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4_悄悄热恋
顶点小说 > 悄悄热恋 > 第4章 4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4章 4

  车子飞快地行驶着,车内安静的有些诡异,又带着若有似无的暧昧。

  路珂在心里挣扎着,红唇微张,叫不出口。

  平日里她也是能屈能伸的,逢场作戏更是不在话下,但想到这桩婚约,老公二字就像一根刺,扎在她的心底。

  叫他老公比亲他更别扭。

  “换个条件。”路珂微微歪头,躲过他温热的气息,脸上挂着笑容:“席总是生意人,一声老公换个项目,我可不信。”

  席少琛并不意外她的反应,坐直身子,手指轻轻敲着腿,声音平静,听不出情绪:“二十号陪我出去。”

  路珂刚准备答应,想起沈小少爷说他哥回国的事,摇头拒绝:“不行,二十号我要去接”

  “你没得眩”他直接打断。

  路珂的目光落在席少琛脸上,微微眯起眼眸:“非要二十号?”

  “是。”

  席少琛和沈家果然发生过什么,都在互相针对。

  路珂想不到更好的办法,答应下来:“行。”

  如果彦弘集团参与竞拍,两家都要认栽,现在稳住席少琛比较重要,沈小少爷那边再说吧,反正她也不想去接沈寄言。

  认真思索过后,路珂又不确定的问:“仅此而已?”

  陪他出去一天换个项目,好像和叫老公差不多,她的魅力有这么大?

  “当然不是。”席少琛无情的瞥过去,仿佛在反驳她内心的话。

  席家的人果然不是好东西!

  “那席总还需要我做什么呢?”路珂微微笑着。

  他伸出长腿,叠在另条腿上,懒懒散散道:“看我心情吧。”

  所以西城街口的地开拍前她都要任他使唤任他摧残?

  路珂差点一口气没上来。

  不对,不用等到开拍,只要确定彦弘集团没有投标就行。

  路珂默默吸气,忍下来了。

  车子驶入后院的车库中,路珂率先推门下车,踩着高跟鞋朝大门口走。

  等那抹红色身影消失在视线中,陈助理才小声询问:“席总,西街的项目不是早就决定不参与了吗。”

  席少琛冷眼扫过去:“用你多嘴?”

  陈助理无辜的摸了摸鼻子,干嘛又凶他,这不是担心计划有变吗。

  “把周三一整天都空出来。”

  一整天?

  陈助理听清老板的吩咐后瞪大眼睛,气都不带喘地道:“周三上午要开项目会议是上周就定好的不能推掉啊席总1

  席少琛轻飘飘的丢过去三个字:“办不到?”

  “办办得到。”

  “嗯,下周我要参加华园的宴会,记得安排。”他停顿两秒,又道:“二十号也要空出来。”

  陈助理想到刚刚在飞机上做完的排单,苦着脸应声:“好。”

  他以为这样已经到极限了,谁料自家勤劳又能干的老板大人,要求一个接一个的提出来——

  “以后晚上别排工作。”

  “取消每周六的集团会议。”

  “国外的业务让其他人飞过去谈。”

  总而言之就是接下来很长的一段时间都不要安排太多工作。

  陈助理瞬间明白老板的意图,晚上要去酒吧抓夫人,周末要空出来陪夫人,国外太远会离开夫人很久。

  他不话都不想讲了,心痛的点头。

  席少琛颇为满意,迈步回家。

  他们的婚房离市区不远,三层楼的小别墅,带前后庭院和露天阳台,平日里有阿姨过来打扫收拾。

  结婚两个月,席少琛公司忙,国内外来回飞,经常不在家,路珂挺喜欢这边的房子,离house酒吧和舅舅的公司不远,她婚后都住在这里,闲时一个人浇浇花,晒晒太阳,悠哉惬意。

  回到家后,路珂熟门熟路的开灯换鞋,走到二楼卧室,顺手关掉房门。

  席少琛难得回来,换完鞋子后仔细的打量起来。

  不小的鞋柜塞得满满当当,沙发堆着干净的小毛毯,茶几上摆着水杯和水果,看起来是长期有人住的样子。

  他笑了笑,忽然想到婚前给路珂房子钥匙的场景。

  那天下午领完结婚证,他主动约她吃饭,到提前准备好的花园餐厅,点了一桌子她喜欢的菜。

  相对无言的吃完晚餐,她开始提要求:“我不要婚礼。”

  “可以。”

  “平日里不要干涉我的自由。”路珂毫不在意道:“路家随你折腾。”

  他没有回答,从口袋里拿出钥匙,放在桌上缓缓推过去,低声说:“位置让陈助理发给你,离house和谢家都不远。”

  路珂望了眼钥匙,微微皱起眉:“你查我?”

  “很奇怪吗?”他回答的理所当然。

  毕竟明面上都知道娶的是死对头公司的女儿,查查兴趣爱好也是顺理成章。

  她收下钥匙,不耐烦的催促着:“可以走了吧?”

