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没钱上大学的我只能去屠龙了 > 第一百六十三章:boogeyman

第一百六十三章:boogeyman

  “总结一下已知信息,这次狙击手的狙击环境辉夜姬已经推算出来了,空气含氧量62%,空气密度每立方米810克,射击俯角15度,使用武器毫米反器材狙击步枪,使用弹数5发,从这些数据上我们发现了许多新的情报。”

  源氏重工27层,执行局会议室,

  房间内窗帘与遮光布挡住了窗外白昼的光线,昏暗的房间中源稚生站在会议桌的尽头,樱在他的身后手握着投影仪的遥控器,墙壁上白色幕布上切过几张照片,那是这次袭击的狙击现场,一间没有任何装修的毛坯房,墙壁地板都是灰色的水泥,地上还堆积着沙堆、钢筋等建筑材料。

  “局长,附近跟我们大楼齐平的写字楼大厦我们全部检查了一遍设防了,如果有人狙击的话应该第一时间会被发现并且制止。”有负责三十三层贵宾套房安保的负责人不解的举手询问。

  这次的狙杀总有人需要出来负责人,而安保队自然就是这批倒霉蛋,可虽然事情发生了,他们却还是显得难以置信和不服气,因为他们不是蠢材,早算到了套房中那扇巨大的落地窗有可能成为杀手的突破点,附近的可狙击地点早已经布下了天罗地网,只等着鱼儿们主动上钩——可狙杀还是发生了,并且对方还差点成功了,从狙击开始到结束完全没有被本家的人发现。

  “关于这一点,其实也不算是你们的过失。”源稚生摇了摇头说:“射击地点是位于我们大楼三点钟方向一栋年前立项动工的写字楼,由于是傍晚的缘故写字楼已经停工了,无人的楼层再加上优秀的高度正好为狙击手提供了极佳的狙击环境。”

  安保负责人愣了一下面色有些古怪:“那栋写字楼我记得...”

  “在位于源氏重工的2800米外。”源稚生点头:“已经远远超出了你们布防圈,这是一次超远距离精确狙杀,杀手在写字楼的三十五楼开枪,子弹飞跃了五个街区,长达六秒的时间才命中了落地窗,击碎防弹玻璃狙杀室内的人。”

  “2800米的狙击距离?”会议桌上不少人瞠目结舌,就算有狙击镜在狙击手的眼中源氏重工里的人都应该是镜头上的一点黑色灰尘吧?这种距离进行狙击如果不是狙杀目标特殊的话,这几枪下来狙击手就应该可以被直接封神了。

  “也正是这个原因,我们怀疑狙击手在这种情况也分不清同在屋里的三个人哪个是自己的任务目标,所以第一枪他选择错了对象,关于这一点,可以请当事人补充。”源稚生看向了会议桌的右边。

  “是的,第一枪瞄准的不是我,而是宫本同学。”会议桌上静静坐着一直没什么言语的林年点了点头说,这场会议他赫然也位列其中,曼蒂和宫本一心坐在他的左右,这场会议他们是以本部专员的身份出席的,同时作为狙杀的受害者他们也理应有资格知道内情。

  “然后狙击手发现子弹被避过去了,又开了三枪,但一一都被当事人用水果刀切开了。”源稚生说。

  水果刀切毫米的巴雷特子弹?会议桌上的人们表情都诡异了起来。

  “这得感谢贵宾套房内的一切配置都是最优等的,就连水果刀都是仿匕首的精钢打造的,不然在我切开第二发子弹的时候刀刃就会绷断了。”林年说。

  “狙击手开了五枪,按现场情况来说,如果在场的任何一人替代当事人,五枪都不会落空——亦或者对方从头到尾也只会开一枪。”源稚生说:“这种狙击水准代表着什么就不必我赘述了,辉夜姬扫查了那栋写字楼周边的所有监控录像,最终定位到了一个人选。”

  源稚生举起手示意身后的樱,于是白色幕布上PPT再次跳动,一个穿着黑色防风衣带着黑色圆沿帽一副英国特工打扮的女人出现了每个人的眼前。

  “BoogeymanAKA夜魔,环球杀手组织的成员,王牌杀手,任务完成率是史无前例的%。”

  “为什么会有?”会议桌上林年问。

  “因为一次任务中她杀人只杀了一半,然后放过了对方,转身把自己的雇主干掉了——但最后那个杀到一半的人还是没抢救的过来死了,这算得上她任务生涯中的一次污点,但由于杀人的手法太过惊艳,业界还是将其定性为了完成了一半,所以才有了这。”源稚生瞥了他一眼竟然回答了他这个问题。

