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17_悄悄热恋
顶点小说 > 悄悄热恋 > 第17章 17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17章 17

  路珂见他摆出一副“不管你说什么我今晚必留宿在这里”的态度,也用同样硬气的表情回看他。

  “当然是睡在您小别墅的房间啊。”

  席大少爷很是嫌弃的摇头:“那边睡厌了,我想换换。”

  黄金地段,价值千万,嫌弃个屁啊!

  路珂坚决不退让:“您的小别墅有很多间空房。”

  “不想回去。”

  “您还有很多套房子。”

  “不想收拾。”

  路珂无语了:“用你亲自收拾?”

  席少琛懒得再掰扯,微微抬臂,修长的手指往主卧一指,“就那间房吧。”

  不知道这是在做什么梦。

  “拜拜。”路珂果断转身回卧室,嘭的一声关上房门。

  她在小浴室里面卸妆洗澡,穿着睡衣贴上面膜,晃悠出卧室,一眼瞧见窝在沙发上的席少琛,闲适慵懒的模样仿佛是在自家客厅。

  都快两个小时了,这大少爷还没有离开啊。

  客厅里的灯关了,路珂走过去,看见他用手机把ppt投影在前面的屏幕中,正神色认真的在浏览。

  听见动静,他口吻自然道:“过来看看。”

  路珂对彦弘集团内部ppt还是很有兴趣的,心下微动,脚却没有挪步子,含糊不清的反问:“我能看?”

  “润星的二女儿当然不可以。”席少琛稍稍停顿,笑了起来:“如果是彦弘的少夫人”

  后面的意思不言而喻,路珂非常没有骨气的走到他身边,稳当当的坐下。

  结婚证就在抽屉里面,她本来就是彦弘集团的少夫人嘛!

  路珂的视线刚落在屏幕上,连标题都没有看清楚,身边的男人又悠悠道:“彦弘少夫人也是不可以看的。”

  她倏地侧过脑袋,面膜差点给飞出去了,摁住后凶巴巴地瞪着他。

  玩她呢是吧?

  彦弘集团了不就算确实了不起,也不能这样!

  席少琛唇角勾起弧度,轻笑一声,低低沉沉的男音回荡在耳畔,嗓音里透露出他愉悦的心情:“不过今晚

  我大发慈悲。”

  说完他拿起手机转转,又朝卧室的方向扬下巴,摆出一副随时可能关掉ppt的姿态。

  路珂在心里劝解自己算了算了,就是腾出一间房而已,为了大业忍他一时。

  她撕掉面膜,专心浏览起眼前的ppt。

  《彦弘北城宜居11月推广思路》

  ——谨友公司营销与策略部

  一,产生“价值高,价格低”的期许感。

  二,投资宜居,就是获得未来城市红利的敲门砖。

  价值增长的事实—现在是圭地。

  以小博大的机遇—以后能增值。

  难以拒绝的资产—未来难再有。

  让性价比成为“消费美学”,对话客户:

  1,资产配置需求。

  2,纯粹投资需求。

  路珂看到后面眉头微蹙,不自觉的咬住下唇,开始思考策划案整体的思路。

  安静许久她才开口询问:“宜居项目是loft公寓,在海洋公园和森林公园旁边对吧?”

  席少琛的目光始终在路珂脸上,幻灯片闪烁的白光投在她侧脸,映出面膜留下的水润光泽,几缕发丝沾在耳边,神情认真且专注。

  他闻言略一点头,低声道:“深城内环,三公园,三条地铁线。”

  路珂倒吸一口气,心里不由得暗生艳羡,这么绝佳的地段也只有彦弘集团才能抢到。

  “开盘多久了?”

