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20_悄悄热恋
顶点小说 > 悄悄热恋 > 第20章 20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20章 20

  路珂活了二十多年第一次体会到社会性死亡的感觉,手劲倏地加大,用了最大的力气。

  我捏死你个狗男人!

  席少琛对这种挠痒痒似的力道毫不在意,修长的手指勾住她的小拇指,指腹在掌心摩挲着,热热酥酥的。

  他面上淡定,低声唤道:“姑姑。”

  女人五官精致,看起来不过三十岁,穿着黑色包臀长裙,衬出曼妙性感的身姿,栗子色的长发卷着大波浪,从雪白的颈侧垂落在胸前,唇角勾着,妩媚动人。

  路珂第一眼就认出来了,她就是传言中和自己有相同爱好的席洛华。

  昨晚路珂特意去查询她的资料,又找弟弟们问过一圈,知道席洛华年轻时曾经和沈家商业联姻,结婚不到两个月,捉住老公在外面花天酒地,欺骗女大学生。

  圈子里商业联姻大多没有感情,通常是各玩各的,但席洛华不同,她亲自动手揍了老公,还给被骗的女生打钱赔偿。

  后来只要听说老公去外面玩,就拿棍子动手,玩一次,打一顿,打到沈家主动求离婚。

  离婚后的十几年席洛华都保持着单身,但身边的男伴从来没有断过,而且都是年纪小的弟弟。

  路珂特别欣赏她的性格和经历,弯唇跟着喊:“姑姑。”

  席洛华轻晃着手中的酒杯,神情慵懒,毫不掩饰打量路珂的眼神,片刻后红唇轻启:“你就是我的侄儿媳啊。”

  不等对面的二人接话,又自顾自道:“长得真漂亮,很像你母亲。”

  路珂的笑容滞住,露出几分困惑。

  她的母亲不爱出门交友,又从来不涉商,席洛华是怎么认识的?会讲出后面五个字,肯定不止见过一面,那是什么时候的事情?

  席洛华并不打算为她解惑,仍然细细地打量着,仿佛是在看故人。

  “姑姑。”席少琛语气微沉,又唤一声。

  “叫什么叫。”席洛华这才收回视线,笑起来:“都让你娶回来了,看看能怎么样?”

  他眉头微皱,态度变得十分强势:

  “外面冷,先进屋。”

  “进吧进吧。”席洛华没有再挡在门口,转身朝屋内走去,慢悠悠道:“反正啊,有意见的不是我,需要讨好的也不是我。”

  话里话外是在提醒他们,里面坐着的两位有意见,快想办法讨好。

  席少琛跟在后面,放缓语调:“今天麻烦姑姑了。”

  席洛华闻言嗤笑一声,不接话。

  他们走到客厅里面,瞧见席少琛的父母坐在沙发上,距离隔的不近,都在低头看手机。

  听见动静,同时抬起脑袋,对她投来打量的目光,一位眼神里带着不满,另一位是明显的嫌弃和厌恶。

  路珂见席奶奶不在场,冷淡而不失礼貌的喊:“席先生,席太太。”

  这两个称呼一出来,三位长辈都有些诧异,尤其是席洛华,刚才主动叫自己姑姑,现在却不愿意叫爸妈?

  这位侄儿媳有点意思啊。

  席少琛丝毫不介意,低声问:“奶奶呢?”

  原本准备等路珂叫妈后发难的席太太怨气更深,不耐的回答:“在午睡。”

  席少琛牵着路珂坐在旁边的沙发上,她坐姿优雅,白净的双手放在并拢的腿上,微微含笑。

  礼貌又标准的仪容姿态,挑不出一丝错误来。

  他见状不由得觉得好笑,嘴角止不住的上扬,侧头问道:“奶奶是什么时候睡下的?”

  管家回答:“半个小时前。”

  “醒了告诉我。”席少琛挥挥手,管家退出去,客厅里只剩下他们五个人。

  “冷不冷?”他视若无睹的关心着路珂,抬手帮忙拢外套。

  她笑着说:“屋内不冷的。”

  偌大的客厅里,偷看儿子和儿媳妇的夫妇,懒散靠着沙发的姑姑,对媳妇嘘寒问暖的席大少爷,以及正襟危坐的路珂这样的画面怎么看都奇怪又诡异。

  席先生率先忍不住,开口询问:“路小姐现在在做什么?是与家姐一样在润星任职吗?”

  家个屁啊!

  一张嘴就是打探她的立场,真以为她闲的没事做嫁来席家当奸细啊?

  路珂诚实的回答:

  “喝酒蹦迪,逛街购物,时不时会参加聚会和宴会。”

  “”

  席先生又问:“路小姐难道不准备工作?”