  “这也是辉夜姬调查出来的?”林年有些惊讶。

  “是的,你应该知道辉夜姬的存在,这是跟学院本部诺玛相同的云计算系统,但在计算力上稍逊于诺玛。”源稚生说:“辉夜姬在进一步的调查中发现这个夜魔数次的任务中都表现出了超越普通人的素质能力,在一段古早的监控录像中我们也确定了她混血种的身份。”

  樱按下遥控器,白色幕布上切出了一段视频开始播放,由于是监控录像所以是默片,在视频里是一间夜总会的顶级套房,红色大理石的地砖、黄水晶的吊灯,屋子中间还内修了一块铜狮吐水的奢华水池,一个大腹便便的中年男人坐在水池边沿上,女人们莺莺燕燕地环绕在他身边,腰部别枪的几个黑衣人站在房屋门口和窗边警戒。

  视频下面的进度条飞跃的很快,光是等众人看清这些布局视频就已经播放了一半了,想来一会儿事情发生得会很快宛如惊鸿乍现一般开始又结束。

  果不其然,在视频还剩下最后五秒的时候,主角出场了。

  套房里的水晶吊灯塌陷了下来,一个黑衣着身的人影踩在水晶灯顶上从套房的上一层落了下来,手里握着两柄左轮手枪,这一次出场花费了视频最后的两秒,而在后三秒的时间里,左轮枪疾风骤雨一般响了两秒,室内所有活人脑袋爆成一团血雾,最后一秒拍摄录像的摄像头被打爆。

  “酷啊。”会议桌上有人说。

  所有人都侧目看了过去,只见到林年身边的金发女孩一下子捂住了嘴巴趴在了桌子上。

  “的确挺酷的。”林年倒是直接附议了自家师姐的感慨:“言灵?”

  “可能是,如果是言灵,那应该算是一个相当棘手的言灵,一个对于你来说是天生克星的言灵。”源稚生点头。

  “我的...克星?”林年咀嚼了一下这个词语,这间会议室几乎没人不知道他的言灵是什么,‘刹那’这个神速系的言灵在言灵周期表内算是和‘时间零’同名的异类,少有言灵可以克制它们,因为无论是暴躁的‘君焰’还是狠毒的‘阴流’,它们都需要找到破坏的目标。击不中目标,威力再大的武器也是白搭,除非一口气将周遭所有环境破坏掉,但大概在你涌起这个念头的时候‘刹那’和‘时间零’的使用者就已经跑得飞远避入安全范围了。

  “夜魔活动于环球范围的杀手组织,在杀手业界她被称为‘boogeyman’,在恐怖神话中夜魔从不丢失自己的猎物,无论猎物如何躲藏她的牙齿都会咬断那根喉管,这是一个暗喻,暗喻了两层意思,第一层意思是她从来不失手。”源稚生按动遥控器按钮PPT跳动,这次白色幕布上显现出来的正是一个欧洲女人的正面相,皮肤有着一种不透明的、厚重的白。雪白的脸上一双淡绿的鬼阴阴的大眼睛,鼻梁高挺之下是一双油润而猩红的厚嘴唇,美得带着一些肃杀之气。

  “而第二层意思是,她的子弹从来不落空?”林年问。

  “是的。”源稚生说:“她从来没有浪费过一发子弹,在她的所有任务中有多少个人就用多少发子弹,枪战现场没有多余的弹痕或者弹孔,她开枪从不会落空,而她的敌人永远没有机会反击。”

  “这种言灵,我记得一个。”林年说。

  “辉夜姬也锁定了一个,不如你先说?看看我们想的是不是同一个。”源稚生坐在了椅子上双手交叠了起来。

  林年多看了屏幕上这个女人的脸一眼在心中记了下来,又转眸向源稚生:“言灵·圣裁。”

  源稚生缓慢地颔首:“答对了。”

  没有欢喜,没有兴奋,有的只是严峻和沉重的气氛。

  “所以,现在能告诉我,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了吗?”林年问:“为什么这种人会盯上我?”

  “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源稚生将自己面前的一份纸质文件滑到了林年的面前:“盯上你的人可能不止这一个。”

  林年伸手按住了文件扫了一眼,看见自己的照片后表情微微顿了一下尔后释然了:“猛鬼众做的吗?”

