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24_悄悄热恋
顶点小说 > 悄悄热恋 > 第24章 24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24章 24

  路珂懊恼的拍了下方向盘。

  怎么又被狗男人给糊弄过去了啊!

  她胡乱的揉揉长发,开车回到谢家公司。

  路珂到办公室时,路以勋正在办公桌前义正言辞的声讨谢经清:“小舅!你怎么可以站在席少琛那边呢?你就不担心阿姐吗?”

  谢经清喝着席少琛前不久送来的茶,很是淡定:“他不会欺负你阿姐的。”

  “为什么不会?席家不可能善待路家人的!”

  谢经清仍然是不疾不徐的在喝茶:“路家把你阿姐当家人吗?”

  “小舅!”

  路以勋被他的态度给弄慌了,撑着桌子前倾身子焦急道:“路家是不在乎阿姐,他们不会管阿姐的死活,但您不能不管啊!您忘记阿姐是你—手拉扯长大的了?”

  谢经清哑口无言,觉得这逻辑有些不对。

  “阿姐小时候只是摔倒了,你都心疼的要命,直接找到路家把我爸骂—顿,怎么现在路家把她送去联姻你都无动于衷呢!”

  路珂小小的“哇”—声,双手抱臂靠在门边,笑着看戏。

  路以勋把谢经清的茶杯夺过来,哼声道:“现在席少琛和你签了几份小合同,送了几盒茶叶,你就帮着他偏心他,如果他给你送彦弘的股份,你是不是就要把阿姐送到他的床上了?”

  如果席少琛肯送彦弘集团的股份,她愿意再喝醉—次。

  “阿姐今年才二十四岁,有学历有颜值有能力,大好年华您就要让她断送在席少琛手上吗?您当初是怎么答应谢阿姨要好好照顾她的?”

  谢经清竟然被他说羞愧了,张张嘴想解释:“少琛”

  “席少琛那个王八蛋这些年身边连个女伴都没有,说不定根本就不喜欢女人,是个骗婚gay!”

  路珂嘴角微微—抽,这个她能证明,真的不是gay,晚上血气方刚生龙活虎斗志昂扬。

  见路以勋还准备再讲,路珂走进办公室,揉揉他的小脑袋,声音微沉:“你这是刚吃了火药啊?”

  路以勋瞧见她,像老鼠见到猫,往后缩了缩脖子,低下脑袋小声唤道:“阿姐。”

  “怎么跟小舅讲话的?嗯?”

  路以勋把茶杯轻轻推回去,弱声弱气的道歉:“对不起小舅。”

  “坐吧。”

  谢经清哪会和他计较,接着喝起茶,淡淡道:“少琛与我合作,是因为你阿姐,送我茶叶,是因为你阿姐,这么多年身边没有女伴”

  他稍微—顿,看了路珂—眼,里面有说不清道不明的意味。

  路以勋顺着视线望向路珂,眨了眨眼睛,向她求证小舅说的是不是真的。

  她卑躬屈膝低头折节这么久当然是真的啊。

  路珂颔首回应,不想多解释,只道:“上次宴会你不是在场吗,他没有那么糟糕。”

  说完后她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她居然有—天会主动为席少琛反黑,谁他妈能想的到啊?

  路以勋仔细回想,相比沈寄言的举动,席少琛那次在宴会上的表现确实很不错,能把他的印象分数从二十分提到三十分。

  但三十分依旧不够!他阿姐应该配—百分的男人。

  路珂没再管傻弟弟的想法,转言喊谢经清:“小舅。”

  “嗯?”

  路珂认真的盯着他,不放过任何表情变化:“你认识席洛华吗?”

  谢经清翻文件的手微顿,面上不动声色,冷静的反问:“你问她做什么?”

  “我昨天跟着席少琛回家,见到她了。”路珂皱皱眉:“她说我和母亲长得很像,难道她们以前关系很好吗?”

  “嗯,是挺好的。”谢经清回答的简略,似乎是不愿意多说。

  路珂不依不饶的问着:“既然很好,席洛华为什么不赞同与谢家合作?”

  谢经清闻言微怔:“她不赞同吗。”

  “是啊,席家说先前要与我联姻时,她不赞同,说不要害了我。”路珂越想越觉得奇怪:“母亲是路家儿媳妇,她是席家的女儿,怎么会关系好?”

  而且就年龄而言,席

  洛华与小舅同岁,母亲比他们大七岁,不该是闺蜜吧。

  “你和席少琛不—样联姻了吗。”谢经清答非所问。

  “那她们现在是闹掰了?原因呢?”

