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 38_悄悄热恋
顶点小说 > 悄悄热恋 > 第38章 38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38章 38

  路珂气的胸口都疼了,噼里啪啦的敲字。

  路珂:席大少爷!席总裁!您能不能好好工作?好好搞事业?啊???

  席少琛很快发过来一张表,明显是陈助理做的任务表,后面划着一个个小勾,再次邀功求表扬:我都完成的很好。

  路珂回复翻白眼的表情包。

  席少琛:西街的盘结果没有出来,这么大的盘总要经过几十轮的竞价,不用担心。

  路珂好奇:彦弘的底价是多少呀?

  席少琛:无价。

  路珂掐他的心都有了:限价589亿你当我不知道吗???

  席少琛:哈哈哈哈哈。

  哈你妈个头!

  路珂刚想关掉对话框,席少琛的新消息出现在屏幕上:彦弘的底价是589亿。

  路珂眉梢微扬,有些出乎意料。

  底价是限价,又有势力,看起来是胜券在握啊。

  席少琛:所以下午想不想我啊?

  路珂:

  为什么又回到这个问题了?啊?

  席少琛:路小姐不会又要欺骗自己的大脑吧?

  这狗男人!

  路珂忍无可忍,打字发送:想!

  席少琛:啊?想什么?

  想你妹。

  路珂:想你。

  席少琛:谁想我啊?

  你爸你妈你妹你弟,你彦弘集团全体上下员工都想你的钱。

  路珂握紧拳头,缓缓呼了口气,微笑着敲键盘:我想你。

  想的恨不得掐你。

  席少琛:嗯,夫人今天一如既往的热情。

  “啪!”

  路珂一巴掌拍到办公桌上,引得左右两边的同事看过来,她收敛心气,重新窝在宽大的椅子里。

  彭总监听到动静,以为发生什么大事,很快跑过来,弯腰低声问:“路小姐,怎么了?”

  路珂敷衍的摆摆手,“你解决不了。”

  这可太瞧不起人了,好歹他是谨友公司的策略总监。

  彭总监接着道:“不如路小姐先说说?”

  路珂侧目看着他,眼神认真:“你能帮我把席少琛打一顿吗?”

  “”

  彭总监并不觉得现在的生活愉快到可以辞职,立马安抚道:“路小姐,夫妻间难免会发生摩擦,您消消气。”

  不,他们之间没有摩擦,从来都是她单方面想揍人。

  路珂挥手让他赶紧走。

  等到下班时间,彭总监才再次过来,身后跟着一男一女,都是他们策略部的。

  “路咳,路珂。”

  “走吧。”路珂拎起小包,踩着高跟鞋,举手投足间流露出几分优雅和高贵。

  他们一起下楼到停车场,路珂说了声“稍等”,往自己的车方向走。

  她敲敲车窗,俯身问杨助理:“西街的地怎么样了?”

  杨助理收起手机,面色有些沉重,低声道:“润星集团第56轮竞价589亿。”

  “什么?”路珂错愕:“润星?你确定是润星,不是天行?”

  “是润星,刚刚收到的消息。”

  釜底抽薪的方法很不错,可润星集团融资困难,达不到银行对房地产开发企业发放贷款的红线,如果是天行集团她不会特别惊讶,润星哪来的这笔钱啊。

  路珂又问:“彦弘准备怎么应对?”

  杨助理摇摇脑袋,“席总的计划我不清楚。”

  “如果有最新情况,随时向我汇报。”

  路珂交待两句后,踩着高跟鞋噔噔噔的往彭总监的车走,打开后车门坐上去。

  彭总监见她明显堵着闷气的脸色,清咳一声,委婉的试探:“路珂,是你的男朋友来接你了吗?”

  不会是席总来了吧,不会吧不会吧?

  路珂瞥他一眼,淡淡道:“不是。”

  彭总监松口气,安心的开车。

  路珂神色自若的闭眼小憩,浑身上下透出凌人的气势,就好像她才是老板,彭总监是专属司机。

  车内另外两位同事忍不住打量她,公司员工都知道这位来头不小,但具体是什么身份也不清楚,不过依照目前的情况,不会比彭总监的职位低。

  等到饭桌上,彭总监主动把甲方旁边的位置让给路珂来坐时,同事已经惊讶的说不出话来了。

  天行集团来了两男一女,有个秃顶男人,看起来是三人中的领导。

  “彭总监,这位小妹妹以前没有见过啊,是新来的员工?”秃顶男笑眯眯地看着她。

  小妹妹?上次叫她小妹妹的刘总怎么了来着?

