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章 52_悄悄热恋
顶点小说 > 悄悄热恋 > 第52章 52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52章 52

  路珂直到坐上飞往伦敦的飞机,都感觉很不真切。

  蒙星总部发来的是封邀请信,内容是总部高级策略总监从分公司负责人那里得知她对总部的喜爱,愿意以高薪聘请她到总部做交流,为期两年。

  其中有多少是因为路珂与分公司合作的情分,沈寄言有没有为她的离开推波助澜,席少琛又在背后下了多少功夫,已经不得而知。

  在收到他送的房子后,一切仿佛变得顺理成章,有家公司的业务交给荣珊和杨助理打理,婚礼往后延期两年,与席奶奶,谢经清,路以勋,以及弟弟们告别。

  在离开前的日子里,席少琛依旧像往常那样逗乐打趣,嘘寒问暖,仿佛压根不在意她出国。

  甚至今天都是他亲自来送机的,在大厅里细细叮嘱许多话,神情淡定又冷静。

  狗男人不狗了,正常的不正常。

  准备过安检前,路珂扬起下巴,定定地望着他漆黑如墨的眼眸,不错过任何情绪的变化,轻声道:“四哥,我真的要走了。”

  说出这句话时,路珂想的是,如果席少琛开口挽留,如果他说舍不得,她就留下来吧。

  她的两个小心愿,创立自己的公司和去蒙星总部工作,既然席少琛帮忙实现一个,那么她可以为他舍弃掉另一个。

  但席少琛只是扬唇笑笑:“我知道啊。”

  然后捏捏她的下巴,扬起音调:“夫人这是舍不得离开我吗?”

  “是。”路珂回答的斩钉截铁,一瞬不瞬地盯着他看。

  席少琛怔了怔,伸手揉她的小脑袋,声音温和:“快到时间了,进去吧。”

  路珂收起思绪,给他发消息:我上飞机了。

  席少琛:到伦敦后给我发消息。

  席少琛:伦敦这两天有雨,记得把伞拿出来,注意安全。

  路珂看着屏幕上的话语,伸手按按太阳穴。

  不对劲,狗男人这样太不对劲了!

  她记得先前提起蒙星的事,他都是黑着张脸很不高兴的样子,怎么会突然转性啊。

  该不会是打算偷偷跟过来吧?

  下飞机或者到公寓后突然出现在她面前,贱兮兮的问着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路珂越想越觉得有可能,放下手机,安心的盖着小毛毯睡觉。

  到达伦敦机场后,路珂熟络的办理好入境手续,坐在大厅的座椅上,先给席少琛打电话。

  “喂。”

  “喂。”他的嗓音沙哑沉沉,像是刚睡醒,带着浓浓的倦意:“到伦敦了?”

  路珂抬腕看手表,国内现在是晚上十点钟。

  “我刚到。”她有些奇怪:“你怎么睡得这么早?”

  “嗯,有点困。”席少琛简言意骇。

  对面传来窸窸窣窣的声响,似乎是在翻动文件和电脑,他清清嗓子说:“我安排好了司机,信息待会儿发给你,他会接你去公寓。公寓里面已经打扫干净,你可以直接入住”

  路珂神色有些恍然,这才意识到,席少琛是真的想让她离开,不会偷偷跟来,更不会突然出现。

  她提高音量唤了声:“四哥。”

  “怎么了?”他问:“是遇到什么事?”

  路珂声音轻轻,像是在低语,透着眷恋:“我好想你哦!”

  席少琛笑了:“我也是,很想你。”

  等他挂断电话后,陈助理敲门进办公室,见他神情疲倦的模样,不由想到刚接手彦弘集团的那两年。

  那两年席少琛就是像这样没日没夜的在办公室里熬,不顾其他股东的反对,聚焦一二线市场,开拓海外市场,针对政策和调控带领彦弘集团转型,稳住行业领头羊的地位。

  如今少夫人离开,席总又变回以前的工作模式了。

  陈助理把文件夹递给他,忍不住开口:“席总,您都一天没有睡觉了,这样身体会受不住的。”

  “我知道。”席少琛翻开文件,不在意的摆摆手,“出去吧。”

