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12_悄悄热恋
顶点小说 > 悄悄热恋 > 第12章 12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12章 12

  邓丝娜和邓总要被气死了。

  神他妈娇弱,神他妈胆子小!她刚刚张牙舞爪耀武扬威的样子当谁没有看见?

  而且到底是谁护短啊!有没有搞错?

  邓总耐心的重申:“路二小姐是今天的贵宾,我们绝不会欺负她,也没有欺负她,先前只是娜娜的无心之举。”

  席少琛懒得再跟他扯七扯八,只吐出两个字:“道歉。”

  邓总知道这是没得商量了,只能悄悄的扯女儿裙子。

  他手插口袋,神态闲适的看着对面的父女,散漫道:“听闻华园在城北有个新项目。”

  华园集团吃不下城北的壹品项目,早就想找彦弘集团合作,上周十周年庆宴席少琛过门而不入,这周找他助理又说没有时间,只剩今天的机会。

  想到这里,邓总手上的劲更大了。

  席大少爷继续轻描淡写道:“刚好我也对这个项目有兴趣。”

  邓总已经准备压着女儿的脑袋道歉了。

  邓丝娜能明白父亲的心思,闭了闭眼,往前迈两步,咬牙切齿一字一字道:“对不起,路二小姐。”

  “啧,这哪里好意思埃”路珂假模假样的摆手,而后慢悠悠地添上一句:“记得赔五万。”

  邓丝娜恶狠狠的瞪着她,邓总怕女儿又冲动说错话,先答应了:“没有问题。”

  路珂一脸诚恳的给予祝福:“邓小姐生日快乐。”

  当众丢了面子还赔上五万,终生难忘的生日,快乐极了。

  邓总示意经理扶着气的浑身发抖的女儿离开,露出讨好的笑容:“席总,您看城北的壹品项目。”

  “嗯,项目很不错。”席少琛很是正经:“加油。”

  “噗1路以勋实在没有忍住,笑完连忙捂住自己的嘴巴,默念着席少琛是对家,是寄言哥的情敌,他不能笑。

  邓总激动的音量都提高了:“席总刚才说对它有兴趣。”

  “我确实想接盘,只怕邓总舍不得割爱。”

  “接盘?”邓总直接惊了:“难道不是合作吗?”

  城北的壹品项目在二环线地铁口,临近商圈和学校,是深城数一数二的地段,虽然华园集团吃不下,但这种只赚不赔的项目他怎么可能转出去。

  “合作?”席少琛拉长语调,仿佛是听到笑话般轻笑一声:“彦弘需要吗?”

  他能接盘能自己搞定干嘛要找个拖后腿的分杯羹?这种善事只会落在路珂头上,其他人不配。

  话说到这个份上,邓总哪能不明白他的意思,敢怒不敢言,只能转身离开。

  “果然是有其女必有其父。”

  “你有没有文化?这明明应该叫不是一家人不进同一家公司。”

  “我可去你的!阿珂姐你看他,肯定没有好好读书。”

  “踢出群吧,败坏群风。”

  路珂的小跟班们叽叽喳喳的嬉笑着,等席少琛转过身后,又默契般同时噤声。

  “你们先去换衣服。”路珂看向自家弟弟和沈小少爷。

  两个人同时扫了眼席少琛,又望向路珂,意味深长。

  虽然刚刚席少琛帮忙出头维护了路珂,但他们是坚定的“言珂cp”,不能在这个关键时候离开。

  “去啊,傻站着干嘛。”路珂催促。

  两位小少爷用眼神暗示自己的小伙伴们,然后一步三回头的朝换衣间走。

  路珂瞧见他们的举动,满头雾水。

  有病,真的有玻

  “你们也都散了吧。”路珂朝身后的一群弟弟挥挥手,“赶紧吃东西撩女孩去。”

  谁料平日里爱吃喝玩闹的小少爷们也都不动,面面相觑,用防备又有些惧怕的眼神看着席少瑁

  “谁最后走,下次聚会别来了。”

  话音刚落,全都不顾形象争先恐后的跑了。

  他们前脚刚离开,席少琛就理所当然的提出要求:“我饿了。”

  路珂看向旁边长桌上的食物,“吃点小蛋糕?”

  席大少爷不满的蹙起眉:“你让我吃这些垃圾东西?”

  正在吃五星糕点师做出来的小蛋糕的众人:“”

  路珂今天的心情不错,席少琛又帮忙出气,特别好讲话,笑盈盈地问:“四哥想吃什么?”

  “没想好,先出去。”他扣住她的手腕,轻轻一拽,“走吧。”

  旁边有不少嘉宾看着,路珂没有挣脱,跟在他旁边往门口走,非常上道的夸赞:“四哥今天格外的帅啊,不亏是圈内万千少女的梦1

  席少琛漆黑的眼眸里浮起清浅的笑,低声道:“那恭喜你埃”

  路珂不解的眨眨眼。

  “只有你一个人梦想成真了埃”

  “”

  这狗男人根本不需要夸,自恋的很!

  他们往园外停车场方向走,转过弯后,正巧对上前面的两道目光,脚步微顿,怔在原地。

  “席总和席少夫人这是准备去哪里?”邓丝娜已经换了条干净的长裙,扬声与他们讲话,神色间是难掩的得意。

  但路珂此刻并没有心思去应付她。

  花园外的灯光很暗,男人的半张脸埋没在暗处,影影绰绰的,他迈步不紧不慢的往前走,站在暖黄色的光影中,照出清雅温和的眉眼。

  沈寄言温柔的笑着,轻轻唤道:“阿珂,我回来了。”

  路珂感觉握着自己的手一紧,他又转头看向席少琛,喊道:“四哥。”

  这下轮到路珂懵了,要知道只有席少琛小圈子里的朋友才会私底下这样叫他,沈寄言什么时候和他相熟的?

