旁站着一个面带微笑的亚裔男子。

  “曼施坦因教授。”亚裔男子看见曼施坦因教授后立刻鞠躬示意。

  “这次也麻烦你了,富山雅史教员。”曼施坦因将林年和林弦带进了房间,将外套拖下挂在衣帽架上。

  “这两位就是‘A’级新生和准备跟我的见习职员吧?我叫富山雅史,日本人,学院的心理辅导员。”富山雅史也又恭敬的对林弦和林年鞠躬,态度好到让林年有些不适应,他没有鞠躬只是伸手出去和对方握了握。

  “富山雅史教员你好,我是林弦,初次见面,以后还请多多指教。”林弦也礼貌的微笑着和富山雅史握手问好,如果没有意外的话,曼施坦因为她争取到的职位就是面前这个日本男人的助手,所以说这算是她未来的上级。

  “我在校的时候就收到了关于你的履历,也拜读过你在网站上过稿的论文,不得不说凭借林弦小姐在读时的履历,足以进修任何一所医科大学读研考博,只在大学就结束了学业实在太可惜了。”富山雅史对林弦的态度极为礼貌完全没有上下级的盛气凌人,而是显得格外赞扬有佳。

  林年悄悄的用余光看林弦,内心直犯嘀咕,作为弟弟的他只知道自家老姐在大学里也传奇过,但没想到居然能传奇到来到卡塞尔学院这种地方还能被里面的教员吹捧。

  “说不上成就,那些论文报告只是一些猜想罢了,并没有实质的实验论证,如果富山雅史先生看过我的论文的话应该会知道那些实验想要实施会存在一些伦理上的问题。”林弦微微颔首谦虚道,在面对社交的时候她会显得格外成熟,在家内和家外完全是两个人,这其实和林年的性格某些地方有异曲同工之处。

  “咳咳,富山雅史教员,我想你应该带来了我要的东西。”曼施坦因教授见两人聊的过于深入了,不由咳嗽了两声提醒。

  “哦对,我当然没有忘记,我特地从档案室申请借来了这三样东西,诺玛提醒我必须在今日零点前归还。”富山雅史教员如梦初醒,从脚边依次提出三个黑色的密码箱平放在了身旁的木桌上,在分别解开了密码锁后让开了位置示意林年自己去打开箱子。

  “去吧林年,这些就是你想要的证据。”曼施坦因说。

  看着曼施坦因教授和富山雅史鼓励的目光,林年又看了眼林弦,舔了舔嘴唇后走上了前去站在三个密码箱前,他踌蹴了一会儿考虑起了自己到底该先打开哪个箱子。

  “我建议你从左到右的顺序打开。”富山雅史提醒道。

  “会有危险吗?”林年手按住了最左边的密码箱看了眼身后的林弦问向富山雅史。

  “不会,只是会有些三观上的冲击。”富山雅史说:“但你要相信箱子里的东西是完全可控的,完全不会对这间屋子的任何人造成人身威胁...嗯,但心理威胁说不一定。”

  说到最后富山雅史忽然改了口,林年和林弦看向他,他的面色出现了一些尴尬:“以前有过一个学员因为血统异常的原因患有高血压,他看见箱子里的东西后血压噌噌噌往上涨然后晕了过去。”

  “我心理素质挺强的,敢经常在晚上看借来的恐怖小说。”林年点了点头表示自己做好了心理准备。他轻吸了口气做好了惊吓的准备,双手一抬打开了密码箱,可箱子中映入眼帘的东西并不令他震惊或恐惧。

  因为在第一个黑色的密码箱里装着的是一个张古老的石鬼面具。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ddxsss.com。顶点小说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ddxss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