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一章 娘娘不好了(第二更求月票)_我的公公叫康熙
顶点小说 > 我的公公叫康熙 > 第二百四十一章 娘娘不好了(第二更求月票)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二百四十一章 娘娘不好了(第二更求月票)

  三阿哥察觉到不对劲。

  汗阿玛好像……

  不大痛快……

  也是,齐锡是汗阿玛这几年提拔上来的心腹臣子,被欺瞒湖弄,脸上无光,肯定觉得不舒坦。

  他心里捉摸着,晓得什么是“乾纲独断”,不敢胡乱出主意,只试探着。

  “汗阿玛晓得此事就行,若是以后再有犯律的地方,再说其他……不用非要眼下处置,现下将此事挑出来,也不大好,还关系到苏努贝子……”

  康熙已经没有耐心听了,摆了摆手,蹙眉道:“朕晓得了,你下去吧……”

  三阿哥有些失望。

  他就是这个随口一建议,并不是真的盼着“大事化小、小事化无”。

  就算不处置齐锡,是不是也该提熘老九过来,说一说都统府的家风?

  或是直接点个侧福晋,给董鄂氏个教训,省得她性子随了其母,嫉妒不容人。

  这不单单是齐锡私德有亏,还有都统夫人的错处。

  如今这位九弟妹的名声,在包衣中是臭得不行,人人畏惧,避之不及。

  可在长辈眼中,却是人人夸的。

  凭什么呢?

  这样势利霸道的女子,欺下媚上的,反倒成了老九的体面。

  一个弟媳妇,平日里不打交道,三阿哥原本对九福晋并不反感。

  还因为九阿哥的病,对这位弟媳妇心生怜悯过。

  不过有田格格在,整日里的“耳边风”,他也就对九福晋不满了。

  归根结底,还是九福晋狂妄,不敬着他这个大伯哥,才会慢待田格格。

  但凡多一丝尊重,也会将田格格当成小嫂子待才是。

  梁九功在旁,很是为这位三阿哥捏把汗。

  他是皇上的哈哈珠子太监,服侍主子三十多年,不说完全知晓主子的心意,也是差不多。

  不怕皇上骂人,就怕皇上不骂人。

  皇上不骂人,比骂人更可怕。

  等到三阿哥下去,康熙叹了口气,就跟梁九功抱怨道:“原来当他真改了,这还不到一个月,就又犯了老毛病……”

  况且这回嫉妒的不是兄弟,是兄弟媳妇,这嫉妒得着么?

  梁九功躬身听着,不敢顺着话说,只能道:“许是真为了九爷好,才一时想不周全……”

  “许是……还真是许是……”

  康熙冷笑道。

  这会儿功夫,赵昌进来了。

  康熙抬起头,望过去:“老九已经回来了,这是没留饭?早早就回来了?”

  赵昌躬着身子,从九阿哥夫妇在郭络罗家下车讲起。

  绘声绘色,如同亲见。

  九阿哥对外祖与诸舅的冷澹,还有舒舒对诸位舅太太的呵斥教训,也都一一讲道。

  对于九阿哥的反应,康熙不置可否,没有点评。

  对于儿媳妇大发雌威,康熙已经见怪不怪。

  这个儿媳妇平日里看着处处都好,性子也温柔服顺,就是太护着丈夫。

  估摸是老九身体有恙,吓到她了,才护着严严实实,生怕有一点儿不对之处。

  不仅怕损了老九身体,也听不得见不得不吉利的。

  一涉及到老九,就成了母老虎。

  郭络罗家太托大了。

  明明知晓皇子下降,却是素服待客。

  老五粗心不会想那么多,五福晋即便发现不妥当也不会太挑理。

  就是老九与董鄂氏,见不得这个。

  康熙冷笑。

  郭络罗家这是做什么?

  故意的?

  他们心中有怨?

  对他的决定不满?

  否则怎么敢怠慢皇子阿哥与皇子福晋。

  他心里不痛快。

  不过念着宜妃与三官保的面上,康熙不好直接发作郭络罗全家。

  他翻出两个帖子,一个是内务府郎中的折子。

  上面有内务府官员的选调,其中就有三官保次子、三子的名字。

  康熙直接拿起御笔,在两人名字上划了线,旁边标注,“止调罢落”。

  随即,他又看起另一个折子,是宗人府的折子,关于五贝勒府司仪长的任命。

  贝勒府司仪长,正四品。

  是贝勒府总管事务大管家,率其僚属,负责贝勒府诸事。

  五贝勒府的司仪长,就有五贝勒自己提供备选,就是三官保长子,宜妃胞弟。

  虽说他没有什么明显怠慢皇子与福晋的地方,可只凭着不能约束家人,也有不当之处。

  康熙犹豫了。

  可是想到这个人选是太后娘娘提及,老五自己备选,他不好直接划掉换人,就合上了折子,以观后效。

  宜妃这里,也在郁闷着。

  为的不是郭络罗大太太又挨训斥,而是之前九阿哥与舒舒去郭络罗家之事。

  郭络罗家大太太去两位福晋那里之前,就先到了宜妃这里。

  口口声声说请罪,实际上不过是告状。

  亲疏有别。

  宜妃在外人面前,自然是护着自己的儿媳妇,反而将郭络罗大太太训了一顿。

  不过等到郭络罗大太太离去,宜妃就半响没说话,精神有些恹恹的。

  香兰看在眼中,心中将郭络罗家骂了一顿。

  疏不间亲的道理都不懂。

  白活了几十岁,难道还要逼着娘娘处置儿媳妇?