  “两个月。”他淡淡的补充:“前不久二次开盘,认筹比上升了一半。”

  通常二次开盘会有购买力边际递减效应,短期客户越来越少,认筹比能有首次一半已经算不错,像宜居这样的属于“神盘”了。

  彦弘集团的房子从来不愁卖。

  路珂又为谢家担忧起来,不知还要多久才能在这个行业彻底站稳脚跟。

  “谢家现在走的很稳,这事急不来。”席少琛看出她的心思,微抬下巴,“除去品牌效应,也有谨友的功劳,广告做的很好。”

  路珂的视线重新落回ppt上面,赞同的嗯了声。

  小舅帮忙推荐的公司确

  实不错,她跟着这样有经验的团队肯定能学到不少。

  “盛塘项目真的要交给我来带吗?”

  先前不愿意带盛塘是因为不想被席少琛控制捉弄,现在看完谨友团队出的作品,路珂觉得自己是真的带不了。

  “怕什么?”席少琛双目定定的看着她,“我给你了,你就能带。”

  她弯唇笑了:“四哥这么相信我啊。”

  他不假思索:“是啊。”

  路珂内心感动了三秒钟,紧接着看见他关掉ppt,懒懒道:“我困了,文档你找谨友总监要吧。”

  他的声音微哑,透着浓浓的倦意,站起身低着脑袋问:“我睡哪里?”

  “左边的房间。”

  家里的侧卧室,在她的房间对面,是最干净整洁等等!

  路珂突然意识到不对劲。

  文档她可以找公司总监要,不是彦弘集团内部的私密文件,那刚刚为什么要答应他留宿?

  席少琛拎起脚边的礼袋,另只手插着口袋,不疾不徐的往侧卧室走。

  “你拿的什么?”路珂奇怪地看着礼袋。

  “这个啊。“他往上提了提,淡然自若道:“我让陈助理送来的衣服。”

  “”

  她终于反应过来,刚才那些全部都是席少琛的套路,从自己走出房门听到第一句话开始就中了圈套。

  这狗男人坏心眼多的很!

  路珂气哄哄的进卧室,关门关灯上床准备睡觉,她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百思不得其解。

  自己聪明绝顶足智多谋能言善语怎么总栽在席少琛身上?

  太他妈不科学了!

  路珂越想越气不过,整个晚上都没有睡好。

  第二天清晨,她打着哈欠爬起来梳妆打扮,赶慌赶忙的换完鞋子,准备出门前,瞧见席大少爷神清气爽的走出来了。

  “早啊。”他悠哉的打了个招呼。

  路珂好不容易压下去的恼意又唰唰的往上冲,冷呵一声,出去后重重的关掉房门。

  卡着时间到达公司,路珂打开电脑,登录微信,收到最新消息。

  席少琛:

  想想下周推文的标题。

  路珂:?

  怎么,现在都是甲方总裁大人给乙方小文案布置工作了吗?

  路珂:让对接人来。

  席少琛:有必要吗,最后不都是我审核。

  听听这话说的,多么理直气壮,多么理所当然。

  可把席总裁您给闲的。

  路珂翻了翻最近的热点事件,很快结合项目优势想出推文方向,发过去三个标题。

  席少琛:不够劲爆。

  路珂又琢磨半天,重新发过去三个标题。

  席少琛:不行。

  四十分钟后,路珂又发送新想出来的三个。

  席少琛:没有点进去的欲望。

  想了两个小时的路珂一拍桌,噼里啪啦的敲键盘发过去:

  和老公认识八个月后,我生下孩子。

  杀了老公之后,上司给我年薪千万。

  难倒一亿人的问题,甲方和老公到底谁更傻逼?

  席少琛:

  路珂看到对面发来的省略号,心里稍微消气了。

  她和席大少爷是王八遇上鳖,谁也别想做谁的爹。

  纠结到中午,终于把推文标题给定下来了,路珂身心疲惫的靠在座椅上,小幅度的转悠着。

  正想点午餐,电话进来了,和昨天是相同的话语。

  路珂在前台拿过外卖,是彦弘旗下高级酒店的饭菜,外加甜点和饮品,她闻到香味,微微翘起红唇。

  行吧,看在美味的饭菜面子上,推文的内容允许他驳回三遍。

  不到下午,路珂收到杨助理发来的几个文档。

  《彦弘品牌第一二季度传播策略》

  《彦弘集团战略导向—从战略到组织》

  《彦弘年度营销策略推广方案》

  杨助理:以后每天我都会给您发几个彦弘内部的策略方案,如果有不懂的您可以咨询我。

  路珂想了想,打字询问:席少琛吩咐的?

