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27_悄悄热恋
顶点小说 > 悄悄热恋 > 第27章 27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27章 27

  有甲方总裁大人亲自下令,路珂整个上午都没有任务,闲来无事,坐在电脑前一点点掰算着与席少琛之间的“债务情况”。

  带去项目现场听设计解说,派杨助理来帮忙,参与竞拍西街的盘,与谢家合作园林景观

  这样细细算下来,路珂觉得卑躬屈膝一段时间也没有什么,毕竟这些机会和项目总价值过亿,她是非常赚的。

  哪怕抛开回国后的所有,席少琛借出的一百万,用august名义帮助自己的三年,也是极其珍贵的。

  彦弘集团总裁亲自教导商业,可是其他人花钱都买不到的。

  况且他说不定能帮忙争取到去蒙星集团总部工作的机会,那个机会对于她来说,超过先前帮过的所有事情。

  想到这里,路珂拿起手机给席少琛点午餐。

  好歹吃他一个星期的午餐,就算是礼尚往也该给他点餐饭,国外可没有这么美味的饭菜。

  不过只点个午餐是不是显得太小气了些?

  要不然送件礼物给他?

  路珂整天都托腮盯着电脑屏幕,不轻不重的敲着桌面,特别烦恼。

  她从始至终都被席少琛压制着,根本给不出同等价值的东西啊。

  归根结底是自己太菜鸡。

  下班后路珂仍然没有想出结果,给经验丰富的荣珊发消息,约她出来见面。

  到达餐厅,路珂第一句话便是:“我想送席少琛一件礼物。”

  “噗咳咳咳。”荣珊吓得差点一口水喷出来,拍着胸口给自己顺气:“你先讲清楚来龙去脉。”

  路珂将这些日子的一些事情简单讲了,听得荣珊直喊“卧槽卧槽卧槽”。

  “这他妈不是喜欢你我头砍下来给你踢!”

  路珂睨她,淡定问:“我该送什么?

  荣珊故作沉思的模样:“既然是有钱都买不到的项目和机会,那你需要送些有心意的,比如”

  她稍微停顿,路珂竖起耳朵,听见闺蜜欢脱道:“把自己洗干净打包送过去!”

  路珂无语的抿唇,实在不想承认已经趁醉白嫖席少琛两次。

  荣珊开完玩笑,这才认真起来,笑着说:“既然他喜欢你,那你送什么他都会高兴的,不用刻意挑选。”

  路珂闻言皱皱眉,思考着这句话。

  上午时她想明白了,席少琛或多或少是对自己有感觉的,不然不会屡次三番帮忙,又死皮赖脸的想同床和亲吻。

  但这种喜欢有很多其他因素在,并且不知道会维持多久。

  荣珊忽然问:“你喜欢他吗?”

  路珂又睨她,“你觉得呢?”

  “我觉得他很不错啊。”荣珊帮忙分析着:“出身长相能力都不用说了吧,出门在外知道保护你,愿意在你身上花钱花心思,而且明里暗地帮过你不少忙。”

  路珂之前对august有些微妙的情愫,从而转移到沈寄言身上,后来他做的那些事情,让情愫慢慢变淡了。

  知道august是席少琛后,她满脑子都是困惑不解,没来得及想别的。

  见路珂沉默,荣珊接着道:“在你接触过的男人中,他是最优秀又对你最好的,你真的不心动?”

  路珂用手掌托住下巴,抬眸看过去,声音慵懒:“你好像特别希望我和席少琛相爱。”

  荣珊一愣,她又漫不经心地说:“我记得你以前是支持我和沈寄言的,还让我明年向席少琛提离婚。”

  “是啊。”荣珊从口袋里拿出烟和打火机,语气自然:“以前没有想到席少琛是真心想娶你的,更没有想到沈寄言会当众维护邓丝娜。”

  路珂笑笑:“那说明我们看人的眼光都不怎么样。”

  荣珊赞同的点头:“确实。”

  “算起来我和沈寄言认识八年多了。”路珂无奈的撇了撇嘴,转言问:“你呢,你和沈寄言认识几年来着?”