  陈助理咬咬牙,又道:“我感觉少夫人也不是非离开不可,您何必一直把她往外面推。”

  他低着脑袋沉默许久,就在陈助理准备退出去时,听见他淡淡道:“因为夫人很犹豫,所以我才要推她。”

  席少琛笑了笑,低声说:“那是她的心愿。”

  陈助理微微叹气,点头道:“我明白了,席总您注意身体。”

  “伦敦那边不用再管,她有能力自己解决。”席少琛细细的吩咐下去:“你盯着江清路十二号,如果沈寄言敢插手,你让杨助理和荣珊找小姑,她对整死沈家非常有兴趣。”

  “好。”

  “润星业务能截断的通通截断,公司资金有问题就把资源和人脉交给谢家。”

  陈助理说:“润星打算往中部地区发展。”

  “星城和江城吗。”席少琛思忖片刻,用指节敲敲桌面,“下个月我去趟江城分公司,你来安排。”

  “好的。”

  他慢慢转过椅子,望着玻璃窗外的高楼大厦,语气极轻:“在她回来之前,为她铺好路。”

  路珂在公寓里休息两天后,到蒙星总部去报道,她表面上打着交流学习的名义,但进入公司后就和普通员工没什么区别。

  她在伦敦生活五年,对这边很熟悉,每天下班后在公司附近的超市买食材,然后回家和席少琛打视频电话,周末有空就跑去以前常吃的中餐厅。

  “猜猜我在哪里?”路珂往后面转镜头。

  席少琛坐在宽大的椅子上,笑着道:“你给我介绍的中餐厅。”

  “是呀。”路珂仔细看他后面,不是办公室的椅子和格局,也不是家里,她问:“你在哪里呢?”

  席少琛转了转椅子,把镜头面向窗外,“我在江城。”

  “出差吗?”

  “来这边的分公司看看。”

  路珂应了一声,顺口道:“那你顺便去看看妈妈吧。”

  席少琛微愣,嗓音有点发涩:“她知道我?”

  “当然啊。”路珂的语气理所当然:“我和你结婚怎么会不告诉她。”

  “好。”他扬唇笑起来:“我明天就去拜访。”

  又聊了两句后,席少琛说:“你记不记得我提过,小侄女想去蒙星总部实习的事。”

  “记得啊,她来伦敦了吗?”

  “她明天过去。”

  路珂很快在蒙星总部见到小侄女,席少琛堂哥的女儿席幼菱,小姑娘长得很有灵气,看见她笑盈盈地道:“小婶婶,我好久好久以前就见过你哦。”

  “什么时候?”

  “在钢琴房,是小叔叔带我去的,他在门口看你都看呆了。”

  路珂略微扬眉,颇有兴趣:“然后呢?”

  “后来每次我去学钢琴小叔都要跟着,明面上说是要送我,其实嘛”席幼菱嘿嘿笑两声:“就是想偷看小婶婶。”

  路珂笑得眼睛都眯起来了:“是吗。”

  “嗯嗯,小叔还为你特意学了一段时间钢琴呢。”

  路珂失了失神,心里像是有暖风柔柔的拂过,温温软软的。

  她又想席少琛了。

  这边的公寓是三室两厅的格局,路珂邀请席幼菱过来同住,她性格活泼又黏人,比起前五年的留学生活,现在过得更生动有趣。

  小姑娘见她经常发呆,凑过来打趣:“小婶婶,你是不是想小叔啦?”

  路珂大大方方的承认:“是啊。”

  “说不准小叔会突然飞过来,给你一个惊喜呢。”

  路珂笑而不语,其实她也想过席少琛会不会有天忽然出现,但出国后,他们的心思似乎反过来了。

  她心里常惦记着他,他倒是一心只忙工作。

  转眼到八月份,路珂收到荣珊的电话,一接通她就兴奋的叫唤:“杀疯了杀疯了,妹夫杀疯了。”

  “怎么了?”

  荣珊语气里带着止不住的激动:“妹夫杀润星杀疯了!物业旅游酒店全都被截胡或者阻拦,指哪打哪!”

