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章 54_悄悄热恋
顶点小说 > 悄悄热恋 > 第54章 54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54章 54

  席少琛在众人惊诧的目光中,又握住路珂的手腕,拉着她转身离开包厢。

  剩下的人面面相觑,全都不可置信——

  “这是什么情况啊?”

  “我刚才听见席总叫她夫人。”

  “所以路小姐是润星集团的二小姐?”

  “谢经清的外甥女?”

  “有家公司的老板?”

  和这些身份相比,蒙星总部策略总监算什么啊,他们刚刚竟然还怠慢了公主,哦不,女皇。

  “改日重新组局赔罪。”

  最后不知是谁讲这么一句,这事才算翻篇。

  席少琛拽着路珂大步朝前面迈,出门,拐弯,上车,把驾驶座的陈助理吓了一跳,瞪大眼睛结结巴巴道:“少少少夫人,您、您回来了啊。”

  “是啊,好久不见呢。”路珂笑着打招呼,寒暄一句:“谈恋爱了吗?”

  “没,还没呢。”陈助理瞧一眼自家老板,很懂事地道:“我每天跟着席总,见不到什么女人。”

  哎哟,够上道!这话路珂爱听极了。

  “放心放心,包我身上。”

  陈助理笑着开门下车,在十米开外的地方老实站着。

  席少琛微微侧过脑袋,眼神如水般沉静淡然,什么话都不说,就这样一动不动的注视她。

  路珂拿不准狗男人的心思,先开口解释:“蒙星看中我的身份,想让我来参加今天的酒席,我才能提前回来。”

  他仍然目不转晴地盯着看。

  见他毫无反应,路珂稍稍放软语调:“没有告诉你是因为想给你个惊喜,参加完酒席我就准备回家的。”

  当然这话是发自内心骗他的,路珂打算参加完酒席去自己的有家公司看看,再到house晃悠一圈,最后回家找老公。

  席少琛不动声色,脸上看不出情绪变化。

  路珂对于讨好他这件事得心应手,小嘴愈发甜:“我看到了新闻,老公这两年好厉害好威风哦,凭一己之力,把润星杀的落花流水片甲不留。”

  说完后,没有等到任何反应。

  靠,狗男人他变了!这样居然都搞不定?

  路珂同样歪脑袋,眨眼问:“四哥看出什么了吗?”

  “你瘦了好多。”

  他终于舍得张嘴,嗓音里透着浓浓的眷恋和心疼,好似她是失而复得的宝贝。

  席少琛伸出修长干净的手指,捏捏她的下巴,“变尖不少。”

  又揉揉手臂,“变细不少。”

  落在腰间,“根本没有肉了。”

  再是小腿,“再瘦该走不动路了。”

  温和轻缓的话语听得路珂鼻子微酸,心里柔软的一塌糊涂,小声反驳着:“哪有这么夸张,我在伦敦吃的不错。”

  “没有夸张。”席少琛的神情很是严肃:“你别以为过去两年我就摸不出来。”

  “”

  没有质疑您摸功的意思。

  直到浑身上下都被检查个遍,席少琛才稍微露出点笑脸:“没事,回来后慢慢养。”

  路珂扬眉:“怎么养?”

  他略微思索,一本正经道:“我这两年厨艺渐长。”

  渐长?这词是这样用的吗?您首先要有厨艺这玩意儿才能谈长进啊!

  路珂的身子往后缩,用质疑的眼神望着他,席少琛诚恳的发誓:“真的,你吃了绝对不会吐。”

  听听,谁夸自己的厨艺是用吃了绝对不会吐?

  路珂捂着胸口说:“要不你再仔细摸摸,说不准就狠不下这个心了。”

  席少琛:“”

  他们最后到秘密之地,在小花园的木屋里面吃晚餐,路珂托着腮边吃边打量他。

  这两年多,路珂往国内飞过三次,席少琛只去过伦敦一次,虽然那次留了两个月,但他们仍然是分开的时间比较多。

  距离上次见面已经过去小半年,男人经过岁月的沉淀,更有种淡然的魅力,五官精致深邃,肤色晒黑了些,但依旧白皙干净,眉眼温和且带着几分纵容,光是静坐在椅子上就是赏心悦目一幅画。

  想到自己从路家换来几亿,又收获这么一个帅哥老公,路珂越笑越高兴,眉梢眼角全是愉悦。

  “我找人散播了润星的负面新闻。”她愉快的音调响在耳畔。

  “我知道。”席少琛说:“润星只差最后一根稻草。”