  “以后收到给席家的邀请函,提前告诉我。”他稍稍一顿,又道:“遇到解决不了的麻烦,可以找陈助理。”

  路珂把玩着手中的钥匙,往前倾身,拉近两个人之间距离,玩味般问:“任何事情都能找你?”

  他用纸巾擦着手,慢条斯理道:“只要不玩出人命,我都能帮你收拾。”

  她怔了怔,随即弯起眼眸,乌黑透亮的眼睛熠熠生辉,笑道:“我突然觉得嫁给你也不错。”

  听见楼上传来的关门声,席少琛抬头瞧了眼,路珂住的是侧卧。

  愿意住家里就行,不妄他千挑万选买下这套房子。

  路珂进到卧室,窝到房间的小沙发里,拿出手机接通电话。

  “你怎么回事1电话对面传来荣珊气哄哄的声音:“我让你把席少琛支走,你自己怎么也跟着走了?”

  路珂无奈的揉揉眉心,“生意上有事求他,你和弟弟们讲一声。”

  “路家都明码标价把你给卖了,还敢让你帮忙?要不要点脸埃”

  “我怎么可能管路家的死活。”路珂告诉她谢家想找天行合作的事。

  听到天行集团,荣珊想说些什么,转而又忍住,只问:“席少琛答应你了吗?”

  “答应了,有条件。”

  “今年估计不行,面子上过不去,你明年提离婚吧,远离路家和席家,专心帮谢家。”

  路珂沉默片刻,说了实话:“阿珊,我不能提离婚。”

  荣珊蹙起眉,语气笃定:“我就知道你不是心甘情愿答应婚约的,你被路家威胁了。”

  “我是心甘情愿被威胁的。”

  荣珊清楚自家闺蜜的性格,不会白白吃亏,肯定是用这桩婚约和路家谈条件了。

  她叹了口气,低声问:“值得吗?”

  路珂想到柜子里的合同,点头道:“值得。”

  对面静了半晌,又问:“那沈寄言呢?”

  路珂闻言一愣,答非所问:“他还在英国。”

  “你有告诉他和席少琛结婚的事吗?”

  “这有什么好说的。”路珂下意识抿唇,揶揄道:“难不成我图他们沈家的一份贺礼?”

  荣珊嘁了一声,语气意味深长:“图不图你自己心里清楚。”

  “沈寄言知道,他二十号回国。”路珂拿过桌上的烟盒和打火机,有节奏的敲着桌面:“小沈少爷想让我去接机,但是席少琛要我二十号陪他。”

  “所以你就不去了?”

  “嗯。”路珂拿出一根烟,夹在指间,淡淡道:“没什么好去的。”

  “行。”荣珊无奈:“你不后悔就行。”

  挂断电话后,路珂懒洋洋的窝在沙发里,点燃指间的烟,拿过旁边的笔记本电脑,打开邮箱,翻看自己两个月前给【august】发送的邮件。

  只有短短五个字——

  【keke:我要结婚了。】

  三年前【august】不小心发错邮件,把项目资料发给她,两个人就这样偶然相识了。

  他说自己曾经留学国外,现在在深城的一家上市公司工作,路珂在英国学的文学和商科,时不时会问他一些问题,他都能答出来,也有独特的见解。

  当了三年网友,他们无话不谈,密切的时候从早聊到晚,忙的时候也会每周互相通信。

  路珂从来都不信所谓的意外邮件,猜出来了【august】是熟人。

  会这样帮助自己的只有沈寄言,他的生日就在八月。

  路珂记得那天自己坐在电脑前等了很久,终于听见“叮”的一声,是电脑传来接收新邮件的声音。

  她连忙点开屏幕上的新邮件,去看内容。

  【august:恭喜,祝你幸福。】

  她当时不相信,退出去重新点开,反复看了好几遍这六个字,而后认命般合上笔记本电脑。

  路珂灭掉手中的烟,没由来的心烦。

  都高高兴兴的祝福她了,还让弟弟说这些不着调的话。

  接个屁的机啊!

  路珂越想越气,刚准备关电脑,听见接收新邮件的音效,微微一怔,有些不安,又带着几分期待的看向屏幕。

  是【august】发来的新邮件。

  自从上次路珂告诉他自己要结婚后,就再也没有互相发过邮件。

  她点开新邮件,很简单的一句话——

  【august:新婚生活怎么样?】

  “啪1

  路珂把打火机给扔了出去。

  妈的!圈子里谁不知道她被路家卖给死对头,这是嫌自己先前的祝福不够诚恳,还要来补充两句是吧?

  怎么样?对着席少琛能他妈的怎么样?天天抱着他那张帅脸啃吗?

  路珂劈里啪啦的打字回复。

  【keke:好,很好,特别好!我们举案齐眉恩恩爱爱,我一天都不舍得离开他?