  “根据网站的知情人透露,发布这张悬红的用户ID名叫王将。”源稚生目光沉静:“很可惜,看起来在极乐馆那一晚你并没有成功的杀死他。”

  “良一告诉你的?”林年将悬红通缉令滑给了一旁的曼蒂,曼蒂在瞥见后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三番五次扭头瞅着自家师弟的侧脸,大概寻思着能不能近水楼台先得月先把师弟给剁吧了拿去换点化妆品。

  “我们总得知道那晚上你做了什么。”源稚生显得十分轻描淡写。

  “二十亿的悬红,两千万美元,现在想要我脑袋的人很多?”林年也不想在这件事上多纠结了,良一不是他,在本家高强度的审讯下肯定得被挖出来一些东西,说了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说了什么和说了多少,起码本家没有把自己直接关起来切片逼问血统精炼技术(由龙化后恢复正常所推论而出)就代表着良一还是有分寸的。

  “异常的多。”源稚生背后的樱又切了一下PPT,图上昏暗的地下室里一排人无论男女都戴着黑色眼罩蒙着双眼,塞着口塞浑身赤裸地跪坐在墙角,几个黑衣专员拿着枪守在他们身后,放置着脏兮兮的餐盘和处理粪便的铁桶。

  “看起来本家并不优待俘虏。”林年挠了挠额头遮挡了一下眼中划过的凝重,被软禁的这些天居然有这么多人想要他的脑袋,如果没有蛇岐八家的庇护他大概早已经在东京这座城市里杀得血流成河了吧?这无论对谁都不是件轻松的事。

  “这些都是交代了根底的,另外一批嘴严的已经打断四肢抠去眼、舌、耳,抬去东京湾和水泥打成水泥柱了,也算是余生为这座城市的发展做一下贡献。”源稚生淡淡地说,这个时候林年和曼蒂才能感受到这家伙是蛇岐八家暴力组织的头头,而不是从某部偶像剧里走出来的男明星,俊秀的帅脸下也藏着令人恐惧的血淋淋一面。

  “里面有多少人是混血种?”宫本一心出声问。

  “抓到了二十三个人,有三个带些稀薄的血统,大概率不是遇到生死危机一辈子都不会点燃黄金瞳的那种,但还是倚靠着不错的身体素质和神经反射在业界混了些名堂——至于我们抓到他们的时候委实算不上严格意义上的生死危机,因为他们根本无法反抗。”源稚生解释。

  “奔赴而来东京的杀手质量良莠不齐,这些天里杂鱼和不怕死的喽啰已经送死送得差不多了,做这一行的人都有对风险敏锐的嗅觉,再蠢的人都应该知道这趟水很浑,大部分的普通杀手都应该闻风而退了,而真正有实力的猎人们都在观望,当然也有忍不住提前动手的人,比如昨天的那位‘夜魔’。”

  “所以我能安然无事的活到现在,全都得仰仗本家保护得力吗?”林年甩转着桌上的钢笔笑了笑。

  话才说完一旁的曼蒂就拍了拍他,转头看过去看见自家师姐一脸的蓝色墨水后,他才反应过来自己没盖盖子。

  “如果是昨天以前,我可以受下你的赞誉,但袭杀已经发生过一次了,这代表我们的安保工作还是有很大的缺漏。”源稚生说。

  “总不能要求蛇岐八家把整个东京都筛一遍,这不现实。”林年不动声色地放下了钢笔就说正事:“所以本家准备怎么安排呢?在进一步出更大乱子之前遣送我回学院?”

  “不。”源稚生摆了摆手:“这笔悬红是猛鬼众下的,事关猛鬼众我们本家也有责任,既然出了事情,我们就会处理到底。”

  “换句话说就是一天有人对我图谋不轨,那我就一天不能离开蛇岐八家?”林年偏了偏头。

  “这自然就是今天我们这场会议讨论的主题。”源稚生右手轻轻撑住下颚。

  “如果我选择离开东京,那大概跟我一起上航班的人里十个有九个都是带着枪的吧?”林年笑:“还剩下一个则是在飞机里安了大当量炸弹躲在城市里按引爆按钮。”

  “更严重的是这些人都是为利而生的家伙,为了杀掉你他们可不会管波及到的平民的死活。”源稚生点头:“虽然蛇岐八家是黑道,但好歹我们也算正派人士。”

  擦着脸上墨水的曼蒂缩了一下头,瞥了一眼PPT上还没切的地下室图,这‘半个’的量词用的倒是微妙,杀一半留一半刚刚好。

  “我不想把乱子惹回学院里去。”林年直接说出了自己的想法:“这边的乱子就在这边解决吧。”

  “运气不错。”源稚生忽然说。

  林年顿了一下,没理解源稚生的意思。

  “重要的软肋不在日本,而是在安全的本部里。”尔后,源稚生解释了前句的意思。

  林年沉默了一下,轻轻的点了点头。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ddxsss.com。顶点小说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ddxss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