  荣珊不疾不徐的点燃烟,夹在指间抽了一口。

  “有六年吧。”她说。

  是六年前的宴会上,路珂介绍他们相识的。

  路珂没有再接话,直到晚餐结束,她突然摆出纠结的神色,问道:“沈寄言前段时间约我见面,你觉得我该不该去?”

  荣珊回答的冷静:“看你自己是怎么想的。”

  “我什么都没有想。”

  荣珊灭掉手中的烟,淡淡道:“那就去吧。”

  路珂开车回到家中,早晨出门时堆在门口的袋子都不见了,她在房间里晃悠一圈,最后在储物间的衣柜里面找到衣服和包包。

  她拿出手机给弟弟发消息:到学校了?

  路以勋怨念颇深:我都在学校上一下午的课了!

  路珂:哦,那你继续上课吧。

  路以勋:阿姐!!!今天中午!为什么!没有我的饭菜?!

  路珂莫名其妙:你不会自己买吗?

  路以勋:你渐渐变得让我好陌生。

  这小破孩,果然是欠教训了!

  路珂:门口衣服是你清进储物间的?

  路以勋:是姐夫在家清的,怎么样,我给你买的衣服包包好不好看?

  衣服包包好不好看不重要,重要的是席少琛清的?

  席大少爷动手清理的?

  路珂不敢相信:他亲自动手的?是找陈助理来弄的吧。

  路以勋:是姐夫亲手弄的啊,他还逐件点评了,把自己满意的都放在最外面,方便你穿。

  路珂:哟,您这姐夫叫的是越来越顺口了。

  路以勋:嘿嘿,这不是拿人手短嘛。

  路珂:你好好读书吧。

  路珂收起手机,再看衣柜,外边几件全挂着红色长裙和外套。

  她很喜欢穿红色衣服,因为驾驭得住,又足够亮眼,或许席少琛第一次见到自己时,穿的也是红色吧。

  路珂回到房间洗漱,出来后看了眼时间,给席少琛发消息:到香港了吗?

  对面过十分钟后发来语音:“刚到,怎么了?”

  随即又是一条:“如果碰到紧急事情,联系杨助理处理。”

  路珂哑口无言,难道自己只有惹事生非的时候才会主动给他发消息吗?

  她往上翻聊天记录,少的可怜,而且大多是席少琛发的。

  好吧,是她不对。

  路珂同样发过去语音:“我没什么事,就是问问。”

  席少琛轻轻哦了一声,语气里带着戏谑的意味:“原来是夫人想我了。”

  靠啊!也不能完全怪她,谁让狗男人说话贱里贱气的。

  路珂:拜拜嘞您。

  席少琛:害羞了?

  滚滚滚滚滚。

  路珂:睡觉的。

  他又发来一条语音,声音轻轻,磁性的嗓音里夹杂着未散的笑意:“午餐很好吃,等我回来。”

  她亲自试吃过的店味道当然不错啊。

  路珂又点开语音听一遍,放下手机嘀咕:“狗男人声音倒是挺好听的。”

  她拢拢被子,关灯睡觉。

  闭上双眸,路珂想起席少琛昨天的打扮,简直是难得可见,又有种别致的帅。

  既然想不出来送什么,就送自己擅长的吧。

  隔天早晨,路珂起来时收到席少琛的新消息:已到伦敦。

  后面附带一张照片,是他的宵夜。

  等到下午又发来一张照片,是他的早餐。

  照片上的食物简直不能看,为避免晚上再次收到这些消息,善良的路二小姐从手机相册里翻出照片发过去,顺带把餐厅地址告诉他。

  路珂:这几家是伦敦最好吃的餐厅,吃点好的吧总裁大人!

  下班后在商场里狂扫衣服的路珂,收到他发来的午餐照片,终于满意的笑了。

  这些餐厅都是她在伦敦读书的时候试出来的,尤其是席少琛现在发的这家,老板是中国人,味道特别不错。

  路珂:是不是很好吃?

  席少琛:嗯,下次一起来。

  她离开伦敦才半年,下次都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不过如果能拿到蒙星的工作机会倒是不远了。

  路珂继续在商场里面购物,买到最后拎不下,叫杨助理过来帮忙送回家。

  “你们总裁办公室能进吗?”她问。

  杨助理斟酌后回答:“一般人是进不去的,但如果是路小姐,肯定可以。”

  “他的办公室我能动吗?”