  “您先前没有调查过吗?”路珂无辜的眨眨眼睛,“我是路家出名的废物,只爱吃喝玩乐啊。”

  席先生哑口无言。

  他当然提前查过,可哪有人会这样介绍自己啊,仿佛当废物是天经地义理所当然的事。

  席先生这边“战败”后,找公司有事的借口离开家,勇敢的席太太不怕困难上了:“路小姐昨天是不是遇见过我的侄子?”

  “您是说表弟吗?”路珂口吻熟络的点头:“是在聚会上见过。”

  “那么昨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席太太微眯着双眸望过去,具体的经过她已经听侄子说过,只是想帮忙时不小心碰到腰,竟然被当众扇两巴掌,简直欺人太甚。

  “昨晚啊。”路珂拉长音调,微微叹气:“表弟实在太可怜了。”

  被你打的太可怜吗?

  席太太假模假样的问:“怎么?”

  路珂一本正经真情实意的讲述:“表弟遇人不淑,被华园的邓小姐给骗了,我本想为他出出气的,可谁能想到沈少爷会主动挡在前面。”

  “沈少爷?”席洛华带笑的眼眸骤然冷下来,突然插过一句:“天行沈家?”

  “是呢,天行和华园最近有合作。”

  “沈家哪位少爷?”

  “大少爷沈寄言,前不久刚从英国回来。”路珂轻轻摇头,精致的小脸上写满悔恨:“是我没有用,不敢与沈少爷较劲,没能帮上表弟。”

  席太太要被气晕了,这都在讲些什么东西啊,仗着她不在现场就胡编乱造的哄骗?

  “他说他落水了,在水中泡了十分钟!”

  昨天大半夜她接到弟弟的电话,说儿子发高烧,小脸惨白,把手机递给侄子后,平日里意气风发的大男孩哭的泣不成声,抹着眼泪控诉路珂。

  弟弟是她亲手带大的,侄子自小跟在身边,与她感情深厚,听到这些怎么能不气。

  “是啊,表弟

  一直泡在水里,不知道为什么,死活不肯上来。”路珂撇的干干净净,关心着:“这么冷的天,不知道表弟生病没有。”

  “你!“席太太伸手指着她,勃然大怒:“难道不是你不让他上来?”

  路珂的表情委屈极了:“您说的这是什么话,我难道能摁住表弟的手不让他上来吗?”

  她明明是踩着的,没有摁住。

  席太太连形象都顾不得了,直接站起来,正想开口教训她,满腔的怒火被低沉的嗓音打断:“母亲。”

  席少琛视线散漫的扫过去,带着不容置疑的强势:“你的意思是,阿珂因为被表弟不小心碰到,就扇他两巴掌还摁进水里?”

  他扬起音调:“您是觉得我找了个神经病吗?”

  这种屁话但凡长着脑子都不会相信。

  席洛华“扑哧”一声笑出来,修长的美腿叠交而放,漫声道:“嫂子啊,今天是阿珂第一次回来,你确实要这样?”

  话里毫不掩盖威胁和警告,让席太太的脑子稍微冷静下来,坐回去了。

  席少琛漫不经心的敲着腿道:“难道表弟没有告诉您,是我把他踹进水里的吗?”

  席太太愣住:“为什么?”

  “他欺辱阿珂。”

  “不可能!”

  “谁敢欺辱我的孙媳妇?”一道洪亮的声音从后面传来。

  路珂顺着声音来源看过去,老人头发花白,面庞清瘦,但双眼依旧炯炯有神,步伐稳健的朝这边走来。

  坐在沙发上的席家人全都站起来,态度十分尊敬。

  她见状立马跟着起身,准确无误的牵住席少琛的手,亲昵的紧贴着手臂,露出大方温婉的笑容。

  席少琛低眸扫了一眼,路珂晃晃手臂,又眨眨美眸,意思不言而喻。

  我是在配合你嘛!

  席奶奶直径走到路珂眼前,盯着脸庞打量两秒,咧开嘴笑眯眯地道:“孙媳妇长得好漂亮哟!”

  “奶奶。”路珂的嗓音像是裹上一层蜜糖,软软甜甜的:“我长这么大还没有见过您这样有气质的人。”

  对面的席太太看见她

  变脸般的表现,嘴角微微一抽,席少琛低头笑而不语,席洛华弯弯唇角,颇有兴趣地望向侄儿媳。

  席奶奶顿时眉开眼笑,从后面的管家手里拿来一个小盒子,塞到她的手中,“奶奶给你的见面礼。”

  路珂带着几分羞意和欣喜的收下,笑得甜美:“谢谢奶奶,改日我带您出去玩好不好?”