  哦对,被耍的像个傻子心甘情愿签下七三分的合同然后被公司给辞退了。

  路珂抢在彭总监前面,弯起唇角主动介绍自己:“您好,我姓路,是谨友新来的文案。”

  “路小姐你好。”秃顶男笑得油光满脸,主动伸出肥肥的大手,路珂直接无视掉,坦然的坐到椅子上。

  旁边的众人全都震惊地看着她,秃顶男尴尬一瞬,随即不悦的扫了眼彭总监,也坐下来。

  彭总监今天底气十足,才不在乎他的眼神,憋着笑坐在路珂的左边。

  菜未上来,秃顶男人示意手下员工倒酒,将酒杯递了过来,按照以前,现在应该是彭总监的敬酒环节,但偏偏今天他无动于衷。

  “许久不见彭总监了。”秃头男意味深长道。

  彭总监摸都不摸酒杯,点点头,语气敷衍:“嗯。”

  然后什么都不做,大眼对小眼。

  秃头男哪被这样对待过,心里顿时生出几分恼意,递眼神示意属下给彭总监敬酒。

  双方客套两三句,彭总监刚握住酒杯,听见路珂懒散道:“饭都没有吃,喝什么酒啊。”

  秃头男气不打一处来,把目标转到她身上,肥腻的脸庞堆起笑容:“看来路小姐习惯先吃饭后喝酒?”

  路珂懒得搭理,他又问:“路小姐会喝酒吗?”

  彭总监正想开口,被路珂用眼神给阻止了,她笑着说:“会啊。”

  秃头男端起自己的酒杯,语气都特意加重了:“不知我有没有这个荣幸,现在邀请路小姐喝一杯?”

  路珂保持甜美的笑容,与他对视着,慢悠悠的吐出两个字:“没、有。”

  “看来彭总监新招来的小妹妹很不乖啊。”秃头男重重的将酒杯放在桌上,声音里带着警告的意味:“只是一杯酒而已,路小姐不准备给我面子?”

  “哐当!”

  路珂把手中的酒杯狠狠的砸出去,酒全洒在桌布上,不少溅到秃头男的脸上,他睁大眼睛,不可置信。

  “你脸都没有,我要给你什么面子啊丑男。”

  “你,你你竟然,你”秃头男被丑男二字气的说不出来话。

  “我,我我,我什么我?”路珂学着他结巴讲话,气势强盛的撒泼:“话都说不清楚就敢出来咬人,这就是你们天行集团的废物员工?”

  “你大胆!”

  “我不仅大胆我还放肆。”路珂气都不带喘地道:“沈寄言是从英国飞回来的时候脑子被飞机门夹过吗留着你这种又废又丑的东西在公司?”

  秃头男被气的脸都红了,大声道:“你竟敢辱骂沈总,你以为你是谁!”

  “我是你爸爸的爸爸的妹妹,你姑奶奶路珂,连我在骂你都听不出来啊丑男?”

  拜托,沈寄言都不敢灌她酒不敢大声吼她好吗。

  秃头男倒是没有糊涂,对方既然敢这样骂沈寄言,肯定是大有来头,他忽地想到路珂的姓氏,路家,润星集团的路家。

  他稍微冷静些,说道:“路小姐既然与沈总相识,就不该如此行事。”

  “我怎么行事需要你来管教?你配吗?”路珂双手抱臂,往后懒洋洋的一靠,“叫你们沈总来跟我谈。”

  包厢里安静的没有任何声音。

  半晌,秃头男才出去给沈寄言打电话,路珂朝同事们扬扬下巴,“去隔壁包厢吃饭,我买单。”

  同事们还没有从刚刚发生的事情中回过神,被彭总监拽走了。

  路珂在包厢等了二十分钟,穿着灰色风衣的沈寄言从外面缓步而来,脸上挂着温柔的笑:“阿珂想见我可以直接打电话,何必用这种方式。”

  秃头男和他的员工见状全都退出去,把房间就给他们。

  路珂确实讨厌酒桌文化,但今晚也是想发泄心里的不快,偏头望过去,淡淡道:“上次你说的事,还算数吗?”