  席少琛神色平静的颔首,并不接话。

  沈寄言依然笑得温和,口吻如常:“听说四哥和阿珂结婚了。”

  “嗯。”他的声音带着不容置疑的威势:“以后阿珂就是你的四嫂。”

  “我和阿珂认识的比四哥早,关系也更熟络,哪有随四哥这边喊的道理。”

  席少琛不以为然的笑笑:“你想叫妹夫也可以。”

  沈寄言跟着笑:“就叫四哥,不好吗?”

  饶是在情况之外的邓丝娜,此时都能感受到剑弩拔张的气氛,正想开口调节两句,路珂回过神来,弯起唇角问:“怎么提前回来了?”

  “公司有事。”沈寄言的声音极轻柔:“西街1号盘,岁晏告诉我了。”

  沈寄言在国外学的商科,回国自然是要参与天行集团业务的,之后谈项目谈合作的事估计都是直接找他。

  路珂主动邀约:“那改天约着吃饭。”

  “好。”沈寄言清隽的眉眼含笑,深深地凝视着她,“阿珂不要忘记。”

  “放心,我不会忘的。”

  “去年我到你学校,你可就失约了。”

  “那次是个意外。”

  当时她拿着他给的一百万,哪还有脸让他请客吃饭,钱没有还上,别说吃饭,见都不好意思见。

  又聊了两句留学的趣事,路珂转头看向席少琛,“走吧。”

  “嗯?”他没有反应过来。

  路珂和沈寄言的对话太熟络自然,他们周身像是有一个天然的屏障,把其他人都隔绝在外。

  “你不是饿吗?”

  他点头。

  “改天见。”路珂朝沈寄言挥手,自动忽视掉身旁的邓丝娜,和席少琛往停车的位置走。

  到停车场时席少琛才回神,倏地握紧路珂的手,十指相扣,牵着她上车。

  “席总。”陈助理从后视镜看他们。

  “让杨助理过来,把车开回去。”席少琛吩咐着:“去城游。”

  “好的。”

  车内安静下来,谁都没有讲话,陈助理瞥见他们的手是牵着的,但很明显的能感觉到,气氛有一丝不对劲。

  “你”

  “你”

  两个人突然同时开口,又同时停祝

  “你和沈寄言以前就认识?”路珂先问了。

  “嗯,他是我们当中最小的。”

  路珂知道这个我们指的是席少琛的圈子,思忖片刻又问:“后来闹掰了?”

  先前沈小少爷和席少琛就在互相针对,今天他和沈寄言莫名其妙的对话更是印证了。

  “是。”

  “为什么?”

  席少琛没有回答,反问:“你和沈寄言有多熟?”

  路珂和沈寄言是八年前认识的,他从小跟着一位音乐家学钢琴,后来路珂也被送过去学习,同个屋檐下,自然就会有交流。

  再后来,沈寄言出国到英国留学,两年后她也去到英国,他们不同校不同城,见面次数很少。

  和沈寄言有多熟这个问题路珂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因为在国外的这三年她和沈寄言只是正常来往,但和august十分相熟。

  路珂的沉默让席少琛有点心烦意乱,摁下车窗,夜晚的凉风徐徐拂来,许久后心里的闷气才舒缓。

  “他当年没有信守承诺,坑过彦弘一次。”席少琛缓缓开口,语气平静,听不出情绪。

  路珂微微皱眉:“他坑彦弘?”

  “不信是吗?”他自嘲般笑了声:“我当时也不相信。”

  “不是。”路珂有些困惑:“既然是沈寄言坑的彦弘,他和沈小少爷又为什么针对你?”

  这根本说不通啊,如果错全在沈寄言那边,如果是沈寄言对不起席少琛,沈家兄弟俩干嘛总是理直气壮的和他叫板。

  路珂觉得沈寄言和沈岁晏还不至于如此不要脸。

  席少琛转头看她一眼,不再吭声。

  路珂更困惑了,看什么看,说话啊大哥!

  可席少琛不准备继续讨论这件事,只幽幽道:“你过两天要和他一起吃饭?”

  “是埃”

  “去哪里吃?”

  路珂愣了愣,这重要吗,重点是谈西街项目的合作埃

  “不知道,看他想吃什么。”

  席少琛冷笑一声,偏过脑袋,彻底不讲话了。

  车子跨过小半个深城,到达彦弘集团旗下的城游酒店。

  路珂记得这个地方,她来这里参加过彦弘的宴会,领结婚证那天也是在这里吃晚餐的。

  夜晚的小木屋亮着暖光,周围有青青绿草和浅蓝色鲜花,数量不多,点缀着斜斜的屋顶,像是童话故事里的场景。

  路珂走进屋子里,闻到很淡的清香,清冽的气息像是泉水的味道。

  她拉开椅子坐下,颇为满意:“彦弘能成为top是有道理的。”

  甩刚才华园的湖边花园十八条街。

  “我没有点单。”席少琛双手插口袋,站在木桌旁道。

  “那我来点吧。”路珂扫视一圈,询问:“是扫码下单吗?还是有菜单?”

  席少琛低头看着坐的稳当当的路二小姐,手掌撑着桌角,微微俯下身道:“夫人啊,你好像误会了。”

  “嗯?”

  “我是带你来做饭的。”

  路珂:“?”

  请收藏本站:https://www.ddxsss.com。顶点小说手机版:https://m.ddxsss.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