  她按下回车键发送出去,拿过旁边的枕头抱祝

  没有多久,他又回复了。

  【august:看来你很爱你的老公。】

  如果想死劲踹两脚也算的话。

  【keke:是啊是啊,我爱他爱的轰轰烈烈死去活来,谁都拆不散的那种。】

  【august:他哪里吸引你,让你情深至此?】

  【keke:他特别有钱。】

  【august:】

  路珂把电脑放到旁边,进到浴室里面洗澡,出来后听见“咚咚咚”的敲门声。

  她走过去拉开房门,男人站在门口,手随意的插着口袋,休闲的白衬衫松了两颗纽扣,露出性感漂亮的锁骨,裁剪得体的西裤衬出修长的双腿,像是杂志上的男模,举手投足透着矜贵气质。

  抛开家世和能力,席少琛光凭长相就足够吸引人,路珂作为颜控,愿意答应婚约也有这个原因。

  “席总有事吗?”她笑着问。

  席少琛从口袋里拿出一张银行卡,伸手递了过去。

  路珂不明所以的挑挑眉。

  “你应得的。”

  路珂没有接,往右一靠,倚在门栏边,懒懒道:“我不觉得。”

  让出城北的项目,赔上自己的婚姻,还要白白给她钱花,不是脑子灌水了就是别有用意。

  很明显,席少琛属于后者。

  他直接将卡插进她的睡衣口袋,笑道:“不用在意,我特别有钱。”

  翻译过来就是我钱多的没有地方花随便给你一点而已不用多想。

  他又道:“就当是参加宴会的礼服钱。”

  这个倒也合理,毕竟她现在是席家少夫人,出门在外同样代表席家颜面。

  路珂用食指和中指夹出卡,弯着红唇问:“够吗?”

  “每次宴会前打一千万。”

  “席总大方1路珂立马收进口袋,不要白不要。

  席少琛撑着墙壁弯腰,漆黑幽深的眼眸直视她,嗓音低沉:“你打算一直叫我席总?”

  他身上有股很淡的清香,温热的呼吸近在咫尺,轻轻地拂面。

  路珂不闪不躲,想了想他在外的称呼,改口叫道:“四哥。”

  席少琛有几位关系不错的朋友,算是他的小圈子,他在里面排行第四,私下大家都会叫四哥。

  “嗯。”他心情愉悦的应声,重新站直身子,“少抽烟,早点睡。”

  路珂拿到钱,特别好说话,笑盈盈地道:“四哥晚安。”

  席少琛唇角的笑意渐浓,抬手落在她的脑袋上,轻轻一揉,转身往卧室方向走。

  路珂错愕的望着他背影,视线慢慢地下移,落在他的手腕处,那里戴着一款中性手表。

  领结婚证的那天下午,从民政局出来后,她就想跑去house酒吧找弟弟们消遣,忽然听见身后传来一道磁性的声音:“一起吃晚饭?”

  她脚步微顿,回头撞入席少琛的眼眸里。

  夕阳的余晖在他周身笼着一层薄薄金光,映出轮廓深邃的五官,肤色白皙,鼻梁高挺,冷淡的眉眼在暖光下变得柔和起来。

  路珂想到是新婚第一天,点头答应了。

  他带着她去到彦弘集团旗下的酒店花园,铺满鲜花绿草的小木屋里摆着长桌,桌上是约会标配的蜡烛与红酒,看样子是提前准备好的。

  “坐吧。”他绅士的拉开椅子。

  路珂道谢坐下,他吩咐服务员上菜。

  菲力牛排,黑松露烩饭,法式牛尾锅,土豆泥,蘑菇汤,满满一桌,全都是她喜欢的。

  吃完肉嫩鲜美的牛排,路珂搁下刀叉,擦干净嘴巴,懒散的靠在身后的椅子上,直直地望向男人。

  他不紧不慢的喝着汤,头也不抬地问:“好看吗?”

  路珂不假思索道:“有点老。”

  他听到这话也不恼,只低低的笑了声,放下手中的勺子,托着下颌回视。

  “城北的项目让给路家了?”

  “给了。”

  路珂嗤笑:“何必。”

  他静静的看着她,笑而不语。

  准备离开时,他的目光落在花园的长椅上,停一停后突然说:“今天是我的生日。”

  她愣了愣,鬼使神差般脱口而出:“生日快乐。”

  “有礼物吗?”

  还未反应过来,手腕传来温热的触感,耳畔再次响起他的声音:“想必你没有准备,这款手表不错,全当是送给我的生日礼物吧。”

  不等她开口,腕处的黑色手表就被他取下来,转眼戴到自己的手上。

  路珂只当总裁都喜欢这样强取豪夺,没有想到他如今仍然戴着。

  比起席少琛平日戴的限量款手表,她的手表值不了几个钱,更当不起不错二字。

  路珂收起思绪,微微抬眸,不偏不倚的与席少琛目光相触,他清隽的眉眼隐隐带着打趣的笑意。

  她莞尔一笑,进屋关门。

  重新坐回电脑前,屏幕上仍然是【august】发来的邮件页面,路珂忽然想起来,领证那天是八月十号。

  席少琛的生日也在八月。

  他刚刚说他特别有钱。

  路珂脑海里冒出一个不可思议的想法,忍不住敲键盘,给对面发送邮件。

  【keke:你为什么叫八月?】

  请收藏本站:https://www.ddxsss.com。顶点小说手机版:https://m.ddxsss.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