  哪有这样的道理?

  郭络罗家的脸面是脸面,皇子福晋的脸面就不是脸面了?

  还搁在一起比,真是不知所谓。

  如今婆媳两个关系正微妙,不似早先亲近。

  真有了嫌隙,那也会影响母子之情。

  可就香兰看着,往后娘娘的养老,说不得还得落在九福晋这里。

  五阿哥夫妇那边不好说……

  要是太后跟太皇太后似的高寿,那娘娘还真不好跟着长子、长媳养老。

  香兰有了权衡,就低声劝着。

  “九福晋平日里最是温软腼腆,从不与人高声,想来也是气得狠了,怕阿哥爷被冲撞了,才护着阿哥爷……”

  宜妃神色复杂,点了点头。

  “不用劝我,我还没有老湖涂,晓得这个缘故……”

  说到这里,她带了苦笑。

  “就是有些心里发堵,她处处都好,是个好媳妇,倒衬着我成后娘了……”

  香兰道:“之前九阿哥跟孩子似的,长不大,要娘娘处处操心……如今算立起来,也晓得护着娘娘,娘娘往后就松开手,也能省心了……”

  宜妃抚着胸口。

  “你说这些,我心里头都明白,估摸是换季的缘故,心焦气躁的,回头让太医院开一些清心丸来吃……”

  香兰听了,不放心了。

  “也该请平安脉了的,娘娘还是仔细看看……”

  这样说着,她自己呆住了。

  宜妃察觉到不对,望了过来。

  “怎么了?有什么不对?”

  香兰惊诧道:“娘娘,您的小日子过了三天了……”

  “啊?”

  宜妃面上,露出惊恐之色来。

  她连忙起身,去梳妆台前拿了妆镜。

  不知是不是心理原因。

  同样的玻璃水银镜,早上照着时还觉得好好的,面皮子白白嫩嫩的,现下却觉得里面的脸色苍白,好像鼻翼两侧,也隐隐的有些斑点出来。

  “不会吧……”

  宜妃的脸色惨白:“惠妃比我大十岁,荣妃头发都染十来年了,这两位身上还没干净,我就要干净了……”

  她又想起了淑惠太妃,比自己大十九岁。

  这回随扈路上,天葵才断绝。

  宜妃顾不得与儿媳妇吃醋了,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无法接受自己就要成为天葵断绝的老妪。

  天葵断绝,就要下绿头牌的,想瞒也没有法子瞒人。

  她会成为宫里的笑话。

  她向来要强,一时激动,只觉得眼前昏黑,身子就软了下去。

  香兰骇的魂飞魄散,忙上前搂住,厉声喊道:“快来人,快来人啊,传太医……”

  行宫的地方有限。

  宜妃这边的宫人没头苍蝇似的,又是御前禀告,又是去传太医的。

  消息立马扩散开来。

  九阿哥已经带了十阿哥、十三阿哥回来。

  他已经悄悄的跟两个弟弟解释了其中隐情。

  如今九阿哥就是一个心思,想要看三阿哥的笑话。

  这家伙不长记性。

  希望这回汗阿玛能给他一个狠的,省得这个家伙往后再这样烦人。

  十阿哥摇头道:“那倒未必,汗阿玛就算想要罚他,也不会拿这个原由,这其中还牵扯到董鄂家与贝子府呢……说开了,到底不好听……”

  九阿哥听了,有些失望。

  “又让他逃过一劫?汗阿玛这也太惯着了,再不管教,往后怕是掰不过来了……”

  十三阿哥在旁笑道:“现在也难掰,都说三岁看老,他都多大了……”

  九阿哥横了他一眼,道:“让你看笑话!这是你们隔得远,对不上你们小的,老大与五哥他们,小时候可没少吃亏……”

  十三阿哥想了想,道:“五哥太实诚,大哥是散懒了些,除了对上太子爷,其他都不上心……换个旁人,他也不敢折腾,说不定早就收拾老实了……”

  九阿哥撇嘴道:“你说的也对,就是欺软怕硬的货!小时候欺负老七,后来老七硬气了,收拾了他两回,往后就绕着走了……倒是八哥这里,当年得了汗阿玛几次赞,戳了他的肺管子,那酸话没少说,也就是八哥脾气好,换了我早不干了……”

  兄弟几个背后说着老三的小话,实际上也不合规矩。

  不过有的时候,心里舒坦就行,不用背着人也守着规矩。

  舒舒在旁边听着,并不插话。

  她瞧着兄弟几个对三阿哥的轻视,心里却记下一笔,那一位以后也是强人。

  自己没有本事,可是拉旁人下马是一等一的。

  小人不管什么时候都是如此。

  做不成大事,却是能坏了大事。

  屋子里气氛正好,何玉柱小跑着进来。

  大冷的天,他愣是跑出了一身汗。

  “爷,福晋,咱们娘娘不好了……”

  屋子里鸦雀无声。

  舒舒马上站了起来,招呼九阿哥:“爷,咱们快过去看看……”

  九阿哥神色恍忽道:“爷是不是听差了,说的是太后娘娘不好了吧……”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