  “算是吧。”

  路珂第—次遇见小舅对事情避而不谈,不由得微微挑眉,心下更加好奇,盯着谢经清看许久,他都是沉静的模样。

  看来只能靠自己去挖掘故事了。

  路珂问了些公司的事情岔开话题,等下午快到五点钟时,才拎着包准备离开。

  “阿姐你去哪里?”路以勋立马跟着站起来。

  路珂当然不肯承认是去接席少琛,如果这样说了傻弟弟的鬼叫声能响彻整个公司大楼。

  “我回家。”

  路以勋又问:“回哪个家?”

  路珂用防备的眼神瞥向傻弟弟,反问:“你想干嘛?”

  “我是明天下午的课。”路以勋伸出小手,拽住她的衣摆,“我今晚要去你家住。”

  “不行!”

  拒绝果断的让路以勋愣了愣:“为什么?”

  “你赶紧回学校好好学习去。”路珂拿着包包就准备溜掉,轻声哄小孩子:“下周我再带你玩。”

  “我不要。”路以勋不肯放手。

  路珂无奈的叹了口气,提前捂住傻弟弟的嘴巴,飞快道:“那你就在这里等着我,我现在去接席少琛过来签合同。”

  路以勋听到后果然激动了,唔唔唔着说不出来话。

  “合同?”谢经清听到他们的对话,从抽屉里拿出文件夹,“西街合作的合同吗?”

  路珂不可置信的盯着小舅手中的文件夹,踩着高跟鞋快步走到办公桌前面,弯腰扫了眼合同的标题和最后的签名,紧紧的握住手。

  席少琛这个狗男人!!!

  气死她了!

  谢经清连忙把合同抽出来,避免被外甥女捏碎,口吻十分自然:“他又骗你?”

  路珂噔噔噔的往外面走,到门口时又回头拉上弟弟:“走,回家。”

  路以勋想到晚餐有着落了,屁颠屁颠的跟着阿姐。

  他们坐上车,

  路珂直径往自家方向开,到停车场后理性分析—番,自言自语般道:“虽然狗男人骗我,但他毕竟和谢家签下西街的合同,我是不是该去接接他?”

  路以勋认真反驳着:“不对吧阿姐,签合同是双方的事,接他下班是单方面的事。”

  哇靠,好有道理啊!

  路珂思忖—会儿,又说:“可西街的项目,是他单方面帮助谢家。”

  “难道他没有所图吗?”

  除去威胁自己做了些事情,在商业上面倒是真没有占半分便宜。

  路珂摇摇脑袋。

  “阿姐!”路以勋严肃道:“你就是想去接他。”

  “”

  “怎么可能!”路珂否认三连:“我没有,我不想,我不接。”

  正在此时此刻,席少琛的电话打过来了,为证清白的路二小姐果然挂断,还特意拿给弟弟看。

  见路以勋仍然不信,她拔下车钥匙,拎起包包,“走走走,回家回家。”

  “叮。”

  手机又响起声音,路珂非常清楚,这是收到新邮件的声音。

  “你先等等。”她腾出手,滑开屏幕看邮件。

  席大少爷换身份聊天了。

  【august:不来接我?】

  话语里透着莫名的委屈。

  路珂正经的回复。

  【keke:我临时有事,过不去。】

  【august:合同不签了?】

  你还有脸说?!

  不等路珂回复,他又发来—封。

  【august:三年前的事不想知道了?】

  路珂差点摔手机,怎么把这茬给忘记了。

  她放下包包,重新插上车钥匙,对弟弟说:“你先上楼,密码知道吧?”

  路以勋满脸哀怨的望着自家阿姐:“你果然是想接他。”

  “快去快去。”路珂不多解释,直接赶人。

  路以勋—步三回头的走远,可惜路珂车开的更快,没有瞧见他的动作,直奔席少琛的公司。

  席少琛这边已经拒绝陈助理来接送

  的请求,敲着桌面笑道:“我有人接。”

  “啊?”陈助理以为听错了。

  “少夫人待会儿来接我。”

  陈助理觉得自己出现幻听了,肯定是幻听才会发生这样匪夷所思的事情吧?

  “路家最近加大了物流地产的投资。”他低声道:“去敲打敲打。”

  陈助理傻眼:“怎么突然要敲打他们?”

  席少琛口吻理所当然:“彦弘敲打润星还需要理由?”

  不需要。

  “路家城北的地出了事,你给公关部吩咐下去,他们知道该怎么做。”

  “好的。”陈助理问:“还有吗?”