  杨助理:是的。

  那推文就随便席大少爷驳回吧。

  盛塘项目有彭总监指导,陈助理解说,席少琛“挑刺”,集团方面有杨助理和小舅

  ,路珂上班第一周收获颇多。

  周末有千金少爷们组织的聚会,她先前买的衣服都在小别墅的衣帽间,又想到august提到的礼物,在星期五下班后,路珂开车回到小别墅。

  她熟络的开门进去,屋内没有任何变化,干净冷清。

  路珂换了长裙和短外套,打电话询问阿姨有没有收到快递,阿姨说没有,让她再问问席少琛。

  犹豫两秒,路珂给席大少爷打电话。

  “喂。”

  “喂,四哥。”路珂提起笑容:“你这两天在家有收到过快递吗?”

  “没有。”

  “好的,四哥工作辛苦了。”

  路珂刚想挂断,听到对面说等等,他的声音很低,有些疲惫:“你周末打算做什么?”

  “在家休息。”

  他默了默,话语里带着询问的意味:“明天陪我回趟席家?”

  路珂和席少琛结婚后从来没有去过对方家里,她是不可能带他回路家的,她自己都不回,不过席家她倒是不抗拒。

  好歹是名义上多年的死对头,背后的家庭是什么样,她也很好奇。

  “可以啊。”路珂毫不犹豫的答应。

  席少琛似乎是松了口气,声音放轻许多:“明天我来接你。”

  “好。”

  挂断电话后,路珂到达聚会地点,邓丝娜私人别墅,后庭花园自带露天游泳池,场景布置仍然是邓小姐喜欢的土味网红风格,四周堆着一排大红大紫的鲜花。

  “阿珂。”荣珊满脸兴奋的走过来,忍不住伸手戳细腰。

  “你怎么又是这副色咪咪的样子。”路珂边说边摸了把她的小脸,像是调戏良家少女的纨绔少爷。

  荣珊没有介意,凑过去小声八卦:“这周和席少琛相处的怎么样呀?”

  路珂没好气地道:“你再哪壶不开提哪壶我就走的。”

  “别嘛,你可是好不容易来一次。”荣珊挽住她往前走,“这种聚会很好玩的,比宴会好玩多了。”

  勾心斗角,八卦吵架,什么场面都有可能出现。

  路珂听到这话也来了兴趣,踩着高跟鞋往里面的

  场地走。

  走进去后,路珂和荣珊一眼就在人群中瞧见邓丝娜的身影,她今天穿的是旗袍,格外夺目。

  荣珊见状啧啧两声:“邓小姐这次有脑子了。”

  会别出心裁的出风头了。

  “你知道上次邓丝娜生日宴会我穿的什么吗?”

  荣珊那次因为公司有事没有到场,眨眨眼睛,猜出来了:“不会是旗袍吧?”

  路珂点头,荣珊忍不住笑出声来。

  见路珂穿旗袍能吸引目光就学她打扮,真的不知道谁丑谁尴尬吗。

  荣珊聊了两句后去找其他朋友,邓丝娜从谢家手中抢来与天行集团的合作,正是职场得意,见路珂到场,拉上身边的男人走过去。

  路珂看邓丝娜这模样就知道又是找茬的,实在不明白这女人为什么一而衰再而衰衰了又衰,依然不放弃挑衅自己。

  “路二小姐今天没有带小跟班啊。”邓丝娜笑着说。

  “邓小姐不是嫌他们吵吗。”路珂慢悠悠地道:“刚好他们也不想参加精神葬礼。”

  邓丝娜的脸扭曲了一瞬,随即又笑起来,介绍着身边的男人:“这位是霍家的小少爷。”

  路珂淡淡的扫了眼,年龄太大,没有兴趣。

  “霍小少爷是席总的表弟,他的父亲是席夫人的弟弟,关系特别好,他和席总从小一起长大。”邓丝娜装作出惊讶的模样,“路二小姐难道都没有听席总提过?”