  这个杨助理也不敢确定,只问:“路小姐想做什么?”

  “我看中套沙发,想搬进去。”

  “那应该没问题。”

  以免席大少爷有特殊偏好,路珂又跑去询问陈助理,得到允许后,偷偷到彦弘集团总裁楼层,指挥工作人员把沙发搬进去。

  换掉沙发后,觉得茶几不般配,换掉,座椅不顺眼,换掉,如果不是书柜和桌子摆着很多绝密文件,她也想换掉。

  等路二小姐忙完席大少爷的办公室,他也准备飞回来了,特意在回来前发消息:晚上七点钟到。

  并且暗示一句:你有时间来接机。

  路珂确实打算去接他,请个晚餐,再带去他的办公室看看,但听到本尊这样说,顿觉无语。

  路珂:哦。

  他又道:谈谈蒙星的事。

  路珂:好的呢四哥,我一定准时到达/可爱

  路珂写完盛塘项目这周的推文内容,发给彦弘集团对接人看,对面秒回:ok。

  路珂奇怪:不用修改?

  对接人诚恳道:席总今天回国,您不能加班。

  真是谢谢您了。

  路珂守着时间下班,回到家里换衣服。

  她思考两秒,迈步走到储物间,拿出衣柜中放在最外面的那件红色长裙,换上后又补了个妆。

  重新打扮完准备出发前,门铃忽然响起来,路珂这边的家庭住址没有几个人知道,她透过猫眼朝外面看,是熟悉的身影。

  路珂拉开房门,望着面前的男人,淡淡道:“你怎么来了。”

  沈寄言笑着道:“你不回消息,我只能过来。”

  路珂转身往回走,示意让他进屋,“有话快说,我晚上还有其他事。”

  “阿珂有什么事?”沈寄言语气温和自然,轻轻关上房门,跟在后面走到沙发边坐下,仿佛是来熟络的朋友家坐客。

  路珂懒散的靠着椅背,不答反问:“你来干嘛?不会是想向我解释先前的事吧?”

  “不是。”他俊逸温润的脸上浮着笑意,轻声道:“天行最近接到很多业主投诉。”

  路珂微微挑眉,沈寄言继续说:“路家城北的地同样遭到投诉了,被曝光给媒体了。”

  “所以?”

  “是四哥做的?”

  路珂不由得冷笑:“既然你没有事,就早点回家吧。”

  沈寄言的声音愈发轻柔:“阿珂,我不会是你的敌人。”

  “但你会是谢家和彦弘的敌人。”

  他闻言默了片刻,自言自语般道:“原来在你心里,四哥已经是自己人了。”

  路珂偏头盯着他的双眸,没有接话。

  她记得第一次见到沈寄言是在钢琴教室,十七岁的男生干净温柔,笑着喊了声:“小师妹,你好啊。”

  他的性格很好,不管她怎么捉弄胡闹,都不会生气,每次只是无奈又宠溺的笑笑。

  后来她偷懒不想练琴,他在耳畔哄着,弹完这首曲子,我偷偷带你出去玩。

  在宴会上遇见,他会从人群中跑出来,站在她身边谈笑风生。

  国外留学时,他在她生日那天,特意跑来伦敦送礼物。

  这些年少的感情放在利益面前,都不值得一提,他们终究没有殊途同归。

  路珂摇摇脑袋,起身往外面走,沈寄言跟上去,语调依旧柔和:“阿珂。”

  “你也是自己人。”路珂停在玄关处,声音很淡:“曾经是的。”

  “我想以后也是。”

  她轻笑一声,正想再讲话时,门外传来解锁的声响,而后面前的大门突然被推开。

  身姿挺拔的男人站在门口,锐利的目光直直落在沈寄言脸上,周身笼罩着凛冽的寒意。

  “你想都别想。”

  作者有话要说:席少琛:滚滚滚滚滚滚烦。

  路珂:你是自己人了。

  席少琛: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请收藏本站:https://www.ddxsss.com。顶点小说手机版:https://m.ddxsss.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