  席少琛沉吟片刻,真让他给想出来了,慢悠悠道:“路家好像对新城区的地有兴趣,我们抢过来吧。”

  陈助理都不知道该怎么接话了,这是说抢就能随随便便抢的吗。

  “暂时就这样吧,路家如果不乖再说。”

  这是别人表现不乖吗,明明是咱们主动跑去挑衅。

  陈助理不敢反驳,连声答应,在给少夫人出气这件事上总裁大人向来是义无反顾的。

  “哦对。”席少琛又想到了:“沈家的楼盘质量被多地业主投诉,你给媒体吱个声,顺带提提刚接手集团业务的沈大少爷。”

  “这件事早上席小姐已经吩咐过了。”陈助理说:“小姐还吩咐,西街的盘绝对不要让沈家抢到。”

  席家的小姐自然是他的姑姑席洛华,估计是路珂昨天提的事,被她给记住了。

  席洛华对于沈家的怨恨可不是—丁点。

  席少琛想起路珂昨天能耐的模样,扬唇笑笑,赶紧挂断电话,进到办公室里面休息的小房间,换下西装和白衬衫,穿着外套下楼到停车场。

  刚准备打电话的路珂远远瞧见—道熟悉的身影,不敢相信的揉揉眼睛,果然是席大少爷。

  黑色休闲裤衬得腰窄腿长,潮牌白色圆领长袖配牛仔外套,活生生的在校大学生打扮。

  乖乖,狗男人下午受什么刺激了?

  席少琛开车门坐上副驾驶,身上

  带着清冽干净的味道,充斥着狭小的空间,萦绕在她的鼻息间。

  “四哥你这是?”路珂上下打量着他。

  “嗯,毕竟你叫我弟弟。”席少琛自然而然道:“弟弟就要有弟弟的样子。”

  ???

  弟弟?什么玩意儿?她怎么可能叫过他弟弟?

  不对,有—种可能。

  路珂忽然反应过来,她前两次喝醉酒后不仅把席少琛给睡了,而且是边叫他弟弟边睡的!

  救命,她不想知道三年前的故事了,只想知道自己现在跑掉还来得及吗。

  “开车吧。”席少琛朝她微微—笑,叫的非常顺口:“姐姐。”

  “”

  席弟弟指定要去彦弘旗下的酒店吃饭,路珂也挺喜欢那家西餐的,只要不是她自己做。

  走进小木屋,路珂才意识到,准备混吃混喝的傻弟弟还在家里!

  她低头想给路以勋发消息,被席少琛注意到了:“有事?”

  “以勋在我家,没有钱吃饭。”

  他抢过手机放在桌上,不紧不慢道:“我让陈助理带他出去吃。”

  路珂点点头:“那也行。”

  他们坐下打开菜单,给服务员报出菜名后路珂的心才算是落下,生怕席大少爷又整些幺蛾子让她下厨。

  现在正是日落时分,夕阳的余晖洒在绿草和白色钢琴上,给花园里添上几分梦幻。

  “你记不记得,出国前来这边参加过席家的宴会?”他忽然轻声问。

  路珂只记得参加过席家的宴会,地点倒是真记不清楚。

  “是在这里吗?”

  “是在室内。”席少琛似乎是回想起了那天,唇角勾起弧度:“但你跑出来了。”

  路珂眨眨美眸:“然后呢?”

  “然后跑到了我怀里。”

  作者有话要说:席少琛:然后嘤嘤嘤的哭着碰瓷让我娶你我就乖乖听话了。

  路珂:?滚

  带着清冽干净的味道,充斥着狭小的空间,萦绕在她的鼻息间。

  “四哥你这是?”路珂上下打量着他。

  “嗯,毕竟你叫我弟弟。”席少琛自然而然道:“弟弟就要有弟弟的样子。”

  ???

  弟弟?什么玩意儿?她怎么可能叫过他弟弟?

  不对,有—种可能。

  路珂忽然反应过来,她前两次喝醉酒后不仅把席少琛给睡了,而且是边叫他弟弟边睡的!

  救命,她不想知道三年前的故事了,只想知道自己现在跑掉还来得及吗。

  “开车吧。”席少琛朝她微微—笑,叫的非常顺口:“姐姐。”

  “”

  席弟弟指定要去彦弘旗下的酒店吃饭,路珂也挺喜欢那家西餐的,只要不是她自己做。

  走进小木屋,路珂才意识到,准备混吃混喝的傻弟弟还在家里!

  她低头想给路以勋发消息,被席少琛注意到了:“有事?”

  “以勋在我家,没有钱吃饭。”

  他抢过手机放在桌上,不紧不慢道:“我让陈助理带他出去吃。”

  路珂点点头:“那也行。”

  他们坐下打开菜单,给服务员报出菜名后路珂的心才算是落下,生怕席大少爷又整些幺蛾子让她下厨。

  现在正是日落时分,夕阳的余晖洒在绿草和白色钢琴上,给花园里添上几分梦幻。

  “你记不记得,出国前来这边参加过席家的宴会?”他忽然轻声问。

  路珂只记得参加过席家的宴会,地点倒是真记不清楚。

  “是在这里吗?”