  带这男人过来就是为了告诉大家其实席少琛和她的关系并不好?

  真是毫无意义的针对。

  路珂不轻不重的“哦”了一声:“没有。”

  邓丝娜又在耳边哔哔赖赖半天,路珂左耳朵进右耳朵出,听得不耐烦准备离开时,她先走了,把霍小少爷给留下来。

  “路二小姐。”霍小少爷唤了声。

  知道他是席少琛的表弟后,路珂忍不住多打量两眼,然后失望的叹口气。

  长相气质和席少琛相比差远了,她还以为席家男人都会很帅。

  “霍小少爷。”路珂敷衍的喊回去,转身想走,谁知后面刚好是个台阶,她歪了

  一下才站稳。

  等站稳后发现腰上多了一只毫无作用的手,她皱眉看过去,霍小少爷带着笑意,手缓缓的朝前伸,想要搂住她。

  路珂“啪”的声用力拍掉他的猪手,又抬手扇了他一巴掌,扬声骂道:“我脾气差,不喜欢别人对我动手动脚,尤其是长得丑的人,小少爷可要记清楚了。”

  妈的,色胆包天吧,她也敢动?

  周围的千金少爷们都望向这边,霍小少爷不可思议的大叫:“你敢打我?我可是席家”

  路珂反手又赏给他左脸一巴掌,冷冷道:“再敢有下次,你试试能不能保住手。”

  现场的气氛凝固住,大家都有些不知所措。

  路二小姐把霍小少爷给打了,也可以说是席家少夫人把自己表弟给打了,可偏偏路家和席家又是死对头。

  他们作为外人,有点难办啊。

  直到不远处传来一道声音,打破微妙的气氛:“四哥来了。”

  这四个字让在场所有人顿时精神大增,纷纷等着待会儿的大戏。

  路珂和霍小少爷同时看向右边,瞧见席少琛西装革履,风尘仆仆,明显是刚从公司赶过来的。

  “怎么回事?”他低声问道,目光落在路珂身上。

  “哥。”霍小少爷很是委屈的叫了声,先一步告状:“嫂子莫名其妙的打我。”

  路珂听到这句话还想再踹他两脚,压低音量冷声道:“他摸我的腰。”

  席少琛的脸色骤然变了,盯着表弟的眼神冷若冰霜,不等人解释,伸出长腿,直接将他踹进游泳池里,干净利落。

  作者有话要说:席少琛:我可去你爸的!

  明天夹子会晚点更,河南的宝贝注意安全,希望大家都平平安安的。

  注:文中方案出自我和以前的实习老师。

  【下本接《明撩他呀》,国民妖精x道系医生】

  苏乔演幻化成人形的狐狸精出道,一举成名,被称为“国民妖精”,从此以后,各种妖精的角色都找上了她。

  她把剧本全丢到一边,本着职业操守道:“我不要演妖精了!我要突

  破!”

  后来苏乔喜欢上了一位海洋生物保护员,跑到经纪人的家里,扯着她衣袖眼巴巴地问:“上次那个海妖的剧本还在吗?我觉得我就是海妖本妖。”

  经纪人:“”

  谢砚卿家世好,学历高,长得帅,偏偏无欲无求,活得像个道士。

  后来他开的宠物医馆来了位火热如妖精般的女子。

  第一天,带来了一只受伤的小狗。

  第二天,带来了一只受伤的小猫。

  第三天,带来了一只受伤的兔子。

  第四天,谢砚卿关掉了小医馆,整整三个月后才重新张开。

  朋友好奇:“谢道士是家里出了事吗?”

  “不是。”他垂着眼眸,淡淡道:“被海妖勾走了。”

  慕思在远道

  请收藏本站:https://www.ddxsss.com。顶点小说手机版:https://m.ddxsss.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