  以席家的资产和地位,什么好东西都能买到,她才不会傻不拉几的说出送礼物孝顺长辈这种话。

  “好啊。”席奶奶一口答应:“你可别骗我,我记性特别好。”

  “我怎么会骗您呢。”路珂扶着她坐下来,笑道:“阿琛知道,我从来不说谎的。”

  说完小夫妻情深意切的对视一眼。

  席奶奶越看孙媳妇越满意,连连点头,而后视线微转,落在对面的儿媳妇身上,神情陡然变得严厉:“你的侄子欺负我孙媳妇?”

  “妈,事情不是这样的。”席太太急忙解释,将侄子讲的现场情况添油加醋复述一遍。

  不等她讲完,席少琛就轻笑出来,好心提醒:“母亲啊,昨晚我在场。”

  席奶奶自然是更相信孙子的,沉着脸看她,又望了管家一眼,说道:“夫人昨晚累着了,扶上楼休息。”

  “妈!”席太太扬声喊。

  席奶奶淡淡吩咐:“还不去?”

  管家立刻照做,路珂礼貌微笑:“母亲好好休息。“

  席洛华听见称呼的变化,慢悠悠的饮光杯中红酒,觉得更有意思了。

  席太太恨恨地瞪路珂一眼,上楼进屋。

  客厅里只剩下奶奶和姑姑,路珂春风得意,眼底的笑容渐浓,嘚瑟的朝席少琛挑了挑眉。

  他回视着,笑得无奈又宠溺。

  席洛华见状轻轻一啧:“妈,你看这小两口眉来眼去的模样。”

  “怎么,你羡慕啊?”席奶奶瞥过去,“羡慕就赶紧找个人结婚,别成天在外面乱搞。”

  “行。”席洛华拿起手机做投降状:“我不吭声了。”

  席奶奶冷哼,随即又笑盈盈的看向孙子和孙媳妇:“饿不饿?要不

  要吃些水果点心?”

  “奶奶,我现在不饿。”

  “那让阿琛带你在家里逛逛。”席奶奶给孙子使了个眼神。

  他轻声询问:“逛逛?”

  “好。”

  两个人互相挽着,时不时咬耳朵发笑,背影亲密又恩爱,往花园方向走。

  “我今天表现的还不错吧,阿琛?”路珂刻意咬重后面两个字。

  “特别好,席少夫人。”

  怼的他父母无话可说,赢得奶奶的喜欢,又不动声色摆了沈家一道,还有谁能比她更能耐?

  路珂对自己的表现也很满意,笑问:“接下来的合作可以好好谈一谈了吧?”

  席少琛略微挑眉,低头道:“你说什么?”

  路珂非常识趣的踮脚凑近,在他耳畔轻声软语:“谈合作啊,老公。”

  最后两个字尾音微微上挑,像是把小勾子,挠的人心痒痒。

  “好。”席少琛勾着唇笑:“谈。”

  一声老公换个项目,倒也不是不可以啊。

  “那与谢家的合作”路珂又试探性问。

  “姑姑只能参与,决策在我。”

  路珂闻言抱他手臂抱的更紧,整个下午都在花园里面嘘寒问暖——

  “老公你饿不饿啊?”

  “起风了,老公你冷不冷啊?”

  “老公我们现在去哪里?”

  “老公你累吗?”

  席少琛:“”

  他感觉自己现在像是被妖妃缠上的昏君。

  席先生在外处理工作,席洛华需要回公司,席太太被禁足,晚餐就只有他们小夫妻和奶奶。

  在席家真正的当家人面前,路珂自然是更加卖力的表演,眼睛里的甜蜜就没有消散过,一口一个阿琛,夹菜擦嘴手到擒来。

  吃完饭后,席少琛去房间开线上集团会议,路珂被奶奶拉着聊天。

  “当初他们都不同意,最后是我拍板的。”席奶奶一高兴,什么话都说:“他喜欢你,我能看出来。”

  确实喜欢为难她威胁她套路她。

  路珂笑得眉眼弯弯:“我知道,阿

  琛很护着我。”

  “我先前问他,他都不肯承认呢。”

  承认了才是奇怪。

  路珂继续笑。

  席奶奶拍着她的手,笑眯眯道:“他还找了个很傻的理由,说是因为你欠他一百万,你说好笑不好笑?”

  路珂的笑容僵住。

  一百万?

  作者有话要说:路珂:这个真不太好笑。

  请收藏本站:https://www.ddxsss.com。顶点小说手机版:https://m.ddxsss.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