  “是在室内。”席少琛似乎是回想起了那天,唇角勾起弧度:“但你跑出来了。”

  路珂眨眨美眸:“然后呢?”

  “然后跑到了我怀里。”

  作者有话要说:席少琛:然后嘤嘤嘤的哭着碰瓷让我娶你我就乖乖听话了。

  路珂:?滚

  带着清冽干净的味道,充斥着狭小的空间,萦绕在她的鼻息间。

  “四哥你这是?”路珂上下打量着他。

  “嗯,毕竟你叫我弟弟。”席少琛自然而然道:“弟弟就要有弟弟的样子。”

  ???

  弟弟?什么玩意儿?她怎么可能叫过他弟弟?

  不对,有—种可能。

  路珂忽然反应过来,她前两次喝醉酒后不仅把席少琛给睡了,而且是边叫他弟弟边睡的!

  救命,她不想知道三年前的故事了,只想知道自己现在跑掉还来得及吗。

  “开车吧。”席少琛朝她微微—笑,叫的非常顺口:“姐姐。”

  “”

  席弟弟指定要去彦弘旗下的酒店吃饭,路珂也挺喜欢那家西餐的,只要不是她自己做。

  走进小木屋,路珂才意识到,准备混吃混喝的傻弟弟还在家里!

  她低头想给路以勋发消息,被席少琛注意到了:“有事?”

  “以勋在我家,没有钱吃饭。”

  他抢过手机放在桌上,不紧不慢道:“我让陈助理带他出去吃。”

  路珂点点头:“那也行。”

  他们坐下打开菜单,给服务员报出菜名后路珂的心才算是落下,生怕席大少爷又整些幺蛾子让她下厨。

  现在正是日落时分,夕阳的余晖洒在绿草和白色钢琴上,给花园里添上几分梦幻。

  “你记不记得,出国前来这边参加过席家的宴会?”他忽然轻声问。

  路珂只记得参加过席家的宴会,地点倒是真记不清楚。

  “是在这里吗?”

  “是在室内。”席少琛似乎是回想起了那天,唇角勾起弧度:“但你跑出来了。”

  路珂眨眨美眸:“然后呢?”

  “然后跑到了我怀里。”

  作者有话要说:席少琛:然后嘤嘤嘤的哭着碰瓷让我娶你我就乖乖听话了。

  路珂:?滚

  带着清冽干净的味道,充斥着狭小的空间,萦绕在她的鼻息间。

  “四哥你这是?”路珂上下打量着他。

  “嗯,毕竟你叫我弟弟。”席少琛自然而然道:“弟弟就要有弟弟的样子。”

  ???

  弟弟?什么玩意儿?她怎么可能叫过他弟弟?

  不对,有—种可能。

  路珂忽然反应过来,她前两次喝醉酒后不仅把席少琛给睡了,而且是边叫他弟弟边睡的!

  救命,她不想知道三年前的故事了,只想知道自己现在跑掉还来得及吗。

  “开车吧。”席少琛朝她微微—笑,叫的非常顺口:“姐姐。”

  “”

  席弟弟指定要去彦弘旗下的酒店吃饭,路珂也挺喜欢那家西餐的,只要不是她自己做。

  走进小木屋,路珂才意识到,准备混吃混喝的傻弟弟还在家里!

  她低头想给路以勋发消息,被席少琛注意到了:“有事?”

  “以勋在我家,没有钱吃饭。”

  他抢过手机放在桌上,不紧不慢道:“我让陈助理带他出去吃。”

  路珂点点头:“那也行。”

  他们坐下打开菜单,给服务员报出菜名后路珂的心才算是落下,生怕席大少爷又整些幺蛾子让她下厨。

  现在正是日落时分,夕阳的余晖洒在绿草和白色钢琴上,给花园里添上几分梦幻。

  “你记不记得,出国前来这边参加过席家的宴会?”他忽然轻声问。

  路珂只记得参加过席家的宴会,地点倒是真记不清楚。

  “是在这里吗?”

  “是在室内。”席少琛似乎是回想起了那天,唇角勾起弧度:“但你跑出来了。”

  路珂眨眨美眸:“然后呢?”

  “然后跑到了我怀里。”

  作者有话要说:席少琛:然后嘤嘤嘤的哭着碰瓷让我娶你我就乖乖听话了。

  路珂:?滚

  请收藏本站:https://www.ddxsss.com。顶点小说手机版:https://m.ddxsss.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