  路珂有点诧异,两家死对头关系十几年,最僵硬的时候都没有在明面上撕的这么难看过啊。

  “还有还有,润星前不久准备进军中部城市,与交管局合作,在江城二环线做tod模式的商业体。然后!妹夫前段时间去了趟江城,把润星给截断了,路以媛最近的脸色别提有多臭了。”

  她知道席少琛前段时间去江城,但他没有说截断润星的事。

  ”彦弘现金流的压力这么大,还去截断润星?”

  “是和央企合作开发的。”荣珊笑着说:“彦弘的资源太牛逼了,润星根本没有办法比。”

  路珂明白了其中的道理,席家老二经商,大哥从政,资金人脉全都不缺。

  荣珊又讲了些近段时间深城商业上的事,席家与谢家、有家公司、席洛华的公司联手,路家与沈家、华园集团合作,两边互相竞争,像是形成两个阵营,僵持不下。

  这些消息路珂在新闻上看过,说是深城地产行业开始“神仙打架”。

  “你可以从沈岁晏入手,打破他们的合作关系。”路珂提议:“沈小少爷和阿勋关系好,你把他约出来谈谈,他接触公司业务比沈寄言早,不会甘于让哥哥掌大权的。”

  荣珊闻言啧啧两声:“这话前不久妹夫告诉过杨助理,你们俩夫妻可真是同心。”

  路珂笑了笑:“那必须的。”

  挂断电话后,路珂坐在电脑前,打开邮箱,给august发送邮件。

  【keke:你觉得彦弘集团适合做tod模式吗?】

  发完后她支着下巴看电脑屏幕,突然觉得像是回到几年前,期盼着他的回信,好奇他会回什么。

  不过现在知道august是席少琛后,心境又有些不同。

  对面很快发来新邮件。

  【august:tod是世界新趋势,江城九省通衢,又在中部占据重要地位,适合让彦弘做新的尝试。】

  【keke:真不是为了针对润星?】

  【august:珂珂,截断润星都是你的功劳。你把大伯的小孙女照顾的很好。】

  路珂转头看席幼菱,小姑娘察觉到她的目光,呆呆地回视着。

  她笑出了声,打字回邮件。

  【keke:我明天亲自下厨给她做饭。】

  【august:那我呢?】

  【keke:你可不好应付,我要想一想。】

  【august:好,我等着。】

  路珂看了眼日期,心里已经有了决定。

  等他们的结婚纪念日将近,她向上司请假一周,千叮咛万嘱咐小侄女不要告诉席少琛,买票飞回国内。

  路珂拎着小行李箱,没有回家,直接去到彦弘旗下的酒店,办理入住,洗完澡后她哼着小曲给席少琛发消息:在干嘛?

  席少琛:在公司,准备开会。

  顺便发了一张办公桌的照片过来。

  路珂:猜猜我在干嘛?

  伦敦比北京时间慢七个小时,现在是早上,席少琛回道:准备上班?

  路珂:错!

  席少琛:今天休息?

  路珂:大错特错。

  席少琛:在想我。

  路珂弯着唇笑,说的理直气壮:我在酒店,准备偷汉子!

  顺便回了一张对着酒店浴室镜子的自拍。

  刚发送出去,席少琛的电话就来了,路珂毫不留情的挂断,笑着回复:别打,怕你听到不该听到的声音。

  席少琛:?

  席少琛:你是不想下床了?

  路珂挑衅:来啊来啊,伦敦欢迎您。

  席少琛:你等着。

  三个字里颇有些咬牙切齿的意味,路珂想象着他被气极的模样,笑得直拍床。

  笑声还未散去,酒店的房门突然被推开,路珂条件反射的尖叫出声,随即瞧见门口熟悉的身影,瞪圆眼睛道:“你你你你怎么来了?”

  席少琛双手抱臂靠在门边,似笑非笑地看着她,尾音略微上扬,带着几分轻挑:“不是夫人说要偷汉子的吗?”

  作者有话要说:席少琛:我,汉子,不要钱。

  请收藏本站:https://www.ddxsss.com。顶点小说手机版:https://m.ddxsss.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