  他唇边挂着淡淡的笑意,不言而喻。

  “我也知道。”

  大好时光路珂不想再提润星,放下刀叉说:“幼菱这两年给我讲了很多你的事。”

  席少琛不以为然:“她能知道些什么。”

  他小的时候,小侄女还没有出生,总归不会是糗事。

  “说你初中的时候,有女生追你追到家里,被你当成保姆。”路珂弯起眼眸笑:“你怎么从小就这么骚啊。”

  席少琛沉默不语,老实说他自己都不记得了。

  “还有你高中,有同班的男生喜欢你,总是对你献殷勤,然后被前排的女生写成cp小黄文。”她说到这里眼泪都快笑出来了:“原来陈助理没有骗我。”

  这事情他有印象,因为那篇小黄文是他无意中发现的,他自己看过一遍。

  “还有你大学哈哈哈哈。”路珂笑得说不下去。

  席少琛无奈又宠溺的望着她,算了算了,夫人高兴就好。

  他接过话:“我大学因为长得太清冷严肃,进教室的时候,被同班同学当成老师。”

  “对对对,就是这件事。”路珂擦了擦眼角的眼泪,“幼菱说你读大学的时候都穿白衬衫黑西裤,比老师穿的还老师,每天像领导巡视似的。”

  她想象席少琛顶着张青涩的脸整天在校园里穿西装晃悠的画面,就觉得十分好笑。

  “我十八岁的照片,要不要看?”

  路珂小脑袋点的像捣蒜似的:“要要要。”

  席少琛挑了挑眉,双手抱臂,身形往后一靠。

  这熟悉的动作!这熟悉的表情!

  无疑是狗男人的狗性重新回来了!

  “公平公正,交换照片。”

  “行啊。”他说:“我要你从小到大所有照片。”

  凭什么?

  席少琛摆出一副无所谓的态度,反正他见过路珂十七岁的样子,谁想看谁是孙子。

  路珂咬牙道:“好,换!”

  “夫人放心。”他扬唇笑着:“我一定会认真挑两张,替你裱起来。”

  路珂轻哼,他如果敢选些乱七八糟的黑历史,她就离家出走眼不见心不烦。

  “幼菱说,你好几次都找借口送她去上钢琴课,其实是想偷看我。”她突然转移话题,神色间难掩得意:“是不是呀,四哥?”

  “不是。”

  席少琛微微抬眼,见她皱起小脸气恼的模样不由失笑,低声道:“是每一次。”

  在钢琴教室见过路珂之后,小侄女去上钢琴课,都是他送的,不是好几次,是每一次。

  他后来特意去查路家二小姐,弄清楚了路家以前的事以及众人之间的关系,对她更加好奇,总是忍不住去看看。

  在这样环境里长大的小姑娘,不骄纵,不怨恨,能与路家现在的夫人平和相处,愿意真心对待同父异母的弟弟,有头脑,有想法,活得明艳生动。

  太难得,也太让人心动。

  他有两位同父异母的弟弟妹妹,从小不生活在一起,接触很少,但席少琛能感受到他们对自己的敌意和恨意。

  路珂听到他的回答,笑眯了眼睛:“想不到啊,我们席大少爷还有这么纯情的时候呢。”

  席少琛支着下巴,露出无辜的表情:“现在不是吗?”

  “滚!”

  隔天早晨,席少琛送路珂去有家公司,两年的时间公司规模越做越大,员工人数多,干脆把隔壁也租下来了。

  她先找杨助理了解近期项目情况,然后到副总裁办公室找荣珊单独谈话。

  “可以啊,江清路十二号盘做的这么好。”路珂眨了下眼,“亲手斩杀沈寄言的滋味不错吧?”

  “何止是不错,简直是太爽了。”

  荣珊两年前开始和沈岁晏接触,与他联手合作,抢沈寄言想要的业务,明里暗地的挖坑,又有席洛华谢经清帮忙,逼得他在公司丧失威信,在外面无路可走。

  去年他自作主张支援华园集团,更是惹得天行集团董事们不满,如今已经是焦头烂额。

  “他私下有没有找你?”

  “找过,我没有见。”荣珊微垂着眼眸,懒懒道:“我都想开了,男人这种东西,有不一定是锦上添花,没有肯定是万事大吉。”

  “别为个臭男人心灰意冷。”路珂温声劝着:“凡事还是要自己高兴,像我小姑那样也不是不行啊。”

  有钱,有事业,有年轻弟弟环绕,偶尔还能撩撩旧情人。

  不等她接话,路珂又道:“我看沈小少爷就很不错,年轻又能干,你和他相处两年,没有生出一点爱的火花?”