  上次沈寄言来她家时,最后在耳边留下一句话——我能帮你引荐蒙星总公司的负责人。

  不是给做试题的机会,更不是直接进入公司,见蒙星总公司的负责人,凭借自己的实力拿到合格证,无疑是让路珂心动的。

  “自然是算数的,我知道这是你的心愿。”沈寄言笑着说:“我与华园合作让阿珂不开心,引荐蒙星负责人是我的补偿,你不必有负担。”

  “我的确很不开心啊。”路珂卷了卷自己的发尾,模样随意又慵懒,“不过你的补偿,我不需要。”

  沈寄言神色不变:“阿珂不想去蒙星?”

  路珂不答反道:“把外面那个秃头男辞掉,华园的事一笔勾销。”

  “只要这个?”沈寄言有点不相信。

  “只要这个。“

  “好。”他答应的很爽快,声音温和:“那阿珂别生我气了,好不好?”

  路珂觉得有点好笑:“我没有因为华园的事生气。”

  华园只是让她失望而已。

  “既然没有生气,今后我约你出来可不能拒绝,小师妹。”他最后三个字放的极轻,带着无限的眷恋。

  路珂看着他深情款款的模样,轻笑一声:“沈寄言,你这样会让我以为你喜欢我。”

  “我是喜欢你。”

  路珂微怔。

  沈寄言的声音愈发轻柔:“我喜欢你,阿珂。”

  路珂反应过来,弯唇笑道:“是吗,我以前可没有看出来。”

  他的喜欢是不被选择不被偏爱啊,那可真是挺别致的。

  沈寄言的嗓音轻轻,仿佛是在引诱蛊惑:“我能帮你和席少琛离婚,等你们离婚后,我会用自己的方式来向你证明。”

  “嘭!”

  包厢的门突然被踹开,席少琛面带怒意的冲进来,周身气息透着凌厉,冷冷道:“沈寄言,你也配?”

  “我不配难道四哥配吗?”沈寄言并不意外他的到来,笑着看过去:“四哥不也是用一个城北的项目,逼迫阿珂嫁给你吗?”

  路珂微微蹙眉,他们的婚约表面看是这样的,但他的本意不是啊。

  席少琛坦然视之,正气凛然道:“我是知道路家对她不好,用城北项目救她于水火中。”

  “如果没有四哥,阿珂现在会嫁给我,一样能够脱离路家的掌控。我们是师兄妹,有八年的情意,会相处的很好。”

  “你明知道她与路家的关系,如今却和路以媛不清不楚,你这种只顾利益的男人哪里值得托付终身?”

  路珂开始觉得有些不对劲,试图打断他们:“等等”

  这都是什么啊?讲偏了吧大哥们。

  沈寄言与席少琛根本听不进去她的话,冷冷地盯着对方,继续对峙。

  “论起重利谁能比得过四哥?你向来手段狠辣阴险,在圈里是出名的,如果我不值得托付终身,四哥就更不值得。”

  “我早就喜欢阿珂,娶她是心地纯良,善意之举,你哪里好意思与我相比?”

  沈寄言笑了:“四哥这话有些大言不惭,我再不济,也不至于落你三分。”

  席少琛冷笑:“论学历出身你倒是能与我一比,只可惜我如今是彦弘总裁,你连天行股份都没有拿到,长相又只是勉强能看的过去,完全不及我,财富势力更是不必说,奋斗个十年都不一定能追上我。”

  他勾起唇角,眉梢眼角带着遮不住的得意和骄傲:“你确实不至于落我三分,你差我十万八千里。”

  路珂听得目瞪口呆。

  大哥,你这是在干嘛啊?

  作者有话要说:席少琛:卷起来啊!我财貌双全见一个灭一个。

  请收藏本站:https://www.ddxsss.com。顶点小说手机版:https://m.ddxsss.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