  荣珊轻咳两声,眼神闪躲,试图转移话题:“开会时间到了,你想好要说什么吗?”

  “哟哟哟。”路珂哪能看不出来有问题,按照自己的过往猜测:“你该不是喝醉酒把别人小男生给睡了吧?”

  荣珊的神情更加不自然了,她卧槽一声,竖起大拇指称赞:“你不愧是我的姐妹啊。”

  “你当初是怎么解决的?”荣珊沉默良久后问。

  “我们不同,席少琛是我老公,沈岁晏连你男朋友都不是。”

  荣珊很是头疼的叹气:“走吧,先去开会。”

  两个人准时到达会议室,路珂看着一屋子精干聪明的女人,别提心情有多舒爽,听完高层汇报,到总裁发言时间。

  “接下来公司的重点将放在新城区项目上,设计部准备概念设计,采购部联系各家公司。”

  “开发部继续收集土地信息,周末做份ppt发给我,工程部现场踏勘一定要多注意。”

  “营销部下周把策划案交上来,另外,做市场调研时,重点关注润星的动向,有什么情况及时向我反馈。”

  “”

  席少琛被前台领进来时,就看见路珂侃侃而谈的样子,自信,大方,又有种独特的性感。

  她的目光只停留在席少琛身上两秒,继续讲会议内容。

  最后,路珂敲敲桌面,扬声说:“我们公司女性占大多数,这是我个人的私心。我不希望看到你们这些辛苦爬上来的女人互相伤害,或者是用权利欺压其他女人。”

  “在外面应酬以自身安全为先,如果被男人欺负,直接骂回去打回去,无论对方是谁,我来给你们做主。”

  说完她展唇一笑:“好了,今天先散会吧,我要去约会啦。”

  在场不少员工都是路珂从彦弘集团挖过来的,听到这话都露出暧昧的笑容,又在出会议室前恭恭敬敬喊了声:“席总。”

  席少琛目不斜视的颔首,眼睛就没有从路珂脸上离开过。

  荣珊出去前故意提高音量道:“路总啊,办公场所要注意影响啊。”

  路珂一脚踹过去,“滚你的。”

  荣珊笑嘻嘻的往外面走,经过席少琛身边时善意提醒:“妹夫,会议室隔音效果很好哦。”

  她没好气的翻白眼,臭女人!

  等会议室里的人全都走了,路珂全身松懈下来,蹦蹦跳跳的往席少琛身上扑,笑着问:“怎么样,我第一次开大会,说的还行吧?”

  “嗯,说的特别”

  “哎呀路总还有件事呢!”会议室的门突然被推开。

  路珂和席少琛侧头,门口以荣珊打头阵齐刷刷站着一堆员工,全睁着大眼睛一副准备看热闹的表情。

  我敲你奶奶啊!

  路珂的脸色瞬间沉下来,声音毫无波澜:“我给你们三秒钟全部消失在我面前。”

  员工们闻言纷纷飞快的往后退,荣珊边关门边扬起音调:“快点走啊,路总急不可耐了,都别碍事。”

  气死了气死了气死了!

  这什么狗闺蜜她要立刻马上辞掉。

  席少琛轻笑一声,安抚着怀里的老婆:“没事,你是老板,只要你不尴尬,公司里就没有人敢尴尬。”

  您不如闭嘴。

  “走,带你去个地方。”席少琛与她十指相扣,光明正大的走出公司。

  为证明自己的清白,路珂也大大方方的跟着他下楼上车,席少琛亲自开车到小花园,走路的脚步略显雀跃。

  只相隔一天,小花园的布置全部变了,最前方搭起了小台子,粉白鲜花架着拱形门,摆着几十张小椅子。

  不等路珂开口询问,他笑着道:“我们的婚礼,在三天以后。”

  路珂以为自己听错了,错愕地望着他。

  您怎么不直接说我们今日原地结婚你愿意嫁给我吗?

  “你放心,我有准备。”

  席少琛轻轻缓缓的一句话抹平路珂所有的不解:“我准备很久了。”

  作者有话要说:席少琛:两年了!!!!!!!!!!!急死我了!!!!!!!!!!!!!

  请收藏本站:https://www.ddxsss.com。顶点小说手机版:https://m.ddxsss.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